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邺城守城的冀州军士卒确实是没有想到啊,怎么平时兖州军从来是不在夜晚攻城,但是今夜怎么回事儿,居然是在夜晚攻城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人家都打到家门口了,冀州军的士卒是不得不反击啊。

    寂静的夜里,就听到战鼓声、号角声不断,然后还夹杂着双方士卒的喊杀声。

    -----------------------------------------------------

    尹楷这几日是特别劳累,兖州军确实是没有己方人马多,但是那战力强啊,所以和他们战了这么些时日,确实是让自己累得不行。

    他这时候没睡,就是半睡不睡的样儿,一直都是如此,就怕是邺城有变,所以一般来说,他晚上是绝对休息不好的,更多的时候,只能是白日多休息一下了。

    此时他就听到擂鼓声和号角声震天,他一下就醒来了,心说不好,兖州军今夜这是趁夜攻城,来夜袭邺城来了。

    正好,此时有士卒来报,“报将军,兖州军此时正在大举攻城!”

    “知道了,我马上就到!”

    说着,尹楷是拿着兵器,就出去了。对他来说,不管兖州军是在白日攻城,还是夜晚攻城,自己都从来不惧他们。因为自己有那么些弟兄,所以会怕他们什么?就这样,他是义无反顾地拿着兵器,就奔向了城头,可惜啊,他却没有想太多,为何平时兖州军从来没有夜里攻城过,但是今夜就来了呢?所以尹楷没多想什么。今夜就是注定了他要殒命在邺城。

    -----------------------------------------------------

    乐进今夜是拼了老命了,真的,他知道。因为今夜这个进会是千载难逢,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所以要是再不抓住如此的大好时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破了邺城啊。

    “弟兄们,冲啊,破邺城就在今夜,杀啊!!”

    兖州军士卒也是拼了,他们不只是相信自己将军。更是相信自己主公。之前自己主公说得清楚,今夜能破邺城,那么今夜就一定能破。

    此时尹楷已经来到了城头上,看着兖州军如此激烈地进攻。他不过就是冷笑了几声,“呵呵,想破邺城,做梦!弟兄们,给我砸。不能让兖州军上来,我看看他们怎么破城!”

    显然之前乐进的话,是让尹楷听得清清楚楚,他也真是不知道,乐进这是从哪来得信心。可也不得不说。乐进的话,是再次带动了兖州据士卒的猛烈进攻,尹楷发现,今夜的进攻,那真是从来都没有过的。这兖州军为了能攻破邺城,可真是打疯了。

    -----------------------------------------------------

    就在兖州军攻击邺城的时候,邺城内近十个世家大族,已经联合在了一起,派出了自己家族中的私兵,合在一起五万多人,其中四万奔向了大将军府,而一万多人则杀向了邺城的南城门。

    结果这一下可乱了,大将军有重病把守,但是世家大族这些人也不少,所以他们和冀州军的人马在大街上就打了起来。而那一万多人则奔向了邺城的南城门去夺取城门,别看冀州军士卒不少,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城内居然还有兖州军的内应,结果冀州军一下就失了先机,吃大亏了。

    这种私兵的战力自然是不如冀州军的,但是胜在他们打了冀州军一个出其不意,让冀州军是措手不及。当他们攻向了城门的时候,虽然冀州军反应还算快,但是在世家大族的私兵和兖州军里应外合的攻击下,南城门还是被人家攻破了。

    曹纯和关羽看到了南城门被攻破后,两人是眼睛都放精光,可算是能攻进邺城了,等这一日不知道等了有多久。

    曹纯和关羽对己方的人马是大喝了一声,“杀啊!”

    虎豹骑和青州兵就如脱缰的野马一般,直接就冲进了邺城。他们也确实是被憋得太久了,第一次攻城攻了这么久的时日,这不一看到城门被攻破,他们脑海里就一个声音,杀,杀,杀!

    -----------------------------------------------------

    冀州军士卒是倒大霉了,本来之前对付那些世家大族的私兵,他们是没问题。但是如今城门被攻破了之后,兖州军这么一来,他们就不是对手了。人多并不能代表什么,人家兖州军又不是没有帮手,所以冀州军是节节败退。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兖州军还能在邺城里找到这么大一个助力,而且之前还是己方从来都看不上眼的世家大族中的私兵。

    此时大将军中,袁绍早就已经是睡不着了,他也没想到,怎么兖州军就夜袭邺城了呢?

    当然这个不是什么大事儿,他并没有觉得己方士卒就抵挡不住。但是士卒来报说,世家大族的私兵也参战了,而且还是帮兖州军的时候,袁绍脑袋是嗡地一声,差点儿没过去。心说完了,这些人果然是投靠了曹孟德兖州军,早知道自己把他们都杀了就好了,要不能有如今的后患吗。

    可等他再下令让人杀了那些世家大族的继承人的时候,士卒又来报,说,那些继承人已经被世家大族的私兵给救走,而且邺城的南城门已经被攻破了。

    袁绍一听,他心里是咯噔了一下,心说完了,连南城门都被攻破了,兖州军如今是长驱直入,杀进邺城了。本来之前就不是人家的对手,如今还拿什么抵挡人家。更何况还有本地的势力,那些世家大族的私兵帮忙呢。虽然袁绍是看不上那些私兵,但是这时候。哪怕就是一兵一卒,也是力量。

    -----------------------------------------------------

    袁绍是深受打击。直接忍不住几口血是吐了出来,而这个时候审配正好是来到了袁绍近前,一看,“主公!主公,如今我军大势已去,还请主公早做打算才是啊!”

    袁绍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声音微弱地说道:“如今撤退到何地?”

    审配忙说道。“主公,如今只能是撤退到清河了!”

    袁绍一听,点了点头,“好。那就撤退到清河!”

    “诺!来人,护送主公撤退!”

    “诺!”

    在大将军府的士卒,那对袁绍的忠心那都没说的,所以审配一吩咐,马上就有不少袁绍的护卫。直接就带着袁绍,护送袁绍离开了。至于审配,他当然也得领着大军撤退,这一次真是败得惨啊。关键是自己主公没听自己的话,要不还不至于如此。不过如今说这个都没有用了。看自己主公的情况,可真是……

    -----------------------------------------------------

    当邺城的南门被攻破之后,乐进是哈哈大笑,“弟兄们,城门破了,随我冲啊!”

    知道城门已破,兖州军士卒是都来劲儿了,人家攻城门的,都把城门攻破了,可如今自己这边儿攻城的,还没上到城头呢。

    尹楷当然知道,这是兖州军和邺城内的世家大族的私兵里应外合,这才把城门给攻破了。他也算是知道了,今夜兖州军攻城,到底是凭借什么。原来是这样儿,可惜自己早不知道啊。

    不过不知道没关系,这个时候自己却还得坚守在城头上,不过可惜,他却是没能顶住乐进他们的疯狂进攻。对冀州军士卒来说,邺城就是己方最大的凭借,但是如今连城门都让人兖州军给攻破了,那么邺城还能守得住吗。所以在城门被攻破的时候,冀州军士卒的士气一下就降了不少,是这些时日一来,最低的时候。

    尹楷一看,心说真是“屋漏偏遭连夜雨”啊,这可真不好办了。

    他娘的,他把心一横,双手紧握环首刀:“大喝道,我冀州军没有孬种!!贪生怕死的,都他娘的给我退后,就算城头就剩我尹楷一个,我也要战到最后!!不怕死的,跟我冲啊!!!”

    尹楷是抱着必死之心,冲向了已经攻上城头的乐进他们。而乐进心里是叹了口气,他何尝是看不出来,尹楷这是要为袁绍尽忠了。可惜啊,尹楷虽然本事有限,但是也算是个忠义之士了,袁本初让其人来驻守在邺城的南门,确实是没错。只是他不能为己方所用,所以下场只能是死。

    -----------------------------------------------------

    看着尹楷的环首刀奔向了自己,乐进是哈哈一笑,“来得好!”

    然后便摆开兵器招架,两人的兵器都是环首刀,但是说实话,尹楷的武艺确实是不如乐进,所以他自然是不敌。

    没到二十回合,乐进是一刀,便砍死了尹楷。虽然以乐进这些时日一来的憋屈,他是真想直接就把尹楷给枭首了,然后用他的首级去主公那儿请功。但是乐进这个时候却已经没有了如此的打算,他敬尹楷其人算个人物,所以要给其人留个全尸,其他的东西都不重要了。

    连主将都死了,冀州军士卒自然是作鸟兽散,要是之前不是因为有尹楷在,估计早都逃跑投降一大堆人了。结果这时候尹楷一死,都不用乐进说,就让叮当叮当,都是兵器落地的声音,“我等愿降,我等愿降啊!”

    乐进见此情形,他嘴角是勾出了一抹笑容来,除了逃走的那些,如今城头就算是让己方给夺下来了,自己的人物也算是完成了。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