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曹仁虽然是想得不少,但是他却还是没有一个好办法能破得了乐成,于是就这样,三日的时间是转眼就过去了。

    总停战肯定也不是办法,所以曹仁是再次让兖州军进攻乐成,结果依旧是再一次无功而返。大军撤退回营之后,他收到了从清河传来的最新战报,袁本初病逝,己方夺取甘陵!

    这绝对是个大消息,可以说在天下都是一个重大消息。袁绍是什么人,他不只是朝廷的大将军、北方四州的霸主,更是冀州军的领袖人物。还是那句话,如果袁绍活着,哪怕他是重病在榻上都起不来了,但是对冀州军来说,最多也不过就是打击到了他们的士气。但是袁绍如今却一下病逝了,可以说给冀州军的打击是空前的,至少比他们没有粮草了还要严重。

    毕竟袁绍是冀州军的领袖人物,哪怕冀州军如今阵亡了那么多将领,逃走、投降了不少的将领,而且伤亡了那么多士卒,但是如今却依旧是坚守着冀州仅存的几个郡县。说白了,还是因为有袁绍,这个主公在。而如今袁绍不在了,士卒如果知道了,估计都不知道要做什么了,毕竟自己主公身死,这个绝对不是什么小打击,哪怕袁绍和冀州军士卒的关系并不如何。

    -----------------------------------------------------

    这个消息对曹仁来说,可说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真是如此。本来他正想着,怎么才能破了乐成,结果这真是“有福之人不用忙,无福之人跑断肠”啊。这不一下就来了破敌的机会吗。

    对曹仁来说,如今这就是“风水轮流转”啊,今日到我家。可不是吗,所谓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之前自己停战的时候,乐成城内的冀州军守卒,听了辛评的话,可把己方士卒还有自己还有这些将领给骂坏了。之后自己是不得不再次让士卒进攻乐成,不过如今好了。只要自己把袁本初身死的消息,告知乐成的冀州军士卒,那么他们士气基本就不会再有了。

    曹仁是为了报复,也是为了破敌,就让己方士卒在乐成城下大喊。袁本初死了,袁本初死在甘陵了!

    要说兖州军士卒可憋坏了。之前被冀州军士卒把十八代祖宗都给骂遍了。这回可算是还回去了。当然了,他们也都知道,自己大帅所说的这个消息是真的,袁本初病逝在了甘陵,只是可惜乐成的冀州军士卒如今还不知道呢。

    -----------------------------------------------------

    冀州军士卒虽然是不知道具体消息,但是却听得出来。感觉兖州军士卒所喊不像是假的,于是有人就特意去问了辛评。

    “先生,城外兖州军所喊,不知是否有其事?”

    辛评当然是早都听到了兖州军的士卒所喊。不过他却没当回事,毕竟他如今还没收到这个消息,所以他认为是曹仁为了报复己方,然后为了让己方士卒的士气下降,所以才出了这么个主意。

    所以他一听手下士卒所问,他就不屑地冷哼了一声,“哼!不必理会他们,他们无非是欺骗我军耳,想让我军无心战事!不过如意算盘打得好,可惜我军会轻易中计吗?”

    士卒一听,原来如此,看先生这样儿,也不像是主公身死。毕竟先生对主公的忠心,几乎所有人都是知道的,所以要真是主公出了事儿,那么先生绝对不会是如此表情,如此语气。

    可就在士卒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就听有其他士卒前来禀报,“报先生,有我军快马求见!”

    辛评一听,他心里是咯噔了一下,一听到有己方冀州军的快马来见,他就觉得,八成是没什么好事儿。

    “快请!”

    “诺!”

    -----------------------------------------------------

    没一会儿,快马就上来了,一见辛评,是失声痛哭,“先生啊……”

    辛评一看,心说完了,他也不是看不见,快马是戴着孝呢,能让冀州军快马都戴孝的,那只可能是自己主公没了。

    辛评缓缓呼出了一口气,“主,公,如,如何了?”

    “先生,主公病逝在了甘陵!如今清河为曹孟德和马孟起所夺,审配先生和众将护送三公子离开了清河,退向了渤海!”

    辛评一听,把眼睛缓缓闭上,止不住地留下了眼泪。要说自己主公,确实缺点不少,但是对自己,对辛家,确实还是不错的。只是可惜啊,这么早就离开了,大业为成便撒手人寰了。辛评都不用多想,自己主公那三个儿子,还不如自己主公的本事呢。所以连自己主公活着都不是曹孟德兖州军还有马孟起凉州军的对手,就更别说是他的三个儿子了。

    缓了一会儿后,辛评这才再次问道:“不知主公最后,可有何遗言?”

    快马回道:“回先生,主公临终前,让审军师和众将保护三公子离开清河,并且要求,不让三公子参与争雄天下之事,让审军师带他归隐山林,然后主公便离去了!”

    辛评是缓缓点了点头,心说,看来自己主公也明白这个。就凭袁谭还有袁熙、袁尚,肯定是抵挡不住曹孟德兖州军和马孟起凉州军的,只是主公偏爱袁显甫这个小儿子,所以让审配带着他归隐山林,至于其他两个儿子,他都不管了。

    想到这儿,辛评是对着东南方,也就是清河的方向拜到,“主公放心。属下定保得三公子无恙,以此来报答主公知遇之恩!”

    说着,眼泪是直接便流了下来,然后辛评对士卒说道:“传我军令,乐成城所有冀州军士卒,全军挂孝,然后撤退!”

    “诺!”

    -----------------------------------------------------

    所谓是“纸里包不住火”,而且快马在这儿都说了,并且来乐成的时候,不知道多少士卒都看到了其身上戴孝。所以不可能能瞒住自己主公身死之事。并且连兖州军曹仁他们都知道了,所以自己就算是去隐瞒,士卒只能是更加怀疑,所以辛评是当断则断,直接就通报全军。让所有冀州军士卒戴孝,然后从乐成撤退。

    他心里比谁都清楚。一旦己方冀州军士卒知道了自己主公病逝的消息。一旦是确认了,那么乐成的冀州军士卒就不会再有什么战心了。所以与其让人攻破城池,让己方士卒伤亡巨大,那么还不如早点撤退为好。审配不是带着三公子去了渤海吗,那么自己也去渤海,不管怎么说。一定要保护三公子无恙,也算自己对得起已经病逝的主公了。

    乐成的反应确实是迅速的,这边儿辛评传下军令,那边士卒马上便都得知了消息。然后照做了。自己主公真是病逝在了乐成,说实话,很多冀州军士卒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的事件给整懵了,真的,哪怕袁绍和冀州军士卒的关系并不怎么样。但是他终究是冀州军的领袖,而且冀州军士卒的粮饷都从哪儿来,还不是袁绍的吗,所以哪怕关系不好,但却还是有些士卒流下了眼泪,就因为自己主公真的病逝了。

    -----------------------------------------------------

    乐成这边儿的动静,马上就有探马禀报给了曹仁,不过曹仁却还是按兵不动。

    对他来说,他算是想清楚了辛评的想法,他就知道,辛评得知了袁绍身死的消息后,要带兵撤退。但是自己能做的,不是去攻城,更不是要去阻截或者攻击他们。自己要做的,其实就是在他们撤退之后,然后占据乐成。

    至于说为什么不直接攻城或者去阻截追击冀州军,这个曹仁就是有他自己的打算了。对他来说,能不费一兵一卒,就占据乐成,其实这就比什么都强。哪怕这时候让己方士卒攻城,虽然是能拿下乐成,但是己方士卒却还是会有伤亡的。至于说冀州军撤退后,自己带兵去追击,这个也不行。谁知道时候辛评有没有什么埋伏,要是埋伏几千弓箭手,那么己方就不好办了。虽然曹仁也觉得冀州军士卒没什么战心了,但是却不得不防啊,毕竟还是小心为上。

    “传我军令,继续对着乐成喊,其他的不用去管!”

    “诺!”

    对于曹仁来说,他还是走小心谨慎的路线。毕竟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大意不是。要是不小心的话,谁知道什么时候可能就阴沟里翻船了,这也不是没可能的。如今袁本初身死的消息,辛评他们也已经知道了。对己方的好处就是,他要带兵撤退,然后乐成就被己方所占,如此就可以,其他的,反正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吧。

    其实曹仁对袁绍病逝,也感慨了不少,毕竟袁绍的年纪也不过就比自己主公大几岁而已。而当他把这个消息告知了张郃的时候,张郃也是不胜唏嘘。怎么说,当初袁绍也是自己主公,想当年,袁绍夺冀州、之后灭公孙、然后占据北方四州的时候,那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不过如今再来看,曾经的冀州之主,北方霸主,却已经是病逝好几日了。

    -----------------------------------------------------

    “报先生,我军业已集合完毕!”

    全军戴孝,然后集合完毕之后,有士卒来向辛评禀报,而此时他也已经收拾完毕。

    “传我军令,全军撤出乐成,向东,渤海郡进发!”

    “诺!”

    辛评也带兵撤向了渤海郡,而曹仁想得还真对,虽然他也知道如今己方士卒是没什么战心了,但是他却也让弓箭手断后,埋伏曹仁。如果曹仁不来追便罢,要是来了,多少能让曹仁吃点儿亏。不要认为没有什么战心的士卒就一点儿都不能打仗了,其实射个箭还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就别所是士卒了。(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