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能吗,反正韩嵩没认为这个可能。 免 费小说他终究还是先入为主地去认识问题,当然了也确实,城门根本就不是那么容易,一个人就肯定能打得开的。不过人家的目标要不是城门呢,这个又如何?所以韩嵩虽然有些本事,但却还做不到是算无遗策,所以他终究还是不如周瑜,要中周公瑾之计啊。

    而韩嵩是让士卒把潘老二给吊了上来,之后便对潘老二说道,“好了,你以后就在城头上吧!”

    潘老二回道:“诺!一切都听太守的!”

    如今潘老二算是加入了荆州军,也是守卫郴县了,所以叫韩嵩太守更为贴切。而韩嵩闻言则点了点头,对潘老二一切还算是满意,随即他再次说道,“潘老二你先和我回府,我有话要问你!”

    “诺!”

    随即韩嵩就下了城头,回去了,而他在前面走,潘老二跟在他身后。不过韩嵩当然是看不到,在他向城下走去的时候,身后的潘老二的眼里一闪而过的精光。其实不光是他,应该说是谁也没有看到这个。

    -----------------------------------------------------

    潘老二跟着韩嵩回了太守府中,韩嵩是问了他不少关于江东军的事儿,而潘老二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反正在韩嵩看来,他是把他所知道的都告诉自己了。

    所以韩嵩自然是满意,最后对潘老二说道,“如今你能弃暗投明,确实是一件好事。在江东军中,岂有在我军更好?终有一日,你会明白,你绝对不会后悔今日的选择的!”

    潘老二闻言心说,如今我就已经是不后悔了。就凭你韩嵩韩德高如今这样儿,那是必然注定了要中我家公瑾先生之计的,哈哈哈!

    不过潘老二的想法,韩嵩肯定是不知道了。他还拿着潘老二当宝儿呢。心说,看看,如今连江东军的士卒都知道投靠我军了,这不就是个好现象吗,所以……

    而潘老二此时则是赶紧对韩嵩说道,“小的却是少不了太守的栽培!!”

    韩嵩笑着点了点头,“放心,只要你好好表现,那么定能升官发财,不在话下!”

    在韩嵩看来。所谓是“当兵吃饷,当兵吃饷”,当个兵,如今就是为了能在乱世中家中多点儿粮食,不至于是被饿死。所以自己用升官发财来诱/惑这潘老二。还愁他不乖乖就范吗?

    果然,潘老二很是配合地说道,“多谢太守,小的多谢太守了!”

    而韩嵩看到潘老二这副嘴脸,在他看来,这小士卒就该是如此的样子。

    “好了,没有其他事儿的话。你便去城头值守吧!”

    “诺!小的告退!”

    韩嵩闻言点了点头,然后对潘老二是摆了摆手。

    -----------------------------------------------------

    潘老二听了韩嵩的话后,是直接就去了城头。而到了城头,看守城门的守将,让潘老二是换上了荆州军士卒的衣物,毕竟都投奔己方了。怎么也不可能再让他穿着江东军士卒的衣物。

    而潘老二换完后,便拿着兵器,上了城头。

    他一上去,就有荆州军士卒和他搭讪,只听这士卒小声说道:“我说兄弟。你如今可是太守面前的红人儿啊,以后要是发达了,可别忘了弟兄我啊!”

    潘老二觉得有意思,毕竟自己可是刚来啊,不过这位倒是个自来熟,自己认识他吗?不过仔细一看,给自己吊上城头的人,好像就是有这位一个。

    潘老二是赶紧赔笑道,“好说,好说。不过兄弟,我这无非就是新投靠的,所以知道点儿江东军的一些东西,不过如今太守都已经是问过了,想来以后估计就得把我给忘了吧。”

    听了潘老二这话后,那士卒轻叹了口气,“兄弟说得也不无道理啊,不过兄弟你怎么说都是已经入了太守的眼了,这个倒是没错吧!”

    潘老二闻言,也只是笑了笑,没再多说。他也知道,所谓是言多必失啊,别看对方就是个荆州军的小士卒,但是越是这个时候越是遇到这样儿的小人物,自己越是不能大意了,毕竟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啊。

    -----------------------------------------------------

    韩嵩发现,江东军好像真是停战了,至少已经是两日都没有什么动静了,这不是停战了是什么。说实话,他可真是不希望停战。别看停战对他来说,好像也并不是没什么好处,应该说对他的好处能多些,但是即便如此,他却也绝对是不希望如此。

    此时在太守府中的他,是差士卒找来了看守城门的主将,“从那潘老二来到城头之后,他表现得如何,可有什么异常?”

    主将忙说道,“回太守的话,属下并未发现什么异常。那潘老二在城头上表现一直都是中规中矩,属下并未发现什么异常!”

    韩嵩闻言点了点头,“好,你先下去吧,如果其人有何异动,你便早些通知于我!”

    “诺!属下告退!”

    说完,主将便退了下去。而看着其人走后,韩嵩自言自语道,“看来自己还是多心了!那潘老二怎么看也不过就是个士卒罢了!”说完,是笑着摇了摇头。

    -----------------------------------------------------

    潘老二这两日的值守,他可是打听到了不少东西,尤其是对他来说最为有用的,他已经是知道了。不过他还知道,韩嵩是派人盯着他,所以一般来说,没机会的话,自己是绝对干不成公瑾先生交给自己的任务的。所以他也一直都在想办法,如何去做才好呢。

    而此时的江东军大营。孙策的中军大帐,就听他对众人说道,“如今文珪都已经去了有两日了,却不知此时事情进展得如何了?”

    周瑜一听自己主公的话。他是一笑,随即说道,“主公还是要相信文珪将军的,毕竟此事如果他要是做不成的话,那么我军帐下,可再没人能做成了!”

    孙策一听,其实想想也是,自己手下这些将领,就潘璋潘文珪一个人是不怎么像一个大将,倒是像个普通的士卒。所以当然是他去施计最为妥帖,并且潘璋其人的武艺头脑都不错,所以舍他其谁啊。就像公瑾所言,他潘文珪要是做不成这事儿,那么自己帐下可真就没人行了。

    -----------------------------------------------------

    那潘老二正是东郡潘璋潘文珪。就像孙策所想的,他帐下就这么一个人,是长得也不像什么大将,更像个小卒,气质什么的就更别说了。所以孙策的属下是一致认为,就让潘璋去施计,那么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主要是。你说扮个小卒吧,要是距离远了,还好说。但是要面对面的话,能不能骗过韩嵩,那可就不一定了。

    所以也只有潘璋这样儿的,貌不出众。掉人堆里就找不到的人,才适合去,要不别人,不管是长得有特点,还是说气质不同。那根本就是骗不过韩嵩。就这,让潘璋去,众人也都没觉得就是十成的把握,毕竟是什么事儿都可能发生啊。

    而此时的潘老二呢,应该说是潘璋了,他此时还在城头值守着,不过他已经打算好了,等晚上有人接替自己后,自己就趁机去办公瑾先生交给自己的任务,要不什么时候才能有更好的机会啊。

    其实今夜他觉得就是好机会,因为今日自己是值守一个白日,所以晚上有人接替自己,这不正好是给了自己足够时辰去办事儿吗,所以……

    -----------------------------------------------------

    到了晚上的戌时,正好是有人接替了潘璋,而潘璋可以去休息了,等明早辰时,才是自己再一次值守的时候,只是那个时候,要是没出意外的话,呵呵……

    潘璋下了城头,是先去了自己休息的地方,他是准备先休息会儿,毕竟这个时候要去行动的话,不光是人多的问题,并且人的防范还是不少的,所以肯定不是出手的大好机会。怎么也得等到子时之后,下半夜才行,如今上半夜,在他看来,其实还不算是太好的时候。

    子时一过,潘璋是起来了,悄悄换上了一身黑衣,就是夜行衣。然后是身揣匕首,就奔向了今夜的目的地,也是他要行动的地方,郴县仓!

    郴县仓就是郴县屯粮的地方,既然能叫仓,那么肯定屯粮不少,也确实是这样儿。至少整个郴县的粮食,是全靠它了。

    而这就是周瑜之计,让人去郴县,然后少了郴县仓的粮草,那么基本上己方就要不战而胜了。周瑜他们当然不会认为,韩嵩在没粮草或者缺少粮草的情况下,还能和己方相抗衡,粮草是大军的命脉,缺了那肯定是不行,傻子都知道。

    -----------------------------------------------------

    潘璋应该说是很顺利地就潜入了郴县仓,为什么说很顺利,因为荆州军士卒虽然有人再次守卫,并且还有巡视的士卒,但是说实话,他们那些守卫也实在是太大意了。这个时候,不少士卒都半睡不醒地在那值守着,而且说实话,他们也没人会想到有人敢来这地方烧粮,这开什么玩笑。

    反正从这些士卒看守的那一日起,他们就没见过有人敢到这儿来做什么,所以久而久之,他们已经算是大意得不行了。至少哪怕如今江东军就在城外,可这些士卒已经是没感觉有什么危机,毕竟在他们看来,江东军再厉害,那也不过是在城外,被太守给挡住了。而真要是他们大军进城了,那么到时候城池都丢了,就更别说一个小小的屯粮之地了。

    所以守卫的那些士卒真是没什么害怕,没什么小心的。在他们看来,江东军打不进来,那么自己这边儿就是平安无事。可江东军大军一进来,到时候城池都没了,谁还可能驻守在这地方管什么粮草啊。“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虽然士卒几乎是没人听过这话,但是这个道理,却几乎是人人都懂得的。

    -----------------------------------------------------

    潘璋此时是心中大笑,心说今夜就该先生之计成,之前还没刮风,但是到了亥时之后,居然是起风了,虽然不是说很大,但是放火的话,那是足够用了。到时候,风助火势,大火肯定是能烧起来,就凭借这些荆州军士卒,不是自己看不起他们,他们可是救不了的啊。哪怕能挽回些损失,但是到时候粮草能剩下一半,那都是最好的结果了。

    而潘璋想到此处后,就开始了他自己的放火大计,他当然是没带着放火的东西,所以都得现找。他好不容易找了灯油,还有火把,然后就开始纵火了。潘璋对放火虽然是没什么经验,但是他可不傻,而且周瑜教他,说让他怎么去做,结果他按照周瑜的方法,是没几下,就把郴县仓给点着了,结果这一下可是让守卫的士卒吓坏了。

    粮食最怕什么,还不就是火吗,所以不少士卒都大喊着,“走水了,走水了!”

    “快,灭火,快扑救……”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