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曹操来说,他还真就没指望着第二日进攻襄阳,己方就能取得什么实质性进展。☆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毕竟要真是让己方占多便宜的话,那么那也真就不是天下闻名的凉州军了。所以一切确实也都是意料之中的,没什么意外的东西。

    确实,其实就是这样儿,要说两日就破了襄阳,或者是让己方占了什么大优势的话,那样儿曹操才会有所怀疑,觉得不正常了。因为真如此的话,那还是名闻天下的凉州军吗,那样儿的话,不知道要让多少人失望啊,难道不是吗。

    其实好好想想,人有时候好像就是这样儿,如果说凉州军比预想得弱的话,那么曹操肯定会大失所望,哪怕一下就能拿下襄阳城,他也觉得不会有什么太过高兴的。但是凉州军确实是很强,没让他失望,他却是开始担忧了,不得不如此啊,所以……

    -----------------------------------------------------

    看着带兵退回的乐进,情绪还算正常,没什么太大的失落。曹操心里明白,这也算是在乐进的所料之中,毕竟他带兵攻襄阳,就料到了如此情况,所以他暂时自然不会有什么低落的情绪。

    在中军大帐中,曹操看着自己一干属下的状态,他确实还是很满意的。毕竟有了如此状态,你才能更好去对敌,要不看着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儿的话。那还说什么去攻城啊。

    所以曹操对自己属下是没有吝啬夸奖,“各位能有如此状态,我心甚慰。我心甚慰啊!”

    而众人呢,是七嘴八舌,说了几句,无非就是讲了讲己方和凉州军各自的优势,各自的劣势,然后最后都说,有信心拿下襄阳。

    曹操此时是哈哈大笑。“好,好啊!各位能如此有信心,我自是不可能没有信心。我亦是相信各位。让我们一道,共破襄阳!!”

    “诺!一切必不负主公所托!”

    众人是异口同声,而曹操呢,依旧是他招牌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众人都明白。自己主公这确实是心里高兴,对己方还是很满意的,所以才如此啊。

    -----------------------------------------------------

    襄阳,臧霸和廖化此时正在一起聊着这两日的战事,就听臧霸说道:“元俭,这兖州军确实不愧为天下强军,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虽未敌对。但是却免不了臧霸他还是很欣赏兖州军的。如果不是因为是敌对关系的话,可能臧霸所夸奖得更多。但是因为关系的原因,他确实也不好多说。再说了说多了的话,确实也有“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意思,所以点到即止,臧霸还是知道的。

    而廖化听后,就是一笑,“宣高所说甚是,其实我亦是如此认为!所谓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甚闻名”啊,我军有对手了,正是兖州军!”

    臧霸听后,也是不住地点头。可不是吗,就是如此啊,有些东西还是要承认的,你不承认,事实也摆在眼前了。

    而臧霸是再次说道:“不过不管如何,主公既然把襄阳城交托与你我,虽然没说要死守住城池,但是为报主公大恩,我臧霸臧宣高,必是不会让曹孟德兖州军好过的,不知元俭觉得如何?”

    -----------------------------------------------------

    就说此时廖化听了臧霸的话后,随即一笑,“宣高却是有些小看了某,某虽不才,但是也愿与宣高一道,就算是死,亦是在所不辞!!”

    臧霸闻言,眼眉一挑,看着廖化那坚定的眼神,他却是明白了,不管怎么说,廖化也算是在凉州军中多年,虽然到如今,却一直都未真正去拜服自己主公,不过在心里,那就不知道如何了。今日一见,其人亦是能为己方“抛头颅,洒热血”的啊。

    “好,快哉,痛快!我军有元俭如此,何惧他兖州军?”

    廖化是哈哈大笑,“宣高不知,襄阳亦是某之家乡,所以算来,某却还是不希望城池落与曹孟德兖州军之手啊!”

    臧霸赶紧点头,这事儿他还真不知道,本来和廖化接触得就不多,他赶紧说道:“原来如此,难怪,难怪啊!怪不得元俭对襄阳城是如此之熟悉,怪不得主公要留下元俭,来镇守城池,如今看来,还有这么个原因在其中!”

    廖化闻言心说,这和自己主公留下自己好像没什么太大的原因吧,不过这话他也不可能去说,此时只能去说道:“宣高却是谬赞了,谬赞了啊!”

    -----------------------------------------------------

    对于兖州军来说,都是意料之中,他们没什么意外的东西。而对凉州军来说,对于臧霸和廖化来说,那么这两日那就更正常不过了。但是他们却也算是见识到了,兖州军的强悍,确实是“盛名之下无虚士”,没什么说的。而兖州军能有今日如此之名声,那也确实不是没有道理的啊。

    乐进是继续带兵进攻襄阳,而城头上毕竟是臧霸和廖化两人守御,所以相对来说,肯定是比一个人所承担得压力要小,这个是肯定的,要不两个人和一个人都一样儿的话,那么还留下两个人有什么大用啊。马超是不可能去做那种徒劳的事儿的,所以……

    兖州军是激烈地进攻着襄阳。而臧霸和廖化也在城头上是严防死守着。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兖州军确实是一日比一日进攻得激烈,也确实是让他们看到了不小的危机。可以说他们说担负的压力。确实是一日比一日大了,真要是如此下去的话,对己方来说,确实是没什么好处。

    当时太史慈守御襄阳,在己方那么强力攻击的情况下,他还能坚守数日,可以说两人是没太史慈那么大本事。但是对乐进的进攻,要守住几日的话,那却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

    至少虽然自己两人是不如太史慈。但是他乐进乐文谦,却也绝对不是马岱马伯瞻,所以……

    而己方肯定不是荆州军的士卒,而兖州军更不是己方的士卒不是。

    -----------------------------------------------------

    乐进带兵面对着名闻天下的凉州军。他依旧是无所畏惧。对他来说,确实也是难得一次和凉州军交手。毕竟不止是凉州军的人看出来自己主公的意思,同样儿,兖州军帐下的那些将领,也算是知道些自己主公的想法。

    所以能进攻襄阳,在此能和凉州军一战,对乐进来说,他也知道。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毕竟这种情况。不是你想说遇到就一定能遇到的,所以他还是很看重这次对襄阳的进攻的。

    而他虽然没在自己主公和同僚面前夸下海口,说几日几日就能破了襄阳。但是说实话,乐进作为带兵攻城的主将,他自然还是希望能早日攻破襄阳城为好。而这个倒不是他只想着立功封赏,其实这不过就是其中的一点而已。他更是希望能好好见识一下凉州军的强悍,也想看看己方和人家的差距到底是在哪儿。

    还是那话,尽管兖州军的将领,他们几乎都不会在嘴上承认什么,但是说实话,内心里却还是认为,己方比起凉州军,在战力上,还是要差上那么一点儿的。而这一点儿的差距,也许就能让己方望而却步,这也不是不可能的。所谓是取长补短,乐进自然是也想从凉州军这儿学到些什么有用的东西,那样儿的话,对己方可能是有所促进也不一定。

    -----------------------------------------------------

    不得不说,不难看出来,乐进其人,不单单是有自知之明,并且还是个知道去学习的人。其实想想也是,不知道去学习,那么何来更多更大的进步呢。其实不光是乐进,很多兖州军的将领,包括曹操本人,其实也都还是很谦虚的,知道去进步,所以兖州军能有如今的势力,确实不是偶然,那是必然的。它不是没有道理的,而是很有道理的,难道不是吗。

    所以兖州军能有进步,能有今日之成绩,确实是少不了他们的态度。可以说这是他们的一大优点,并且也不是天下所有的军队都具备的东西,所以兖州军也是越来越强,不断地进步着。

    乐进此时是背背环首刀,然后双手扶着云梯车,快速地向上攀登着。不过因为他是带兵攻城的主将,所以受到的招呼确实是最多的。其他的还差点儿,危险是有,但是却没那么严重。不过对于热油,依旧无论是武将还是士卒,都是最为头疼的东西。这不乐进是躲开了一次,但是他要知道,臧霸和那个廖化不会放过自己,结果第二次,他是躲不开了,只能是跳下了云梯。

    自己这就算是躲得快了,要是再慢点儿的话,那肯定是要受伤。而自己受伤是小,可关键是要耽误了己方耽误了主公的大计,那么自己可就有罪了。乐进可以受伤,但是却不能做兖州军的罪人啊,毕竟几乎是没人希望因为自己,让整个团队利益都受到损失,受到损害,至少乐进肯定是如此的,他就是这么个想法。

    -----------------------------------------------------

    看着被热油给逼退的乐进,臧霸嘴角是露出了一丝冷笑。心说,你乐进乐文谦虽然本事不错,这个自己也承认。但是如此又能如何,不还是要怕热油吗,并且还是让己方给逼退了。哈哈哈,纵使你再强,却也挡不住热油啊,你乐进对此还能如何?

    而在城下的乐进,稍微缓了一下。就再次登上了云梯。毕竟作为带兵攻城的主将,肯定是不能露出一点退缩的意思,哪怕就是无意的。那也不行。乐进带兵这么多年,和曹操征战天下那么多年,他自然知道在士卒面前,什么能做。而什么却不能做。要是这个他都不知道的话。那也真是白在兖州军带兵这么多年了。

    后面观战的曹操一看,在乐进被城头倾倒下的热油给逼退的时候,曹操心里也是一紧。对他来说乐进绝对是自己的心腹爱将,他要是受伤了,不只是自己要担心,还肯定是要影响己方的士气,影响己方的进度。不过还好,至少这热油是被他给躲开了。看样儿也没受到什么伤。如此就好,如此就好啊。

    曹操的想法自然是很清楚。对他来说,一个襄阳怎么能比得上自己的心腹爱将呢。所以要真是事不可为,那么他宁可是舍弃了襄阳,也不会让自己属下所有损伤。毕竟城池这次夺不下来,以后还有机会。但是自己手下大将要是身亡,那么还能活过来吗?

    不得不说,曹操作为这个“乱世之奸雄”,他当然看得很清楚。也是,要是看不清楚这个,那他也真就不是曹操曹孟德了不是。

    -----------------------------------------------------

    乐进是咬着牙,再次登上了云梯车,至于说为什么非要咬牙,这个就是他的习惯问题了,就似乎他下了决心,一定要登上襄阳城头。虽然不一定非要在今日如此,但是乐进咬牙,就代表了其人的态度,就是如此。

    臧霸是一直都盯着乐进,时刻都在注意着其人的一举一动,而当看到他再一次登上了云梯车的时候,他是再一次露出了笑容。

    此时他对着乐进方向一指,然后说道:“弟兄们,对着敌军主将,给我放!”

    结果随着臧霸的一声令下,滚木檑石,就都本着乐进去了。乐进听到了臧霸的大喊,也看到了这些东西,他心说,苦也!作为带兵攻城的主将,就得时刻都注意着敌军这些东西,要是一个不留神不注意被碰到了,虽然不至于就身死,但是肯定要受伤啊。毕竟人的血肉之躯,有几个能和木头石头相抗衡的啊!

    不过乐进是经验丰富,对他来说,滚木檑石自然是能躲开的,就是容易和困难的问题。还好对方扔下来的不算是太多,所以乐进还是躲了过去。

    -----------------------------------------------------

    臧霸看到乐进躲开了,他心说,你乐文谦躲开了正常,要是你躲不开,那可就不太对了。

    旁边有刚烧好的热油,臧霸对士卒吩咐,“给我对着敌军主将,倒下去!”

    “诺!”

    结果乐进是再一次迎来了滚烫非常的热油,他心说,这今日是上不去了,他是再一次跳下了云梯车。

    曹操旁边,也一样儿在观战的荀攸,此时说道:“主公,还是鸣金收兵吧!”

    荀攸自然也是看到乐进的窘迫,并且他也观察了自己主公一下,看到自己主公之前是微微皱眉,所以他就知道,自己主公其实心里是已经动摇了,有退兵的意思。但是说实话,他还是太了解曹操了,所以荀攸知道,自己主公今日轻易是不会去说退兵的,那么今日就让自己主动去提出来,那么这样儿就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结果果然,曹操一听荀攸所说,他点头说道:“公达所言,我亦是赞同!鸣金,收兵!”

    “诺!”

    士卒是赶紧鸣金,“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

    对于攻城受阻,并且遭遇到守御方激烈抵抗的攻城士卒来说。他们最希望的自然是攻破城池,那比什么都好。不过在更多时候,他们也知道。这不过就是个最为理想的状态罢了。不可能一下,就能破了对方守御的城池,所以更多受阻的时候,他们最希望的,就是撤退去休息,最想的就是听到己方鸣金的声音。

    结果,果然此时听到了己方鸣金的声音。对兖州军的士卒来说,他们一下就轻松了。是啊,是愿意在如此费力进攻。还没什么建树的时候,再继续硬着头皮往上上啊,兖州军士卒一样,也只是普通人罢了。

    而此时鸣金收兵。荀攸的建议还是挺对的。因为对兖州军士卒来说,他们已经是有了退意,所以该收兵就得收兵了,要不于军不利。

    乐进再一次带着士卒退了回来,而这次曹操对乐进说道:“文谦做得不错,辛苦了!”

    “主公,属下……”

    曹操是大笑着,打断了乐进的话。他此时一摆手,说道:“不必多言。咱们回营!”

    “诺!”

    -----------------------------------------------------

    在大帐中,曹操是简单说了一下今日的战事,着重说了己方的表现,曹操说得清楚,今日总体来说,他其实还是满意的。

    “望各位能再接再厉,争取早日拿下襄阳,此事还要靠文谦了!”

    乐进是赶紧说道,“诺!属下必不负主公所托!”

    曹操闻言,是笑着点了点头,“好,文谦做事,我放心。襄阳城,必将是我军囊中之物!”

    众人听后,也都是哈哈大笑。对他们来说,襄阳当然是要拿下来的,并且还要把这个时日是尽量去缩短,要不对己方可要不利得很啊。其实就别说是对己方了,对于其他诸侯来说,如今也不好在荆州某一城某一地拖得太久,那样儿对全军可真是没什么好处啊。

    曹操此时大笑,“好,看各位之神情状态,再问各位一句,对拿下襄阳,有信心否?”

    众人是齐声道:“有!”

    “好,壮哉快也!哈哈哈,哈哈哈哈!今有各位如此,我兖州军何愁破不得此襄阳城!”

    -----------------------------------------------------

    “杀!”

    “冲啊!”

    ……

    这是乐进带兵第四次进攻襄阳了,之前都是己方鸣金收兵而退,今日他想得清楚,倒是希望能攻破城池,最好再生擒活捉了凉州军在襄阳的主将,臧霸臧宣高和廖化廖元俭。不过他也知道,抓人家主将,比攻破城池都不容易,所以乐进对此也没抱太大太多的希望。并且如今连人家城头还没能上去呢,还指望着去生擒人家吗?这事儿让人知道了,估计都成笑话了。

    看着兖州军士卒在乐进的带领下,是气势汹汹而来,臧霸是哈哈大笑,“哈哈哈!乐进,兖州军,你们来得好啊。不让你们见识一下我军的厉害,你们还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说完后,他和廖化都对城头的凉州军守卒大喊道:“放箭,射!!”

    而此时城头上是箭如雨下,是直奔兖州军士卒而去。弓箭绝对是守城的利器,在冷兵器时代,就是如此。

    -----------------------------------------------------

    当乐进还没等臧霸让放箭呢,他看到了城头上凉州军的弓箭手,他就是一笑,心说,我今日是早有准备,你们休想得逞。

    随即他便大喝了一声道:“盾牌手,上!”

    结果兖州军的盾牌兵是挡在了最前面,为士卒是阻挡箭矢。毕竟是盾牌兵,所以自然是起到了不小的作用,虽然兖州军士卒还是有伤亡,但是那几乎就可以是忽略不计了。

    臧霸一看,笑道:“乐文谦你倒是早有准备啊!”

    随即他把手一抬。喊道:“弓箭手停止射箭!我倒是要看看他们今日能如何!”

    凉州军在令行禁止上,确实是有他们的一套。至少臧霸一抬手,说停止的时候。马上弓箭手就都停了,那速度叫一个快啊,就算是不懂行的人都看得出来,绝对是训练有素的士卒,绝对是啊,错不了。

    对于己方士卒如此,臧霸和廖化都是满意的。别人不知道。他们身为凉州军的将领还不知道吗。己方的陈到陈叔至,那就是练兵大家,而且连自己主公都是。并且臧霸也有两下。庞德也不错,所以己方的人马,那确实是训练有素,战力强悍。

    -----------------------------------------------------

    知道对方已经是停止射箭了。乐进微微一笑。大喊道:“弟兄们,给我继续冲锋,争取早日拿下襄阳城!”

    盾牌手后退,而兖州军其他士卒是推着云梯车,推着塞门刀车,就冲向了襄阳。

    对臧霸和廖化来说,攻城倒是真没什么稀奇的,但主要是这不是兖州军士卒来进攻的吗。所以他们早就知道,这个却是不同于其他的时候。所以两人是一直都没有懈怠过。毕竟对于兖州军,他们也不敢不小心谨慎。

    而今日是第四日,也是对方第四次攻城了,臧霸在城头大喊,“弟兄们,前三次敌军都被我军打退,今日你们说要如何?”

    “打退!打退……”

    臧霸心说,军心可用,今日兖州军依旧是要折戟襄阳城下了。

    “好,各位,今日便是再一次报效主公的时候了!都随我杀啊,击退来犯之敌!!”

    “杀……”

    -----------------------------------------------------

    带着兖州军士卒攻城的乐进,臧霸在城头的喊话,他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乐进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守御襄阳的,叫臧霸臧宣高的人,确实算个人才。并且三言两语,就能让凉州军士卒士气高涨,可以说在军中,那也绝对是有一号才行。要不你连个名儿都没有,谁知道你是谁啊,就更别说听你说了。

    但是凉州军士卒士气高涨又能如何,谁也阻挡不了己方前进的脚步,凉州军阻挡,那么就把他们灭了,荆州军阻挡,就把他们也灭了,就是如此,要不还能如何。

    乐进是第四次带兵攻向了襄阳城,对他来说,是义无反顾,在所不辞。生死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能不能带着士卒早日拿下襄阳。不过虽说他的想法挺好,但那也不过就是想法而已,实际的和理想,其实还是有差距的。

    看着带兵冲向了襄阳城的乐进,曹操是心里满意,这才是己方兖州军出来的将领。而且乐进也不愧为自己的心腹爱将,没给自己丢人,好,如此还何愁拿不下襄阳,能夺取不下吗。

    -----------------------------------------------------

    如果说乐进一点儿都没受前三日的影响,那根本就不可能。但是他多少是知道凉州军的强悍的,并且自己主公,还有同僚,都知道。所以哪怕乐进也确实是受了一些打击,但是却也不得不说,他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至少他可不像董袭那样儿,所以他调节得可以说是很好。

    再者说来,乐进其人的本事,也是要超过董袭的,这个也不用多说了。

    乐进是再一次遭受到了滚木檑石的狂轰滥炸,但是因为其人的经验,所以对他来说,还真是没什么太大的作用。毕竟那东西只是死物,而人可是活物。那些东西还能有人灵活吗,明显是不可能啊。

    至于对他最有威胁的还是热油,不过这次居然是让乐进躲开了两次,臧霸在城头上一看,心说如此下去,乐进乐文谦可就要登上城头了。

    在油还没有热透的时候,看着乐进已经快要到达云梯的最顶端了。臧霸直接就来到了乐进攀登的云梯处,他是要等着乐进接近,然后给他来这么一刀。

    -----------------------------------------------------

    乐进看到了过来的臧霸。他心说,你臧宣高这是要守株待兔啊。看来自己今日这又是上不去了,毕竟乐进不认为臧霸那么怂,他本人就在上面死守着,还能让自己上去?

    结果果然是不出所料,乐进刚接近城头,便被臧霸给打退了。毕竟他不占优势。而人家臧霸居高临下,他才占优势。并且还砸了好几块檑石,不过被乐进是堪堪给多了过去。

    乐进这次是被人家给打退了。而此时城头上的臧霸,让士卒把烧好了的热油,直接是都倒在了兖州军的云梯车上。

    随即他大声吩咐道:“点火,给我烧!”

    臧霸心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今日我把你们的云梯车都给烧了,我看你们还拿什么来攻城。不过臧霸心里也清楚,这也不过就是一时给他们增加点麻烦而已,不说根本就不可能把兖州军的攻城器械都给烧没,就算是都给烧没了,估计没两日,兖州军就又都打造好了一批新的攻城器械。

    毕竟那工匠都是随军带着的。至于木材那些东西,外面有的是。所以“活人还能让尿憋死”吗,不可能吧。

    -----------------------------------------------------

    乐进一看,自己的那云梯车被凉州军士卒给烧毁了,他心里确实是有气儿。不过战场之上吗,都是“无所不用其极”,你也别说我,是我也不说你,反正其实胜利了就好。至于乐进在军中这么多年了,他自然不会看不开这个。所以虽然是气愤,但也不过就是一闪而过,然后他就把自己给调节好了。

    臧霸看着被烧毁了的兖州军云梯车,他对着城下的乐进是哈哈大笑,“乐进,乐文谦,你觉得如何?我看你再从哪儿攻来,你在哪儿,我今日就烧哪儿!”

    臧霸的经验不错,他也算知道,乐进其实是生气了,但是却压下来了。所以他必须要把握住机会,让其人更加气愤才行,如此对己方大有好处,对他们兖州军却没什么好处。

    不过他还是小看了乐进,乐进确实是生气,而且听了臧霸喊完后,他更是生气。但是即便如此,也没有让他冲动,乐进此时依旧是保持了一个冷静的头脑,所以他当然知道,臧霸的用意,所以他当然就不会那么轻易中计的。

    所以他此时也对着城头大喊,“臧霸臧宣高,你如今已经对我军没办法了,只能是用烧毁我军器械来阻挡我军前进的步伐!但你要是如此想法,你可就是大错特错了,无论你们是多么强悍,却依旧不会是我军的对手,哈哈哈!”

    -----------------------------------------------------

    而城头上的臧霸这么一看,心说行啊,我倒是小看你乐进乐文谦了,行,不错。

    所以他依旧是大喊道:“好,乐文谦,既然你觉得你们有如此本事,那么就休逞口舌之利,来来来,登上城头,臧某与你大战三百回合,如何?”

    乐进是哈哈大笑,“好,正有此意,求之不得!某何惧你臧宣高,一切都奉陪到底!!”

    “好,臧某就在城头上等着你,你乐文谦要是有本事,便放马过来,看看我惧你否?”

    两人算是杠上了,对他们来说,不管是谁什么话,反正肯定是不能弱了己方的气势,要是让己方的士卒一看,那么可就真是要降低士气了。所以两人在嘴上都是不放过对方,而双方士卒一看,还算都不错。知道己方的主将,都不怕对方,所以自己等人还怕什么。

    -----------------------------------------------------

    乐进是再一次找了一架云梯车,直接就义无反顾地登了上去,他确实也真是想直接就登上城头,然后和臧霸大战三百回合。他认为自己武艺应该和臧霸差不多,所以谁能奈何得了谁也不知道。不过和对方大战的前提,还是自己能登上城头才行。不过乐进也知道,估计自己就算是登上了城头,臧霸也不会和自己如此,最后还是他们凉州军士卒合围自己罢了。

    最后也不知道是臧霸故意的,还是说乐进今日比较幸运,还真是让他给登上了城头。

    不过结果就是和他说预想得一样儿,刚上去,就被凉州军士卒合围,又给他打退了。

    乐进在城下还没忘了骂臧霸,“臧霸,臧宣高,你为何是不守信用?”

    说实话,在攻城战的时候,一般来说,确实几乎是没人没事儿闲的,在城头和城下,守城的主将和敌军攻城的主将这么喊话。但是双方是都各有各自的目的,所以就不能以常理来推之了。

    不过说白了,其实就是都想让己方占优势,而让对方劣势罢了,几乎都是如此。

    -----------------------------------------------------

    而城头的臧霸一听,就是哈哈大笑,“不错,乐文谦,臧某确实说要在城头与你大战三百回合,但是却没说不让弟兄们围攻于你,不知你还有何话说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臧霸看来,乐进是不可能不明白的,只是他这么说,是要影响己方而已。不过自己能轻易就中计吗,自己是早有所料,自然是对这些早有应对之策了。

    果然,就听乐进是冷哼了一声,“臧宣高,你既然如此,那么就休要怪某……”

    结果刚说到这儿,兖州军是再一次鸣金收兵了。

    臧霸是大笑,“不知乐将军你这是要如何呢?”

    乐进因为要带兵撤退,也只能是放下句狠话,“臧宣高,咱们来日方长,明日再见!”

    “哼!奉陪到底,臧某怕你不成?”

    而乐进说完,也带兵撤退了,城头上的臧霸见此,是和廖化都是一笑。

    -----------------------------------------------------

    本来曹操看着乐进登上了襄阳城头,他心里确实是挺高兴。结果没几下,乐进就被凉州军士卒给击退了,这不得不让曹操是提心吊胆了一回。怎么说乐进都是大将,是己方如今最为适合带兵攻城的将领,他要是出事儿,那么对己方来说,确实是个不小的打击。

    结果乐进被击退后,就在城下和臧霸两人开喊上了,曹操心说,文谦你可不是人家的对手啊。曹操还能不知道吗,乐进其人,带兵去攻城,去征战去打仗都行,但是去逞口舌之利,去做这口角之争,他确实还是差了些。

    所以曹操是赶紧当机立断,直接就让士卒是再次鸣金收兵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