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在城头守御的马岱和张飞两人来说,他们倒还真是希望联军是越激烈进攻越好,就像昨日那样儿的话,根本就给己方带来不了什么太大的威胁。至少在两人看来,确实是没什么,不过今日这一开始,倒是让他们两人是眼前一亮,也不得不承认,孙策和刘备的誓师,他们的话,确实是起到了应有的作用,也是很大的作用。

    依旧还是弓箭手先来几轮箭雨,然后当联军士卒登上了云梯后,双方便展开了激烈地战斗。

    而在后观战的孙策和刘备这两个当主公的人,他们看到今日己方士卒表现得比昨日强不少之后,两人暂时在心里还算是满意。但就和刘备说得一样,己方联军士卒,确实是却少了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哪怕今日孙策和刘备两人在战前是特意誓师了一次,说了好几句,效果当然是有,但是还不是那么特别大。

    至少比昨日,肯定是好了,但真正你要让联军士卒有脱胎换骨的变化,那却还是不可能的。

    -----------------------------------------------------

    马岱和张飞是双眼放光,让弓箭手先退下了,毕竟人家都已经是开始登云梯攻城了,所以弓箭手的威力就变弱了,至少还是那个滚木檑石热油更强大啊,所以当然是要换了。

    这回城头是又开始了和昨日一样,凉州军士卒在马岱和张飞的带领下。往下扔着滚木檑石,还要时不时地往下倒热油。哪怕几日孙刘联军士卒比昨日更勇往直前,但是也真挡不住人家凉州军的滚木檑石。还有热油啊。

    这个你必须要承认,毕竟人终究只是一身皮肉,哪怕你身上再防护得不错,但真要是被砸到被热油泼到,那么你想不受伤,那几乎就是没可能。当然了,如果你真是运气非常不错的话。那也许是没什么事儿,反之,你当然就是要倒霉了。还是倒大霉。

    此时在孙策旁边的刘备对孙策说道,“今日比起昨日来,倒是有些进步,不知将军因为呢?”

    孙策一笑。“就算是不错。也没有白费你我如此良苦用心!”

    说完,两人是相视一笑,确实,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

    -----------------------------------------------------

    对于凉州军的战力,是有多强悍,孙策和刘备两人,当然还是清楚的。但是他们同样知道的是,那就是己方人马数量上的优势。那却不是凉州军所能比的。所以在面对着守城的凉州军,两人是依旧有信心拿下蕲春。虽然在他们看来,可能是要让己方损失不少。

    双方的战况激烈,绝对不是第一日所能比的了。在孙策和刘备看来,确实,哪怕还没有达到他们说想的那样儿,己方所有士卒是如何如何一往无前,悍不畏死往城头去。但是相比于昨日,己方士卒的进步,这两个当主公的,也确实是看在眼里。

    打着打着,刘备对孙策一笑,“将军觉得,今日是不是?”

    孙策闻言也是一笑,随即便对刘备说道,“确实,今日又该收兵了!”

    然后他对士卒说道,“鸣金!”

    “诺!”孙刘联军是再一次鸣金收兵。

    -----------------------------------------------------

    不单单是刘备,孙策当然也是看出来了,这时候该收兵了,今日再继续进攻蕲春,没有多大意义。

    鸣金的叮叮声一响,董袭和周仓两人是无奈带着己方士卒如潮水般退了下来。下了云梯后,两人是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无尽的无奈之色。这却也是没有办法,谁让人家凉州军是那么强呢,如果就单纯以战力来说,己方可确实是不如人家啊,所以……

    收兵了,两人带士卒回归本队,见人马回来,孙策便和刘备两人招呼了众人一声,然后就一起回大营了。在这儿也没什么可逗留的,所以当然是要早点儿回大营了,回大营,还有今日战事要做总结,还有其他的一些事儿,所以早回去早好。

    至于攻城的主将,董袭和周仓的无奈,孙策和刘备当然是看得出来,不过如此又能如何,他们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有好办法早就破了蕲春了,还用得着如此吗。

    -----------------------------------------------------

    在孙策的中军大帐,在众人都回到大帐,还没等坐下来的时候,孙策便对众人说了一句,“各位都是辛苦了!!”

    说完,对众人都点了点头,而刘备呢,也说着和孙策一样儿的话。

    听了他们说完后,还没有坐下的众人是齐齐拱手,对两人说道,“原为主公尽力!”

    孙策和刘备都是对众人点了点头,然后做了个让众人都坐下的手势,齐声道,“各位都坐吧!”

    “谢主公!”

    别管是两个主公,但是声喊得倒是挺齐的。

    而孙策和刘备两人却不由自主地想到,自己有如此猛士,难道还破不了这小小的蕲春城?

    不过两人却是没有想,你这儿是有猛士没错,但是人家马超那边儿,可是比你这儿的猛士还多啊。

    -----------------------------------------------------

    还是孙策先开口了,虽说孙策和刘备双方结盟。合兵一处,但是怎么说孙策都是属于实力比较强的那一方,所以平时什么都是他比较主动。刘备也不和他争什么,毕竟双方的实力在那儿摆着呢,比较弱的一方,发言权相对来说肯定就是要少一些了。天下本来就是弱肉强食,所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

    只听此时孙策说道,“今日一战,我心里还算是比较满意的。至少我看得出来,士卒却是比昨日进步了。其实对于联军来说,能有如此进步。哪怕只是一个小进步,但我却还是满意的!”

    最后孙策说道,“所以我心里还算是欣慰,不知道玄德公觉得如何?”

    刘备一听。他虽然是面无表情。但是他心里依旧是把孙策给骂得不行。心说昨日自己就当了把“坏人”,结果看今日这样儿,自己是不是还得如此啊。

    -----------------------------------------------------

    想想确实是如此,昨日孙策和刘备,就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而刘备呢,他自然是做了次“坏人”。结果今日他一看这情形,好像自己还得来扮演一回啊。

    不过谁让自己是“人在屋檐下”呢。确实是“不得不低头”啊。要是自己的实力比他孙伯符强,他孙伯符敢如此对自己吗?所以没办法,没有实力的人,那就只能是忍气吞声,要不还能怎么样儿。天下就是这样儿,谁的拳头大,谁就是对的,谁就有道理,你就得听他的,而乱世呢,更是如此啊。

    刘备这时候他也只能是在心里苦笑一声,然后说道,“确实,孙将军所说不错,今日我军士卒,那确实是有所进步。不过说实话,与我所预想的,却还是要差些了,所以我希望各位能再接再厉,让我军不断进步!”

    众人一听,刘备一方的将领属下还好说,但是孙策一方的属下一听,不太了解的人心说这个刘备刘玄德,怎么这么多事儿,昨日就是他挑毛病,今日居然还是这样儿,唉……

    -----------------------------------------------------

    说实话,刘备的一番说辞,还确实是,他自己一方的属下倒是没什么太大感觉,毕竟是自己主公。但是人家孙策那边儿的人,肯定就不会这么去想了,至少在他们中有人看来,刘备这两日的说辞,还是很让人厌烦的,不过毕竟是和己方结盟了,是合作关系,所以当然是没有人会去说他什么,怎么说其人都是汉室宗亲,天子皇叔,官拜左将军。

    而刘备呢,他也能感觉得出来,孙策的属下,有几个是不太待见自己啊。对此,他也只能是在心里苦笑了,心说,自己也不想如此,不过不这样儿,还能怎么样,所以这也是没有办法,很无奈的事儿,不是吗。至于说那几个不太懂这些的人,自己对他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反正自己是做了所能做的,对得起联盟,对得起联军,那也就是了,其他的,自己管不了。

    最后孙策和刘备是分别表扬了自己一方的带兵攻城的董袭和周仓,对这个,他们两人当然都不会吝啬,也确实得说,他们今日确实是努力了,至于说破不了蕲春,也确实是不在他们。

    -----------------------------------------------------

    比起来孙策的中军大帐,蕲春城内马超的府邸的会客厅中,那却是另一番景象了。

    马岱和张飞给自己主公汇报了今日的战况,马超和众人听着是不住点头,最后马超说道,“好,伯瞻和益德辛苦,明日再接再厉,不要让孙刘联军讨到什么便宜!”

    “诺!”“诺!”

    对于两人来说,他们巴不得孙刘联军的士卒能再强悍一点儿,说实话,就昨日和今日这样儿的队伍,还确实是不能给他们带来太大的威胁。至少除了人数上之外,他们也知道。对方没有比己方更强的优势了,所以他们也希望对方能更强些,己方还指望着他们来练兵呢。

    确实。所谓还是遇强则强,要是遇弱,那就算是能强,可肯定也是有限的啊。所以马岱和张飞两人,他们还看不出来这个吗,就是其他人,包括马超在内。从上到下,所有他的属下,其实都明白这个道理啊。

    -----------------------------------------------------

    所以。对他们来说,倒是当然不惧孙刘联军如何,只是希望他们能再强悍些,对己方也是有好处的。所谓凡事都是有利有弊。无非就是看是利多弊少。还是说弊多利少罢了。

    之后马超依旧是勉励了两人几句,然后是吩咐手下人摆宴,给两人庆功。别看就守住了蕲春两日,但是对马超来说,是守住了孙刘联军攻城两日,所以当然是值得摆酒宴庆祝的。并且凉州军也真是,不差钱,这些对马超这个土豪来说。确实是不算什么。至少从财力物力来说,江东军和刘备军。那是比不上人家凉州军的,无论是家底还是底蕴,都是不如人家啊。

    孙策和刘备他们自然是不知道,蕲春城是在摆酒宴庆祝,要是两人知道了如此后,也不知道他们的脸上会是如何精彩的表情。所谓是“人比人,气死人”,有些东西你确实是不能比的,就比如说现在。

    孙策联军大营那边儿,没有多少笑声笑意,更不可能去摆酒设宴了。但是看看蕲春马超这边儿,却是不忌这些,直接是设宴款待自己一干属下,犒劳自己属下辛苦了两日。

    -----------------------------------------------------

    转过来说汉中房陵,王平的想法是挺好,他知道自己武艺不如徐晃,这个没错,但是他认为,自己要是登上城头,也算是鼓舞己方士卒的士气,那样儿一来,己方凉州军士卒也都能登上城头的话,那己方不就占优势了?

    可是,可以说他的想法确实是挺好,但是徐晃能让他如愿吗,明显是,不可能啊。

    徐晃倒是半点儿都不惧王平上来,对他来说,王平要真是上来的话,没准自己还能让他受伤。他倒是没想自己一定能斩杀或者生擒其人,徐晃武艺不错,眼力也不差,还是看得出来,王平那是二流的武艺,应该是上等的,尽管不如自己,但是相差也不过就是一截而已。所以自己要想斩杀或者生擒他,一般来说,在他防备很严的情况下,几乎是没可能了。

    并且还有一点,徐晃是不会让王平登上城头的,毕竟城头不单单只有他徐晃一个人,还有那么多己方士卒。王平不会对自己产生什么大威胁,但对于己方士卒,他可以说那就是个杀神,所以徐晃当然不会让其登上城头了。

    -----------------------------------------------------

    王平当然不会知道徐晃的想法了,而他如今只有那一个想法,就是早些登上城头。

    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想自己可能不是徐晃的对手,也没想过自己是要面对那么多兖州军士卒,是多么危险的事儿。其实就和把自己送入险境好像也没什么区别,确实城头多少人马?一万兖州军士卒啊,俗话说得好,“人过一万,无边无沿”啊,所以这……

    他王平再厉害,可也绝对不是万人敌,更何况是要面对着强悍仅次于己方的兖州军士卒呢。就不说是徐晃了,就兖州军士卒吧,其实每人一口唾沫,就能把他给淹死了。

    但是对于这些,王平都没想,他依旧是顽强地向上登着云梯车,想早些登上城头。不过却是要让他失望了,因为虽然他躲过了滚木檑石,但城头的热油来袭,他还是被逼跳下了云梯车。

    -----------------------------------------------------

    城下的王平,此时就站在云梯车的旁边,可以说这时候的他,是要多不甘心就有多不甘。可是不甘心,还能怎么样儿,有本事的话,就带着己方士卒再从兖州军手中夺回房陵啊?可是自己,至少今日是拿不下房陵了。

    可还没有等他调整好自己情绪,再次登上云梯的时候,己方却已经是鸣金收兵了。

    清脆的鸣金声响起,虽然距离不近,但穿透力很强,就像是在耳边一样儿,“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王平把牙一咬,他当然不会违抗军令,就算是他敢,可那些攻城的凉州军士卒,却不一定都会听他的。所以要是真就剩他光杆一个人了,那可真是有意思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