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荀攸说完后,其他人也都是赶紧附和了几句,曹操对众人的态度那可以说确实是满意的。☆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己方如今还未正式开战,去进攻房陵,而张既他既然能让王平王子均这么个还算是新人的人来守御房陵,那么其人定然是不会差,所以己方是不可大意轻敌。而自己把该说的都说了,也算是做了自己能做的了,剩下的,就看自己这一干属下的了。

    于是此时曹操说道,“乐进!”

    “末将在!”

    “命你明日带兵进攻房陵,不得有误!”

    “诺!末将不负主公所望!”

    曹操闻言点头,“好,之前战事多仰仗文谦,明日依旧是要文谦多出力啊!”

    “诺!此乃属下分内之事!”

    而至于其他人,那自然是都和曹操在后方观战,看己方士卒进攻房陵。

    -----------------------------------------------------

    一日之后,乐进便带领兖州军士卒进攻房陵。而在之前,曹操是特意简单誓师了一次,对他来说,他确实是很重视此次房陵一役的,毕竟对他来说,对房陵确实是势在必得,要不不白来汉中一次了吗。荀攸之前说得清楚,己方兖州军占据了房陵,那么确实就是“进可攻,退可守”,对己方的好处已经是不多再多说了。反正肯定就是利大于弊的。这个没错。

    而在誓师完之后,曹操便带着一干属下和大军来到了房陵城下。曹操看着并不算如何高大的房陵城,他眼中确实是流露出坚定的信念来,那就是一定必须要拿下此城。而房陵对己方的战略意义,就代表着己方是必须要拿下此城来的。

    曹操是坚定信心。城头上的王平一样儿是如此,别看兖州军是名震天下,而且如今更是在曹操的带领下如日中天,曹操其人更是天下强势诸侯,不过这些。显然是不足以让王平是如何恐惧害怕,他更多的确实是兴奋高兴。知道张既信任他,相信他,所以他眼中坚定的信念就是,自己必须要尽力,用十二万分的力量。以报太守、以报凉州军、以报自己主公!

    -----------------------------------------------------

    乐进带着兖州军士卒向房陵城头进攻着,说实话,因为昨日曹操的的那一番话,所以乐进还真就没有去怎么轻敌。毕竟对于自己主公的话,乐进他还是听了进去的。要是一般人说出来的可能是没什么太大效果,不过是曹操的话吗。那确实就是另当别论了。

    乐进作为一个武将,而且是深受曹操的器重,就看一攻城就让其人带兵,就不难看出来一二。所以其人多少肯定是有傲气的,并且还有他自己的骄傲。要说平时的话,面对着王平这么个年轻而且还算是个新人的这么个守将,他可能不会那么太过重视。虽然也不至于是如何去大意轻敌,但是却不会是怎么重视。不过因为自己主公的话,却是让乐进不得不重视了。

    因为自己主公的话说得没错,而且想想也是,汉中太守张既张德容,其人既然能让这个王平王子均来守御房陵,那么必然就说明其人的本事非常,要不可能会如此吗?至少曹操他们不相信,乐进一样儿是对此不相信的。

    -----------------------------------------------------

    并且还有一点,那就是和张既其人有关。说实话。张既其人的本事到底如何,兖州军的人也不知道太多,虽然张既的情报是有没错,但是对其人,确实还是谈不上是多了解。所知道也不过就是其人和如今在汉中的王伉还有庞柔三人。那可都是凉州军的元老人物。

    在如今大汉的骠骑将军、凉州牧马超马孟起当初还是敦煌太守的时候,三人就已经是在其手下做事了,虽然那个时候,还并不是说都拜马超为主了,但是他们几人确确实实是凉州军的元老,这个没错。而且尤其是这个张既张德容,更是深得马孟起的器重,要不能把汉中,如此重要之地,军事重镇,交给其人来管理吗,并且都多少年了,从来没有改变过。

    是啊,就凭借这么一点,就看得出来,马孟起对张德容其人的看重。当然了,这个不是最重要的,要说最为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马超他是个用人唯亲的人吗?这个明显不是,也就是说,张既其人,如果说他没什么大本事的话,哪怕他是马超的亲爹,是他亲儿子,他都绝对不会让其人镇守汉中如此重要之地的。所以从这上,就不难看出些什么了。

    -----------------------------------------------------

    所以就不得不说了,如此就说明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张既其人绝对是个有本事的人,哪怕兖州军对其人没有多少更有用的情报,但是在兖州军中却没有一个人敢小看他的。所以其人看重的人,王平王子均,哪怕是个没什么名声的,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卒,可乐进却也不会小觑了王平其人,就因为马超看重张既,而张既是看重王平,就是如此。

    而显然,不单单是乐进不会轻敌,兖州军所有人,从上到下,都是如此。

    此时乐进是带着士卒强攻房陵,他倒是想好好看看,这个让己方如此小心谨慎对待的房陵守将,王平王子均,到底是何许人也?是否有真本事,到底是不是真值得己方值得自己如此重视,反正“是骡子是马。牵出来遛遛”,这些东西,一试便知。

    果然还是在乐进所料之中,这个叫王平王子均的人,还真是有两下。倒也真是不枉己方如此重视了一次。

    -----------------------------------------------------

    所谓是“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对于这个时候带兵攻城的乐进来说,还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

    乐进攻城的经验有多丰富,大小都多少战了,所以几下就看得出来。王平其人在一个什么水平上。所以他此时却也不得不承认,王平其人的本事,那确实不是盖的。难怪自己主公让众人是要重视,这个不是没有原因的啊。而汉中太守张既张德容派此人来,也当然不是没有原因的,其人的本事。那这当然就是个原因。

    所以要说之前乐进已经是很小心,很认真去面对了,那么这回他更是小心认真去面对了。毕竟自己不能“阴沟里翻船”啊,要是让如此无名小卒给自己给兖州军打得什么脾气都没有了,那丢得可不单单是自己的人啊,整个兖州军上下,从自己主公到普通士卒。可以说脸面都要没有了。

    乐进不是不能败,更不是没败过,但是对他来说,却绝对不能轻易在王平这个无名小卒这儿吃大亏,而那些肯定不是他想看到的,所以……

    -----------------------------------------------------

    乐进顾不得自己的大汗直流,他是拿出了自己全力,来带着己方士卒攻城。不过显然,人家城防是起到了作用。也难怪,汉中多年没有什么战事。那城防零碎,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能少了吗,所以正好是便宜曹操兖州军了。准备来说,是正好送给曹操兖州军一份大礼了。

    所以乐进也是无奈啊,其实己方进攻房陵。就已经是预料到这些了,毕竟汉中这些重要的地方,此地的县城都是什么情况,己方的细作当然是探听得不错,所以己方多少是知道的。并且早就明白,进攻房陵,哪怕己方拿下了,可要想是轻轻松松,那不可能,除非是用奇计,而且对方还察觉不了的情况之下,也许还可能,要不真就是没可能。

    而如今来来看,确实是没可能。看着王平这样儿,也绝对不是什么庸才,并且己方的两位先生,在房陵战事上,也确实是没有什么妙计奇策,所以就只能是大军强攻了。而如此一来,正是中了人家的下怀啊,多年积攒下的那些家底,可不今日就派上用场了吗。

    所以乐进心里也是叫苦不迭,但是还能有什么办法呢,谁让己方是一定要攻房陵的,是没有办法啊。

    -----------------------------------------------------

    比起乐进心中叫着苦,王平显然是比他轻松多了,同样,凉州军士卒和汉房陵的那些郡国兵,也都是比兖州军的压力要小。必须得承认的是,一般来说,攻城的肯定比守城更难。至少攻城的没有办法扔滚木檑石,更是不能往城头上去泼热油啊,所以优势肯定不在他们。再加上王平除了经验上略有欠缺之外,其他的他可是半点儿都不下乐进,甚至还要超过他。

    所以就造成了,他和城头的凉州军还有那些郡国兵,确实是比城下的乐进和兖州军士卒要轻松得多。所以别看王平是处于防御的一方,要面对着曹操兖州军大军的猛烈进攻,但是这第一日,乐进他们却真是没给他们带来什么太大的压力,这个倒是没错。

    不过即便如此,王平却也没敢去小看了兖州军还有乐进,毕竟真是“人的名儿,树的影儿”啊。你在天下提起来凉州军的王平王子均,根本就没几乎是什么人听说过。但是一说其人家兖州军的乐进乐文谦,那么确实是很多人都知道。而且兖州军士卒在战力上,更是仅次于凉州军士卒,并且连自己主公都得承认,在有些方面。人家确实是要超过己方的,这个没错。

    -----------------------------------------------------

    所以哪怕是如今己方占据优势,王平他这时候却依旧没怎么去大意轻敌,可以说其人绝对不是一个什么自大自狂的人,反而还是个很谨慎小心。脚踏实地,并且很稳重的这么一个。虽说他年纪比乐进要年轻一些,但是却绝对可以说,其人比乐进是更稳重,这个也不错。

    当然了,这个不是说乐进就是如此浮躁。但是他也确实是不如人家王平稳重。所以可以说在一些地方,王平是要超过其人的,比如说他比乐进稳重,再比如说,他武艺也是要超过乐进一些的,再比如说……

    王平此时是大喝道。“弟兄们,再把敌军打退一次,给我狠狠招呼着!!”

    乐进已经是不知道自己掉落云梯车几次了,反正肯定是不下三次啊,凉州军凶猛,在之前襄阳的时候就已经是经历过了,结果汉中这边儿的凉州军。依旧是如此强悍啊。

    可不是吗,在汉中的这些凉州军士卒,可以说一直都是没什么战事,所以有时也期盼着,能有些战事,好过过瘾,结果终于是让他们等来这个机会了。要说人家士卒,基本上都不希望敌军来大举攻城,但是凉州军士卒却是不甘寂寞,所以是真希望有人来进攻汉中。结果终于是心想事成了。

    所以他们当然是不会放过如此机会,可以说千载难逢也不为过。以前荆州有个刘表刘景升,可是其人也许有那个心,但却绝对没那个胆,所以对从来没敢踏进汉中半步。而其人时候。曹孟德带着兖州军大军来了荆州,结果拿下了襄阳后,便直接转道向西,直奔汉中而来,来到了房陵,这确实是让凉州军士卒比较高兴,因为难得有人来啊。

    -----------------------------------------------------

    其实人吧,也就是这样儿,如果说汉中经常被进攻,日日被进攻,那么绝对没有士卒愿意如此。哪怕是凉州军士卒,如此好战的士卒,他们也绝对不会希望如此。但是一直都多少年了,都没什么战事,而自己主公带兵都带着其他的凉州军士卒,所以在汉中的士卒,就没什么战斗的机会了,所以他们没有战斗的机会,也确实是心痒难耐,确实是寂寞不堪啊。

    所以可以说确实是曹操,确实是兖州军,乐进,他们所有人,成全了在汉中的凉州军。而汉中的凉州军,以前是汉中军,之后被马超占据了汉中之后,自然就都成了凉州军了。可从那儿之后,就没什么战事了,直到如今。

    于是被憋得不行的他们,终于是爆发了。所以别看此时房陵城头上,就只有五千的凉州军士卒,但是那爆发出来的力量却绝对不容小觑,至少兖州军士卒是感受得出来,乐进也是一样。房陵的凉州军士卒给他们的感觉,好像是比襄阳的那些凉州军士卒战力还要强悍,这个确实,可他们却没有想到,这是因为憋了很久的原因,所以才如此啊。

    -----------------------------------------------------

    此时在后观战的荀攸对自己主公说道,“主公,此时当鸣金!”

    说实话,就算是这时候没有荀攸提醒,曹操都知道该收兵了,毕竟他这还看不出来吗,所以都明白,此时不收兵,更待何时啊。

    所以他一摆手,下令道:“收兵!”

    “诺!”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乐进和兖州军士卒一听己方鸣金了,他们确实是如蒙大赦啊。说实话,肩负着如此压力,乐进他并不好受,兖州军士卒也是一样。谁能知道这个叫王平王子均的这么厉害,而且这汉中的凉州军士卒,好像还比襄阳的凉州军更为强悍、厉害,所以他们也都是头疼得很。

    所以这不一听己方鸣金了,他们可就轻松多了,知道自己主公也明白,这时候再不收兵,那么己方只能是越来越吃亏啊,所以是吧,早收兵早好。

    -----------------------------------------------------

    曹操的中军大帐中,曹操对着众人一笑,“各位觉得如何啊,我军细作之消息还是不错的。那王平王子均其人,果然不可小觑。而且汉中之凉州军士卒,却也并不一般啊!”

    众人都算是了解自己主公的性格,知道哪怕是面对如此强敌,他依旧是从来都无所畏惧,反而是心里高兴。确实是这样儿,对曹操来说,人生难得一个劲敌啊,而天下能当得上是他敌人的,他认为其实就是马超、刘备和孙策。但是如果真要说就一个的话,那就只要马超和他的凉州军,而没有别人。虽然刘备和孙策也是个人物,但是明显他们其实不如马超。

    至少在曹操看来,就是如此,所以在他看来,能有这么个对手,这么个敌人,绝对是好事儿,要不可真是高手寂寞了,人生不能是寂寞如雪,总得有几个对手,有几个敌人才行啊,要不可是要多没有意思。

    这就是曹操其人,哪怕他也确实是不喜欢麻烦,但是却绝对不怕麻烦,更何况,他是真心不想让自己变成天下无敌,没有什么对手,那样儿的话,他觉得是一点儿意义都没有了。

    -----------------------------------------------------

    众人一听,也都知道,自己主公所说,那都是一点儿没错的。

    乐进此时出言说道,“主公所言不错,那王平却非庸才,而汉中之凉州军士卒,确实也更为强悍。想来,也许是久未有战事的原因所以才如此啊,我军却是正好赶上了!”

    乐进说完,众人一听他说的,不少人也都是苦笑,可不是吗,让己方倒霉给赶上了啊。如果说之前己方是预料到房陵的城防不少,但是却没想凉州军士卒的问题,可今日己方攻城,众人在后这么一看,却是都明白了。敢情己方这是让人家终于是如愿以偿了,看看给城头凉州军士卒兴奋得样儿,就知道,己方可不就是如此吗,正好是撞上了啊。

    而此时曹操没大笑,却依旧是微笑着,就听他说道,“各位,汉中之凉州军能如此,那么其实是最好不过,毕竟要是遇到了名不副实的凉州军,那么我反而是要失望!可今日我却没有如此,而正因为有了如此强悍士卒,才能更加磨练我军士卒,难道各位觉得不是吗?”

    众人一听,自己主公所言确实是有道理,所谓是“强中更有强中手”,哪怕己方嘴上不承认己方士卒战力不如人家凉州军士卒,但是在心里,大家其实都跟明镜似的。不过己方士卒也算是遇强则强吧,绝对是后发制人,先头要是占据优势,那不是优势,之后能反败为胜,占据绝对优势,那才是真正的优势。

    -----------------------------------------------------

    这时候就听关羽说道,“曹公所言甚是,如今能有如此对手,那才更能让我军进步,要不总是遇到那些弱小对手,却绝对不会提升我军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