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南阳,刘备是带兵直接赶赴了南郡的襄阳,如此对他来说,诸葛亮的话确实是比圣旨都好使。因为圣旨不能让他马上就变得更有势力,更有实力,能实现自己的理想。但是刘备却知道,诸葛亮还有徐庶就能,他不只是相信自己的眼光,还更相信这些时日他所看到的东西。

    刘备是带着文丑、太史慈、周仓、裴元绍再加上徐庶,五个人,去了襄阳。而诸葛亮还有简雍和孙乾,他们几个则留守在了新野,至少对如今的刘备来说,新野肯定是不能够轻易放弃的地方。而诸葛亮,他也是这么想的,新野不能放弃,至少如今还不能有失。

    而在刘备带兵离开之后,诸葛亮迎来了远到而来投奔自己主公的人。此人就是荆州南阳郡的人,姓陈名震字孝起。之前陈震乃是在袁绍冀州军帐下做事,但是不得不说,其他的眼光不错。从他见到刘备的时候,他就感觉出来,刘玄德其人,绝对是比自己更为明主的人。只是可惜啊,他遇到刘备的时候,自己早已是追随了袁本初,所以他和刘备算是相见恨晚。

    在刘备离开了河北之后,陈震就知道,刘玄德其人绝非是池中物,也许只要有机会,那么早晚都会是一飞冲天。而自己主公呢,说实话,他并不看好,他不认为袁绍会是曹操的对手。结果他感觉不错,冀州军之后是节节败退,最后连袁绍都身死在了甘陵城。

    袁绍时候,陈震知道,自己该是做出选择的时候了,要不归隐山林,要不就去追随自己主公的三个儿子其中之一。要不投靠曹孟德的兖州军或者马孟起的凉州军,再或者投靠其他诸侯也行。不过他是想来想去,还是刘玄德其人,才是自己所要追随的明主,而且听闻其人如今就在新野,南阳郡可是自己的老家,所以自己也正是时候回去看看了。

    就这样儿,在审配护着袁尚,带着冀州军人马从清河退向渤海的时候,陈震是趁机离开了冀州军。直接就奔向了南阳郡的新野。不过他运气不佳,刘备刚走,他就来了,所以根本就没能见到刘备。不过不得不说,诸葛亮还有简雍、孙乾他们几个。他们对陈震确实是以礼相待,对他他非常不错。礼遇有加。

    而诸葛亮虽然是不认识陈震。但是简雍、孙乾可都认识他,几人算是比较熟了,所以诸葛亮就算之前不认识,但是说几句话之后,他和陈震也比较熟了。而陈震对诸葛亮,显然也比较佩服。虽然诸葛亮算是年轻,但是其人绝对是个大才,自己是比不上人家啊。

    诸葛亮也问了陈震一些冀州的战事,不过陈震离开的时候。凉州军还有兖州军还没什么动作呢,所以他也不知道其后的事儿。就只是知道,自己主公身死之后,然后审配带着冀州军撤退,就这些。而诸葛亮虽然没从陈震口中得知自己最想要的消息,但是如此也算是不错了,至少一些细节部分,那根本就不是探马斥候所能查探到的东西。

    -----------------------------------------------------

    而刘备呢,他则是带着五万人马,来到了襄阳城外。而这五万人马,对他来说,那可确实是不少了。就这,那都是诸葛亮和众人费了不少力,这才拉出来这么多人的。而他就准备用这五万人马拿下荆州,当然这确实是不小的压力,毕竟荆州的人马,步卒、骑兵加上水军,都超过二十万了,所以……

    要说他来得可正是时候,当他之前就快到襄阳的时候,就已经传来了刘表病逝的消息。当然刘表是早病逝了,只是传到了襄阳的时候,怎么也得耽误些时日,所以刘备快到的时候,他才收到具体的消息。

    不过让他气愤的是,蔡瑁是拿出了刘表的亲笔遗书,最后写到,让次子刘琮继承自己的一切。刘备用脚趾头都能相出来,这还不就是蔡氏和蔡瑁他们搞出来的吗。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只是还依照诸葛亮所说,打出刘琦的旗号,让嫡长子继位,支持刘琦为荆州之主,然后是带兵直奔襄阳。

    要说刘备为什么没打出自己的旗号,说刘表把荆州牧之位给他了呢。这个当然是不可能如此的了,虽然刘表是亲口说了这些,但是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刘表说过这些,而且如今他人都没了,这不就是死无对证了。刘备他手中虽然是有州牧的印信,但是说实话,这个时候,那些东西,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

    只要你一拿出来,蔡瑁他们就能说你是窃取的,所以你还能如何。关键是你根本就没有什么证据表明,你的州牧印信是刘表亲手交给你的,所以这个事儿根本就是不好办了。

    所以诸葛亮给刘备出得主意就是,只要一听到刘表身死的消息,那么就打出刘琦的旗号出来。至于刘琦那边儿,刘备和诸葛亮早和他沟通好了,一直新野和他江夏那边儿都有书信往来,所以刘备早和刘琦约定好了。只要事情有变,那么自己就要借用他的旗号来做事,而刘琦自然也是同意了。不管怎么说,自己这个叔父和诸葛亮曾经都帮过自己的大忙。

    而且说实话,自己宁可让荆州归自己那叔父,也不想让蔡瑁拱手送人,尤其是曹操曹孟德,所以自己宁可是被利用,自己也认了,只要最后荆州不落入到蔡瑁还有曹孟德手中就行。这其实就是刘琦的想法,因为他可知道,自己父亲这辈子最狠的就是蔡瑁,然后也看不上曹操其人,哪怕是马超,自己父亲都没有那么厌恶。

    所以,就这样儿,刘备打出了刘琦的旗号,向襄阳进兵。

    -----------------------------------------------------

    其实刘备也知道,用五万人马。想拿下荆州,可能是比较困难,但是如今自己就只能拿出这么些人马来,所以只能是如此,没有别的办法了。这个时候,己方就要靠着徐庶,这个谋士来出谋划策了,他知道,如今的自己和之前最大的不同,其实就是有了真正的军师。所以怎么说,也比之前要强,这个自己是绝对相信的,就是如此。

    刘备的大军驻扎在了襄阳城外,而如今驻守在襄阳城的正是之前被刘表从新野召回来的大将文聘。文聘相比较而言。他确实算是比较年轻的将领了,因为他如今还没到而立之年。但是虽然年纪不是很大。但是却不得不承认。其人的经验,在荆州军来说,绝对是首屈一指的。这点荆州军从上到下,几乎人人都承认的。而且看刘表之前让其人驻守在新野,就知道了。

    如果说文聘要是没什么本事,刘表可能让其人去驻守在新野吗。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文聘他绝对不属于蔡瑁一方的人,如果要真算起来的话,其实他是刘表的人。虽然不能说是心腹,但绝对不是蔡瑁一方的。而算是比较忠心刘表吧,毕竟刘表才是荆州牧,他才是主公。

    -----------------------------------------------------

    文聘看着城外刘备的人马,他心里也是暗自点头。因为刘备军中有高人啊,看着营盘布置,就绝对不是一般武将所能布置出来的。攻守皆可,进可进是退可退。如果你去偷营劫寨,那么很好,对方只要用少数人马,就能盯住你,可能你会无功而返,甚至中了人家的计。

    而此时的刘备,正在中军大帐和徐庶还有太史慈他们相商下一步己方要如何去做。至于说在座的文丑、周仓还有裴元绍,说实话,刘备根本就没指望他们三个能想到什么。毕竟这三个人说白了,其实都是勇将,而几乎就是没什么谋略,所以根本也指望不上他们什么。

    此时就听刘备问道:“元直,不知如今我军,当如何施为啊?”

    徐庶一笑,“主公,听闻文聘此人,不是那蔡瑁的人,而其人对刘景升算是比较忠心,所以不知我军是不是可以从这方面入手?”

    刘备闻言是点了点头,他也不得不承认,徐庶所说,确实是很有道理的。就连自己都知道,文聘绝对是少有的,不属于蔡瑁一党的人,而且还算是比较忠心与刘表。但是即便如此,自己就能轻易说服其人开成归降吗?不是自己对此没有信心,只是这信心到底是从何而来啊?反正自己确实真是看不到,不过徐庶既然如此说,想必应该是有办法吧。

    -----------------------------------------------------

    这时候的刘备,在听了徐庶的话后,他想了一会儿,然后这才说道:“不知元直之意是?莫非要说服文聘文仲业其人?”

    在刘备看来,虽然在新野,自己确实和文聘是有过一面之缘,而且当时两人相处得还不错,但是那也只不过就是不错而已,还能代表什么。他文聘文仲业,那是看着自己是个人物,所以就起了结交之心,但是不能因为人家看得起你,你就觉得人家就一定能投靠于你吧。刘备还没觉得自己有那么大魅力,能让人如此。要自己真有那本事的话,也不至于今日如此了。

    看看如今自己属下的人,一共才多少个,其实就用两个手掌都能数过来了。不过当然了,这个确实和自己没什么势力、实力有关,这个也没错。想自己要是有曹孟德或者马孟起那么大的势力的话,那么自己手下的人,绝对不会比他们两人少就是了,这点自己还是相信的,而且也有信心。

    -----------------------------------------------------

    而徐庶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他先是笑着点了点头,不过又笑着摇了摇头。

    这一下就把刘备给整得是一头雾水的,是啊,这元直先点头,然后又摇头。这是为何啊,他确实是没有想明白。

    “不知元直如此,这是何意?”

    “主公,其实此事,并不一定非要如此。文聘其人……只要……”

    听了徐庶所说,刘备这回是彻底没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儿,自己想得还是太简单了,至少徐庶想得可比自己复杂,而且又考虑得多得多。至少自己就只想到了文聘如何如何。可是却忘了,当初诸葛孔明为何要如此施为,这回自己算是明白了,当初孔明所作所为,也许就会在如今起到应有的作用。

    刘备是不住点头。最后徐庶说完之后,他便一怕桌案。“好。我看一切就依元直所言!”

    徐庶则说道:“主公,此事事不宜迟,所以还望主公能早些施为!”

    “不错,我看此事就教与子义吧!子义,你看如何?”

    “诺!主公但有所命,属下定当遵从!”

    刘备是满意地点了点头。虽然文丑的武艺更高一些,但是他还是把此事交与太史慈去做了。毕竟太史慈可是追随他十几年了,可以说是资历最老的一个,所以这事儿刘备第一个就想到了他。

    -----------------------------------------------------

    文聘望着刘备军的大营。是好久才算是回过神来,看也看完了,今日对方明显是不会进攻,所以他也不会一直在襄阳城头上,所以他准备回去了。

    临走之前,他对城头的一员将领说道:“文长,城头便先交与你了,一切小心为上!”

    “诺!文将军放心就是!”

    文聘点了点头,他心里倒是有些感叹。要是在荆州军中,此人的武艺绝对是数一数二的,比自己还高,只是可惜了,其人因为不是蔡瑁一系,所以就只能在襄阳守御城门罢了。

    看着走下城头的文聘,被文聘称作是文长的将领,此时他心里是特别不爽,也特别不服。此乃也是荆州人,乃是义阳人,姓魏名延字文长。其人仪表堂堂,是面如重枣,目若朗星,其实其人的相貌倒是有些像关羽关云长。不过只是有些地方相像罢了,其实一看,还是知道,他们是两个人的。

    说实话,魏延觉得自己是怀才不遇。首先说自己的武艺,可以说自己武艺在荆州军中,绝对是能派上第二的,而第一自己还当不上,因为有人武艺比自己还高。再说本事,自己不是自夸,自己的本事在荆州军中,那更是数一数二的。就说从城头下去的那个文聘吧,至少自己认为,自己就比他强。但是如今是什么情况,如今人家是主将,而自己就是个看守城门的罢了。

    所以魏延他是不甘心,是特别不甘心。对他来说,自己要是没什么本事的话,那如此,能当上个守御城门的,那自己也认了,是吧,还有什么不知足的。不过文聘本事还不如自己呢,但是他就因为比自己在荆州军多待了很多年,所以他是襄阳城的主将,而自己就只是个看守城门的,所以对此,自己还能甘心吗,自己觉得,只要是个人,他像自己这情况,他也不会甘心。

    -----------------------------------------------------

    要说魏延如今的想法就是如此,不过在他看来,自己的机会应该来了。为什么这么说,就是因为刘备刘玄德大军围困了襄阳城,所以自己的机会这不就来了吗。

    刘玄德是什么人,那是大汉皇叔,是汉室宗亲。虽然如今在天下诸侯中,势力实力都不是很强,但是这个没关系,因为自己相信,自己不会看错,其人绝对不是池中物,早晚必能一飞冲天,只是一直都没什么机会罢了。不过如今刘表身死,这,这不就是一个大好机会吗。只要其人能把握住,那么荆州也许就会成为其人的囊中之物了。

    魏延又想起了,当自己最不甘心的时候,却是收到了刘备还有其军师诸葛亮的亲笔书信,而且还让士卒从新野给自己带来了不少的财物。说实话,魏延生活得并不怎么好,别看是个守御城门的,但是那粮饷却是不够他花销的,所以刘备让士卒带来的财物对他来说,无异于是雪中送炭,所以他确实是心里感念刘备和诸葛亮的好。

    所以他也一直都想着,自己是什么时候能报答他们,所以这不……(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