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免 费小说张既问道,"先生之意是?"

    阎圃摇了摇头,"太守糊涂啊,在下之意便是,就以区区房陵,能阻挡曹孟德之兖州军否?"

    张既想了想,他也是摇了摇头,不是自己"长他人之气,灭自己威风",而是事实摆在眼前,曹操带了那么些人马,而且手下文有程昱程仲德,荀攸荀公达武有关羽关云长,乐进乐文谦等人,房陵还真是要守不住啊

    看着自己太守摇头,阎圃则说道,"太守也知,房陵八成是要保不住,那么我军如今能做得……"

    张既看着阎圃,"虽然房陵要守不住,不过如今我们能为主公做的,便是尽量拖住兖州军,丢一个房陵,我军却丢得起,不过整个汉中,却不能丢!!"

    阎圃是赶紧点头,"不错,此正是圃想说!"

    -----------------------------------------------------

    聪明人不用多说,阎圃心里清楚,自己说到这儿,自己这太守也就明白了

    果然,此时的张既看着阎圃说道,"多谢先生,既已经是都明白了如此来说,既马上便派王子均去房陵,争取拖住兖州军一些时日!"

    阎圃捋着颔下的胡须,显得还是很满意的,对如今的己方来说,就是谁有能力就要派谁去,这是最基本的虽然王伉,庞柔,这都是元老的将领,但是如今却不是讲求人情的时候,所以……

    最后作为汉中的张既,拍板儿决定下来了命王平,即刻赶赴房陵,抵御兖州军结果给王平乐坏了,毕竟加入凉州军以来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大的事儿他觉得这是让自己大显身手的时候了虽然他也觉得,自己也许守不住房陵但是这个不重要,看着自己太守和军师的意思,当然能守得住最好,不过要真守不住只要能拖住曹孟德兖州军就行

    -----------------------------------------------------

    说实话,最后张既让王平去了房陵,这个可让王伉和庞柔两人有些不满了而庞柔是从阳平关直接就回来了,他和王伉两人是一起到了太守府,来找张既和阎圃,那意思得好好问问两人,为什么要让王平去

    说实话王伉和庞柔两人,心里也是承认,王平本事确实是比自己两人强但是却不得不说,其人的年纪在那儿呢他的经验却绝对是不如自己两人的所以两人是这个意思,要好好问一问,结果两人找到了张既和阎圃,这么一说来意后,张既是把两人给说了一顿

    张既的话很简单,就说如今大敌当前,已经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了作为汉中的一员,都应该是团结在一起,共抗敌军,而不是像此时这样儿

    要说自己为什么让王平去,还不就是因为其人的本事,所以自己和军师都相信他,能拖住曹孟德兖州军一些时日,所以就让他去了而你们两人,作为凉州军的元老,此时此刻却是不想着怎么对敌,却是一心想着去争这个守将,实在是太让自己失望了

    -----------------------------------------------------

    结果两人一听张既这么一说,他们就不再多言语了别看王伉和庞柔两人是凉州军元老人物,但是两人也有害怕的人,而除了主公马超之外,他们最为害怕的就是这个汉中太守,也一样是同为元老的张既张德容了

    要说张既不止是资历和两人一样久,而为凉州军所做的贡献,其实更要超过两人他能在汉中这么多年,为什么,不单单是自己主公信任他,更是因为其人的本事,其人的能力自己主公心里清楚,有张既在,基本上汉中就没大事哪怕丢了几个县,但是整个汉中郡却不会丢,所以张既是一直都留守在汉中,做这个汉中太守

    其实以张既的能力本事,当个州牧都很轻松,但是自己主公却一直都没让其人去做什么州牧,就是因为汉中需要他镇守,因为汉中这个地方太重要了是啊,这地方要是不重要,曹操就不会带着大军来了

    所以张既可以说对凉州军对自己主公,那确实是劳苦功老,一直就窝在这么个地方,却从来没什么怨言,任劳任怨连带着自己等人,也早都没什么脾气了是啊,张既比自己等人的本事可大多了,但人家都能在汉中待住,那么自己等人有什么不可以的

    -----------------------------------------------------

    而就因为这样儿,张既他们一直窝在汉中,所以根本就没什么战事,马超出征也不可能带着他们,至于说之前刘表还活着的时候,他可没那个魄力敢进攻荆州,"守户之犬"是名副其实

    所以如今曹操带大军前来,就让王伉还有庞柔两人是蠢蠢欲动,对他们来说,这绝对是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结果厚着脸皮是求了张既一次,结果张既是半点儿面子都没给他们于是两人不[,!]忿,就一起过来了,结果是让张既劈头盖脸,给两人说了一顿

    说完后,两人顿时是没电了,因为人家张既说得对,他娘的自己两人就知道为了自己两人的利益,可是好好想想,这却如何对得起自己主公啊

    所以两人此时却是满脸惭愧,都是很不意思再看着张既还有阎圃

    而张既觉得两人有意思,真的,之前是气势汹汹,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好像自己是犯了多大错误,然后让两人给抓住了呢可是再看看如今呢,两人却是鸦雀无声,然后是满脸惭愧啊,都是很不好意思

    -----------------------------------------------------

    张既看了眼阎圃,就见阎圃对他是微微点了点头,一切是都尽在不言中了

    所以此时就听张既说道,"二位,不知我之前所言,你们觉得……"

    结果还没等张既说完,王伉是赶紧说道,"太守所说甚是,之前却是在下的不是了!"

    张既心里还是满意的,王伉这个人,还算是挺老实的这么一个,所以基本上也是有什么就说什么,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所以他是比庞柔还快就认错服软了

    张既是赶紧对他说道,"王司马不必如此,你我同为主公同在主公帐下做事,理当是互相帮助才是,汉中之守御,却是少不得王司马出力啊!"

    王伉此时是看着张既,然后忙说道,"诺!一切谨遵太守之命,在下为了汉中,为我军,为主公,是万死不辞!!"

    张既一摆手,"只要王司马尽力就好,想来主公也不想看到王司马如此牺牲!"

    -----------------------------------------------------

    王伉这边儿是解决完了,张既是看向了庞柔,庞柔此时也正是看着张既,而他是有些尴尬

    你看之前自己和王伉一起来找张既和军师,结果两人刚说了两句,就被张既是一顿劈头盖脸地数落,关键是人家说得一点儿没错,倒是自己和王伉不懂事儿了,真的

    所以庞柔看着张既,他也是有些不好意思,还有些尴尬,不过该大丈夫当顶天立地,该去面对的东西,肯定是要面对的,所以庞柔也没退缩,也没去躲着什么

    他此时是对张既说道,"太守,之前在下所作所为,所说的话,却是有欠考虑,所以还请太守原谅!"

    张既一听,也是一笑,"和明这是哪里话,所谓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等同僚多年,也算是彼此了解而谁还没有个错误不是,所以此话是勿要再说!"

    说实话,张既和王伉还有庞柔,在敦煌的时候就相熟,交情都不错,一直到如今,都快二十年了,所以算是彼此了解吧不过更多的是张既更了解他们两人,而两人对张既的了解,还是不如他对他们两人的了解

    -----------------------------------------------------

    庞柔听了张既的话,也是笑了笑,没再多说毕竟都认识快二十年了,谁是什么样儿,确实都算是知道

    而此时的王伉和庞柔两人,对于之前的事儿,其实早已经是烟消云散了毕竟张既的话,说得确实不错,让王平去,也确实是比自己两人更为合适而自己两人身为元老,也确实不该是在此时如此作为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