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刘巴和文丑两人在郴县待了一晚之后,第二日,他们便告辞离开了。◇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

    刘巴两人来和孙策等人辞行,“孙将军,我等两人今日便要离开了,就此告辞,后会有期!”

    孙策一看,他倒是还客气了几句,“先生和文将军真不在郴县多待些时日了?”

    虽然孙策也知道刘巴是肯定要离开了,不过客套话也是必须的,人家可是荆襄名士,并且还是刘备一方的使者,是座上客,所以孙策是不可能怠慢了刘巴还有文丑两人。要是什么都不说,直接给人送走了的话,那么可能要被荆襄人说自己,说孙伯符怠慢了客人啊。

    对孙策来说,虽然是武将出身,但却不代表他就什么都不知道,至少孙策其人,可以说还是很有想法的这么个诸侯。他更是知道,什么叫做人言可畏啊,所以……

    对于两人来向自己辞行,他当然是意料之中的,毕竟刘备和自己其实都差不多,都是比较急于和对方结盟,然后再相商其他的事宜。

    -----------------------------------------------------

    刘巴闻言,就是一笑,他当然是知道孙策都是客套话而已,并且他还不知道自己和文丑两人吗,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再留下来的。

    所以此时就听刘巴说道,“多谢孙将军的盛情,多谢对我等两人的款待。不过‘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如今在下两人便要告辞回零陵了,也许之后还有机会与将军相见!”

    文丑此时也是一拱手。他倒是没说什么,毕竟他也知道,自己就算是一百个捆在一起,也是不能和人家子初先生相提并论的,自己就是个武将。却是不善于言辞啊,人家才是擅长这个的。

    孙策见两人如此,他自然也不多说,所以这时候他对众人说道,“各位,咱们一道送送子初先生和文丑将军!”

    “诺!”

    众人是齐声应诺。对他们来说,送送这两个人,并不跌份。刘巴是荆襄名士,文丑是天下名将,可以说两人几乎都比除了周瑜之外的在座的几人有名多了,并且他们还是盟友的使者。所以当然是要送送,要不让人觉得不懂礼啊。

    -----------------------------------------------------

    郴县城外,孙策还有他的一干属下,是亲自把刘巴和文丑给送出了城外。至于说更远的地方,是不用再送了,没必要,这其实就差不多了。刘巴不过就是荆襄名士,有不是什么天下大才,至于说文丑本事倒是不错,不过却还没怎么被孙策看在眼里。其实在孙策眼里,他是更喜欢周瑜这样儿的,而不是就知道一味拼杀的勇夫。

    刘巴看着这也都差不多了,“孙将军,各位,所谓是‘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今日就此别过,咱们后会有期了,告辞!”

    文丑也拱手对着众人道,“告辞!”

    而孙策众人也都是如此,拱手说道。“二位一路保重!”

    刘巴一笑,“有劳将军挂怀,不过却不要忘记了,将军和我家主公的约定!”

    孙策也同样是一笑,“先生放心,四日后,我必到!!”

    刘巴闻言点了点头,然后和文丑两人上了战马,打马而去。

    -----------------------------------------------------

    至于刘巴刚才所说,孙策和刘备的约定,这个就不得不说,之前他和孙策说过的东西了。

    当然了,这个也依旧是刘备和属下讨论出来的,那就是和孙策江东军结盟之后,自己两人肯定要会面,碰个头,好研究一下下一步双方到底都要如此去走。毕竟结盟的事儿,可以让属下去做,不过结盟了之后,双方到底要如何去做,这个最好就是要双方的主公去进行商量了,而无论是刘备,还是说孙策,其实两人还都是这么想的。

    所以最后刘巴就把刘备的意思给孙策带到了,刘备说得简单,结盟成功后,四日内,到达九疑山,双方主公在此地碰面。而孙策听后,他想了一下,又看了周瑜一眼,得到周瑜的示意后,他马上就同意了。

    对于孙策这么快就同意了自己主公所提出的在九疑山碰面,对此刘巴确实是没什么意外神色,在他看来,就应该是如此。

    -----------------------------------------------------

    要说这个九疑山,绝对算是个比较特殊的地方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它到底特殊在什么地方,这个主要还是它所处的地理位置。

    九疑山这个地方是归零陵郡所辖,但是实际这个地方却是处在三郡的交界处。至于是哪三个郡,分别就是荆州的零陵和桂阳两郡,再加上个交州的苍梧郡,九疑山就在这三个郡的交界处。

    它隶属于零陵郡的营道县,所以它的北面,西北面都是零陵的地界。而它的东面,东北的方向,那则是桂阳郡的地界。至于它的南面,当然就是交州苍梧郡的地界了。所以不得不说,刘备他们确实是找了个好地方,让双方都放心的地方会面。

    因为九疑山基本上它就是处于零陵,而如今刘备占据着零陵,所以它当然是有优势。不过因为其地是属于三郡的交界,所以对于孙策来说,他江东军的优势也不少,至少如今的交州和桂阳郡可都是他的地盘,所以他还能怕刘备如何吗。

    -----------------------------------------------------

    不说刘备他本来不会有什么动作,毕竟其人在天下的名声如何。孙策周瑜他们可都知道。可己方真要是防范的话,就只要从零陵还有苍梧派兵埋伏在九疑山附近,那么一切就都没有问题了,毕竟己方的人马,绝对是要超过他刘备军人马的。所以孙策怕刘备什么。

    并且刘备如今对于己方来说,不是敌人,而是盟友。同样儿的,己方对于他刘玄德来说,不也是如此吗,所以双方暂时都会是和平共处。而却不会兵戎相见。况且无论是孙策还是说周瑜,都想得明白,刘备其人既然能把会面的地点定在九疑山,那么就能看出来其人的一些诚意,所以其实也不必太过于担心。

    于是就这样儿,之前刘巴就已经和孙策说了自己主公要与他碰面的事儿。然后孙策也同意了,说好了四日之后,在九疑山和刘备见面。

    其实从郴县到九疑山,根本不用四日,不过不得是刘巴两人回到零陵后,和刘备说完,他才能去九疑山吗。所以四日的时间,却是够了。

    要说零陵郡的泉陵距离桂阳郡的郴县,还真是,不算太远。但是他们两地距离九疑山,那却是要算是比两地之间的距离远了。九疑山在泉陵的东南,而在郴县的西南,两地距离九疑山的距离倒是差不多。

    -----------------------------------------------------

    孙策他当然不会忘了这么重要的事儿,所以刘巴对他提醒完之后,他又是马上对刘巴保证了一番,之后刘巴这才上马离开了郴县。

    孙策看了刘巴和文丑两人的背影是越来越小。此时他则对众人说道,“各位,咱们都回吧!后日出发,前往九疑山!”

    “诺!”

    众人当然也都知道,自己主公和刘备的约定。至于说九疑山这个地方。知道的人当然明白其地的特殊性,而不知道的,之前也是看过了地图,所以对其地也算是有个了解,而他们也都明白,刘备一方既然能把和自己主公会面的地方选在那儿,也确实是显示出了他们的诚意,所以对于江东军众将,他们确实对刘备如此作为,还是很满意的。

    毕竟以后都是盟友了,所以肯定是少不了是要互相合作,互相帮助,所谓就是互惠互利,对双方都有好处的事儿,那却是必须要好好去做的。

    -----------------------------------------------------

    孙策回了太守府,而他是让众人散去了,毕竟每个人还有每个人的事儿。结果他刚回去,快马来报,说有前方紧急军情。

    孙策闻言就是一皱眉,前方紧急军情,对自己这边儿来说,前方紧急军情,那就是张辽在江夏的战事了,总不可能是江东啊,他曹孟德如今绝对不会是如此不智,这时候就去进犯江东,不是他做不出这样儿的事儿,而是曹操他是不会去做那种没有什么太大把握的事儿啊。

    此时的孙策正坐在案前,而他是对传信的快马说道,“拿来我看!”

    正好,快马此时也拿出了张辽的亲笔书信,马上他便交给了孙策。而孙策这么展开一看,果然是在蕲春与马超凉州军作战的张辽的亲笔书信。

    看过书信后,孙策把信放到了案上,然后对快马说道,“好了,你先退下吧。”

    “诺!”快马下去了。

    -----------------------------------------------------

    而快马离开后,孙策则吩咐道,“来人!”

    “主公!”

    江东军士卒进了屋中,然后赶紧给孙策施礼。

    “快去把公瑾先生给我请到这儿来!”

    “诺!”

    要说在手下士卒面前,孙策还是称呼周瑜为公瑾先生,也算是让周瑜在江东军士卒面前多些权威吧。周瑜其人是文武双全的大才,顶盔冠甲,就是武将,那么穿上儒士的服饰,那就是个文士。

    士卒领命而去,而孙策则是在屋中等着周瑜的到来。对他来说,他都是早已习惯了,什么事儿,也许不一定都会和自己的一干属下们商议,但却是肯定少不了和周瑜商议的,比如说之前对刘巴的事儿,再比如说如今的情况。

    -----------------------------------------------------

    没一会儿周瑜就来了,虽说周瑜也有自己的事儿要去做,不过什么事儿也没有自己主公相召重要。并且他也知道,自己这是刚离开没一会儿,自己主公就派士卒来找自己,那肯定是又有什么大事儿了。至于具体是什么,却也是不难猜测出来,无非就是与刘玄德、或者是江夏战事,要不江东的事儿,除此之外,是没有其他的了。

    刘玄德结盟的事儿,基本是排除在外了,毕竟是刚送走刘巴刘子初和文丑两人,而自己主公让众人都散了,谁也没留,就说明对结盟的事儿是没有社么大问题。至于说防范刘备什么的,那都是小事儿,却是不值得一提了。

    那么就只有江夏的战事,和江东的事儿,不过周瑜也马上就排除了江东的事儿,毕竟如今江东还算是稳定,除了曹孟德之后,己方最大的敌人就是山越了,不过这个时候,双方基本都不会找事儿。可要真是找事儿的话,那只能是山越那帮人,不过自己主公早已是留好人应对他们,应该没什么大问题,除非是他们所有人都来进犯江东,不过这事儿可能吗。

    -----------------------------------------------------

    所以周瑜心里清楚,不是刘玄德事儿,更不是江东的事儿,那就只能是江夏战事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