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文聘此时心里确实是归心似箭,但是即便如此,他也提醒自己,千万别着急,千万不要在刘玄德面前面露急色才行。他心说,要是万一刘玄德突然一下变卦了,那么自己可真就别想出襄阳城了。虽然他也知道,这事儿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可不就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吗,万里还有个一呢,自己是不小心谨慎点儿绝对是不行。

    刘备虽然从表面上,确实是看不出文聘什么,但是他却也知道,文聘此时的心里是绝对不平静就是了。这就好比什么呢,就像是一个人,他本来对一件事没有抱什么希望,但是突然有一日,他发现,他所想的实现了,或者他想要的东西一下就突然得到了,再或者……

    发证就是诸如此类的情况,如今他文聘文仲业,其实就是如此啊。

    -----------------------------------------------------

    看着马上就要离开屋中的文聘,刘备笑着说了一句,“仲业,千万别忘了我之前的话!”

    就这么一句,可是把文聘给吓得不轻。他差点以为刘备是变卦了,不过还好,原来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儿。只是他让自己记得他之前说得那话,至于是那句,自己当然明白,不就是那句,说他军中是永远都欢迎自己来吗。

    刘备虽然看不到文聘的表情,但是看他的背影,确实也感觉得出来,刚才他的紧张。

    此时他是再次笑道:“仲业,我刘玄德其实那出尔反尔之人,你放心离开就是。士卒已经把你的战马兵器都准备好了,你出府之后便看得到!”

    文聘此时已经是出了屋子,不过刘备的话,他却是听了个清清楚楚。他心说,你刘玄德不是出尔反尔之人?也许吧,但是之前屋中除了你刘玄德还有你属下之外,就只有我了。所以就算你刘玄德是出尔反尔,但是天下人谁知道。就我自己知道,那有什么用?到时候别人只能是相信你,却绝对没几个人会相信我文聘文仲业的。

    要说文聘心里可都清楚。他出了府后,确实是看到了自己的战马和兵器。心说,刘玄德其人还算不错,至少把自己的战马和兵器都归还给自己来,只要自己除了襄阳城。那么充币便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了。自己要赶紧返回江陵。做好迎战准备。

    文聘的心里可是清楚着呢,刘备之前一直都让己方的士卒休息,如今自己走后,他肯定是要带兵去江陵的,所以自己自然也是要赶紧返还江陵,然后再作打算不迟!

    -----------------------------------------------------

    江陵。当蔡瑁听到有襄阳的荆州军跑来之后,他就一下坐不住了。是啊,在襄阳防御着的荆州军士卒,跑江陵做什么?之可能是一件事儿。那么便是襄阳失守了,丢了,被人给夺取了!

    说实话,蔡瑁他确实是有些不太相信,因为襄阳在荆州,那绝对算是坚城一座,但是即便如此,可却也还是没有挡住敌军的进攻啊。

    等他再把士卒叫来,这么一问。他是全明白了,自己就说,敌军是怎么破城的,原来是有魏延这个叛徒的帮忙,所以己方才被人攻破了城池,士卒狼狈逃回了。

    而且如今情况,可以说对己方不利啊。刘玄德带兵进了襄阳城,魏延投敌,而文聘是直接让人给生擒活捉了,不知道其人会是投降刘备,还是说能逃回来,或者是让刘备给放了?不过这事儿蔡瑁绝对几乎就是不可能啊,但是他却不知道,他说想得不可能,却是成为了可能。

    -----------------------------------------------------

    就在蔡瑁还在忧虑之中的时候,没过几日,又从襄阳回来了一批士卒。说是一批,其实就是几个人而已,但是蔡瑁却是绝对,他们可能是知道更多关于襄阳城的情况。这个就是蔡瑁的预感,他觉得他们可能是知道点儿什么。

    果然,蔡瑁是让士卒把他们几个都带了进来,见到既然后,蔡瑁是直接问道:“你们为何如此晚才赶回啊,要知道,人家可是早就回到了江陵城,可你们……”

    蔡瑁见士卒没有吱声的,他又说道:“你们到底因何如此?说!”

    说着,他一指其中的一个士卒问道,“既然都不说话,那么就你先来说吧!”

    -----------------------------------------------------

    而此时,那个被蔡瑁所指着的士卒一看,果然自己就是那最倒霉的一个啊,不过好在自己是早有准备,并且是做好了第一个被叫到的准备了。

    只听这个士卒说道:“回将军的话,当时城门被魏延给打开了之后,刘备军是趁机杀入进来。而等文将军被生擒后,我们几人也知道是不可恋战,所以准备逃走,只是,只是……”

    蔡瑁闻言就是一皱眉,用手一拍桌案,“可是,可是什么,快说,别吞吞吐吐的!”

    “诺!可是,当夜敌军势大,所以不少想要逃走的都被敌军所杀,而我们几人实在是害怕,所以便趁机向相反的方向逃走了。毕竟我们守御襄阳也好几年了,所以对襄阳,可以说还算是很熟悉,就这样儿,我们是躲过了敌军的搜捕,隐藏在了襄阳城中,直到前几日!”

    -----------------------------------------------------

    蔡瑁一听士卒所说,说实话,他是一下就相信了。毕竟这事儿能编出来,而且看其人说得还那么好。那么这事儿肯定是真的啊。说实话,凭借他们对襄阳城的了解,那么逃脱刘备军的追捕,这个绝对是很可能很可能的。

    只是蔡瑁知道,士卒绝对是还有话没有说出来,虽然那他便再次问道:“之后你们是如何从襄阳逃脱的?”

    士卒好像是知道,蔡瑁得这么问,所以他是直接就说道:“将军,就因为前几日刘备军的松懈疏忽,所以这才让我们几人有机可乘。然后偷偷逃回了江陵!”

    蔡瑁点头,他的想法很简单,刘备军查得再严,也绝对得有疏忽的时候,所以几个士卒便利用这个时机。偷偷从襄阳逃出来了!对,就应该是这样儿。绝对是错不了。

    -----------------------------------------------------

    不过这些确实也不是蔡瑁最为关心的。所以他这时候还是问了他最为关心的事儿,“不知你们在襄阳城那几日,是否听说了什么?”

    结果一听蔡瑁的话,那个之前一直说话的士卒,此时的表情倒是有些不太好意思。那意思太简单了,就是自己虽然在襄阳城待了几日。但是自己确实是不知道什么。当然了,这个就是骗骗蔡瑁罢了,他们都按照徐庶还有刘备交给他们的做着呢。

    结果这个士卒是摇了摇头,然后便冲着一个人说道:“老三。你说吧,有没有在襄阳城中,听到什么对我军有用或者是关乎我军的消息?”

    只见那个被士卒成为老三的人一笑,随即便对蔡瑁说道:“将军,小的确实是听到了一些东西!”

    蔡瑁眼眉一条,心说果然如此啊,他们是自己的福星,自己想要什么,他们就给自己拿出来什么了,这就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啊。

    -----------------------------------------------------

    蔡瑁问道:“不知你都听到了有何关于我军的消息?”

    那个叫老三的说道:“将军,小的可是听说,那个文聘文仲业,好像是已经投敌了!”

    蔡瑁一听,心说什么,你刘延出手投敌,自己没什么。但是怎么,如今连文聘也如此了?”

    说实话,蔡瑁确实是没有想到,文聘也投敌了。按照他对文聘的了解,这事儿如此的话,好像真不像他的作风,随即他便问道:“不知此事可是千真万确?”

    那个叫老三的士卒摇了摇头,“将军,这事儿不过就是小的道听途说罢了,至于真实与否,小的却也不敢担保啊!不过小的还有一事,要禀告将军!”

    “有话就说,不必吞吞吐吐的!”

    “诺!小的听人说,文仲业在襄阳,刘玄德是招待他招待得特别好。天天是设宴款待,一直都是如此,小的要告知将军的便是此事!”

    蔡瑁一听,他确实也是疑惑非常。你说文聘没投敌,但是却有士卒的见证,虽然说是道听途说,但所谓是“无风不起浪”啊,这里面肯定是有不少自己所不知道的事儿。而且刘玄德其人,是日日都设宴款待文聘,这个事儿也不得不重视一下。

    -----------------------------------------------------

    蔡瑁对几人说道:“你们几人先下去歇息吧,顺便再去领赏些赏钱,每人千钱!”

    几人一听,都连按对蔡瑁道谢,毕竟每人千钱,绝对不是什么小数目。这里蔡瑁所说的千钱,可以说就是说得五铢钱,所以几人听了之后,心里都是高兴。毕竟千钱对他们的诱惑,绝对不算少了。在荆州军当兵,粮饷才多少啊,所以士卒确实都是缺钱的人,这个没错。

    看着几人对自己是千恩万谢,蔡瑁是摆了摆手,然后几个士卒便告退了。至于蔡瑁,他是从头到尾也没有怀疑过这几个士卒什么。不是蔡瑁不小心,而是他真没有往那方面去想。对他来说。刘备能算计到自己这边儿吗,反正他是从来没有想过这儿事儿。因为在他看来,刘备还能算计到江陵的自己,这,怎么可能?

    蔡瑁当然不会知道,人家不只是算计他了,还包括文聘,也是一起的。或者其实应该说,文聘才是刘备一方的主要目的啊。但是蔡瑁却是什么都不知道,此时的他还在想着文聘投敌的事儿呢。在他看来。就算文聘如今还没投敌,但是怎说也是被刘备收买得差不多了吧。

    -----------------------------------------------------

    可惜蔡瑁还不知道,他正一步步走入徐庶所设置好的陷阱当中而不自知。

    要说这事儿,就是在襄阳,徐庶和刘备他们说得自己想得那个主意。其实他想得不算复杂。就是从荆州军的俘虏中,选择几个家眷在襄阳的。然后让他们去实施自己的计划。其实就是让他们说今日对蔡瑁说得这些。至于他们不说,那不可能,因为他们的家人已经被刘备军士卒给看管起来了。所以他们要想让家人都能平安无事,就只能是乖乖去做。

    而以蔡瑁那个脑袋,根本就没看穿这是个计。要是蒯良或者蒯越在这儿的话,他们两人也许能知道。可是蔡瑁,说实话,确实还是差远了。

    -----------------------------------------------------

    放走了几个荆州军士卒,刘备便听了徐庶的话。又特意放走了文聘。因为对刘备来说,与其这么去软禁文聘,还真就不如好好利用他一下。最后要是真成了,那么也许不只是文聘能归附自己,江陵也许还能被自己所夺取,这个也不一定啊。

    当然,最后如何,这个还是要看最后的结果,而刘备虽然有些着急,但是他确实没有显露出什么来。

    在文聘已经离开襄阳城的一日之后,刘备这才下令全军出发,奔向了江陵。刘备知道,也这才是要苦战才行,毕竟江陵那可是天下坚城,绝对不是一般般就能攻破的。哪怕有内应,也绝非是一下就能破得了城池的。

    -----------------------------------------------------

    文聘从襄阳城离开后,他确实是归心似箭,所以是一路上马不停蹄地就来到了江陵城外。

    结果还没等他进城,江陵城的荆州军士卒便把他给包围了,文聘一看,这欢迎也没有如此欢迎的吧。

    他对包围了他的士卒说道,“我乃文聘文仲业,你们这是要如何?”

    一个头目模样的士卒说道:“文将军,我们知道是文将军,不过此事乃是蔡将军亲自下令,所以将军也不要让我等为难啊!”

    文聘一听,他就明白了,感情蔡瑁是要对付自己啊。至于说为什么如此,还不就是因为自己被敌军所生擒,然后软禁,最后却安然无恙回来了,所以蔡瑁也是不得不怀疑。不过蔡瑁他是怎么知道自己要回来,莫非他会算这个?怎么可能?不过不管是什么情况,如今自己先把这个麻烦给解决了才行。

    -----------------------------------------------------

    看了眼围着他的士卒,文聘轻叹了口气,随即便地众人说道:“各位,不必动手,我和你们走一趟,去见蔡将军,如何?”

    士卒一看,文聘果然是识时务,所以他们也正好是不准备和文聘动手。不管怎么说,他们可都知道,文聘的本事,那绝对不是这些士卒就能生擒活捉的人。而如今他主动和自己等人离开,那还不是因为所有人都是荆州军的人,所以他才如此。

    不过如此最好,士卒可是真不想和文聘动手。不管怎么说,至少在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之前,可以说至少如今和文聘还都是自己人,同属荆州军。至于文聘,他确实也是如此想法,毕竟自己也是荆州军的,所以虽然这些人对他无礼,但是自己也不怪罪他们,要不他们确实是要倒大霉了。

    文聘此时心说,如今这事儿,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自己见到蔡瑁之后,就知道今日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不过如今来看,自己和蔡瑁都可能是让人给算计了。而如今在荆州,能有这个本事,并且还有这个动机的,那就只有徐庶徐元直了,所以这应该就是刘备的后手,对付自己和蔡瑁的手段啊。(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