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太史慈虽然还是在注意着黄忠,但是已经是走神了,而此时,多年的经验告诉他,不好,有人放冷箭!!

    这一下可把他给吓出了一身冷汗,太史慈是赶紧一侧身,他认为自己的速度是足够快了。只是可惜啊,他再快,也因为之前走神的原因慢了一步,箭是直接射中了其人的左胸还偏左的地方,太史慈一箭受伤,虽然不是什么生命危险的重伤,但是也不算什么轻伤。

    -----------------------------------------------------

    这一箭自然是黄忠射的,而这也是马超的用意。之前郭嘉说,要让黄忠去赚太史慈,不过众人其实都觉得可能性不大,毕竟破绽不少。可之后马超说,咱们“退而求其次”,虽然不能赚太史慈,但是至少能让其人受伤。而他襄阳的主将受伤,那么对我军可是大卫有利啊。

    所以之后,马超就和众人说了他改良的郭嘉的计,结果众人是一致通过。要说别人可能还不知道,但是马超能不知道吗,黄忠的箭法,那绝对是出神入化,在整个天下,那都是数一数二的。所以马超就认为,只要能接近襄阳城,而给太史慈来一冷箭,其人绝对是防不胜防。虽然没指望着一箭就杀死其人,但是肯定能让其人受伤,而对己方可是大为有利啊。

    如此,当黄忠骑马来到襄阳城下的时候,太史慈问他,他就赶紧是拿出了马超准备好的信,当然信是空的,什么都没有。如此做,其实就是为了麻痹太史慈,结果他果然是中计了。太史慈要是能够确定黄忠就是马超派来赚他的人的话,那么此时此刻。受伤的旧绝不会是太史慈了。而太史慈是千算万算,他却也没有想到,这个人来到襄阳城下,就是为了给自己一箭。

    -----------------------------------------------------

    黄忠在拿出信的时候,他的右脚,其实是正踩着他自己的弓箭,不过对此。是谁也没有发现。毕竟这个时候是晚上,而且哪有人去注意黄忠的脚下啊。多数人是都注意着他,不过都是看着他上半部分,所以……

    当黄忠拿出了书信后,太史慈大意了,然后他把信一扔。直接就拿起了弓箭,对着太史慈就是一箭。要说虽然不少士卒都看到了黄忠的一系列动作,但是却也不得不说,他的速度太快了,所以当士卒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的主将,太史慈都已经是中箭了。

    黄忠是什么人。箭法是什么水平,浸淫几十年,是不是天下第一,这个不知道,但是在这么些武将当中,至少如今在箭法上,却还是没有能超过他的。所以黄忠的一箭,他根本就没去瞄着。直接就奔着太史慈之前说话的方向去了。而且那位置找的,也是相当准,要是太史慈躲得慢点儿的话,这支箭绝对是能正中其人的左胸,这个要害部位。

    -----------------------------------------------------

    看到自己主将中箭了,士卒当然都明白了,这哪是自己主公派来送信的。这分明就是敌军的人。所以还没等太史慈说什么,这回刘备军士卒反应倒是够快,城头上是箭如雨下,都奔向了黄忠。

    不过黄忠是早有准备。他在射完一箭之后,便是拨马就跑。在他看来,自己那一箭,必然是射中了,要不不是这样儿。所以“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傻子才不走,不跑的话,那不就等着让人当靶子吗,最后估计自己就得成刺猬了。

    太史慈直接就把箭矢从自己左胸给拔了出来,说实话,那是特别特备疼。但是即便如此,在这些士卒面前,太史慈也没吱声。毕竟身为主将,必须要起到一个带头的作用,不能让他们觉得,自己这个主将,连这么点疼痛都忍受不了,如此的话,于军不利啊。

    拔出箭矢,就见鲜血是直往外流,而且周围的士卒看着,都知道,自己将军之一箭,中得是不浅。

    此时太史慈则看着城头上,撤退的黄忠,还有那些之前追击他的凉州军士卒,他就是气得不行。人家戏都演完了,自然是要撤退了,要不还能如何。而太史慈此时是不顾伤口疼痛,他直接是一拳就砸在了城墙上,结果是牵动伤口,是更加疼痛了。

    旁边的士卒见状,是赶紧说道:“将军,还请将军下城,去好好治伤,此处交给属下便可!”

    太史慈是自言自语道:“黄忠,老匹夫,我必杀你!”

    说实话,太史慈也征战天下十几年了,但是还真是第一次啊,吃这么大一个亏,所以他心里能甘心吗。自己好歹也算是天下闻名,可他黄忠是什么人,不过就是个看守城门的老卒罢了,能和名震天下的自己比吗。是,他也听魏延说过,其人的武艺高超,但是即便如此,也不能让太史慈咽下这口气。

    -----------------------------------------------------

    黄忠是讨了大便宜,直接就回了大帐,然后把情况和马超一说,马超说道:“好,汉升是立下了功劳一件,之后必将嘉奖!”

    黄忠是客气了几句,众人此时也都是祝贺。

    而此时马超说道:“伯瞻!”

    “末将在!”

    “命你带兵,连夜进攻襄阳,不得有误!”

    “诺!”

    众人都是双眼放光,他们算是知道了,如此大好机会,自己主公那能错过吗,所以……

    众人都是出了大帐,然后点兵,向襄阳城进发了。

    -----------------------------------------------------

    马超是再次出兵来到了襄阳城下。不过这次他是准备夜战了。

    而太史慈是刚处理完自己的伤口,就听士卒来报,“报将军,凉州军要趁夜攻城!”

    太史慈是心中冷笑,他们这哪是趁夜攻城啊。分明就是看自己受伤了,所以认为是有机可乘,所以马孟起便带着大军来了。不过想得倒好。但别看自己是受伤了没错,可襄阳城却也不是你们想破就能破得了的!

    虽然是如此想法,但却也不得不说,太史慈没有之前那么多信心了。毕竟他也知道,因为自己中了黄忠一箭,所以己方士卒的士气。那却是大不如前了。本来在己方士卒的眼里看来,自己虽说不是如何勇冠三军,但是却也算是有那么一号的人物,可是如今……

    不过太史慈也知道,如今是说什么都没用了,还是那话,所谓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从来都是这样儿。自己襄阳城内,还有好几千人马呢,还能怕了他凉州军不成?

    太史慈貌似又重拾信心,但实际是什么情况,就只有他自己最清楚。拿起了自己的兵器,他就向屋外走去,对他来说。定要守住襄阳,要不对不起自己主公对自己的信任,对不起自己主公的知遇之恩,更是对不起……

    -----------------------------------------------------

    来到了城头,距离远的时候,太史慈都听到了两方人马激烈地攻防战。别看是大晚上的,他可是听人说过不少。凉州军还是很喜欢夜战的。至少在这上面,人家说其军确实是比较有经验。毕竟经常去做得事儿,哪怕是再不熟悉,慢慢也得有不少经验了吧。

    太史慈是登上了城头。虽然是怕牵动伤口,他没有拿起兵器去参与战斗。但是其人只要在城头一战,就不得不说,是鼓舞了刘备军守卒的士气。别看太史慈是受伤了,但是除了是不能用兵器杀敌之外,其他的都没有问题,所以凉州军依旧是遭遇到了激烈的抵抗。

    太史慈此时是赶紧喊了两句,想让己方士卒是提起精神,然后提升些士气。还别说,他喊过之后,刘备军守卒的士气,确实提升了一些。

    城下的马岱听了太史慈所喊,他也是放开了嗓子喊道,“太史子义,你居然还活着,还没死?”

    太史慈一听马岱这话,他是火冒三丈啊。心说,我就中了一箭,就能那么轻易死了。你马岱要是如此的话,可能还不如自己呢。

    不过他还是没怎么表现出来自己如此,毕竟身为大将,太史慈就算是生气,你在表面上去看,也确实是看不到什么一二三四五出来。

    -----------------------------------------------------

    而这时候就听太史慈冲着城下喊道,“马岱,马伯瞻,休要逞口舌之利。咱们今夜就在襄阳大战一场,你带如何?”

    马岱闻言就是哈哈大笑,“好,正有此意。弟兄们,给我冲啊,今夜就拿下襄阳城!!”

    马岱心说,到底是谁怕谁啊,自己还能怕了你了。自己这边儿有着十万弟兄,你太史慈的襄阳城才几千人?就算是今夜不破了襄阳城,明日也必破。在马岱看来,天时和人和,那都在己方,所以己方要是不胜,那么还真就是没地方说理去了。

    而太史慈是右手紧紧握拳,在他看来,今夜自己就是大意所致,以致于自己中了人家一箭。当然这事儿太史慈没觉得什么,只是人家凉州就是为了这个,而且此时还是趁夜进攻襄阳了,他们肯定是早都商量好了,最后故意如此的。

    ★免费阅读万本小说手机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