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韩猛他确实是万万没有想到,就两日,仅仅过了两日,自己守御着的卢奴城,便被凉州军士卒给攻上来了。他从来都没认为己方守城的士卒这么逊,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又能如何。

    就当马岱带着凉州军士卒攻上城头的时候,韩猛就觉得要不好,这可是要坏啊。可还没等他跑呢,便被马岱几下就给斩了。最后韩猛是死不瞑目,自己居然是死在了卢奴城。

    对马超他们来说,这中山的卢奴,也实在是太没有什么挑战了,这才攻了两日,城池就破了,之前在高邑的时候,郭淮守了多少日,己方愣是没破了人家的防御。当然了,你可以说高邑守城的士卒那都是冀州军的士卒,而且人还不少。至于卢奴,那不过就是几千郡国兵而已。其实这个确实可以说算是一个原因,但是主将却也是不可或缺的一个因素。

    至少众人都明白,韩猛其人和郭淮,根本就是没有办法相比的。如今郭淮的年纪还未及而立,并且从情报上,众人已经是得知了,他郭伯济真是投靠了曹孟德的兖州军。所以以后其人,必然就是己方的一大劲敌。而他韩猛是什么东西,早都已经死了多时了。

    -----------------------------------------------------

    卢奴城,马超是亲自表扬了马岱还有有功之人一番,虽然此次胜利算是比较简单,但是胜利就是胜利,以后等冀州之事完毕后,自当是都有封赏,众人是皆大欢喜。

    之后马超问道:“各位觉得,我军下一步动作该如何?”

    众人明白。自己主公那意思就是下一步该往哪儿进攻,那这个可不是一个小事儿。

    吴班说道:“主公,我看我们大军休整几日后。就进兵河间,不知如此可好?”

    郭嘉一听。他摇了摇头,而马超也是一笑,“元雄,如此倒是有些欠考虑啊!”

    吴班一听,“主公之意是?”

    马超笑道:“不如让奉孝和你说说吧!”

    “诺!”

    郭嘉应诺,然后吴班向郭嘉请教,“还请先生为在下解惑?”

    要说这几年吴班的经验也增加了不少。但是和在座的这些人相比较而言,他还是比较嫩的。就说如今在屋中的几个,无论是赵云,还是马岱、郭嘉、刘晔还有魏平。其实经验都比吴班要多得多。所以吴班在众人眼里来看,虽然本事还行,但是他确实还得再练啊。

    -----------------------------------------------------

    只听此时郭嘉说道:“元雄不必客气,我就说两句。问元雄一句,其实我军下一步的动作。无非就是兵进河间还是巨鹿或者是安平国,三个选择而已,是也不是?”

    吴班点头,“先生所说不错,就是如此!”

    郭嘉也点头。然后说道:“安平国不必多说,和其他两个郡比起来,我们没人会在意。但是巨鹿和河间,表面上来说,对我军来说好像都差不多,实则不然啊!”

    不只是吴班认真听着,在座的众人也都仔细听郭嘉所说,他们也都想听听郭嘉是如何说的。

    郭嘉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各位,之前各位都已知晓,郭伯济其人投靠了曹孟德兖州军!”

    众人点头,就是如此,这个情报大家都知道了。

    “然后曹孟德已经分兵北上,去向不明,但是看样应该是去了安平国,各位都已知晓了吧!”

    众人是再次点头,郭嘉继续说道:“各位当知,曹孟德分兵,实则是取幽州,而他们必然是要兵进安平国,然后北上河间,最后一路向北,进幽州!所以安平国和河间却不是我们如今要去夺取的,那么就只有巨鹿了!”

    众人一听,都觉得郭嘉说得有理。毕竟自己主公之前的意思很明确了,就是不想和曹孟德的兖州军大战。是不能大战,可如今这个时候,己方要是真把安平国还有河间给占了,还真就容易和兖州军发生大战,这对谁都没有好处的。

    自己主公的意思是不想和兖州军拼死拼活去大战,但是小规模的战斗却没说不可以。所以众人的理解就是,如今己方还不能去动安平国、河间这两个地方。要不真要是阻截了兖州军北上幽州的路,那么他们也许真能和己方拼命。

    所以就只能是去巨鹿了,至于说安平国还有河间两个地方,只能是之后再说。

    吴班这次说道,“多谢先生为在下解惑,受教了!”

    郭嘉一笑,说道:“其实我军占据巨鹿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魏郡最后要被曹孟德所夺,所以我军要是能占据巨鹿的话,那么直接就威胁魏郡,以后对夺取魏郡有好处,毕竟直接从巨鹿出兵,拿下便能到邺城!”

    -----------------------------------------------------

    郭嘉都说完后,众人是不住点头,而这时候马超也是一笑,“好,奉孝所言甚至,各位觉得如何,要是没有其他意见,那便如此吧!”

    众人皆是符合,同意郭嘉所说。毕竟郭嘉说得清楚,其实如今对己方最有利的,那就是兵进巨鹿了,至于安平国还有河间,至少这个时候,却不是己方应该去的。

    其实除了吴班之外,其他人多少都知道些,还是巨鹿好。就只有吴班经验少一点儿,所以考虑得就少了。至于其他人,想得自然是比他多得多的。

    定下来要兵进巨鹿后,马超是在中山休整了两日,然后便带兵去了巨鹿。至于留守在中山的,就是吴班,雷铜和高沛是去运送粮草了。所以只有吴班是最为合适的。最后马超给他留下了五千人马,对付整个的中山国那还是没有问题的。

    -----------------------------------------------------

    曹操已经暂时停战让己方大军休整了,对他来说。如今就这么一直进攻邺城,对己方是没有什么好处的。因为己方并不占什么优势。对于一味强攻来说,己方可不就是没什么优势吗。

    休整了两日后,第三日,曹操是再次命大军进攻邺城。反正肯定是不能总拖着,一直这么停战休整的话,那对己方来说,影响可真是不小。就停战了两日。曹操就发现己方的士气是降了不少。所以他也知道,再这么下去的话,那后果确实是很严重。

    所以曹操是再次让大军进攻邺城,可虽然看样儿确实是比上次激烈多了。但是依旧是没有什么建树。对于邺城这样儿的坚城来说,还有那么多冀州军士卒守御,确实不是兖州军能轻易攻取下来的。

    兖州军是再一次退兵,袁绍知道了之后,他是心情不错。对他来说。如今胜利已经是不怎么指望了,但是能守住邺城,这就是他的一个大心愿。要是连邺城自己都守不住的话,被兖州军给打出魏郡,那自己丢人可就丢大发了。不过好在这几日己方士卒表现不错。当然他也知道,还是己方城池的优势,而敌军却是没有什么优势,就是如此而已。

    -----------------------------------------------------

    刘备如今他是特别高兴,为什么,因为地盘是有了,虽然是寄人篱下的,但是有了地方,就算是能安定多了。虽然刘表其人是让自己暂时驻守在新野,但是新野就和自己的地方没什么区别。只是名义上还是荆州刘表所管辖的,实际还是自己所管。

    对刘表来说,新野一线确实是南阳一个重要防线,要不他也就不能让刘备来此了。新野位于南阳的中南部,只要拿下此城,那么一直向西南,就能进攻南郡的襄阳,所以新野的位置不可谓不重要。

    尤其是新野距离如今马超所占据的穰县还有曹操占据的棘阳很近,就连宛城,那也相距不远,所以刘表是让刘备在新野严防这三座城池的敌军。至少对方有什么风吹草动,新野肯定是能第一时间得到情报。

    新野从文聘离开刘备接受一切之后,他是早已都熟悉了新野的事务。而新野的政务军务,对刘备这些属下来说,还确实是没有什么问题。你要让他们运筹帷幄,可能是没什么办法。但是对新野的大小事务,无论是孙乾还是简雍,可以说确实是处理得非常好。他们也比较擅长政务,至于谋略方面,那就差了不少了。毕竟术业有专攻,不可能什么都擅长不是。

    -----------------------------------------------------

    这一日,刘备正在听孙乾还有简雍给他汇报新野的政务,就听士卒来报,“报主公,府门外有人求见主公!”

    刘备一听,“何人在门外?”

    “不知,其人就是说要求见主公!”

    刘备点点头,然后对孙乾还有简雍说道:“既然有人来此,那么公祐、宪和,咱们一同过去看看!”

    “诺!”

    孙乾和简雍是齐声应诺,在他们想来,既然有人要见自己主公,那么基本上就应该是前来投奔的。你看要说没人来投奔自己主公,那么是一个人也没有。可以有人来,这些时日都来多少人了,从最开始的周仓、裴元绍两人呢,还有前几日的文丑,到了如今,这不又有人来了。两人也是真心为自己主公高兴,毕竟乱世之中,没有人才,你还能指望谁。

    -----------------------------------------------------

    到了府门口后,刘备便看到了一文士打扮的人,从第一眼印象来说,刘备就对其人比较喜欢。

    毕竟虽然不是说一定是以貌取人,但是在你什么都不了解的时候。就只有相貌才是最为直接的。哪怕是刘备,他也不能免俗。同样是来投奔他,都是他不认识的人。要是一个长得是一表人才,一看就让人是心情不错。赏心悦目,而另一个长得是歪瓜裂枣,看着是惨不忍睹,那你说,刘备第一眼能看上谁,这个不用多说了吧。

    刘备赶紧拱手问道:“不知先生是?”

    来人一笑,“想必阁下便是皇叔刘备刘玄德了?”

    “正是。不知先生是?”

    “在下姓单名福,听闻皇叔是求贤若渴,今特来投奔!”

    刘备一听,虽然单福这个名他没听说过。但是看其人,应该不是什么无能之辈。当然了,有没有本事肯定不是从外表来看的。不过至少单福给刘备的感觉,那就是绝对不一般。

    刘备一笑,忙对单福说道:“先生来新野。快请过府一叙!”

    “请!”

    说着,便拉着单福进了府中,然后直接就把他拉进了会客厅中。

    -----------------------------------------------------

    几人都坐下后,刘备是对单福说道:“先生,这位是孙乾孙公祐!”

    孙乾是赶紧和单福见礼。“见过先生!”

    他也觉得单福不一般,而单福一笑:“公祐兄不必多礼!”

    刘备又一指简雍,“这位是简雍简宪和!”

    “见过先生!”

    “宪和兄,幸会幸会!”

    几人打过招呼后,刘备这才问道,“不知先生这是从何而来?”

    “从水镜先生处而来!”

    刘备闻言眼前就是一亮,“先生莫非是‘卧龙’,‘凤雏’其一?”

    单福一笑,“非也,主公,属下可并非是‘卧龙’、‘凤雏’,不过属下倒是与他们相熟!”

    刘备一听,心里高兴,单福说和‘卧龙’还有‘凤雏’相熟,那就是关系不错的好友了自己看看能不能把‘卧龙’还有‘凤雏’都收到自己帐下来。司马徽说得清楚,‘卧龙’、‘凤雏’得一,可安天下,那么都得到的话,不就天下可定了?当然刘备实际可没那么认为,不过司马徽说得,他是不得不重视。至少他知道,‘卧龙’、‘凤雏’,得一,自己也不至于如此。

    本来刘备这时候是很想从单福这儿打听一下‘卧龙’还有‘凤雏’的事儿,但是他却忍住了,因为刘备知道,自己这时候是什么都不能问啊。毕竟单福是刚来投奔自己,要说自己基本上就是什么都没有,但人家能来投奔自己,这不就是看得起自己,看重自己吗。可人家都叫主公了,自己再和人家打听被人的事儿,这个确实是不太好。

    毕竟如今单福是自己属下,自己怎么也得为自己属下想一想。一个属下是刚来投奔自己,结果自己还和人家去打听别人,要去拉拢被人,这个确实是不太好啊。所以刘备就什么都没说,对他来说,以后有的是日子来问。

    -----------------------------------------------------

    刘备不准备谈论“卧龙”、“凤雏”了,但是他们几人却和单福聊了些别的,这一下可就说得多了。毕竟刘备这边是他和孙乾还有简雍三个人,但是即便如此,他们也没难道单福什么。至少他们说问的东西,单福都能说出来些,所以让三人确实比较佩服其人。心说这单福懂得东西还真不少啊,不是自己几人所能比的。就看这一点,那其人绝对就是个人才。

    刘备心里高兴,虽然是暂时还没能得到“卧龙”、“凤雏”相助,但是有了单福这样儿的谋士,自己怎么也不会像之前那样儿,那么狼狈不堪了吧。

    “单先生,今备能得先生相助,实属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啊!”

    单福把手一摆,然后笑道:“主公可不要如此说。要说‘卧龙’、‘凤雏’,十倍于属下,所以属下可不敢托大!”

    刘备一听。比单福还强十倍?当然了,他也知道。单福这是谦虚了,比他还强十倍的,那还是人了吗,这不过就是个谦虚而且夸张的说法而已,不能当真的。反正意思刘备是明白,单福所说的就是,人家两个。都比自己要强,而自己这不算什么,就是这样。

    -----------------------------------------------------

    而这个时候,刘备是问出了他如今除了“卧龙”、“凤雏”外最为关心的一件事儿。“先生,如今备当何去何从,还请先生教我?”

    单福闻言一笑,“主公当知,如今马孟起、曹孟德还有袁本初三方是大战冀州。战火已经波及到了河北,所以无论是他马孟起,还是曹孟德,暂时是都已无暇顾及南阳。所以对主公来说,南阳暂时确实是安定之地!”

    刘备看单福没有直接回答自己所问。不过他也没着急,因为他知道,单福后面肯定还有话,只是还没说完而已。

    果然,就听单福继续说道:“不过主公请想,当河北事定,无论是马孟起,还是曹孟德,可就都能抽身来处理南阳之事,所以……到时,南阳毕竟还要再次陷入战乱之中,那么如今主公当积蓄力量,等待时机才是!”

    刘备是明白单福的意思,要是真定马超和曹操杀过来了,自己拿什么防御人家凉州军还有兖州军啊,就凭自己新野城的不到万人?所以单福所说,“积蓄力量,等待时机”,他是再明白不过。积蓄力量,就是为了让自己能有实力防御住马超和曹操,至于说等待时机,这个时机其实可以说是很多了,不一定是什么,但是只要有时机,也许自己就能从中得利啊。

    刘备对单福一笑,“先生所说,备都知晓了,这正是如今备应该去做的!”

    单福加入了刘备帐下,而后在单福的帮助之下,刘备的实力确实是增加了一些,毕竟单福的本事可不是孙乾还有简雍所能比的。而刘备是心里高兴,心说可算是有了这么个人才了,以前手下没有军师,和人家战斗,总是自己吃亏。但是如今自己不怕什么了,因为自己帐下也有了谋士,所以还能顾虑什么。

    -----------------------------------------------------

    这一日,刘备和单福闲聊,单福说到了自己的身世,他对刘备说道:“主公,其实属下有一事一直隐瞒了主公!”

    刘备一听,“不知先生何事难以开口,如今可说说否?”

    单福摇头叹了口气,“主公此时是一言难尽啊!”

    然后单福就把自己当年为了就友人,然后杀人,之后逃走,该了名儿,叫单福的事儿都和自己主公说了。刘备一听,原来还有这么个事儿。以前单福喜欢得是游侠,不过之后却改变了,然后四处求学,才有了今日的这些本事。而刘备对他也比较佩服,能做到像单福这样儿的人不多,真不多。

    “所以属下乃是颍川人,姓徐名庶字元直,非单福也!”

    刘备听了,这才知道,原来单福不是单福,而是徐庶,“原来是元直先生,先生瞒得备好苦!”

    徐庶一笑,“主公,属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先生所为,备可以理解!”

    -----------------------------------------------------

    之后刘备问了徐庶一句,“不知先生可否讲讲那‘卧龙’,‘凤雏’?”

    徐庶一笑,“主公这是起了爱才之心啊。”

    刘备则说道:“先生所说却是不错,水镜先生曾言,‘卧龙’、‘凤雏’得一,可安天下!所以备确实不得不向往之!”

    徐庶闻言则点了点头,如果自己主公要是听了水镜先生这话还没有什么反应想法,那他也就没什么大志向了,还谈何去争霸天下,兴复汉室啊。

    -----------------------------------------------------

    “不瞒主公说。‘卧龙’,‘凤雏’,皆为属下好友。‘卧龙’乃是徐州琅琊人。复姓诸葛名亮字孔明,今隐居在隆中。而‘凤雏’则是襄阳庞统字士元。乃是荆州名士庞德公之侄也,不过其人一直在外游历,属下也好久没有见过他了!”

    刘备心里高兴,因为徐庶把他最想知道的东西告诉他了,司马徽也说一些,这个没错,但是说得却不是徐庶讲的这些。而徐庶讲的这些。那才是刘备想要的东西。“卧龙”是诸葛亮诸葛孔明,而那个“凤雏”则是庞统庞士元。

    而刘备对徐庶也没什么隐瞒,他直接就说道:“先生,不知先生能否说服诸葛孔明或者庞士元加入我军帐下?”

    刘备没敢说让徐庶把两人都给劝说来。他也知道,那样儿是不是太贪心了点儿。但是他却希望徐庶能说服其中一个,然后加入自己帐下,那样儿的话,己方的实力不就大增了。并且在刘备看来。徐庶既然和他们两人都是好友,所以这个事儿应该还是没有问题吧。

    结果徐庶是摇了摇头,刘备则问道:“莫非先生有何难处不成?”

    “非也,主公是有所不知,庞士元其人如今不知在何处。暂且不提。但是那诸葛孔明,主公对其人,还请听属下一句,务必得是主公亲自去请,其人才可能出山相助!”

    刘备一听,徐庶说得有道理。司马徽和徐庶都如此推崇其人,那么其人怎么也不可能是无能之辈,诸葛孔明真要是比徐元直还厉害,那么还真就值得自己亲自去请人家出山啊。

    “先生之意,备明白!”

    -----------------------------------------------------

    第二日,刘备和徐庶还有太史慈三人,是亲赴隆中,去请诸葛亮。

    徐庶因为他认识诸葛亮,而且还去过诸葛亮的住处,所以有这么个熟人,刘备自然是不会放过。至于太史慈,自然是作为刘备帐下武将的代表,所以跟着自己主公一起来了。至于说文丑,虽然他武艺比太史慈要强些,但是毕竟他才刚投靠刘备,所以怎么说,这个事儿都得是太史慈出面。

    到了隆中之后,刘备看到隆中的景色,他觉得诸葛亮还真是会选地方啊。这地方虽说不是世外桃源,但是确实是不错。比起那些经常大战的地方来,那真可以说是天壤之别。刘备走了多少个地方了,可以说他是从北到南,然后从西到东,大半个大汉他都走到过。但是今日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个地方,而他却也不得不感慨,要不是自己雄心壮志,大业未成,自己可能也会来这儿隐居吧。

    虽然有徐庶指路,他很熟悉这个地方。但是刘备却还是向当地的百姓打听了一下诸葛亮其人,结果诸葛亮在这儿的名声很大,基本上是人人都知道,而且口碑还不错,为当地百姓做了不少事儿。这让刘备觉得,这也许还真就是个大才,自己没来错。要是来晚了,还不一定成什么样儿呢。

    -----------------------------------------------------

    三人来到了诸葛亮的住处,徐庶上前叩门,门开了,小童一看,“原来是元直先生!”

    徐庶一笑,“小童,你家先生呢,告诉他,有客人到了!”

    “诺!”

    说着,小童让三人等着,他去禀报诸葛亮去了。

    马上,诸葛亮就过来了,一看刘备三人,他赶紧对刘备施礼到:“不知是刘皇叔前来,亮有失远迎,失礼之处,还望海涵!”

    刘备笑道:“先生不必如此,倒是备等人叨扰先生了!”

    虽然从徐庶那儿已经得知了,说诸葛亮如今年纪才二十一岁,但是看到其人后,刘备还是比较惊讶的,其人确实是比较年轻。但是年纪这个不是刘备所关心的,只是其人能以如此年纪就让司马徽还有徐庶看重。可见其人的本事了。

    诸葛亮赶紧把刘备三人请了进去,诸葛亮是住在村中,属于结庐而居。所以就不能叫府邸了,就说是屋子。其实都不太对。都说刘备是“三顾茅庐”,诸葛亮住得就是草庐,这个没错,而此时他已把三人给请进了草庐中。

    -----------------------------------------------------

    几人进了诸葛亮住的地方后,刘备这么一看,虽然诸葛亮是结庐而居,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就这么一看,这地方就绝对是文士住的。

    诸葛亮请三人坐下,然后便笑道:“今日三位能光临舍下,实在是让寒舍蓬荜生辉啊!”

    刘备也是一笑。“久闻先生之才,今日得见先生,备真是三生有幸矣!”

    诸葛亮给刘备的第一印象确实是非常不错,刘备这辈子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儿的人。无论是从外表,还是说言谈举止。给刘备的感觉,其人确实是不一般。拿着羽扇,刘备觉得,无论是司马徽还是说徐庶,能推崇其人。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先不说其才如何吧,就是这样,就让人不能小看了。所以别人其人如今是在隆中结庐而居,但是刘备可不敢怠慢其人。

    刘备接着说道,“这位不用备多介绍了,先生熟识,元直先生!”

    诸葛亮对徐庶一笑,然后刘备继续说道,“这位是备帐下大将,东莱太史慈太史子义!”

    诸葛亮和太史慈两人是都彼此问好,“原来是当年在汜水关大战吕奉先的子义将军,幸会幸会!”

    这事儿天下人都知道,就更别说是诸葛亮了。

    “太史慈见过先生!”

    虽然诸葛亮年纪不太大,但是太史慈对其人可不敢怠慢了,因为这些谋士太厉害。更何况这个还是水镜先生还有元直先生所推崇的“卧龙”。

    -----------------------------------------------------

    “皇叔今日来此,定是元直的主意,对吧?”诸葛亮笑着问了刘备一句。

    而刘备则一笑,这事儿就不用多说了,“备是久慕先生大名,如雷贯耳,而元直正知晓先生隐居治所,所以备特请元直带备前来。如今汉室式微,所以还请先生念在天下百姓的面上,能出山相助于备!!”

    刘备如今就是实话实说了,没什么拐弯抹角的,而且他此时已经是站了起来,给诸葛亮施礼。不过诸葛亮直接是侧过身,没有受刘备这一礼。刘备心说,这个孔明先生,还是不想出山?或者是……

    诸葛亮是问了刘备一句,“刘皇叔觉得河北战事最后如何?”

    刘备一听,怎么跑到了河北战事上了,那地方和荆州也不挨着,这和如今的事儿有什么关系吗。

    但是他还是说道:“从如今的情况来看,袁本初冀州军必败,而马孟起的凉州军和曹孟德的兖州军则必胜!”

    诸葛亮闻言点了点头,“皇叔所言,和亮之所想一样。那么敢问皇叔一句,当河北战事了了之后,荆州当如何?”

    这,刘备一听,心说河北的战事要是完了之后,那么马孟起和曹孟德可都能从河北抽身了,然后荆州也就危险了。毕竟对他们来说,谁都想要荆州啊。

    诸葛亮对刘备说道:“想来皇叔也知道了,可到了那个时候,皇叔要如何?”

    刘备就把之前众人研究的和诸葛亮说了一下,诸葛亮一笑:“皇叔说等待时机,亮自然也不会否认。但是要是真有机会摆在皇叔面前,皇叔真能要吗?”

    “先生何意?”

    “荆州!亮只想问皇叔一句,到底想不想要荆州?”

    刘备心说,说不想要那都是假的,但是他刘景升又不是陶恭祖,并且荆州可不是徐州啊。入主荆州的阻力肯定是不徐州要大的,所以自己能拿到荆州?

    刘备没有直接回答诸葛亮什么,但是却看着他,不过他的眼神却是坚定的,他知道诸葛亮明白自己的意思。

    诸葛亮则对刘备微微点了点头,“琅琊诸葛亮诸葛孔明,见过主公!”

    刘备高兴,赶紧扶住了诸葛亮,“今有先生相助,备是如鱼得水也!”

    刘备看得出来,诸葛亮那是个真有本事的人,所以自己能得此大才,确实是自己走运。

    -----------------------------------------------------

    本来徐庶还以为,像诸葛亮这样儿的人才,他不会那么轻易就投靠自己主公的,但是他发现最后和自己所想却是不一样的。诸葛亮就是和自己主公说了几句话,问了个问题,然后就拜主公了,这个也实在是太快了吧,难道说大才都是这么快就认定一个主公的?

    其实诸葛亮想得很简单,如今天下就那么几个人,但是自己还能投靠谁。曹操曹孟德,肯定是不行,不说自己本来就对其人没什么好感,当初自己家从琅琊搬到了荆州,还不就是因为他曹孟德带着兖州军屠戮了不少百姓的原因吗。所以哪怕他求着自己去帮他,自己都不可能帮他。并且自己确实也不喜曹孟德其人的作风,所以真是“道不同,不相与谋”啊。

    至于说马超马孟起,虽然名声比曹孟德好些,但是自己也对其人没太多的想法,其人帐下已经是有了贾诩贾文和、郭嘉郭奉孝、、李恢李德昂、刘晔刘子扬等等,这些人,所以就算自己加入了其帐下,估计也实现不了自己的理想。

    孙策孙伯符也不用说了,江东太过排外,根本就不适合自己。再说自己的兄长在江东,这就足够了,自己应该是另投他主才是。

    所以最后诸葛亮就选择了刘备,至于刘表,他是想都没想。

    刘备虽然是如今就只有新野这么大的地方,势力实力在天下诸侯中都是垫底的存在,但是如此却并不代表诸葛亮小看其人。反而诸葛亮还比较欣赏他,并且特意是问了他一句,到底想不想要荆州。而刘备虽然没明说,但是他的表情眼神,看向诸葛亮的时候,就已经告诉他了,他的意思就是,我很想,非常想,荆州是我势在必得的地方。

    所以如此就够了,对诸葛亮来说,对于自己属下,有些东西还是不要去隐瞒得好。虽然这样的事儿不可能和所有人去明说,但是对自己心腹属下,还是不要隐瞒什么的。所以刘备的作为,让诸葛亮觉得还行,自己投靠如此主公,定能做出一番事业来。自己是不认为比别人差什么,更不认为自己主公比别的诸葛差。

    而自己主公之所以到了如今的地步,自己觉得还是他没有一个真正的谋士,所以才到了如今落魄成了这样。但是此时有了自己相助,相信终究会拜托如今的落魄的。并且还有自己的好友,颍川徐庶徐元直,其人也绝对是个人才,所以何愁以后啊。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