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心里猜测,那是一回事儿,不过听了自己太守确定了,那却又是另一回事儿了。

    说实话,对于这个,虽然早是在众人所料之中的,但当听了自己太守所说,他们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是啊,第一次,第一次啊,让人家把县城给攻破了,让人家占据了城池,打开了汉中东部的门户啊。从此,兖州军就能直接从房陵出兵,威胁上庸,然后一步步夺取汉中的县城,最后……

    当然众人不会认为曹操的兖州军就一定能拿下整个汉中郡,但是却也不得不说,如今汉中是多了一个强大,而且时刻都觊觎着汉中之地的对手,所以众人都是觉得很是棘手,毕竟无论是曹操也好,还是说兖州军也罢,可都绝非是易与之辈啊。可以说是一个比一个难以应付,所以对己方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儿,所以他们也是不得不担心。

    -----------------------------------------------------

    杨任是第一个出言说道,“太守,您说,到底要咱们如何去做,我杨任,上刀山下油锅,是万死不辞!”

    杨任虽然是属于后来投靠马超凉州军的,但是也得说,其人这么些年来,也确实是没有什么异心。他和阎圃一样儿,都同在汉中,在张既的手下做事,而这些年两人那可都是兢兢业业,辅助张既。治理汉中。毕竟张既他们都属于是外来的,只有杨任和阎圃,他们其实才属于是真正原来就在汉中的官吏。

    看杨任都说话了。元老级的两人,庞柔和王伉,他们也是不甘示弱,王伉是直接对太守张既说道,“不错,太守,属下之意。也是如此,您就说吧,让咱们咱们干!”

    最后庞柔也是当仁不让。也说了如此的一番说辞。本来的吗,他和王伉还有张既三人,那可是整个凉州军的元老人物了,但是今日太守一说完。倒是那个后来投奔己方的杨任是先表态了。那么自己两人怎么可能是落后于人,所以自然是不会甘心落后啊。

    -----------------------------------------------------

    而张既呢,自然是很明白王伉和庞柔两人的意思,不过他也不会说破,只是对他们两人还有杨任说道,“好,好啊!有三位将军如此,我军何惧他兖州军!”

    至于说王平还有阎圃他们。倒是还都没说什么,不过他们听了自己太守的话后。却也是不住点头。阎圃是不会轻易去说什么的,这个也符合他的性格。至于说王平,他是纯粹觉得不太好意思啊,毕竟自己太守让自己去驻守房陵了,结果还没有几日,房陵就已失守,虽然他也看得出来,也明白,自己同僚没有半分责怪的意思,但是王平心里却还是有些不要太好受。

    终究是因为自己,房陵这才丢了,并且如今王平还是比较年轻的,所以你让他就和没事儿人似的在座和所有人是谈笑风生,这事儿,可能吗?反正王平他是干不出这样儿的事儿来,哪怕之前张既也提点了他几句,不过王平却还是不能做到真正什么事儿都没有,不可能。

    -----------------------------------------------------

    张既此时看着众人,他心里也确实是满意,毕竟说实话,城池可以丢,尤其是房陵,那不过就是汉中那些个县城的其中之一而已,并且还不是怎么重要的。当然了,对于己方来说是不怎么重要,可对于曹操兖州军来说,确实是意义非常,这个是肯定没错的。

    所以这么一个县城,其实丢了也就丢了,但是城池丢了没关系,还是有机会夺取回来,在张既看来,这些没什么大不了的。可面对强敌的勇气,这个却是不能丢,至少你不能害怕,不能惧怕,不能畏缩不前,甚至还没有开战,就直接退缩了,至少张既知道,自己还有在座的这些人,肯定是不会那么做的,结果如今这么一看,果然是没有让他失望。

    本来的吗,要是说所有人都垂头丧气的,没有什么斗志,没有什么战心,那么真是,己方尽早就回家种田吧,不适合再去争霸天下了。那样儿的话,你还打什么仗啊,真要那样,只能是被人家打,就你还想去打别人?

    -----------------------------------------------------

    不过最后还好,还算好,没有让张既失望,所以他心里确实是满意的。至少如今看看众人,个个都是斗志昂扬,可以说这个就是好现象啊,要不你难道就指望着普通的士卒,那些人马和兖州军相抗衡吗?虽然是,己方的战力足够强悍,可也不得不承认的是,人家兖州军士卒,也不是吃素的。并且如今人家是守城的一方,优势可是在人家那儿啊,所以……

    看着众人,张既这时候则说道,“各位,虽然如今我军新败,但是咱们城池可以丢,但对敌的信心却不能丢!”

    众人闻言都不住点头,可不是吗,自己太守说得没错啊。

    而此时就听张既继续说道,“而各位的表现,说实话,我个人还是很满意的。我凉州军纵横天下那么多年,却是从来不会畏惧什么,哪怕兖州军是强劲的对手,是强敌不错,可我们会惧怕他们吗,你们告诉我!”

    众人是异口同声,“不怕!不怕!”

    -----------------------------------------------------

    而听了众人的喊声。张既是笑了,是啊,他真是心里高兴。

    于是在心中想着。好,好啊,将心可用,何愁兖州军不破?

    确实是如此,毕竟己方的几个人,除了王平之外,都多少年没有参加什么战事了。可以说当年自己主公留下众人在这儿。就是为了,一是好好治理汉中之地,第二那就是守御好这个战略要地。军事重镇。但是到了如今,直到今日,可以说自己等人没有完成好自己主公的嘱托,虽说汉中被治理得还算是不错。可是房陵却是丢了。让人家曹孟德兖州军给占了啊。

    所以哪怕他们都认为汉中治理得不错,可因为房陵失守,所以让众人觉得,依旧是有污点了,而愧对自己主公,愧对自己主公的信任。本来的吗,当年自己主公拿下了一个完整的汉中郡,然后交给了自己等人之后。到了今日,却是丢了一个县。这……

    也确实是不好意思向自己主公交待了,怎么丢了个县城啊,不是完整的汉中郡了。

    -----------------------------------------------------

    这时候张既是对众人不住点头,而众人看了自己太守的那个表情,就知道了太守的意思,那意思就是说,我对你们很是满意,我军将士,就该如此,就该如此啊!

    可不是嘛,这其实就是如今张既心中所想,在他看来,如此,自己也算是放心让众人带兵去房陵了。被曹孟德兖州军占据房陵,是己方这么多年来的耻辱,虽然说不上是奇耻大辱吧,但却绝对算得上是个耻辱。所以张既想得清楚,人“在哪跌倒,就要在哪儿爬起来”,所以房陵丢了,那么就再夺回来,一雪前耻,用行动告诉曹孟德兖州军,己方不是好欺负的!

    所以想到此处,就听张既对众人说道,“各位,我意便是,即刻出兵房陵,一雪前耻!”

    在座的众人一听,心里都是热血沸腾,真是如此,就连阎圃这个纯粹的文士都是这样儿。毕竟凉州军一直以来,最不缺少的,其实就是血性。哪怕在汉中的凉州军一直都没有什么战事,哪怕如今是丢了房陵,但是从上到下,凉州军却是没有缺少了应有的血性。

    -----------------------------------------------------

    所以众人一听,都是双眼放光,哪怕他们心里也是早都已经预料到了会如此,但是真正听了自己太守的话后,他们也依旧还是忍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

    毕竟,说实话,如此,自己太守所说的这些,其实就是他们想要的。在他们看到王平的时候,其实心里第一反应确实是房陵丢了,然后便是,得马上把城池给夺回来。结果这时候一听自己太守所说,他们自然是不会反对就是了。

    张既此时是继续说道,“不知各位对我如此决定,觉得如何啊?”

    庞柔第一个出言说道,“太守,如此就对了!人家如今都已经是欺负到咱家门口了,咱们要是再不好好反击,那岂不是让天下人小看了?丢了房陵,已经是让我军丢大人,并且如今丢的可不光是咱们自己的脸面,连整个凉州军还有主公的脸面,这回是都给丢了!”

    虽然众人心里是不想承认,但却也不得不说,还真就是这么回事儿啊,想想可不是吗。

    -----------------------------------------------------

    张既听了之后,也是微微点头,其实庞柔的意思不单单就是说面子的问题,至少他明确了自己的态度,那就是不攻击兖州军不可能,他庞柔庞和明已经是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是无论如何也是要去对付兖州军的,这个从他说话的语气上,却是并不难听出来啊。

    张既对庞柔点了点头后,他再次问道。“不知各位还有何看法,但说无妨!”

    那意思就是,你们说什么都没关系。不管是支持还是反对,这个时候就是畅所欲言,我张既就是要让你们说真话,说自己心里所想的那些,也就是了。

    而他话音刚落,就听王伉说道,“不错。太守,属下是赞同和明所说!如今进攻兖州军,对于我军来说。却是势在必行,也确实得让他们好好看看,我军岂是好欺负的?如今敌军都已经打到家门口了,我军要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那么天下人还以为咱们是泥捏的呢!”

    听了王伉的话。有几个都是笑了笑,怎么说呢,这话确实是有道理,也表明了他坚定的态度。

    -----------------------------------------------------

    之后张既还没等再问,结果王伉说完后,紧接着,杨任、阎圃都说话了,最后连王平也明确表态了。己方必须进攻,不是只有他们兖州军能攻咱们。咱们却不能攻击他们,天下哪有这个道理啊。所以张既所说出兵房陵,众人却是一致通过,对,就是要如此施为,这么干了。

    “好,各位既然都同意了,那么王伉、和明还有子均!”

    “末将在!”

    此时他们三个是站了起来,然后齐声拱手说道。他们心里清楚,可以收其他人也一样都清楚,这是自己太守要派兵遣将了,而王伉、庞柔还有王平三人,显然就是他要派去的。

    这个当然就是这么回事儿了,要不还能是什么事儿呢。如今汉中就这么些人,所以张既的意思,就是要派他们三人,去对战兖州军。不管结果如何,至少不会让兖州军好过,这个就是张既所想的。

    -----------------------------------------------------

    “命你等三人带兵五万,王伉为主,和明子均为辅,即刻奔赴房陵,夺回城池,不得有误!”

    “诺!”

    三人是齐声说道,而且个个都是信心十足。哪怕王平之前是战败了,但是这个时候,一听自己太守让自己和王伉还有庞柔三人带兵五万,去夺回房陵,可以说他确实是很有信心。毕竟之前守城的时候,那才几千人马啊。当然了,这里说得是正规的凉州军,而没算那些郡国兵。所以这回自己太守直接让三人带兵五万,这确实不是什么小手笔,并且兖州军如今一共才多少人马,所以……

    张既一句话,就确定了下来,王伉是五万大军的主帅,而庞柔和王平两人却都要好好辅佐这个主帅的副手。而对于自己太守的这个安排,谁也都没有什么意见。毕竟王伉是元老人物,这个谁也不能否认,并且本事也不错,至少是比庞柔强。虽然是不如王平,但是一王平的资历在那儿摆着呢,并且还刚刚败了,所以谁对张既的派兵,也都没有什么反对的,因为没错。

    -----------------------------------------------------

    张既见众人对此都没有什么意见,没有反对的人,他便最后嘱咐了王伉三人几句,然后就让他们散了。什么叫即刻出兵,自然就是马上就点兵出发,虽然可以说确实是有些仓促,但是怎么说呢,其实这些对于凉州军来说,也是算不了什么。

    至于说众人的想法,其实他们和张既所想的也都差不多,至少所谓是兵贵神速,早去晚去,都得带兵去房陵,所以还是来早不来迟吧,毕竟众人心中也都是想着能夺回房陵,然后一雪前耻。这个集体荣誉感,可以说汉中众人,确实还是有的,这个没错。

    王伉三人各回各府,然后准备好后,便去校场点兵,直接点了五万人马,然后领兵出了南郑。

    在南郑东城门门口,张既是叮嘱了三人几句,“此去房陵,能夺取房陵最好,可要实在是事不可为,那么你们也不必逞强,毕竟兖州军亦是天下强军,却是不可小觑啊!”

    “诺!”三人是赶紧应诺,毕竟他们也都知道,自己太守是为了自己等人着想。

    -----------------------------------------------------

    张既看三人也不像是敷衍他的样儿,所以对他们,他确实是心下满意的。毕竟他知道,三人还是听进去自己所说的话了,如此就好,其他的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三人能平安。毕竟还是那话,人马士卒都没了,只要有钱粮,那么要多少也就有多少,但是几个武将没了,那就是真没有了。

    ps:今天就一更了,明天尽量补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