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王平一听庞柔所言,他是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和明兄如此,其实也算是在情理之中。 免 费小说由此可见,和明兄对我军之感情,果然是非同寻常,至少非是如今的我所能比的啊!”

    王平是什么人,他还不知道庞柔这人的性格吗,毕竟这么久的接触,他多少对其人还算是了解的。王平本事不错,而且也算是善于观察,所以他自然是明白庞柔对凉州军的感情了,所以就有了他此时的说辞。

    庞柔一听,他是没反对也没支持,其实算是默认了吧。不过他虽然对此是没多说什么,但却还是叹了口气,对王平说道,“子均,如今你我,终究是轻敌了啊!”

    王平闻言,是正色地点了点头,这点他也承认,而庞柔都说出来了,他王平还有什么不能认的。庞柔都承认了,他王平还有什么不承认的呢,这又不是什么丢人或者说是不能承担的事儿。反而可以这么说,这却是自己应该去面对的。

    -----------------------------------------------------

    见王平点头,庞柔没再对此多说了,而是再次话锋一转,说道,“子均,明日,咱们再次进兵,看看他南阳兖州军援军要如何?”

    “好,和明兄此言甚是!就该如此!”

    这个时候因为大帐中就他们两人,而且虽然庞柔是比较正色说。但是王平依旧是称呼庞柔为和明兄,没有叫他大帅。其实虽然王伉确实是命庞柔为这一路军的主帅,但是在他们看来。自己如今的主帅只有一个,就是王伉,其他的,就不用多说了。

    看着庞柔这个时候是很疲惫的样子,王平说道,“和明兄在帐中好好休息,我这便告辞了!”

    庞柔确实是疲惫了。身体上还差点儿,主要是心累,他也知道。自己年纪不算小了,身体什么的肯定也是不如王平这年纪的人。所以王平和他告辞,他是对王平点了点头,“好。子均你去吧。也好好休息!”

    “诺!”

    王平看了眼庞柔后,他便直接告退,出了大帐。

    -----------------------------------------------------

    一夜无话,虽然庞柔和王平准备得不错,可是所谓“计划没有变化快”,南阳兖州军援军的突然退兵,虽说不至于让他们是措手不及,但却终究是让他们本来打得很好的如意算盘落空了。这就好比是什么呢。本来是准备好了的一记重拳,要给对方打个半死。或者让其重伤,结果最后却一下打空了,根本就没有对对方产生什么影响,所以两人确实也不甘心。

    可即便如此,还能如何,该休息还得休息,虽然两人心里确实是都有心事,可却也不得不说,他们还是让自己好好休息了,哪怕睡得不是那么好,但是终究就算是不错吧。

    第二日一早,用过朝食,其实就是干粮,王平来到庞柔的帐中来找他。至于说昨夜两人是受了打击,所以别说是朝食了,就算是山珍海味两人都没有什么兴趣,所以无论是王平也好,还是说庞柔也罢,都是简单吃了些干娘就完事了。毕竟今日的事儿更为重要,其他的,相比之下,真就是不那么重要了。

    -----------------------------------------------------

    看到王平进了大帐,庞柔是刚好吃完干粮,喝了点儿水后,他笑道,“子均来得倒是早,你要不来的话,我还得差人去找你!”

    看到庞柔这时候的笑容,王平能看得出来,自己这个和明兄,心情看来还算是不错。至少昨夜是那样儿,今早是如此,就算是不错了,毕竟是不能指望什么。不过要说他庞柔是一点儿都不在意昨夜的事儿,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在王平看来,多少还是因为在自己面前,庞柔终究是作为主话人,所以也不好是表现得太过。

    而王平呢,进了大帐后,他也是一笑,“和明兄,我就知道,你要如此,所以,你看,这不我就早早来了吗!”

    说完,两人是相视一笑,“子均,快坐!”

    “多谢!”

    -----------------------------------------------------

    而在王平坐下了之后,这时候庞柔便正色道,不再是之前那样有些玩笑的样儿了。

    “子均,你看今日我军应当如何?”

    王平一听,直接斩钉截铁地说道,“当然是即刻进兵,然后静观其变!”

    庞柔闻言,是微微点头,然后一拍桌案,“好,子均之言正合我意,就该如此!”

    王平也是笑着点了点头,他难道还不知道吗,自己这和明兄啊,早就是这么想的了,只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先问了一下自己的看法。确实之前自己大帅说得清楚,和明兄为主,而自己为辅,所以自己辅助和明兄也是应该的。

    就听这时候庞柔说道,“来人啊!”

    “将军!”

    “传我军令,即刻进兵,在南阳兖州军援军二里处安营扎寨!”

    “诺!”

    -----------------------------------------------------

    王平在一边儿是直点头,在他看来,既然对方是退了,那么己方就前进。紧追不舍,然后静观其变就可以了。

    吕建正在自己大帐中享用朝食,他可不是庞柔还有王伉。吃得可不是士卒吃的普通干粮,而是好菜好饭,至于酒,当然是不能喝了,这个行军打仗中最基本的东西,他还是遵守的。

    吕建是边吃边想着昨夜自己大帐中的那个己方骑兵,对。就是昨夜,从房陵城内突围的四个骑兵中的唯一一个,跑到了吕建的兖州军大营。

    吕建他是正在自己大帐中休息呢。就听士卒前来禀报,“报大帅,有我军骑兵,从房陵城突围而来!”

    吕建一听。什么?从房陵。突围而来?厉害啊,己方果然是有人才。至于说怀疑,这还怀疑什么啊,己方士卒不少人都认识,所以看看就知道了,到底是不是自己人啊。

    -----------------------------------------------------

    吕建是急忙对士卒说道,“快,请人进来!”

    “诺!”

    吕建还说了个请字。确实是殊为难得,其实也真是表达了他如今比较急切的心情。毕竟他这个时候是一点儿都不知道房陵城内的情况。所以他确实是想了解徐晃如今的处境。并且还有一点是什么,那就是他吕建虽然本事有限,不过也不傻,知道房陵城内的徐晃既然是派人来了,那么必然是有要紧事儿,要不绝对不会如此就是了。所以他当然是不能怠慢,赶紧让人进来了。

    应该说就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兖州军突围的那个骑兵就进了大帐,先给吕建施礼,然后便把徐晃的意思对吕建说了。

    吕建一听士卒所说,心说果然是有事儿啊,看来如今自己是要这么去做了。

    -----------------------------------------------------

    徐晃的意思很简单,就是简单说了一下如今己方的处境,房陵城内,己方一万士卒,被凉州军围困,凉州军意图消耗己方的粮草,而自己一直都在想办法,不过却没有想到什么太好的。

    不过这个时候援军到来,对房陵来说,可以说是减轻了压力,他希望吕建是能带兵牵制住庞柔和王平的队伍,这样儿的话,房陵的压力大减,而自己也是好好想一想下一步打算,对己方来说,大为有利。

    之后徐晃是特意让士卒转达,说,要是庞柔他们距离己方援军太近,那么他们肯定就是要有所行动,所以不得不防,要不己方要吃亏。

    徐晃说得大致就这么多,他认为多了不用自己说,只要来得人不是太饭桶的话,就应该知道自己如何去做。可要真碰上饭桶了的话,那哪怕自己再怎么去说,甚至去求他如何,估计对方都不一定会按照自己所说的去做吧。

    -----------------------------------------------------

    所以在听了士卒转达的徐晃的话后,吕建脸上的汗是直接就下来了,是,止不住啊。

    他发现自己还是大意了,徐晃说得没错,虽然是带兵接近对方的,但是如今这么个距离,他们要真是来袭击己方大营的话,那……

    而且再加上徐晃的那一番话,吕建确实是知道,自己这时候是该撤兵了。说实话,如果他没听到士卒转达的徐晃的话的话,他就绝对不会如此。但是如今听完之后,他是下定了决心,必须要撤退。哪怕士卒不愿意,哪怕自己都累得不行了,可如今撤退却是势在必行了。

    并且如此的话,可以说是一举两得,第一就是拉开了与凉州军的距离,让其军不能轻易来袭击己方,至于说他们要追上来,那己方就再撤呗。第二就是,像徐晃说得,己方如此的话,也许就能牵制住凉州军。

    所以最后吕建是直接下令道,“快,传我我军,全军后退十五里驻扎!”

    -----------------------------------------------------

    之前别管他是怎么想,但是这个时候。吕建可真是有些害怕了。他就是怕徐晃说得成了真,要凉州军不管不顾,直接半夜来袭击己方大营。那么己方真就能抵挡得住人家的进攻吗?吕建这时候已经是没底了,怎么说呢,如果说己方士卒不是远道而来的话,他还算是有信心,不过如今这个情况,哪怕他是看不上凉州军,看不起凉州军。但是却也不敢如此托大啊。

    士卒下去传令,吕建是让士卒带着从房陵突围的这个骑兵下去领赏,并且给他安排地方。吕建不傻。此人既然能从两百人中脱颖而出,可见其人的不一般,所以吕建也想收买一下对方,哪怕他知道。其人算是徐晃的人。不过这个不重要,毕竟同为兖州军一员,都是给自己主公做事的吗。

    吕建他当然也知道收买人心,只是要是和徐晃比起来的话,他其实差得还远了。确实,要说人家徐晃,其实真要说起来的话,他才算是更高的高手吧。徐晃是个什么样儿的将领。那是能把自己的饷都分给自己手下士卒的这么个将领,所以是吕建所能比的吗。

    -----------------------------------------------------

    所以这就是昨夜吕建大帐中说发生的事儿。可以说他确实是被吓了一下,不过当兖州军士卒撤退了之后,而且他还没有看到凉州军有什么动作的时候,吕建才算是把自己的心放下了不少。不过这一夜,他却还是没有休息得太好,至少他让己方士卒睡觉都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行,士卒休息得也不算是太好,但是肯定是比他强多了。

    而这时候,就在吕建是边吃边想的时候,就听己方探马来报,“报大帅,凉州军正向我军方向而来!”

    吕建差点儿没倒了,心说真是不喜欢什么就来什么啊,难道老天非要是和自己作对不成?

    “这,不,不知凉州军距离我军还有多远距离?”

    吕建话都差点儿不会说了,探马回道,“回大帅,如今凉州军距离我军约有十四里!”

    吕建点头,心说十四里,确实还不算近。之前两军距离十七八里,而如今对方才行军二三里地罢了,说明对方才行动没多久。

    -----------------------------------------------------

    吕建一摆手,把探马给打发走了。而之后他心说,如今看样儿,自己还得继续带兵撤退啊,徐公明不说了吗,让自己牵制凉州军啊,那自己就继续带兵往东北方向撤吧。

    在吕建看来,这就是如今自己最应该做的,最稳妥的方法,如果凉州军要继续追,那就继续来好了,反正自己大不了再撤退。

    他马上传令下去,是让己方再次退兵十里。要说兖州军士卒对己方接连撤退,心里确实是有些不太满意,但是却什么都不能说,谁让这是将大帅说的,军人就得服从军令,其他的都没用。

    就这样儿,吕建是带兖州军又退了十里,然后安营扎寨。而不久之后,他又听探马所报,“报大帅,凉州军兵进我军之前驻扎之地后,停止行军,原地驻扎了!”

    吕建一听,心说好,这样儿对方距离己方大营还有十里的地方,如今自己算是能松口气了。

    -----------------------------------------------------

    此时在庞柔的大帐中,庞柔和王平两人是相视一笑,王平笑道,“和明兄,想来吕建如今也是怕我军袭击他兖州军的大营,并且肯定更是听了徐公明的话,要牵制我军,只是可惜啊,哈哈哈!”

    庞柔和王平两人也分析了一下徐晃派骑兵突围与南阳兖州军援军接触的用意,而且看到了吕建之前还没动静,结果房陵的骑兵突围的那个到了他那儿后,他就有了动作,就不可能不说明问题。所以两人一商讨,就大致了解了徐晃的想法。

    两人最后商讨了一下,明白了,徐晃想用吕建来牵制两人的人马,那么两人为何就不能用己方人马来牵制吕建呢。虽然他们确实是想和吕建决战,不过这事儿谁都知道,哪怕是己方能获胜,可伤亡呢,不会少,毕竟兖州军是吃素的吗,所以两人也改变了之前的策略。

    之前他们就想着和吕建决战,不过如今看吕建是如此作为,庞柔和王平就想到了,也许能用最少的人马,来牵制住吕建的一万人马。

    -----------------------------------------------------

    其实要真说起来的话,这个事儿对如今庞柔和王平来说,也不算是很难。那就是迷惑兖州军斥候,然后慢慢让己方士卒回到房陵战场去,毕竟如今距离房陵城,可是越来越远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