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接连三日,凉州军都没有什么动作,徐晃想了不少。★手机看小说登录★之后便让己方士卒,在城头是对凉州军以及他们的几个将领,是破口大骂,就这样儿,是又过了一日多。

    知道今日,徐晃终于是发现了不对的地方,是啊,他要是再发现不了什么,他也真就不是那个五子良将的徐晃徐公明了。

    在徐晃看来,要是凉州军是暂时停战了,这个是没错,可他们的用意何在?到底真是为了让自己让己方麻痹大意,然后给自己一个迎头痛击,想破了房陵,还是说有其他的目的。其实好好想想,除了之想趁机袭击房陵之外,也真是并不派出其他的可能,不是吗?

    徐晃发现自己之前想得还是太简单了,真的,不是说人家停战了,就一听是要趁机攻去房陵的,那样儿的事儿,凉州军是干过,但是在自己这儿,自己如此小心谨慎的情况下,他们却是行不通了。

    那么他们到底是要做什么?

    -----------------------------------------------------

    在徐晃的想法中,如果说之前的一计不成,那么停战就不应该继续了,哪怕天天日日攻城,对他们来说,也总比这样儿强吧。那么既然凉州军依旧是没有动作,连己方士卒在城头对他们是如此辱骂都没有任何动作,那么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凉州军依旧是在寻找着机会,他们还是要对付己方。

    至于说这个机会到底是什么,徐晃也想了。要说他们是一直都在等着己方的麻痹大意,这个应该是不可能,也应该不是,也不像,所以自己认为几乎不可能。可就算是这个,那么只要自己让己方士卒是一直严加防范,只要是不大意不轻敌。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自己自然是不会怕凉州军突然发难什么的,所以这个基本不用再去多想了。

    那么其次是什么呢。既然凉州军暂时停战了,之前因为是在房陵吃亏,受阻,那么他们停战。会不会是在等着南郑的援军?要说这事儿。也确实不是没有可能,不过之后徐晃还是把这个基本给排除在外了。

    -----------------------------------------------------

    为什么把这个等援军的给派出在外了呢,就是因为自己主公临行前对自己说过的话。

    自己主公说得清楚,“公明,如果张既派了多余五万的人马,那么便代表着他对房陵的志在必得,不过这种可能性不大。而他要是派了五万或者五万以下的人马,就代表他对房陵。并不是说那么特别重视,对他们汉中。也算是可有可无!”

    这是曹操和两大谋士的想法,他们想得简单,如果说张既真要是想保住房陵的话,那么当初就直接可以派几万凉州军士卒守住房陵,那样儿的话,己方基本不可能夺取房陵,或者能不能和其一战都不一定。但是张既没那么做,就代表着他的想法不一般,这个可能性就很多了。

    比如说想用己方的士卒来练兵,这个是最有可能的,毕竟汉中已经是多年没有战事了,要是己方进了汉中之后,直接就撤退了,那么他们就没有机会和己方对上了,所以……

    -----------------------------------------------------

    当然了,也有可能是其他的想法,但是无论是什么想法,曹操他们认为,张既其实并不太过看重房陵,要不就不会让王平带几千人马守御城池了。所以他不认为张既会派大军来,这是他们最后想到的,所以曹操临走之前,是告知了徐晃。

    毕竟真是,因为两军的立场不同,所以在自己一方很看重的城池,在人家那儿,还真是不一定看重。如今张既派兵来,更多的,用意也许是为了练兵,也许是因为面子,也许是……

    可能性很多,但是徐晃去不认为张既会再派兵了,或者说,他其实认为五万人马已经够了,所以王伉他们停战,不会是因为要等南郑的援军。

    所以既然也不是如此的话,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个了,也是此时他们最有可能要做的。

    这个是什么,其实很简单,就是很多人都可能用到,但是却不是经常要用的一个,那就是耗粮之计啊!

    -----------------------------------------------------

    是啊,耗粮之计,这还用说吗,对房陵是围而不攻,对方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并且己方是如何辱骂他们,他们都没有半点儿反应,他们不会再出兵来攻城,因为不想让己方损失,也是不想让他们自己伤亡。毕竟这个己方要损失人马了,粮草消耗自然是减少了,而他们呢,只要一攻城,己方弓箭手就马上会进攻,所以他们哪怕是佯攻,但只要一冲到城下,还真可能会有损失,除非是在己方没有什么防备的情况下,也许还可以。

    所以徐晃已经是能确定了,那就是王伉他们的想法就是消耗己方粮草,好一个耗粮之计啊。

    你说己方就干不出来这事儿,因为己方没有那么多粮草啊。你来个耗粮之计,也不知道是谁的粮草先没了。也就是这凉州军他们吧,一群败家玩意,钱粮无数,挥霍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可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这些粮草要是给己方的话。那可得解决多大的问题啊。

    -----------------------------------------------------

    也不能怪徐晃是如此想法,毕竟凉州军算是很富有很富有的军队了,钱粮太多了。至少是足够他们花销了。

    至于说兖州军,绝对是属于比较穷的军队,而且之前还经历过一次军粮短缺的情况,可以说士卒都饿得不行了。所以徐晃还能不知道粮草的重要吗,哪像是凉州军的士卒,虽然也知道粮草重要,但是却没有经历过兖州军士卒所经历过的那些生活啊。

    有一点是必须要承认的。那就是,只有你什么都吃不上,饿得不行了的时候。你才知道粮食是有多么珍贵,吃的食物,那是有多么好吃。可你天天都不用为了这些而发愁,天天吃得都不爱吃了。哪怕你知道珍贵。可也绝对没有被饿得不行了的人感受得深刻,这就是不同的遭遇,而有着不同的感受。

    显然,徐晃就属于那经历过的,所以他心里才骂凉州军败家啊,要是己方,绝对没有这事儿啊,他们也许也想。但是却没有粮草不是。

    -----------------------------------------------------

    徐晃是气得不行,要是别的的话。他还真不至于是这样儿,但是这个耗粮之计,却是让他差点儿就爆发了。在他看来,要是不给凉州军点儿教训的话,他们肯定是不知道粮草有多珍贵,可是就凭借自己这一万人,还能是人家的对手?

    这不是他没有信心,而是这差距就在那儿摆着呢,在守城的时候,行,因为有城池为屏障,为依托,所以己方一万人马,是能守得住房陵。可要是直接拉出去,和人家凉州军硬拼,那么他真不觉得己方能胜。除非,除非是凉州军都没有兵器,也许能行,不过这事儿,可能吗。

    听说凉州军为了防止对手趁夜劫营,他们防范可严了,并且就在士卒的胳膊边上,你一伸手就能拿得到。并且听说还有不少士卒都是和衣而卧,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传言就是如此。

    尽管徐晃也觉得,这传言不可靠,但是怎么说呢,有些东西,“无风不起浪”,也许不太贴切,反正不会是空穴来风,是不得不防啊。

    -----------------------------------------------------

    这一日,杨任和王小四终于是到达了房陵战场。而王伉、庞柔还有王平三人,是早得到了探马禀报,所以三人是出了大营来迎接他们。

    他们当然不是来迎接王小四的,而是来迎接杨任的。毕竟杨任是自己太守派来押送粮草的,而且之后也少不了要和他们打交道,所以他们当然是要亲自出迎。而且虽然杨任是降将,但是除了王平之外,王伉和庞柔两人,也算是认识他那么多年了,关系虽然不是多多要好,但是肯定不坏就是了。

    毕竟全汉中,就那么些人,所以彼此确实是熟得很,所谓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就算是关系不会是如何如何好吧,但去也绝对不可能把关系搞得怎么怎么不好就是了。

    众人见面后,王小四倒是先说话了,“大帅,小四不辱使命!”

    “哈哈哈!好,你王小四先记上一功,好了,你退下吧!”

    “诺!”

    -----------------------------------------------------

    也就是这时候王伉心情可以说还算是挺好,很不错。要不就你王小四,他和杨任还没说话呢,你王小四先来一句,要赶上王伉心情不好的时候,王小四肯定就要倒霉了。不过王小四确实是有功劳,而且他作为王伉的心腹士卒,可以说他确实还是了解自己这个大帅的,所以自然是什么事儿都没有了,反而是得了功劳一件。

    之后王伉这才对杨任笑道,“杨任将军。真是有失远迎啊!”

    庞柔和王平也是赶紧和杨任打招呼,毕竟杨任是帮忙来的,不得不和人家客气啊。本来的嘛。没有什么太深厚的交情,不过都是同为自己主公做事,所以彼此还是很客气礼貌的。

    杨任闻言,是赶紧说道,“王将军,和明将军,子均将军。三位可好啊?”

    三人是连忙笑着点头,然后连着说好,最后王伉请杨任到大营的中军大帐一叙。杨任自然是不会推辞了。

    “杨将军请!”

    “请!”

    “请!”

    “三位请!”

    -----------------------------------------------------

    四人进了中军大帐,落座后,王伉便问向了杨任,“杨将军从南郑来。不知太守对我们几人的想法。是如何评价?”

    杨任一笑,“王将军就算不问,在下也一定会说,太守说了……”

    杨任也没隐瞒什么,直接就把当时在南郑太守府几人是如何商讨的,和王伉三人说了。本来的吗,这些东西又不是什么机密绝密,更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所以杨任自然是对三人没有什么隐瞒。

    其实在整个汉中,应该说算是两个。怎么说呢,不能说是派系,反正把王平这个加入凉州军没多久的人先排除在外,张既和王伉还有庞柔三人,他们的关系是最好的,同样,自己和阎圃两人,走得是最近的,就这么简单。当然了,不代表自己和王伉他们关系就交恶,那是不可能的,反正肯定是有远近,交情也有厚薄就是了。

    -----------------------------------------------------

    三人听过后,都是不住点头,王伉还说道,“多谢杨将军告知了!”

    杨任笑道,“这都是应该的,应该做的!”

    然后他接着说道,“这次太守派了五万石粮草,送与三位将军,用来施计!不够的话,南郑还有,各位当知,南郑那可是有不少囷粮的啊!”

    说完,杨任笑了,而三人一听,也笑了。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南郑的粮草,真是,太多了。你要说南郑什么最多,肯定不是人,而是粮草啊,不过自己太守藏得倒是挺好,所以一般人可绝对是不知道己方最多的粮草在什么地方。其实想想也是,狡兔都有三窟,更何况是自己太守那么厉害的人了,肯定狡兔是不如自己太守啊。

    王伉点了点头,然后对杨任说道,“杨将军说的是,要是粮草不济的话,肯定是少不得要麻烦杨将军的!”

    杨任是赶紧说道,“这都是应该的,应该做的!”

    -----------------------------------------------------

    到了晚上,王伉是特意设宴招待了杨任,毕竟杨任虽然也属于自己太守委派来此地的,不过却是押送粮草的人,而不是来参战的。所以也算是个客人吧,毕竟自己也不是不能指使其人,但是其人主要还是负责押送粮草,其他的,基本他要是不管,那也就不会管了。而自己这边儿,也确实好像没有什么要杨任去做的,除了押送粮草外。

    并且太守让其人就带了三千人马,这三千人马除了押送粮草之外,好像也没有其他的大用。或者说这三千人马要是没有了,自己不得再派三千人马给杨任,让他押送粮草吗?所以这三千人马不能动啊,没什么大用不是。

    饮宴期间,王伉几人就是对杨任讲了讲这些时日己方和徐晃兖州军的动作,无非就是前两日己方是强攻房陵,结果不占优势,之后己方停战了,开始了耗粮,结果一直到如今,不过看徐晃的样儿,应该是有所察觉,不过他就算是有所察觉又能如何,这个是阳谋,除非他徐公明带着所有的兖州军士卒冲杀出房陵,杀向己方大营,不过……

    -----------------------------------------------------

    他徐晃徐公明也许有那么大魄力,但是他兖州军却没有那个战力。

    不是己方小看他们,就他们那一万人,如何是己方五万人的对手?所以他们的袭营的结果,那也只有一个,就是败。如果说己方五万人,在平地上还战不过他们兖州军一万人的话,那己方士卒真是,回家种田吧,战场不适合他们了。

    杨任一听几人所说,他也是笑了笑,想想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如今的形势其实在慢慢转换。如果说之前是房陵城内徐晃兖州军占据优势,那么如今却是己方开始占据优势了。

    是啊,“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啊,难道己方还怕了他兖州军不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