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本来今天应该两更,但因个人身体原因只能更一章了,对不住大家,请大家理解下吧。

    在十八子处,马超对李为说道:“接下来该如何就看你的了!”

    “太守之意在下明白!”

    和马超说完这句后,李为命人召集了所有人。除了他们十八个外,还有一百九十六个盗匪。

    人都到齐后,只听李为对众人大声说道:“弟兄们,大家都明白,干咱们这个的终究不是正路,咱们之中也没人天生就是做这个的,而都是逼不得已才干了这个。也许如今大家觉得还不错,但大家难道真就想做一辈子?

    反正我李为是不准备再干了,至于大家何去何从,愿意继续跟着我们的弟兄,请站到最右侧。而不想再跟着我们的弟兄,请你们拿了钱后就离开吧,以后玉门关就再也没有我们十八子这一号了!”

    李为说完,下面人就沸腾了,心说怎么干的好好的这大当家的就说要散伙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为一看,还是实话实说吧,“弟兄们,实不相瞒,想必有些弟兄也已经知道了,韩氏三兄弟几日前已经被灭,而独眼龙也已于昨日覆灭了!”

    此话一出,众人又沸腾了,韩氏三兄弟的事有些人已经听说了,不过独眼龙的事大家才知道,可没人认为李为是骗他们,看来独眼龙是真完了。

    “所以各位弟兄们,今日我们就此散伙,愿意继续跟着我们的弟兄,我们欢迎,请站到右侧,不过今后我们不会再干这一行了。不愿意跟着我们的请站到左侧,过一会儿给大家分了财物,大家就都下山吧!好了,弟兄们是时候做出你们的选择了!”

    众人绝大多数还是比较为难的,说实话,他们一时间还真就是接受不了,但十八子手下有一点特别好,就是唯命是从,都知道大当家的是为大家好,所以没人去反对李为,只是在跟随还是不跟随之间犯了难。

    一边是可以继续跟着当家的,不过不能再干老本行了。而另一边则是从此以后自you自在,没什么约束,不过却不能跟着当家的。最后众人一咬牙,都各自做出了决定。

    李为一看,大致看像是一半一半,不过愿意继续跟随自己的弟兄能多些。最后一统计,愿意继续跟着自己的弟兄有一百零八个,而想离开的有八十八个。李为让人给想离开的八十八人分了不少财物。

    “各位弟兄们,人各有志,你们如何决定那是你们的权利。不过还是奉劝各位一句,那就是今后大家别再干老本行了。如果各位觉得今后还想回来找我,那我李为也双手欢迎。好了,各位都收拾收拾下山吧!”

    “当家的!”

    这些人还是挺不舍的,但没有办法,就像李为说的一样,人各有志。而最后也只好一一拜别李为他们,然后回去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下山了。

    八十八人离开后,李为对留下的一百零八人说道:“想必弟兄们认为我李为定是投靠了朝廷,其实不然,我李为不过是与敦煌郡的马太守是彼此合作的关系!”

    “当家的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誓死追随当家的!”一百零八人齐声高呼。

    看的出来,这一百零八人是十八子他们的铁杆追随者。

    “多谢弟兄们的厚爱!我李为在此立誓,今生必不负各位!”

    众人愿意追随十八子这可不是一天两天才这样的,而是日积月累才如此。而等李为把这些告诉了马超后,马超暗自点头,一切还都在自己的意料之中。

    “李为,你觉得你们兄弟十八人的武艺如何?”

    李为倒是没想到马超问了这么一句,“在下只能说是一般三流水平而已。”

    是啊,自己和兄弟们也没什么名师高人的指点,如今能有如此水平其实也已经是很不错了。

    “李为,你也明白,你们要想报仇,要想手刃仇人的话,除了要借力之外,你们兄弟自身的本事也需要有所提高!”

    “太守之言不错,我们兄弟每日也都苦练武艺,可终究是没什么太大长进。”

    李为自己也挺无奈,他们不是不想去提高,而是实在是没办法提高。

    马超一看,说到正题上了,“李为,我欲将你们介绍到幽州学艺,不知你意下如何?”

    李为听后,只是稍微想了一下就答应了,“多谢太守,如此甚好,在下与兄弟们都愿意!”

    李为有他自己的想法,如今算是解散了自己的队伍,虽说不是归附于朝廷,但这老本行指定是不能再做了。所以自己兄弟们和弟兄们的安排就要看马超的,他如今要把自己和兄弟们介绍到幽州去学艺,这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打算。虽说是背井离乡,但敦煌的玉门关这也不是自己家乡,而自己都来挺长时间了,自己兄弟们的家乡是在金城临羌的李家村。

    而更重要的是,自己兄弟们也都想提高自身的武艺,如今有了这么个机会,自然是不能错过。所以去幽州也不是不可以,而他可不认为马超会给自己介绍到没什么本事的人那里,以这些时日自己对这马太守的了解,他一定会把自己和兄弟们都介绍到有真本事的人那里学艺。

    这个李为想得不错,马超就是要把他们介绍到幽州乐浪长岑杜家三兄弟那里。这是他之前就想好的,就看这十八子对异族的仇恨,对自己下的狠手,让他们去学艺,那绝对会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至于杜家三兄弟那边,马超有信心,他们一定会帮忙。之前和他们有赌约,而自己一直也没来得及让他们履行,这次写信给杜义,让杜礼教教十八子,而他杜义也教教十八子功夫,当然不是他那游侠步下的功夫,自己这自有打算。

    “好,既然你愿意,那此事就这么定了。等再过些时日,我自会有所安排!”

    “多谢太守成全!”

    马超和崔安返回了敦煌,他还要准备一些东西。

    半个月后,所有的东西都已备好,马超和崔安又去了十八子那,还跟着押运东西的士卒。

    见到李为,“我把所需之物都已备好,今日你们就出发吧!”

    “不知太守,我的那些弟兄们是不是也……”

    马超点点头,“不错,他们既然誓死追随你们兄弟,那自然也与你们一起!”

    “多谢太守!”

    “好了李为,不必客气。这些是给你们十八人的兵器!”

    说着,马超打开了一个箱子,里面一共有四十柄战刀。这四十柄战刀可不是当今天下流行的那种,而是马超根据前世的一些记忆所研究出来的一种更利于马上厮杀的战刀。反正比当代的战刀要强不少,他命专人打造了十三日才造出来这四十柄。

    “这里一共是四十柄战刀,你们十八人每人两柄,其余四柄帮我送给杜家三兄弟,就算是送他们的礼吧!”

    接着马超给了崔安一封信,“福达,见到杜家的杜义杜仲明时,把此信交给他。他看过后自然明白如何安排!”

    早和崔安说好了,这次就由他和李为他们去幽州,而崔安也答应了。正好他也好久没见过杜家三兄弟了,这次正好看看他们。

    “对了,还有这个。”

    马超又从怀中掏出一本书来,这是他根据南华的刀法所自创的一种适合在马上用的刀法。当然不是那种大刀,而就是适用于战刀的刀法。把这书也交给了崔安,“福达,把此书和信一并交给杜仲明,切记!”

    “诺!主公放心吧,一切包在俺身上!”

    “李为,你们收拾好就去吧,外面有我运送来的财物,你们一并给杜家兄弟送去!”

    “这……太守,我们兄弟也有些家底,就不劳太守破费了!”

    他明白马超的意思,一百多人人吃马喂,一日也不知要花费多少,所以马超把钱都给准备好了。

    马超听后则摇了摇头,“李为,这就不必和我客气了。我如今就是不缺钱,剿灭了韩氏三兄弟和独眼龙后,他们的家底可都归我了,如今拿出来一些根本就不算什么!”

    确实是这么回事,而且以马超和糜家的关系,可以说他现在就是不差钱。

    “至于你们兄弟的家底,你要信得过我,那就先借给我,等到你们回来时一定还你们!”

    “太守这说到哪去了,我们兄弟都是相信太守的,如此那便麻烦太守了。”

    马超是想把从李为这借来的家底都投资到糜家屯粮的生意中去,而李为也不可能把他们那些家底带到幽州去,所以自然是借给了马超。

    “既然如此,你们收拾好后就走吧,你的那些家底由我带来的士卒带走!”

    “要离开这了,我还有些舍不得!”

    其实马超也知道李为他们是最舍不得的,但没办法,必须要离开。李为他们全都收拾好之后,马超带来的士卒也把东西都装好了,李为最后一把烧了山。

    “福达,你在路上听李为的,明白没?”

    “诺,主公,俺听他的!”

    崔安只是负责到幽州长岑后领李为他们去杜家,负责联系杜义的,毕竟杜义只认得他。而一路上具体要怎么走,如何走,都是由李为决定。一百多人,每人三马,还带着不少财物,他们不可能大摇大摆地穿州过郡,所以就要靠李为带领他们一路到达幽州乐浪长岑。马超认为他们平安到达没有问题,不过就是时间的事。

    众人在山下分道扬镳,马超带士卒去了玉门关,而李为他们则向敦煌的方向行去。马超在马上想,李为,十八子,希望你们不会让自己失望!

    此次他的决定注定了李为他们今后的不平凡,马超的一个举动则造就了十八个杀神。李为他们十八个人就是以后随马超征战天下,更是令异族、诸侯都胆寒的凉州十八骑。

    在玉门关,马超见到了正在此巡视的王伉,“王司马,不知最近玉门关附近的盗匪都有何动向?”

    半个月以来,马超只顾着研究战刀,之后又忙编着刀法,所以也没过问军政事务。反正民政都由张既处理,而军务也是王伉负责,马超倒清闲多了。

    “太守不问,属下也正要向太守禀明。在我们剿灭了韩氏三兄弟和独眼龙后,玉门关附近的盗匪早已是不如往日猖獗了。而这些时日,我们又出兵围剿了几小股的盗匪,所以如今的玉门关附近还是比较太平的。其余盗匪都知韩氏三兄弟和独眼龙已灭,他们自是不敢有太大动作。只是虽说是较从前太平多了,但在距离玉门关稍远之地时,还是会有盗匪常常出没。”

    马超闻言点头,这些都正常,韩氏三兄弟和独眼龙被灭后,小股盗匪自然是不敢有大动作,也不敢频繁出没了,而出来的又被剿灭了好几股。

    只是这是玉门关附近的,但距离玉门关稍远就不这样了。玉门关以东还可以,毕竟还是敦煌郡的势力范围,自己这敦煌太守打击的严厉,还算安全。但玉门关以西,西出玉门关那就是西域的地界,当最大的势力独眼龙覆灭后,附近是安全了,没人敢劫掠,但再远些自己就管不了了。

    上次出兵剿灭独眼龙已经是把手伸到了西域一次,这次总不能再因为几小股盗匪又出兵更远吧,总不能拿人西域长史当摆设啊,看来必须要用那个方法了。

    马超从敦煌守军中选出了四百人,把这四百人分为四组,每组一百人,只负责护送商队。负责保护出玉门关向西域去的商队的安全,只是名额有限,只有四组,所以主要护送的是没什么护卫的较大型商队,负责把他们送到安全地带。而之前剿匪后还剩下的那一百士卒的主力,马超则是留给糜家商队的,自己不是圣人,所以这么做他觉得也正常。

    马超觉得自己只能是做到如此了,但这一系列的举动措施,却让他赢得了不少好的口碑。

    经常出入玉门关的商贾和百姓都知道敦煌的马太守,先是出兵剿灭了韩氏三兄弟和独眼龙,之后又吓跑了十八子因为百姓不知真相,以为十八子被吓跑了,尤其是派兵护送商队这一举措,那是深得商贾之心。

    而且马超是一视同仁,不是说只管大汉的商贾,连异族的商贾他也一样护送,所以这些都为马超在敦煌一带赢得了不少民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