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如果说孙策要真是如此的话,那他孙伯符也就据有不了如今的江东之地了。★雲 來 阁 免 费小说★并且他孙策也不是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不是还有那么多属下吗,比如说周瑜周公瑾,那可不绝对是一般人,更何况还有其他人,所以他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不是。

    而就在刘备和众人说着要和孙策联合之事的时候,有士卒来报,“报主公,城外有人自称是刘磐,特来求见主公!”

    众人一听,刘磐!当然都知道了,不过他不是在长沙战败了吗?没想到这时候却是来投奔己方了。

    而刘备闻言,他眼眉一挑,说道,“请他进来,不,还是我去吧!”

    本来以刘备和刘磐的关系来说,刘磐是刘表的侄子,而刘备是刘表的族弟,所以他也算是刘备的子侄一辈,这个是肯定的。不过刘备如今怎么说也是一方诸侯,而刘磐呢,充其量不过就是个武将而已,也不是什么天下大才,所以刘备能亲自出迎,可以说还是给天下人看的。

    -----------------------------------------------------

    士卒退下去了之后,刘备对众人说道,“如何,各位,随我一起出城,看看刘磐!”

    众人都是点头,于是便随着自己主公一起,出了太守府,奔向了城门。刘磐可是带兵来的,虽然是残兵。但是也有近千人,所以刘备军的士卒,确实是不敢把他们给放进来。当然他们倒是不怕刘磐什么。毕竟区区不到千人的人马,他们自然是不会如何去害怕的。不过军法森严啊,要知道,真要把刘磐他们直接就放进泉陵城内的话,估计马上脑袋就得搬家了。

    别人不知道,但是刘备军的士卒还是清楚的,自己主公别看平时都没什么。看样儿脾气什么的都不错。可是这个前提却是你别真惹到他,要不然的话,呵呵。后果是不堪设想。谁不知道,自己主公刘备刘玄德,大汉皇叔,那可是天下枭雄人物。所以可能不狠吗。不狠的人。当不了上位者,就算当上了,那么早晚也得被人给踢下去。

    没多一会儿,刘备和众人便来到了城门口,士卒打开城门,刘备在前,众人在后,是一起出了城。

    -----------------------------------------------------

    刘备和众人出了城。正好看到了风尘仆仆的刘磐,和他带着的近千残兵。说实话。虽然长沙战事,刘磐他已经是败了有不少时日了,但是刘备看到刘磐还有那些残兵的第一眼,还真是有些狼狈,依旧是狼狈相啊。

    而刘备这可不是第一次见刘磐,虽然刘磐驻守在长沙临湘,但是之前也回到过江陵看过刘表,所以在州牧府,刘备曾经见过刘磐几次,而且当时还是刘表给引荐的,要不他们两人彼此也都不认识,顶多是听说过彼此罢了。

    此时此刻,刘备想起了当初之事,也是忍不住感慨,自己那个景升兄病逝,留下了两个儿子,大儿子不肖,不成器,小儿子羽翼未丰,受制于其舅父蔡瑁。而荆州表面上看着挺好,结果刘表人一走,这马上所有人就都来了,不单单是自己,也不光是荆州本地势力,他曹孟德、马孟起、孙伯符等人,可都是早早就进了荆州,一直到如今。

    -----------------------------------------------------

    心中暗自想着这些,刘备感慨着如今的物是人非,而还没等他说什么,刘磐是先说话了,当然了,他早就已经是下了战马,然后快步向刘备走来,这时候已经到了他们近前了。

    往小了说,刘备刘玄德是刘磐的叔父一辈,所以作为小辈的刘磐,自然是先要给刘备这个叔父见礼。往大了说呢,刘磐是要来投靠刘备的,所以以后其人就是他的主公,那么在自己未来主公面前,他当然不会拿捏着什么架子,所以自然是要他先开口了。并且他也早看到了,自己这个叔父,未来的主公,是带着所有属下一起来迎接他的,所以自己不可能不说话,也不可能拿捏着什么架子。

    不过刘磐他不知道的是,刘备带着众人来,无非就是适逢其会罢了。毕竟所有人都在一起商讨着重要的事儿,所以刘磐一来,打断了他们的商议,于是刘备就带着众人一起出来了,倒也不是说特意带着众人来迎接他刘磐的,他刘磐是多大的人才,至于让刘备兴师动众的?

    -----------------------------------------------------

    “叔父,小侄见过叔父!”

    此时刘磐是在刘备近前,然后是赶紧施礼道,毕竟刘磐还没正式投靠刘表,所以以他们之间的关系,哪怕当着众人的面儿,刘磐叫刘备叔父,这个也一点儿都没错。如果说他要是已经成为了刘备的属下,那么刘磐绝对不会在众人面前如此称呼刘备的。

    刘备闻言一笑,“贤侄远道而来,快,随我入府一叙!”

    既然刘磐比较识趣儿,称自己为叔父,那么自己这个当叔父的,自然是要把他请到太守府去,好好聊一聊。对刘备来说,刘磐的称呼是正合适,毕竟他刘磐是刘表的侄子,那就是他刘备的侄子。而且他也知道,刘磐这是要来投奔自己,说实话,确实是挺好。毕竟他刘磐不单单是刘表的侄子,更算是荆州军的元老的将领。所以他刘磐投靠自己,也算是给其他人一个信号,就是刘磐都能投靠自己。那么其他人呢。

    -----------------------------------------------------

    刘备是拉着刘磐的手,直接就进了城。至于他带来的那些残兵,自然是有士卒给他们安排,于是刘备刘磐,然后身后跟着众人,一道一起回了太守府。

    太守府会客厅中,众人都坐好后。刘备这才问道,“贤侄这是从长沙而来?”

    刘磐一听刘备所问,他是叹了口气。“唉,可不是如此,叔父啊,小侄在长沙……”

    接着也不用刘备和众人问什么。刘磐是直接就把长沙的情况。自己如何和孙策江东军对战,如何守城,对方如何攻城,最后自己失败,大势已去,然后转投这儿来的事儿,是都和刘备还有众人讲了一遍。

    刘备众人听后,算是知道得清清楚楚了。虽然之前探马也禀报过了,不过探马斥候的情报。怎么能有刘磐这个当事人说得清楚呢。至于说为什么这么多时日,刘磐他们才到零陵的泉陵,这个就更简单了。毕竟只要刘磐几人有战马,其他近千的荆州军士卒,却是没有什么代步的,就只能是靠着双腿,所以能如今到了零陵,其实这就算速度不错了。

    -----------------------------------------------------

    刘备听了刘磐所说后,他点了点头,于是此时他则问道,“不知贤侄今后的打算?”

    刘磐一听,心说来了,其实就算自己这个叔父不问自己,自己也该说了,不过他这么一问,其实也是正中了自己下怀啊。

    刘磐对刘备一拱手,“叔父,小侄驻守长沙,如今长沙早已失守。主公已病逝,小侄虽未荆州军将领,不过,呵呵,如今荆州军却是早已名存实亡。所以,小侄之意是,还请叔父收留小侄,以后小侄必定唯叔父马首是瞻,共扶汉室!”

    刘备闻言一笑,显得他对刘磐的话,还是比较满意的。刘备这辈子最喜欢听的话,就是匡扶汉室之类的,当然了,也不得不说,刘备这辈子,也算是打着这个匡扶汉室的旗号,做了不少的事儿。当然了,要说刘备也确实是有这个心思,而且肯定是比一般般的人要多,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的是,他确实也算是利用了这个名义,去给自己争取更多更大的利益。

    还是那句话,三国时代,曹操姓曹、孙权姓孙,只有刘备,他是姓刘的,不管怎么说,这个就是他比之两人,更大的优势。

    -----------------------------------------------------

    刘备此时是哈哈一笑,共扶汉室,这别人对自己这么一说,就算是人家认可自己了。毕竟这个是大义啊,如今哪怕汉室式微,但是名义上,却也还是大汉的江山,大汉的天下。无论曹孟德、还是马孟起、亦或是孙伯符之流,都是乱臣贼子,只有自己这个大汉皇叔,那才是真正扶保汉室的。

    “好,从此刘将军便在我军帐下效力,让大家一起,匡扶汉室!”

    “主公!”

    既然刘备的称呼都变了,那么刘磐对他的称呼自然也一样要改变。

    刘备心里高兴,然后正好,这时候众人都在会客厅,所以他也借此机会,为刘磐和众人彼此做了介绍,大家是彼此相互见礼。

    像文聘、邓义,之前都同为荆州军的将领,所以虽然说不熟,但是刘磐和他却也相识。至于说刘巴、徐庶、文丑他们,虽然是没见过,但是他们的名儿,刘磐却也是听说过的。别看刘巴也是荆州军的人,但是说实话,刘磐还真就没见过他。不过其人的大名儿,他却是如雷贯耳,毕竟刘巴刘子初,是名震荆襄,这个是一点儿没错。

    -----------------------------------------------------

    刘备心中欢喜,赶紧是让人设宴,他要好好招待一下自己这个侄子,也是新投靠自己的一员将领。刘备看人还是很准的,他也知道,虽说刘磐不是什么大才,但却也绝对不是个庸人,多少还是有些本事的。而对自己来说,己方固然是缺少人才,但是却也绝对是少不了像刘磐这样儿的人,所以对于他的投靠,刘备心里自然是高兴。

    而有人投奔,并且还是带着士卒来的,这自己的实力可不是又增加了吗。

    在宴席上,刘备是问了刘磐一些孙策江东军的事儿,毕竟刘备没和人家交过手,所谓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虽然如今是准备和其人其军联合,但是依旧是要多了解了解才行。而己方除了一些情报之外,肯定很多都不如人家刘磐了解,毕竟刘磐可是和孙策江东军战了不少时日,所以刘备自然是要问他一些东西,他知道能从刘磐那儿了解到。

    果然,刘磐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对他来说,自己新投奔自己主公,没立过什么功。而如今自己主公问自己关与孙伯符江东军之事,这不正好也算是自己有了用武之地吗,正好自己是要好好表现一番,也让自己主公和众人看看,自己肯定是有用的人,不是无用的庸碌之辈。

    -----------------------------------------------------

    于是刘磐便把他说知道的,是都对刘备众人讲了一遍,刘备众人对江东军,算是有了一定的了解。毕竟刘磐所知道的虽然是有限,但那却也不是他们的探马斥候所能知道的,还是人家刘磐知道的多呗,相比之下,刘备军的探马斥候所探听的情报,终究还是少了。

    刘备听完,是直点头,“好,多亏有你,算是为我军立功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