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文聘应诺后,便打马奔向了临沅城。◇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

    而在城头的霍峻一看,今日怎么又来人了,不过不是刘备了,而是换了一个。离近看,他算是知道是谁了,这不是襄阳城的守将文聘文仲业吗?怎么来了?要说昨日刘备来了之后,说得莫名其妙的话,让霍峻是一头雾水,而之后他算是隐隐知道了点儿,知道可能是刘备之计。但是今日文聘到来,还是让霍峻有些不明所以,这,这也是刘玄德之计不成?

    -----------------------------------------------------

    就在霍峻还在疑惑着的时候,文聘却已经是打马到了临沅城下了。

    还没等霍峻问什么呢,文聘倒是先说话了,只听他大喊道:“仲邈兄,别来无恙啊?”

    霍峻一听,赶紧说道:“文仲业,你是来做什么?再往前,我可就要放箭了!”

    霍峻今日倒是学聪明了,不像昨日那样儿,知道是不能再让文聘靠近了。而文聘一听,他则是哈哈大笑,“仲邈兄,我是奉了我家主公之命而来,来此特来告知仲邈兄,还望仲邈兄不要忘了和我家主公的约定!”

    霍峻一听,心说自己什么时候和你家主公有约定了?他看文聘是拨马就要离开,他是赶紧喊道:“文仲业,你倒是把话说清楚了,我什么时候和你家主公有约定了?”

    文聘闻言,他是心里暗笑,而他是连忙说道:“哈哈,对,没错!仲邈兄和我方是什么都没有。之前在下不过玩笑耳,哈哈!仲邈兄,告辞了!”

    说完,文聘是拨马就撤退了,而霍峻还在城头上一头雾水呢。不过他却能感觉得出来,这还是刘备之计。但是说实话,对此,自己还能说什么?不能,嘴长在他文聘的身上,自己还能不让他去说?那么真要是如此的话。可能是越来越黑吧,反正是清者自清,自己就不相信,还能被刘玄德这么简单的计策所影响?

    -----------------------------------------------------

    文聘已经是退回本队,而刘备见到文聘回来后。他就是一笑,“好。仲业刚才。表现非常!想来那蔡瑁,是不会轻易相信霍仲邈的!”

    说完之后,众人是哈哈大笑,仿佛是看到了临沅城被攻破的样子。

    此时就听刘备说道:“周仓,裴元绍!”

    “末将在!”

    “末将在!”

    “命你等即可进攻临沅城,依计行事。不得有误!”

    “诺!”

    两人是齐声应诺,他们当然知道依计行事该怎么做,毕竟之前都是商议好了的。而且还说了好几次,所以自己和裴元绍自然是记得清清楚楚。知道该如何去做了。

    两人领命后,便带着士卒,直奔临沅。而刘备在后面看着,自言自语道:“今日这第二环,就看你们两人的了!”

    因为今日是两个关键,这第一自然就是文聘,而第二当然就是周仓和裴元绍了,还有个第三在后面……

    -----------------------------------------------------

    城头上的霍峻此时一看,刘备军居然是又来攻城了,他心说,真是太好了!

    虽然昨日他也听刘备说得清楚,是停战一日,但是说实话,霍峻还真是不怎么相信刘备,毕竟这事儿谁能说清,他说停战一日,就一定是一日吗。所以霍峻也确实是没指望着今日刘备能让人带兵再次攻城,毕竟这个都没准是什么时候。

    但是今日刘备是让属下再次带兵攻城,霍峻确实是心里高兴。至于之前刘备算计他的事儿,他早就给抛到脑后去了,对他来说,如今就是守城,那才是最为重要要紧的事儿,其他都没什么。对于霍峻这样儿的人来说,确实是如此,除了守城,其他的在他看来,都没什么重要的,确实是比不了。

    而看着奔向临沅城的刘备军士卒,霍峻双眼都放光,是,兴奋地不行。昨日他没守城,可是让他给憋坏了,不过今日好了,这不要什么就来什么吗。可惜他这个时候却还是不知道,这不过是刘备算计他的第二环而已。

    -----------------------------------------------------

    周仓和裴元绍两人是带兵进攻临沅城,而霍峻也是准备摆开阵势,迎接刘备军狂风暴雨般地进攻。而此时早已是有士卒,也就是蔡瑁的眼线,去太守府禀报他去了。

    蔡瑁此时是正在府中,就听士卒来报,“报将军,今日那霍峻又是……”

    蔡瑁一听,心里这火儿一下就上来了,他狠狠一拍桌案,“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诺!”

    士卒是应诺告退,知道如今将军正在起头上,谁惹上他,那就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士卒离开后,蔡瑁是咬牙切齿,自言自语道:“霍峻!霍仲邈!你欺我太甚,今日我定要……”

    刚说到这儿,蔡瑁转念又一想,这,这个不会是哪刘玄德之计吧?毕竟哪有在两军阵前,就直接这么去说的。按理来说,这事儿不都得秘密去说吗,可这……

    蔡瑁毕竟不傻,所以他自然是发现问题了。不过他又一想,那刘备刘玄德,可能用这么浅显而且还有明显破绽的计策吗?蔡瑁觉得是不能,但是这个事儿却又……

    -----------------------------------------------------

    如今蔡瑁所想的,和霍峻是没太大的关系了,毕竟这个不是他相信还是不相信霍峻的事儿。而在他看来,是霍峻到底通敌没通敌,是不是背叛了自己?要说是吧。这事儿破绽还不少,可要说不是呢,这事儿还确实是太蹊跷了啊。他就是觉得,这事儿实在是怪异,而由不得自己不去怀疑啊,毕竟是“小心驶得万年船”不是。

    蔡瑁在那是疑神疑鬼,而霍峻这边儿更是一头雾水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本来霍峻是做好了迎战的准备,经过之前和刘备军的对阵,霍峻也知道。是不能小看了敌军。所以刘备军昨日是休息了一日,那么己方昨日一样是休息了一日。结果今日再战,说实话,霍峻依然是有信心,把刘备军是再次打退。但是……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敌军这次攻城。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或者应该是,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雨点。因为当周仓和裴元绍带着士卒,摆开了攻城的架势后,己方自然也是准备迎战。结果他们倒也是等上了云梯车,而己方也正和他们交战。结果刚交上手,刘备军那边儿就鸣金收兵了,所以霍峻确实是给搞得是一头雾水的。

    他就不明白了,怎么这边刚交上手。刘备那边儿就鸣金收兵了呢。要说是刘备后方大营出了什么事儿?他不相信这个,但是要不是如此的话,这刘备一方的举动,该怎么去解释?

    霍峻突然发现,自己是越来越搞不清楚刘备他们到底是要做什么了。对他来说,他心里清楚,在你不了解对手用意的时候,那么可能距离你吃亏,也就不远了。霍峻确实是很相信这个,所以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可能就处在很危险的险境之中,可自己虽然能知道,但却不知道,这个危险到底是来自于哪儿。

    -----------------------------------------------------

    脑海里比较混乱的霍峻,此时正是疑惑地看着撤退了的刘备军,他是迟迟没什么反应。

    结果这个时候,文聘是又过来了,霍峻看到他后,是赶紧下令,“弓箭手,准备,放箭!”

    这声音可不小,连城下的文聘听得都是清清楚楚,只见他嘴角一抽,心说你霍峻不至于这样儿吧,怎么说之前你我恋人可都是荆州军的同僚了。当然了,如今是敌人,是敌对,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些文聘当然知道,所以就只是想了一下,就没再多寻思了。

    而见到弓箭手已经是听了霍峻的话放箭了,文聘是边躲着箭矢,一边对城头上的霍峻是大喊:“仲邈兄,这是我家主公,给你的亲笔书信!”

    说着,他是一箭,就射向了城头。而霍峻一看,虽然这箭不是本着他来的,但是他却也吃了下惊,毕竟这是兵器,会死人的,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结果射完这箭,文聘就直接是打马离开了,却是什么都没和霍峻说。

    -----------------------------------------------------

    霍峻看着已经跑远了的文聘,又看了眼落在城头上的箭矢,谁也不知道他此时在想着什么。

    有个士卒是拿起了文聘射来的那支箭,然后递给了霍峻,“将军!”

    霍峻接过箭矢后,刚想把上面帮着的信拆开来看,不过突然他觉得,自己却是不应该打开啊。为什么,因为这可是刘备的亲笔书信啊,刘备是什么人,那是己方的头号敌人,他给自己的亲笔书信,不用看都知道,无非就是劝降的话。可自己要是拆开看了,然后被蔡瑁逮住的话,那真就是“黄泥掉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啊”关键是如此的话,自己也得死了。

    所以霍峻是很聪明的选择了没有拆开刘备的亲笔信,他知道,只能是自己亲手把这个交给蔡瑁,如此才能正名自己清白。看看自己都没动过的东西,他刘玄德是写信来劝降自己,可自己却都是不屑一顾啊。所以如此,还不能证明自己吗。

    想到了就去做,霍峻在嘱咐了城头上的士卒几句后,他便拿着箭矢下了城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