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于自己主公的意思,众人可是再清楚不过了。自己主公虽然从来基本就没听他说过自己有什么错误,但是他今夜在大帐中,如此说众人,实在又何尝不是把自己也算在其中了呢。只是自己主公却不能说自己做得不对,做错了,这话他肯定是不会说出来的。但是那个意思,众人却都明白,就算是都心照不宣了吧。

    还是那话,其实谁都有责任,那么也包括自己主公在内了。哪怕说整个兖州军,就算是有一个人能发现或者感觉,要不就是想到异常之处,己方能早有所防备的话,也不至于是今夜这样儿。

    这不曹操刚说完话,众人也应诺了之后,打扫完战场的士卒就来禀报了,和曹操还有众人一说,今夜刘备军诸葛亮这么一次夜袭,己方这次损失了能有近千人,而对方损失得也就是一半多吧,比己方可少不少。

    而曹操听了之后,心里是不甘,但是他能说的却都说完了,所以这时候他也知道,多说无益。反正自己这一干属下,其实就算自己不说什么,就说发生了今夜这样儿的事儿,他们也觉得不会说是没心没肺,就这么过去的。那样儿的话,也就不是自己的兖州军了。而自己说几句就差不多了,其他的不用再多说。

    想到此处后,曹操对众人说了最后一句,“各位,今夜大家都劳累非常。全军休息一日,一日之后进攻新野,不得有误!!”

    众人可都听得出来,自己主公这的火气,而且语气是坚定不移,看那意思。要是不把新野给攻下来,是誓不罢休啊。不过众人也都是摩拳擦掌,可就等着去攻新野呢。但是还不能就这么直接进攻,毕竟今夜刚被敌军夜袭,所以休息一日后,再去进攻。

    而众人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是齐声应诺,“诺!”

    曹操这才摆了摆手,让众人都下去了。而他也得好好休息,不管是能不能睡着。至少得在榻上好好休息才行。要不自己这头风病,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容易再犯了。他觉得自己这两日都悬啊,毕竟让那个诸葛孔明是气得不行。不过还算好,自己还没犯病。

    -----------------------------------------------------

    诸葛亮先是让在鹊尾坡埋伏的三千人马,夜袭兖州军大营。然后再把新野的守卒派出,一起前后夹攻兖州军。就这么一下。确实是受到了还算是明显的效果。至少他们的伤亡,比起兖州军来,他们是少,而兖州军是多,所以这一战,可以说诸葛亮的想法确实是得以实现了。

    诸葛亮他没有休息。他可不是曹操,年纪那么大,而且还有毛病。至少如今诸葛亮年纪不是特别大,而且身体还不错。这就是比曹操强太多的地方了。

    当从新野城出去的己方士卒,撤回了新野后,诸葛亮也算是安心了。毕竟虽然他有很大的把握,此事能成。但是所谓战场之上,瞬息万变,你不知道会出现什么事儿。所以哪怕诸葛亮是很有把握,可他却也不敢就说,他一定能成功。

    而士卒回来后,向诸葛亮交差,诸葛亮是勉励了副将几句,毕竟如今新野可是没什么大将了,都是和自己主公去南郡了。不过缺兵少将,诸葛亮其实还不是那么怕,他最害怕的其实还是缺少粮草。不过还好,己方的粮草充足,至少一时是不会紧张就是了。

    -----------------------------------------------------

    刘备是亲笔些了封书信,这是给黄忠的。毕竟不管怎么说,哪怕是希望渺茫,但是自己却还是得派人一试才行啊,要不自己是不会死心的。还是那话,有希望总是比没有希望好啊。

    最后刘备把自己写的亲笔书信交给了徐庶,让他去安排,这事儿也肯定就得徐庶去办。毕竟刘备不可能什么事儿都亲力亲为,要不要这些属下都是干什么的。所以属下去做事儿,或者去安排什么,而作为上位者,只要好好管理这些属下就行了。

    徐庶拿了自己主公的信后,便从自己主公的大帐中退下了。他是最后一个离开了,毕竟自己主公留他是有事儿,要不也不会留下他。

    回了自己的大帐,他让士卒去请来了魏延,徐庶准备把这事儿交给魏延去做。一是魏延其人有些主见,随机应变的能力不错,而且能担当大事,这是徐庶这些时日所能看出来的。二就是,他和黄忠黄汉升其人还算是相熟,所以派去个熟人,怎么也比陌生人强吧。

    -----------------------------------------------------

    没一会儿,魏延便来到了徐庶的大帐。

    见到徐庶后,魏延赶紧施礼,“军师,不知元直先生找在下来此,是为了何事?”

    徐庶闻言一笑,“来,文长,快坐!”

    “多谢先生!”

    徐庶说道,“其实我之所以让你来,就是想托付你一件事。在我军之中,此事却非你不可!”

    魏延一听,心说是什么事儿还非自己不行?说实话,魏延还真没感觉如今有这样儿的事儿,但是听徐庶说……魏延是联想到了之前在自己主公大帐中说得那些,而且自己主公最后就留下了徐庶,所以,莫非就是黄忠之事不成?

    -----------------------------------------------------

    魏延此时说道,“先生之意是?莫非黄汉升之事乎?”

    徐庶是笑着点了点头,他就知道,魏延是聪明人,所以没两下,就都猜出来了,可不就是关于黄忠的事儿吗。

    “文长所言不错,正是如此!主公给我一封亲笔书信,就是说服黄汉升其人的,所以我遍观全军上下,如今能委以重任的,就只有文长一人了,不知文长觉得如何啊?”

    魏延心说,什么委以重任啊,说得好听,不就因为自己是那最合适的吗,还有什么?

    不过他却还是说道,“承蒙先生信任和看重,在下对此,自然是当仁不让!”

    “好,文长爽快,此时却非你不可啊!”

    然后徐庶给魏延说了,让他今夜便动身,然后悄悄靠近江陵城的西城门,把此信务必交到黄忠的手中。哪怕实在是不能交给他本人,可最后怎么也得转交到他的手中才行。

    而魏延是不住点头,“先生还请放心,此事在下一定办妥!”

    说实话,魏延确实是没对说服黄忠抱什么太大的希望。但是徐庶还算是看重自己,所以自己怎么也不可能推辞这事儿。所以自己哪怕明知道是失败,可也是义无反顾地要做这个事儿。

    “好,一切便拜托文长了!”

    “先生放心就是!”

    徐庶点点头,至少魏延做事,他确实是放心的,要不就不找他了。至于说黄忠看过信后会如何,那就和他还有魏延可都没有关系了。反正魏延只是负责把信送给黄忠,也就够了,其他的都不用去管。

    -----------------------------------------------------

    到了夜晚时分,天是刚黑下来,魏延就带着自己主公给黄忠的亲笔信出发了。

    其实就说如今刘备帐下的这些人,徐庶就不用说了,而无论是文丑、还是说周仓和裴元绍,说实话,可每一个能像魏延这么合适去送信的,所以徐庶他一下就想到了魏延,让他出马,至于别人,说实话,在有些方面上,确实是不如他啊。

    魏延动身了,从大营出去后,悄悄向江陵的西城门靠近。要说这个绝对不是什么轻松的事儿,他可是必须要小心翼翼的,从很远处,然后迂回往江陵的西城门靠近,他不只是要防备着西城门的守卒,北城门的守卒也是一样的。

    就这样儿,他是费了大劲,这才来到了江陵城西门的城门口处。要说这可绝对不轻松,他都差点儿是让人给发现了,不过魏延反应快,是直接就趴在了地上,然后躲过了士卒的视线。

    在江陵城西城门的城门口,魏延是对着城门小声地说着,“汉升兄,小弟拜访!”

    守城的士卒还真就听到了,不过黄忠这个时候却是没在,守城士卒一下就发现了魏延,“什么人,不许乱动,弓箭手,准备!”

    魏延一看,黄忠可能没在,所以他是苦笑着说道:“别,我是来找汉升兄的,所以还请通禀一下!”

    士卒一听,不管怎么说,看样儿真是认识自己的头儿。要说别看黄忠的官职不大,但是在士卒中,确实是很有威信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