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有的人在听了张辽的话后,稍微仔细地想了一想,还真是,确实是很有道理啊。 免 费小说

    不得不承认,张辽说的,真就是那么回事儿。你说如今己方在江夏蕲春战场,确实是没有什么建树,那么再继续下去,如果没有妙计奇策的话,很可能基本上就是很难攻取下蕲春了。所以如此情况,还不如去转道攻取襄阳,然后再说蕲春这边儿的事儿。

    可以说有如此想法的,基本都是刘备的属下,毕竟襄阳要真被联军夺取了的话,根据之前双方结盟的约定,最后还是要归属于刘备一方的。当然了,有几个孙策的手下,也有如此想法,这都是特别明大局的人,不会被眼前的小利所蒙蔽。一个襄阳,哪怕就算是给刘备,其实对于己方来说,还真是不算什么,但是这个同盟,却是必须要好好维系下去才行。

    毕竟还是那话,所谓是“合则两利,分则两害”啊,不联合在一起的话,怎么去抗衡凉州军,如何去对付兖州军?如今都已经联合在一起了,可是依旧没能拿下蕲春,这就不得不说明问题。

    -----------------------------------------------------

    刘备虽然是在心里感激张辽直言,不过表面上,他却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而这个时候,孙策也没问他什么,也没有太过注意他什么。因为孙策也有他自己的打算,正在权衡着这里面的利弊得失。

    突然,他看了眼徐盛。然后笑道,“文向,你来说几句如何?对此曹孟德南下,你是如何看待的?”

    徐盛虽说年纪不太大,可以说是年轻小将,加入江东军的时日也不算很久,但说实话。他确实是深得自己主公,也就是孙策的器重。在孙策看来,徐盛徐文向。那就是江东军未来的大将,其人之才,有,其人本事。不错。所以如此人才,当值得好好培养才是。

    如果不是因为这才自己带来出征荆州的人不少,自己肯定也会带着他,可惜啊,几乎是人人都想来,所以名额有限,他却是没能来此。不过张辽来荆州,却是把他给带来了。这个事儿倒是不错,正好自己也是如此想法啊。

    -----------------------------------------------------

    徐盛一听。倒是真没有想到,自己主公之前先叫了周瑜,然后叫张辽,这时候居然是叫自己了。

    说实话,以徐盛的头脑,他当然是知道些自己主公的想法。自己主公第一个叫周瑜,因为公瑾先生乃是如今己方大帐中唯一的谋士、军师,还是那种也别厉害的顶级谋士。所以在对蕲春的对策上,自然是要先问他,万一他要是有什么妙计奇策呢,那么己方也许就不用再如此,直接就能拿下蕲春了。

    可惜啊,事情的结果依旧是如此,他也没有什么办法。

    而等到探马来报,说曹孟德已经带兵南下了,自己主公再次让众人发表意见,结果这时候第一个叫的人是张辽。

    而自己主公这此叫张辽,当然绝对不会没有用意,反而他的意思其实也算是很明显了。

    -----------------------------------------------------

    是啊,要说明显在什么地方呢,其实好好想想,也就不难知道了。

    要说的就是张辽的身份,主要还是因为这个,所以让自己主公早早就点他的名儿了。‘

    而自己主公的目的,用意,其实也真简单,就是,第一,就是告诉你张辽张文远,也同样儿是告诉所有人,我孙策孙伯符,器重你张文远,所以才让你来说话。是啊,可不就是吗,如果说不器重一个人的话,那么还会用他吗,会在这么关键的场合去问他什么吗。

    如果真是那样儿的话,自己主公绝对不会去问一个他不器重的人,而对于他看不上的人来说,对方是什么想法,什么意见,有什么大不了的,呵呵,真就是没什么。

    所以自己主公第一个目的,就是要说,要告诉张辽,同样也是告诉所有人,我孙伯符是器重张辽张文远的,于是自然是让他首先说话。而他所说的,我也同样重视,因为我器重他,当然了,也是其人有本事,足够让我去重视器重!

    -----------------------------------------------------

    当然了,确实,要真是没有什么本事的人,自己主公也不可能去如何看重重视。所以从一个侧面来说来看,张辽张文远其人,也是一个有真本事的人,这个没错。

    那么第二个目的,也是自己主公的意思,那就是,你张辽不是一直都没有拜我为主吗,那么我就偏要让你说话,看看你是如何想法。你不可能没有想法,所以你只要说出来,那么也算是为了我军出力。你可以是不拜我孙伯符为主公,但是却也不得不为了己方尽心尽力。

    所以这第二个目的,自己主公就应该是如此想法,哪怕你不拜我为主,但你张文远却要记得为我军出力。

    要说孙策看重徐盛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就这么短的时间,徐盛就能想到这么多,可以说其人肯定是有不错的本事,要不能如此吗。而这些就是徐盛的想法,而如今自己主公叫到了自己,他也是不得不有些受宠若惊。

    -----------------------------------------------------

    是,徐盛他是不得不如此。你看看之前自己主公所点名的都是谁。周瑜,那是什么人,张辽。那又是什么人?然后这又叫自己了,确实是让他内心有些激动。

    因为如此说明了什么,一样是说明了,自己主公看重自己啊,要不为何让自己发言。徐盛不是那么个自恋的人,但这个时候,却也不得不说。这就是他此时此刻的想法。而他所想的,。还真是没错,不管是之前孙策叫张辽。还是叫他说话,他想得这些都是没错的。也难怪孙策看重他,要说徐盛没什么本事的话,还可能让那么多人看重吗。

    徐盛此时是不敢怠慢。对着自己主公拱手说道。“主公,各位,如今曹孟德已然带兵南下,那么我联军自然是要考虑清楚到底如何,才能让我联军取得更多更大的利益才是!”

    众人一听,心里是直翻白眼,他们心说,这话不应该是自己主公说的吗。怎么你徐文向倒是给抢先说出来了?

    -----------------------------------------------------

    当然了,这话没人认为就非得是自己主公说。而徐盛就不能说。只是如今听到徐盛说出来,他们心说,这不废话吗,还用你说。如果说这话是孙策说的,众人基本上就不会是都这么想,可是换了人了,就变了。

    不过众人却依旧是听着徐盛所言,看看他到底要说什么。而孙策呢,听了徐盛的话后,只是一笑,却是没有对这个多说什么,也是静静听着,看徐盛之后还要说什么。他当然知道徐盛的话还有下文了,所以他其实也真是没有那么着急。

    就听徐盛是继续说道,“可是到底要如何才能让我联军取得更多更大的利益呢?这个想必也是各位如今所思考的吧!”

    众人一听,心说你这又说了一句废话,如今自己等人可不就是如此想法吗,你倒是说说,到底要如何是好?

    -----------------------------------------------------

    距离他不远的周泰听了徐盛说出来的这么两句,他是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就说道,“我说文向,你这好不痛快,怎么就不直接把话说完,你这也太……”

    他旁边的蒋钦是赶紧拉住了周泰,然后给他使眼色,不过周泰是没有看到。最后还是蒋钦小声说道,“幼平,主公和玄德公都在这儿呢,你这是何意啊?”

    周泰一听,心说还真是,自己光顾着自己痛快了,忘了自己主公和那个刘玄德可还都在大帐中呢。要说就只有自己主公的话还差点儿,可是那刘备刘玄德,可以说是己方的客人啊,自己如此,这么一番话,这是太失礼了。

    想到这儿,周泰是赶紧站起来一拱手,对着自己主公和刘玄德说道,“主公,属下失礼,玄德公,周某却是造次了!”

    孙策是面无表情,不过他是看了眼刘备,刘备心里明白,孙策是让自己处理。

    -----------------------------------------------------

    让自己处理?看着孙策好像是挺客气吧,实则绝对不是如此。要说别人可能不太清楚,但就在他旁边的刘备还不知道吗。孙策的意思是让自己说话,实则还不是护短。毕竟他手下人失礼,他这个当主公的,这个时候并不好说什么,反而自己这个算是客人的人吧,才是好说话,孙策让自己说话,但又何尝不是让自己说出来谅解周泰周幼平呢,自己还能不清楚。

    其实刘备还真就是不太在乎这个事儿,而且对周泰其人的性格,刘备还是挺欣赏的。大丈夫当如是,顶天立地,至于说失礼不失礼的,这个都是小事儿,本来自己也不太重视这个,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就听刘备说道,“呃。幼平将军乃是真性情,无妨,呵呵。无妨,咱们接着听文向将军所说,不知各位觉得呢,孙将军以为呢?”

    最后刘备又把球踢给了孙策,心说你孙伯符不让自己说话吗,自己都说完了,可你这个主公也不能置身事外不是。毕竟失礼的那个是你的得力属下啊。

    -----------------------------------------------------

    孙策一听刘备说的,他心说,你刘玄德也确实是够滑头。算是老奸巨猾了。不过你既然让我说话,我当然是不能就这么窝着。

    于是就听孙策对周泰说道,“幼平,虽然此次玄德公原谅你的失礼之处。但是罪责不能逃脱。罚俸一月,以示惩戒吧!”

    “诺!多谢主公!多谢玄德公!”

    刘备一听,只是笑了笑,而这时候再多说没有什么用。毕竟人家是孙策的手下,所以错了对了,都有孙策去奖惩,而自己算个什么?只要该说话的时候,自己说两句。那么也就是了。至于说其他的时候,自己听着就行了。哪怕如今双方结盟。并且组成了孙刘联军,但是对于江东军来说,自己终究是外人。

    同样,对于己方来说,孙策他们也是外人,都是一样的,不是吗。

    -----------------------------------------------------

    最后孙策对刘备说道,“玄德公看如此处理如何?”

    刘备心里暗翻白眼,心说你孙伯符都处理完了,还让我说什么。难道我说不同意,你就能改变处罚了不成?

    不过他也不在乎这个,所以说道,“江东军治军严格,备却是早有所闻啊。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也!”

    孙策是皮笑肉不笑地笑了一声,虽然听着刘备的话,貌似是夸奖的话,但是仔细听一听,不难发现,其实刘备的话里,不免是多了一丝的讽刺。当然了,这个不会是那么特别明显,但却改变不了刘备确实是有这个意思在里面。

    不过两人谁都明白,就是没多说而已,就算是都心照不宣了吧。

    最后两人对此则是相视一笑,算是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

    而这个小插曲过去了之后,满脸是汗的周泰坐了下来,这时候他才想起来擦了擦脸。说实话,他其实倒真不怕刘备什么,但是对于自己主公,他可真是怕,别看他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但是面对着年纪比自己小不少的自己主公,他依旧是有些害怕。

    要说孙策当主公这么多年,确实身上有着上位者的气势,而且用现代的话来说,气场强大,别看他年纪可能是要比他手下绝大多数人都小,但是这个和年纪的关系还不是那么大,所以孙策确实是让他不少手下害怕。当然了这个害怕不是说那种害怕,只是就是不想面对自己主公那样儿,所以之前周泰看到了自己主公面无表情的,他确实是心里打鼓,没底啊。

    不过如今好了,至少周泰他心里清楚,也是明白得很,自己主公终究是向着自己的,至于说刘备刘玄德,他算个什么鸟。自己主公如此偏向自己,就是他刘备刘玄德也都不敢说什么,所以看看,自己无非就是少了一个月的月俸,其他都没什么不一样儿的。

    -----------------------------------------------------

    不得不说,孙策他成功,收买周泰成功了。要不为何孙策偏向己方,当然了,他作为江东军之主,首领人物,他不可能不向着自己人。但是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为了不让自己属下寒心,为了能收买周泰之心,为了能拉拢自己手下,他是肯定要如此做才行。

    而最后看看周泰心里的想法,就不得不说,孙策成功了,而他的其他手下,一看自己主公对自己人是如此爱护,当然是更得效死命了。至于说其他想法,想太多没有用,反正自己主公的作为,这倒真是实实在在的。

    周泰坐下后,就听孙策说道,“好了,文向已经是好一会儿没说话了,咱们再好好听听,他到底是要说什么,如何?”

    “诺!”

    众人是齐声说道,无论是孙策的手下还是说刘备的手下,都是如此。

    -----------------------------------------------------

    此时孙策对徐盛点了点头,“文向,继续说吧!”

    “诺!主公,属下的意思其实也简单,如今我军在江夏,战蕲春受阻,那么为何不换一个地方呢,所以属下之意与文远将军相同,都是当出兵襄阳,对战兖州军。而此对我军的好处就是,至少襄阳兖州军没有蕲春凉州军这么多,战力也绝对没有凉州军如此强悍,所以哪怕襄阳城是城坚墙高,但却也依旧阻挡不了我联军攻伐!!”

    听了徐盛如此有信心,如此自信的话,孙策是笑着点了点头,而一旁的刘备呢,要不是如今在大帐中商议这么重要的事儿,要不是有这么多人的话,估计他都得给徐盛来个拥抱。

    不得不说,在刘备如今的眼里,张辽和徐盛,那就是最可爱的人。对,对刘备来说,就是谁赞成出兵襄阳,谁就是最可爱的人。显然张辽和徐盛就是。而且他也不得不说,抛开自己的主观想法,和自己利益挂钩的东西先不说,就说这两个人的眼界两人想法,在江东军来说,就绝对是属于排在前面的。

    -----------------------------------------------------

    而刘备他这个时候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之前孙策先是叫了张辽,然后又叫了徐盛。原来两人的本事确实都不错啊,当然了张辽不用说了,刘备早已清楚,而且他其实也明白孙策的其他用意。

    至于说让徐盛说话,确实是其人受孙策其中,当然了,其人的本事也不错。

    不过刘备又一想,孙策连续叫两个人,说得都是要出兵襄阳,那么难道说孙伯符的意思是……

    要真是如此的话,那可真是太好了,毕竟自己也想让联军去襄阳,不过之前都商量好了,先夺取江夏,然后再说襄阳的事儿。不过如今情况有变,那么也不是不能先去襄阳。

    况且张辽张文远,还有徐盛徐文向,那可都是支持出兵襄阳的。当然刘备也没有忘了,无论手下人如何说,说得就算是天花乱坠,最后拍板儿的还得是孙策和自己。

    -----------------------------------------------------

    当然了自己是同意的,所以说最后的阻碍,其实就只有他孙策孙伯符一个人。

    就可以这么说,只要他孙策想进兵襄阳,那么就行,他要是不同意。那自己也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啊。想到此处,刘备是微微皱了一下眉,不过却是马上就舒展开了。对他来说,自己表情不好被其他人看到,尤其是孙策还有他孙伯符的那一干手下。

    孙策听了徐盛的话后,是对他笑着点了点头,不过却没有发表什么意见,所以众人也是有些摸不到头脑,不知道他这个“小霸王”到底是在想着什么。不过在众人看来,他也应该是偏向出兵襄阳的,要不为何一直都挂着笑容呢。当然了,这个笑容有真有假,确实也是真假难辨,毕竟上位者的笑容,你也不能确定到底是真还是假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