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郭图闻言一笑,“主公,此事易耳,只要我们能让其投鼠忌器就可以!”

    袁绍眼前一亮,忍不住咳嗽了一会儿后,他这才说道:“愿闻其详!”

    “诺!主公,只要我军让各大世家大族,把他们家族中培养的继承者都送到我冀州军来,那么他们定然是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几人一听郭图说的,心说,好家伙,你这是要断了人家的传承啊。让各个世家大族培养的继承人都送到冀州军来,说的是好听,但实则就是用这些人为质,让他们都不敢轻举妄动。毕竟对他们这些世家大族来说,一个好的合格的继承者,这才是最为重要的,所以……

    袁绍一听,笑道:“好,我看就依公则所言!”

    此时审配则说道:“此事还请主公三思!”

    袁绍闻言就是一皱眉,“你这是何意?”

    “主公,上一次逼迫他们拿粮草支援我军,那是迫不得已,可虽然有人会有怨言,但是却也不会做什么。但是如今,要真逼迫他们各大世家大族把培养的继承人都送到我军来,这,这实在是容易让他们……”

    还没等审配说完,袁绍就打断了他的话,“行了,对此事我意已决,不必再多言!”

    审配看自己主公如此,他也就不敢再多说了。在他看来,不是说郭图的主意就不能实施,只是时候不对罢了。如今是大敌当前,应该是一致对外。别看曹操兖州军射进来不少的帛书,但是它却并一定能影响邺城多少,至少这个时候己方是不能先乱。而此时,就应该是团结邺城的那些世家大族、富商巨贾,联合在一起对付曹操才是。

    但是自己主公却听了郭图的话。防范着那些世家大族,如此的话,不就是容易让他们心生异心了吗。本来他们就对己方并不是那么看好,如此一来的话,估计是更不能怎么支持己方了。表面上,他们是会对己方冀州军有所顾虑,但是实际上,他们却不会帮着己方太多的。

    这就是审配的想法,他觉得自己主公本就是出身大世家,不可能不知道这个。但是却还是听了郭图的话,他还是不能太理解。在他看来,如今这个时候,还没到了要用质子的办法控制那些世家大族,如此的话。只能是把他们推向兖州军啊。

    -----------------------------------------------------

    袁绍说不必多言后,众人就不再言语了。因为没有用啊。

    最后只听袁绍说道:“公则、元图!”

    “属下在!”“属下在!”

    袁绍点点头。“此事就交与你二人了,不得有误!”

    “诺!”

    两人是齐声英诺,本来一般这事儿都是交给审配去做的。但是之前审配的一番话,实在是让袁绍太失望,所以他就换人去干了。对袁绍来说,让郭图还有逢纪去做。未必就比审配做得差,所以让他们去也一样。

    在袁绍看来,如今这个时候,那些世家大族。必须得把他们掌控住才行,要不他们在自己背后捅自己一刀,那么就算是邺城不失守,自己也得元气大伤。而且可能把他们都给杀了吗,明显是不可能,所以郭图所说,是正合自己的意思,只要能控制住他们,不让他们轻举妄动,不和曹孟德兖州军联合一起,那么就足够了。

    -----------------------------------------------------

    当郭图还有逢纪去实施的时候,世家大族人的脸色确实是不好。

    他们是没想到啊,之前那么支持他袁本初,但是到了如今,他不只是不相信自己,更是要拿家族中的继承人去当人质,这可就是实实在在地打脸了。之前逼迫着拿粮草的时候,那是因为冀州军实在是没有粮草,而自己等人这边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可是如今呢,就是袁本初他不相信自己等人,所以这是要防范着邺城的各大世家大族啊。

    所以众人是把袁绍祖宗十八代都给骂遍了,但是也都知道,如此也改变不了袁绍的想法。

    最后众人想出个方法,派代表去大将军府找袁绍谈判,看看这事儿能不能有所缓和,毕竟是谁也不愿意把自己家族培养的继承者是送到冀州军,受制于人去。

    -----------------------------------------------------

    在袁绍的大将军府,几个世家大族的代表见到了袁绍,然后把来意这么一说,袁绍这么一笑:“各位难道是看不上我冀州军不成?”

    “不敢,只是,只是犬子无才无德,加入贵军的话,实在是浪费啊!”

    这话袁绍当然是不会当真,对他来说,主要就是控制住这些世家大族的人,而没有别的意思。要是除了这个还有别的方法,那么自己也可以用。但是好像目前确实是没有其他的方法了吧。

    几人这么一听,心说袁本初他也实在是太不给面子了,关键是他一点儿也不相信自己这些人啊。难道就凭自己这些人,就能斗得过冀州军?他有什么不放心的呢,之前那么些粮草都无偿给他们冀州军了,可如今是换来了什么。

    之后几人是又和袁绍说了几句,结果袁绍就是不松口,几人算是看出来了,他袁本初已经是下定了决心,怎么也要各大世家大族的质子,送给他冀州军去才行。

    劝说不成袁绍,几人是带着一丝希望而来,然后是失望而回。

    -----------------------------------------------------

    最后还是没有办法,各大世家大族,和袁绍妥协了。把各家族的继承人是都送到了冀州军中,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

    不过这事儿还没完,世家大族的人虽然是和袁绍妥协了,但是却真是咽不下这口气。之前粮草的事儿就算了,但是如今他袁绍做的事儿,让众人觉得,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这事儿要是再忍住了,那么不是谁都能骑着自己这些人的脖子上拉屎撒尿了?

    就在众人把家族中的继承者送到了冀州军之后的第一个晚上。邺城各大世家大族的家主都秘密聚集到了一起,共同商讨,怎么对付袁绍还有冀州军。他们可真是不想忍下去了,他们算是看出来了,再这样儿下去的话。他袁本初还不一定让自己这些人拿出来什么呢。

    -----------------------------------------------------

    在这次的密会上,有人就说了。“各位。袁本初是欺人太甚,对我们这是赤/裸/裸地打脸了,根本就没给我们一点儿面子!”

    “可不是吗,他袁本初眼里就有他自己,却是忘了,之前都是谁给他冀州军的粮草。就是一个忘恩负义之辈啊!”

    众人听了都不住点头,如今这也算是同仇敌忾,他们也都知道,如果自己这些人要是不联合起来。那么可能不一定哪一日,就可能被袁绍吃得是连骨头渣滓都不剩下了。

    众人对袁绍的不满实在是太多了,一个个都是七嘴八舌,说了一堆。最后是一致同意,他袁本初不是怕自己这些人和曹孟德合作吗,那么自己这些人就和曹孟德合作了,如此,能怎么样。

    “对,我看就这么干了,他袁本初害怕咱们与曹孟德兖州军联合,那么我们就联合在一起,看他袁本初如何?”

    众人也都不是傻子,所以早都知道,邺城就算是再坚固,可也不可能抵挡兖州军一辈子。这么多时日以来,可以说两军一直在对峙着,对这些世家大族的影响可是很大。而且他们也都知道,袁绍的身体不太好,所以这次袁绍是如此对待他们,让他们对袁绍是彻底失望了。之前那么帮他,但是袁绍非但是没什么感谢,反而是要断了自己家族的根基啊。

    “好,我们中人,连夜出城,去兖州军大营,去见曹孟德,相商合作事宜。如果邺城能早日被兖州军拿下,那么各位也都有功劳!”

    -----------------------------------------------------

    要说袁绍如今混成这样也真是够看的了,这些人是没有一个帮他说话的,都是要联合曹操兖州军,然后夺取邺城。这事儿要是让袁绍知道的话,估计他还不得气成什么样儿。

    其实袁绍想得确实很简单,自己冀州军那么多人马,还能怕他们这些世家大族不成?所以如今连他们的继承人都送到冀州军来了,自己还能怕他们什么,只是袁绍却是忘了,所谓是物极必反,他都连续两次不给这些人面子,你还能让他们给你面子吗。这次更是触怒了这些人,并且碰到底线了,所以这些人还能不有所动作吗。

    本来袁绍也是出身大世家的子弟,但是年纪大了,他确实是有些想当然了。尤其是经过了上次筹集粮草的事儿后,袁绍更是觉得,自己在邺城还有近二十万的冀州军,所以怕什么。

    可是他却没想到,那些世家大族的人是怕他,但是却并不代表就不敢有什么动作。如果小看那些人的话,会死得很惨的。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