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郭嘉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就是一笑,他心说,自己主公也不是万能的啊,他也会中了人家的计而不自知。 免 费小说[]其实如此才对,要不还不都成妖孽了。

    确实,马超没想到,黄盖不是让人来送诈降书的,但是却派人来自己这儿缓兵来了。他派使者来此,实则就是他黄公覆的缓兵之计。马超一时是没想明白,但是这却瞒不过郭嘉这个“鬼才”啊,所以在郭嘉看到了自己主公和人家聊得很是投缘的时候,就出言打断了,然后就把自己的想法和马超说了一下。

    结果马超知道了事实的真相,他还能干吗。他没把使者给轰出去,那其实就算是不错了。以他那个脾气,是强忍着这些。他也知道,自己要是太过无礼,那么第二日,估计全天下人就都知道了,扶风马超马孟起,对文士是无礼非常,那样儿的话,要失人心啊。而且很可能就影响到自己,也很可能就没多少人来投奔己方的凉州军了。

    所以像这样儿的赔本生意,马超是肯定不会主动去做的,实在是得不偿失,得不偿失啊——

    而从这么一件事儿上,马超也不难看出,其实自己还是得练啊。虽然自己认为自己本事还是有的,但是从今日这么一个浅显的缓兵之计,却也不难看出来。自己其实要学习的还是有很多的。

    并且自己也算是看出来了,自己这么多年来,就是太过顺利。所以把什么想得都挺简单。其实有些东西确实算是简单,但是更多的东西,却还是很复杂的,只是自己没怎么注意过。

    而此时郭嘉则说道:“主公今日一时不察,也算是情有可原。毕竟连嘉却也是料想不到,黄公覆其人居然会派使者来我军大营,来实施那缓兵之计啊!”

    说完。郭嘉还摇了摇头,心说这个江东军的老将黄盖黄公覆,倒是个不按照常理去做的这么一个人。如此人物,当是对其人小心提防才行啊。虽然一个小小的缓兵之计,郭嘉是一点儿都没怎么看在眼里。但是说实话,今日是个缓兵之计。那么明日再来几个别的。也确实是够己方瞧得了。

    别的不说,就看如今自己主公这状态,万一是要中计了呢,那么后果可……——

    其实说实话,郭嘉确实不怕黄盖使计,使诈什么的。对他来说,他还巴不得希望如此呢,毕竟真是高手寂寞啊。对于郭嘉这样儿的人来说。在荆州还没碰到一个真正的对手,他确实是有些无聊了。

    不过他确实是有所顾虑的。而他说顾虑的就是马超,自己这个如今已经是大汉的骠骑将军的主公。

    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因为自己主公的那个性格,他要真是大意不察之下,还不听人劝说的话,那么肯定就是要中计,而自己所担心的就是这个。至少以郭嘉对自己主公的了解,他认为,自己可不是什么时候说话,自己主公都能听的。今日能听,那么明日、后日呢……

    所以郭嘉对此还能不忧虑吗,而就在他想着这些的时候,就听马超说道,“奉孝之言不错,从今日来看,我却还是没能够小心啊!”

    郭嘉思绪被马超打算,而此时他则说道:“主公,这些还瞒不过嘉,所以以后就算是再有此类事件,嘉必能助主公一臂之力!”

    郭嘉的那意思,就算是你一时不察,我也肯定是能发觉,所以你应该能听我的最好。

    而马超一听,则是微微点了点头,“也是,如此就有劳奉孝了!”

    “嘉对此是义不容辞!!”

    郭嘉心说,如此,暂时来说还算好,不过到时候,谁知道了,反正希望是如此就好——

    这时候马超一笑,他也知道,自己很多时候,都得靠着郭嘉。毕竟自己帐下的两大谋士,贾诩,一自己是不敢用,二,新占据的州郡都要靠着他去调节各方的关系,所以贾诩对自己来说,他在政治上的水平,让自己是用得更多。

    所以平时自己出征都带着郭嘉,因为郭嘉可绝没贾诩那样儿,会想什么毒计去算计别人。而且郭嘉的谋略确实在当世还是首屈一指的,不一般,很了得,所以自己更多的时候,出兵打仗都是要靠着他才行。

    就像是今日,如果没他的提醒,虽然自己之后也能反应过来,但是说实话,肯定是没有郭嘉告诉自己来得快,这个确实一点儿都没错的不是。而他的意思,自己也都懂了,郭嘉无非就是说,以后让自己能多听他说的,毕竟自己能中一次计,就自然能中第二次、第三次……

    谁敢说一辈子都不中计,没有人,所以中了计也没什么,但是一样儿的计却不要中第二次,这样儿就好了——

    马超还没忘了要进兵蕲春,就因为黄盖他不是给自己整个缓兵之计吗,那么自己就是不让他得逞。本来今日自己就要进兵,结果被蕲春来的使者给耽误了。而郭嘉告诉了自己黄盖是缓兵之计后,自己更是坚定了要马上就出兵,进攻蕲春的意愿。

    所以他对大帐的守卫吩咐道,“来人!”

    “主公!”

    “擂鼓聚将,我要升帐点兵!!”

    “诺!”守卫是领命而退了出去。

    要说马超确实是有些火了,他黄盖要缓兵之计,那么自己就马上出兵,看看他还能如何。

    而一旁的郭嘉一看自己主公如此,他心里是暗自摇头。不过他此时却对自己主公说道:“主公想过没有,黄公覆既然在我军大营实施缓兵之计,那么他是去搬兵求救了,还是?”

    郭嘉之前的话其实还没说完,不过这时候说,他也没觉得太晚,反正他知道,自己主公还是能听得进去的就是了——

    马超闻言,眼眉一挑,“那么依奉孝之意是?黄公覆早已是派人去长沙搬兵求救去了?”

    马超自然不认为黄盖还没去,毕竟自己在西陵和程普战斗的时候,他就不相信黄盖不知道。至于说程普派没派人去求救,这个他不知道,但是如今听郭嘉这么一说,他黄盖既然能用缓兵之计,那么想来应该是派人去搬兵去了吧。

    郭嘉则是笑着摇了摇头,“非也!主公,嘉今敢断定,黄公覆绝对没有如此作为!!”

    马超疑惑地问道:“何以见得如此?”

    郭嘉则是笑道:“主公请想,那程普派没派人去向孙伯符求救,这个不一定。但是程普其人确实是逃走了,而且是向长沙方向,这个却是没有错的吧?”

    马超点头,“不错,正是如此啊。莫非奉孝之意是说?”

    “不错,主公仔细想一想,程普必然会尽早到孙伯符,然后告知西陵已经失守的消息。而蕲春如何,还用黄盖去派人说吗,所以就只看孙伯符最后他如何去做了!”

    马超听后,是不住点头,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自己怎么早就没想到呢——

    而这时候马超则问道,“那么依奉孝之意,我军是要防范着……”

    说着,马超指了指南面,也就是长沙的方向。结果他看到的只是郭嘉再次摇头,马超心说,难道不是防范孙策?

    郭嘉一笑,“主公占据了江夏的云杜和安陆后,是如何做的?”

    马超一想,心说难道是说?看来也只能是如此了,他点了点头,“奉孝之意,我今已知晓,看来我军却是不得不防啊!”

    郭嘉自然也是点头,江东军确实是不得不防,黄盖那几千人占蕲春,那不过就是癣疥之患罢了。而真正让己方头疼的,恐怕就是孙策的后手了。自己主公都知道从益州调兵来江夏,那么他孙伯符不知道从扬州调兵吗,所以郭嘉就敢确定,孙伯符一定从扬州了,或者是要从扬州调兵了。

    马超看向了东方,心说,不知道你孙伯符要把谁给召到江夏来帮兵助阵啊,希望不要让我太失望才好。马超当然不相信孙策派个饭桶来江夏,所以他知道,来得人绝对不一般。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