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刘备不是盲目信任诸葛亮和徐庶,只是一种感觉,如果连趁乱都拿不下一个荆州,那么刘备就绝对司马徽说的就是夸大了。但是司马徽会如此吗,明显是不会。在刘备看来,司马徽只能把“卧龙”还有“凤雏”的本事说得小,可却也不会说得大就是了,因为其人不是那种人,刘备还是很相信自己的眼光的,这几十年都靠着自己的一双眼睛,办成了不少事儿。

    刘表一听刘备这话,什么有新野驻兵就知足了?这话你刘玄德自己相信吗,当年陶恭祖是怎么把徐州给你了,真是他主动让给你的?其实那也就骗骗无知的老百姓而已,天下诸侯几个不知道你刘玄德的,虽然传言确实是陶恭祖三让徐州,但是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刘玄德不比谁都清楚啊。

    刘表认识陶谦,就不是那么特别熟。但是年轻的时候却也知道,陶谦陶恭祖其人,绝对不是易与之辈,也不是什么善茬。但是就这样儿的一个人,最后都被刘备给逼得把徐州给他了,所以刘备要是没点儿本事,可能吗。所以如今他嘴上说知足,但是这事儿自己可能相信吗?

    刘表对此自然是不相信的,但是他却也不会逼着刘备说什么,因为这个没有用。其实说实话,刘表确实不想把荆州给刘备,但是如今这个情况,这个形势,他还是能看清楚的。所以对刘表来说,荆州在刘备手,确实也是比在谁的手里都好。

    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就是,自己这个荆州牧也不过只有一半的权利,而且在荆州的势力,可以说绝对是不如蔡氏。这点是肯定没错的。自己一旦身死在江陵,那么就算自己把位置传给自己大儿子刘琦,但是他根本就保不住什么。最后还得被蔡瑁他们追杀,所以自己州牧之位。肯定是不能给刘琦就是了。

    那么不给刘琦,给刘琮?那也不行,因为刘琮虽然不错,但是年纪还是不够,并且他要是继位,那注定就是和傀儡一样了,所以自己能传位给他吗。如果他真当上了这荆州之主。那么整个荆州的大权可都跑到蔡瑁那儿去了,然后,可想而知,最后他肯定是要投靠曹孟德。自己经营十多年的荆州可就拱手让人,为别人做嫁衣了。

    所以与其那样儿的话,还不如就给他刘玄德。至少不管怎么说,刘玄德他也是陛下所承认的汉室宗亲,而且不像是自己。是个“守户之犬”,早就没有什么雄心壮志了。刘备虽然是已到不惑之年,但是却依旧没少了雄心壮志,依旧敢和曹孟德马孟起这些天下英雄人物一较长短,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他比自己强。所以如果他能入主荆州,那么也许就能守住荆州。

    还有一点,也是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刘表这十年让蔡瑁实在是被逼得不行,他也不敢和蔡瑁死掐,所以他把希望就寄托在刘备身上了。他知道,只要刘备能入主荆州,那么必然是要和蔡瑁死磕的,而他是看好刘备,而蔡瑁最后要是败亡了,自己就算是死也瞑目了。

    -----------------------------------------------------

    所以刘表还真是想让刘备入主荆州,尽管这是他万般无奈才做出的决定,但是确实是真事儿。不过刘备却一点儿也没表现出什么异常来,这对刘表来说,其实也算是在情理之中的。毕竟刘备这个人绝对算是个能隐忍之辈,要不也不可能在曹孟德的许都待了那么久,曹操最后都对他没什么防范了,不就是因为刘备能忍住吗,所以其人可以说确实是天下枭雄人物啊。

    “唉,为兄最后还是那句,还请贤弟看在汉室的面儿上,能接手荆州,要不为兄,为兄真是死不瞑目啊!”

    刘备从刘表这句话倒是能感觉出来,刘表好像真是想让自己入主荆州。不过到底是为了什么,刘备也想不清楚。毕竟有很多种可能让刘表如此,也许是为了他大儿子,也许是为了能对付蔡瑁,也许是要对付曹操,其实一切都有可能,只是自己却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而且刘备也知道,刘表是绝对不会和自己说他心底想法的就是了,而他自然也不会问什么。

    刘备一听,他是赶紧对刘表说道:“景升兄这是说得哪里话,备来荆州投靠景升兄,乃是因为你我同为汉室宗亲!景升兄不必多言,如此之话,让我刘玄德有何面目去见天下人!不知情者还以为我刘玄德觊觎荆州才来此,景升兄切不可如此说!”

    刘表是心中冷笑,心说你刘玄德还不觊觎荆州?无论是凉州军马孟起,还是兖州军曹孟德,没有一个不觊觎我荆州的,你刘玄德又如何,还不也是如此。想当年你在陶恭祖的面前也说过如此的话吧,可最后结果如何,徐州还不是成了你刘玄德的了,徐州牧不还是你刘玄德。

    -----------------------------------------------------

    这时候刘表虽然是在心里冷笑,还有鄙视甚至暗骂刘备,但是表面上,他却是半点儿都没有表现出来。两人可都是演技派的人,所以算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材”,什么情况,彼此都知道,无非就是心照不宣了。要都说明白了,那可就没有意思了,就这样儿才有意思不是。

    刘表是哈哈大笑,因为身体虚弱,所以笑了两声就忍不住一直咳嗽,等他咳完了,他这才说道:“让贤弟见笑了!”

    刘备摆了摆手,他心说,你刘景升,就这病不是假的,剩下的话,基本上八成都是假的。

    “无妨,无妨。景升兄有话就说吧,小弟是洗耳恭听!”

    “好,贤弟,其实有一件事一直都困扰着为兄。”

    “景升兄请讲!”

    “就是关于你两个侄子的事儿,如果说贤弟亦是有如此两个儿子,那么贤弟会让谁来继承你的一切呢?”

    当然刘表这话就是让谁来继承你最重要的东西,就是这个意思。虽然刘备现在好像什么都没有,但是其实不是,至少刘备有官职,有名声,有兵有将,这个可都有啊。

    -----------------------------------------------------

    刘备一听,怎么刘表又把话给扯到这上来了?之前还说不把大位传给两个儿子,要让自己接手荆州,结果这又问了这么个问题。当然对刘备来说,刘表问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对这个该如何回答。稍微想了一下,刘备就知道要怎么去说了。

    “景升兄,自古都是嫡长子继承,所以要是备的话,自然也是嫡子!”

    刘表一听,他是心里冷笑,心说刘玄德啊刘玄德,这是你自己找的,可不能怪我啊。

    刘表点点头,“原来贤弟也是如此想法,只是,贤弟当知,之前为兄都说了,长子琦却是当不得重任啊,反而是次子琮年少聪颖,可为大事!”

    刘备一听,摇了摇头,“景升兄,自古废长立幼乃是撒之道。更何况……”

    刘表一见刘备不说了,他心说,到了这么关键的时候,你刘玄德怎么不说了,看来还得自己逼你一下才行,“玄德之意莫非是?”

    刘备慎重地点了点头,“不错,正是蔡氏!”

    刘表心中暗笑,心说刘玄德啊,这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贤弟之意,我已明白,贤弟今金玉良言,为兄定当是深深牢记!”

    刘备一笑,“景升兄谬赞了!”

    刘备还不知道呢,刘表其实他已经把他给卖了,有心算无心,他还是没能逃过刘表的小算计。当然了,他就算知道,也最多少说几句,但是结果却也都改变不了什么,毕竟有些事儿,其实早就已经是注定了。

    -----------------------------------------------------

    之后刘表和刘备两人是又闲聊了几句,然后刘备就告辞了,毕竟刘表如今是病重,所以也不好是过多打扰他。

    “景升兄,小弟这便告辞了!”

    刘表点点头,“好吧,之前为兄所说,还请贤弟多考虑考虑,为兄所说都作数!”

    刘备赶紧说道:“景升兄不必再多说,备这便告辞了!”

    “玄德不在江陵多住几日?”

    “不了,新野事务繁忙,备却不得不即刻返回!”

    刘表闻言心说,这话你自己信吗?你想赶紧回去倒是真的,但是新野可没有那么多事儿啊,再说也不可能非得你去处理不可吧。

    不过刘表今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自然是不会去挽留刘备什么,所以只好是点点头,“也好,为兄让机伯送送你!”

    之后刘表叫来了伊籍,然后代替他把刘备送走了。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