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袁绍他如今就只有那么三个儿子了,分别是老大袁谭袁显思、老二袁熙袁显奕还有老三,也就是他的小儿子,袁尚袁显甫。

    而大儿子守御青州,二儿子守御幽州,只有这个小儿子袁尚让他留在身边,一直在邺城。

    在这三个儿子中,袁绍就喜欢这个小儿子袁尚。而且他喜欢的也有他自己的道理,就是因为这个小儿子特别像他年轻的时候。不单单只是外表像,性格还有其他的一薪面,也都是很像,所以袁绍很喜欢袁尚这个儿子。

    至于说大儿子袁谭还有二儿子袁熙,说实话,除了性别之外,袁绍真就没发现,两个儿子有什么地方是像自己的。当然,儿子肯定都是他的没错,但是确实是不像他啊。所以他并不喜欢袁谭和袁熙,就喜欢袁尚,可这样儿,事儿不就来了。

    -----------------------------------------------------

    之前的袁绍,确实是有心让自己的小儿子继承他的位置。可这和嫡长子继承不符,所以袁绍也知道这样儿容易出事儿,但是他也是没有办法。其实自己这个小儿子本事还是不错的,至少在他眼里看来,袁尚比他那两个哥哥都强。但是不让嫡长子继位,那么这个又容易出问题,所以袁绍一直也没怎么说过这事儿。

    但是如今他却是不得不好好考虑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已经是时日无多了。自己要是不在了之后,大儿子能继承自己的一切,但是自己不关心他什么。却唯独放不下袁尚这个小儿子,所以今日,就只能把自己小儿子托付给审配,至少能保住他一条命。这样比什么都好。

    而且袁绍也知道,审配也是很支持自己这个小儿子的。而这个和袁绍他宠爱袁尚倒是没什么太大关系,纯粹就是审配他认为。只有袁尚才能守得住自己主公的基业,而那两个。袁谭和袁熙都不行。这点袁绍也都知道,所以,他今日是毫不犹豫地就把审配给找了过来,然后和他说了自己的想法。

    -----------------------------------------------------

    此时审配一听自己主公托付给自己的事儿,他便说道:“主公如此信任属下,属下定尽全力保护好三公子!”

    本来之前审配以为自己主公要说让袁尚继承他的位置,结果没想到。自己主公想得是怎么让三公子保命。看来自己主公也是不看好他自己不在了之后,几个儿子还能守住这片基业。其实审配也不太看好,但是,反正不管怎么说吧。自己主公交给自己的事儿,自己尽力就是。

    袁绍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别管他如今还有其人到底如何,至少袁绍他肯定是不傻,有些东西。他想得还是很清楚的。当他知道自己已时日无多了之后,袁绍其实也认为,名利这些东西,对自己来说,好像也不是那么重要了。如今自己想做的。自然还是胜了兖州军,争取一路兵进许都,拿下曹孟德的地盘。别看他都这样儿了,但是这点却是没有变过的。

    但是自己要是不在了,那么必须让审配保住袁尚,那样儿的话,自己也就算是能瞑目了,而袁绍他所想的,就是这些。

    -----------------------------------------------------

    张燕把满宠和许褚两人给赶走了之后,然后是拜马超为主。当日晚上,是再次设宴款待马超和赵云一行两人,这回马超和赵云倒是不像昨日那样儿了。毕竟张燕已经是投靠自己,成为了自己的属下,他就算再招待款待自己和赵云两人,也用不了太多的东西。而等自己回了无极后,自然会让人先把粮草物资都给送到他们这儿来。

    席间是张燕所有的手下头目都作陪,毕竟自己拜了主公,也是众人的主公,不过张燕手下也没几个人,就是之前和他一起商谈归附事宜的那几个。

    张燕把几人都介绍给了马超和赵云,众人是给马超和赵云见礼。马超的大名儿,对他们来说,确实是如雷贯耳。所以虽然几人都是出身草莽,但是对马超,那确实是挺敬佩,也比较尊重。更何况以后在凉州军,也就是在他手下做事儿,几人自然是都不敢怠慢了。

    酒宴上,马超和张燕两人是说了不少,而且张燕也把他的想法和自己主公说了一遍。张燕说得简单,就是马超他们先回去,然后他自己在这儿整编人马,最后愿意加入凉州军的,和自己走,不愿意的人,那就离开吧。张燕也都明白,所谓是人各有志,所以他也没指望着所有人都能跟着他走。要真那样的话,对自己可没什么好处啊。

    可不是吗,好好想想,天底下哪有人带着十万多人马去投靠别人的,所以……

    -----------------------------------------------------

    之后马超和赵云是又在张燕这儿待了一日,毕竟张燕准备投靠马超,他也得让自己手下那些士卒都知道知道,自己以后的主公是谁。所以肯定得让马超去露个面的,然后马超就对黑山军的士卒讲了几句,虽然简单简短,但是效果还是不错的。毕竟马超的本事可不是张燕所能比的,并且他懂的东西可比张燕多多了。

    看着黑山军士卒的反应还算不错,马超心说,能拉到凉州军一半多谢的人马就算是不错了,毕竟这些人虽然是跟着张燕那么多年了,但是不可能所有人都能跟着他去凉州军。再说了,也确实是人各有志,也许有的人就不喜欢凉州军。可能去投靠兖州军或者别人,也不是没有可能。所以马超确实也没指望太多,反正只要张燕和黑山军投靠自己。而不是曹操就行。

    当把这些都忙完了之后,马超是嘱咐了张燕几句。让他注意的事儿,然后就和赵云离开了。当然,最后张燕几人也是亲自把马超他们送走。马超并不是特别着急回去,但是黑山军这边儿是事不宜迟,粮草必须得赶紧送到才行。经过这两日来,他和赵云对黑山军的了解,他算是都知道了。真是过得都是苦日子啊。

    “各位,都回吧,咱们来日方长,后会有期!”

    马超和众人告辞。而张燕几人赶紧说道:“我等恭送主公!”

    马超点点头,然后和赵云上了马,打马告辞。

    -----------------------------------------------------

    马超和赵云在从张燕处返回无极的途中,遭遇了兖州军虎豹骑的埋伏,此时双方是正在对峙。

    当马超发现有伏兵的时候。他终于是知道了,自己还是大意了啊。至于说为什么有伏兵,这还用问吗,就是满宠回去和曹操说,然后这才有了伏兵的。肯定就是如此啊。所以马超才认为自己是大意了,之前满宠不知道自己,所以他就只想完成曹操交给他的任务而已,但是当然知道了是自己亲自来了之后,这想得就多了。

    所以自己确实是忽略了这个问题,满宠再怎么说,他也是个本事不错的人。可就是因为之前自己的大意,就让他那么轻易离开了。如果经验丰富的话,肯定是要让满宠和许褚两人留下来,然后等自己和赵云什么时候走了,才能让张燕什么时候放他们离开。

    可自己是一点儿防范都没有啊,哪怕是回无极绕道,那都能避开兖州军伏兵了,可是……

    反正这个时候想什么都已经是没用了,人家伏兵都已经安排好了,还有什么说的啊。

    -----------------------------------------------------

    马超一看对面的两人,他就是笑着一抱拳,“二位,别来无恙啊?”

    对面的两人,正是曹操派来的关羽和曹纯。他根据满宠的意思,然后召集了所有人来,商讨到底怎么伏兵。结果众人最后商议出来的,就是今日的这个情况。、

    曹纯话不多,而且他也不爱和马超说话。但是关羽不一样,既然人家都这么打招呼,自己也不能太过无礼,只见他在马上一抱拳,缓缓说道:“凉州牧,关某有礼了!”

    关羽倒是没管马超叫什么将军,而是称呼凉州牧,而且对他还算是礼貌。而之所以关羽能如此,不是因为马超如今的身份地位,就是因为马超先和他打了招呼,然后关羽也确实是比较欣赏马超的武艺,就是这么个原因。

    马超一见关羽对他还挺客气,他笑道:“今日二位在此伏兵,是要截杀马某还是要生擒?”

    这一句话过后,关羽就是一笑,手捋长髯说道:“凉州牧,曹公和兖州军帐下众人,皆料到州牧回无极,必经此地,所以特命子和还有关某在此等候,到时请州牧去我兖州军大营作客!”

    马超看关羽没有直接回答他,但是这个意思再明显不过来。首先曹操肯定是不敢杀自己就是了,毕竟自己要真死在他兖州军的手里,那事儿就大了。关键是这个时候他正在邺城和凉州军对峙,要是出了这么大的事儿,那他估计就占据不了冀州多少的州郡了。凉州军和冀州军联合在一起要是对付不了他兖州军,那可真是徒有虚名了。

    所以曹操不可能能想不到这些,所以他自然也知道他要怎么去做。不过自己可能轻易就能让他们擒住吗,别看他们有两千虎豹骑,而且还有关羽这样儿的大将,但是自己这儿可不是就自己一人,赵云可是绝对不能忽略的人啊。

    -----------------------------------------------------

    而这个时候马超则冷笑道:“作客?好,我今日倒是要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就在曹纯要让士卒动手的时候,马超这个时候却说道:“关云长。敢不敢和我立个赌约?”

    关羽和曹纯两人一听,心说什么?这时候还立赌约,要不是伏兵别你马孟起给发现了。这个时候咱们都已经开战上了。

    不过对此,关羽倒是有了些兴趣。“不知州牧之意是?”

    “关云长,你武艺不错,敢不敢和我手下大将比试一番,只要你能胜,我便和你们去一趟邺城,如何?”

    关羽一皱眉,而他旁边的曹纯在说道:“云长。不可同意马孟起所说,如今我们这儿有两千人马,未必就不能生擒他马孟起啊!”

    关羽虽然没对曹纯说什么,但是心里却是摇头。在他看来。曹纯是不知道,但是自己却能看得出来,马孟起身旁的人,那也是一流的武艺,绝对是不能小看。所以要真是双方打起来的话。己方还真是不一定能生擒人家。

    “子和,听我一言,马孟起所说,我们赌了!”

    曹纯一看,他也不能说什么。确实。虽然自己是带着虎豹骑来的,但是自己还得以关羽为主,这个也是没错。所以他哪怕说放了马超,自己也不能如何。而且曹操也想过,很要是双方大战,厮杀在一起,那么己方肯定伤亡不少,所以,要是真能没有伤亡的话,也能达到目的,那自己何乐而不为呢。只是己方这能成功吗,曹纯确实没多大信心啊。

    -----------------------------------------------------

    关羽一笑,“好,州牧既然如此说了,那么关某又有何不可!”

    对关羽来说,和对方一流武艺的那个人比试一番,既是让自己能如愿以偿,也能不让己方损失太多。要真是自己没敌过人家,那就放了马超他们也没什么。至于处罚,自己到曹公面前去领。其实关羽是有种预感,就算是己方拼了命,可能马超他们两人还能逃走,所以他才同意马超提出的赌约。

    关羽这人对赌斗什么的是没有兴趣的,但是马超之前所说,对他来说,确实就是如今最好的结果了。

    马超心里暗笑,心说你关云长确实厉害,但是却赢不了常山赵子龙啊。

    “关云长,之前我所说,是你胜了,我才和你们走!”

    “州牧所说不错,哪怕打成平手,关某也会如此!”

    “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请!”

    “请!”

    听着马超和关羽两人的对话,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们两人要在这儿单挑呢。实在是关羽和赵云,没马超什么事儿啊。

    -----------------------------------------------------

    这时候马超对旁边的赵云说道:“子龙小心,关云长此人前几刀是登峰造极,厉害非常!”

    赵云一笑,“还请主公放心,此事云自当小心!”

    关羽的名儿,赵云自然是听说过的,所以此时他已经带马来到了关羽近前。

    “兖州军关羽关云长!”

    “凉州军赵云赵子龙!”

    “请!”

    “请!”

    说完,两人的兵器是不约而同的向对方攻去,虽然都想着能先发制人,但是两人却都知道,这次的对手不一般,却是不得不尽全力才是啊。

    -----------------------------------------------------

    关羽一刀,是直奔赵云。其实马超说得不错,关羽的头几刀,那是特别厉害,但是那个却有一个大前提,就是能借势。这个借势就是很多了,主要还是借助战马奔腾之势,不过如今两人距离不远,所以关羽借不到什么势,以致于第一招,两人是平分秋色。

    毕竟都是一流上等的武艺,所以两人对了一招之后。就大概明白了,对方和自己水平相当,百回合之内基本就是不会分出胜负来了。

    怎么说两人的经验都不少。一招过后,关羽笑道:“好一个赵云赵子龙。接招!”

    关羽是行家,所以一招就知道赵云的真实水平了,赵云也同样笑道:“你也不差!”

    说罢,两人是再次战在一处。赵云用得是他老是童渊的绝技,百年朝凤枪法。而关羽呢,他用得则是春秋刀法,也是不差什么。

    两人都得是旗鼓相当。确实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材”。两人是谁也不敢怠慢,毕竟同一个水平的对决,更是哪怕一小点儿的弱势显现出来。那么都可能被人所乘,然后自己败了。

    所以对此,两人是谁也不敢大意。越是旗鼓相当的对手,就越是难得,而且同一个水平级别的对手。在生死大战的时候,能让你领悟很多。所以虽然在战场上遇到了一个同水平的对手,不算是什么好事儿,但是却并不代表就一定都是坏事儿,所谓是“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

    十个回合过去了,两人是谁也奈何不了谁,谁也没占到什么便宜,是谁也没占据上风,两人是都一样。

    赵云打斗的时候还没忘了讽刺关羽一句,“关云长,你要是就这些本事的话,那可真是胜不了在下啊!”

    按理说赵云不是这么个人,在两人相斗的时候还出言讽刺。但是今日的事儿,却让他是不得不如此。因为对他来说,只要是能护送自己主公平安返回无极,那么自己就算是出言讽刺关羽几句,又能如何呢。赵云可绝对不是那种不知变通的人,对他来说,虽然也是有他自己的处事原则,但是有些东西,确实也真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关羽一听,他心里确实是生气。心说自己这个时候确实是胜不了你赵子龙,但是你赵子龙一样是奈何不了关某人吧。不过他仔细一想,就明白赵云的意思了,心说好啊,你赵子龙就是想让自己中你计,但是自己可能那么容易就上当吗。

    关羽此时是大喝了一声,“赵子龙休要多言,莫非是欺关某大刀不利否?”

    说着,是跟加紧进攻了,他这个时候,就是想要把赵云给赢了。但是关羽感觉,这个很难办啊,自己能杀颜良,能败文丑。但是却没胜过马超,没赢过那个典韦,如今这又来了一个赵云。关羽真是不得不说,天下那么厉害的武将,他马孟起的凉州军可是有好些个啊。

    -----------------------------------------------------

    而在后观战的马超,他对赵云可以说还是很放心的。因为关羽是很厉害,这个没错,自己也不是不承认。但是他想胜过赵云,至少马超从来没认为能。当然了,赵云想胜关羽,至少一百回合过了,也不一定能。

    马超相信赵云,还有一点,那就是赵云骑着的是宝马。但是关羽那就是一匹普通上等马,在马超看来,曹操有几匹宝马吧,但是却没给关羽啊,这个怎么回事儿呢。

    其实马超想得没错,曹操他当然是有宝马,至于说为什么没给关羽,其实还是因为他觉得没到时候,就是这么回事儿。要知道曹操手下那么多将领,可还没有一个人让曹操送过宝马呢,所以这个……

    关羽和赵云,两人已经斗了三十多个回合。着急的不是马超,是曹纯。对他来说,他才是最希望能兵不血刃就把马超给带回去的人,但是从如今的情况上来看,他发现可能是不行了。

    而且他算是明白关羽的想法了,一个马孟起已经是很难对付了,这又来了一个赵子龙,武艺根本就不比他差,这么两个一流上等武艺的人,就算是自己这两千骑兵能擒住马超,可这得损失多少,曹纯不敢想啊。并且还不一定就能擒住谁,所以他也觉得关羽的做法是对的。

    曹纯也明白自己主公是不敢就那么杀了马超的,最多让马超在自己大营。然后从凉州军那儿得到足够的利益,作为交换,也就是这么些。但是从如今的情况来看。己方的如意算盘看来是要落空啊。所以他才是场上最为着急的人,而不是别人。

    -----------------------------------------------------

    两人是你来我往。你一刀我一枪,确实是战况激烈。时间久了,关羽知道,自己的战马是要体力不支,他赵子龙的战马是宝马,可自己这战马却是不行。

    两人是大战了近百个回合,已经是不能再用言语来形容这个场面了。而马超此时心说。这两个人已经是耗上了,真是非要分出个胜负不可。

    此时就听关羽是大喝了一声,“今日之战,到此就算结束了吧!”

    说着。他是虚晃一招,然后拨马便退了下去,赵云也收招了而没有去追赶。他知道关羽是有意撤退,没有去追击。

    -----------------------------------------------------

    曹纯看到关羽退了回来,他就知道。今日是没成功,只能让马超他们两人离开了。

    关羽来到了曹纯近前后,直接说道:“子和,让他们离开吧!”

    曹纯还有些为难,毕竟是放了敌人。怎么回去和自己主公交待。

    “云长,这……”

    关羽也不甘心,但是却是没有办法。今日要就是只有马超这么一个一流上等武艺的人,那么还好说,但是两个人……

    “不放了他们,大战的话,只能是徒增伤亡罢了!”

    说完这话后,关羽是再也没说什么,他知道,曹纯其实已经很明白自己的意思了。

    曹纯点点头,然后便对虎豹骑士卒一摆手,喊道:“全军撤退,回邺城!”

    “诺!”

    最后关羽则对马超和赵云两人喊道:“二位,关某没有食言,咱们后会有期!”

    不甘心归不甘心,但是有些东西并不是你怎么想的,就一定能成的。所以关羽是无奈地和曹纯带兵撤退了,至于回去怎么领处罚,那就是曹操他们兖州军的事儿了。

    -----------------------------------------------------

    马超看着赵云说道:“子龙辛苦了!”

    赵云一笑,“关云长虽然武艺不错,但是未必能胜过云!”

    两人相视一笑,马超说道:“今日是我大意了,看来这次得吸取教训才是啊!”

    赵云点头,“主公,其实云也一样如此。没想到那个满伯宁,原来是如此打算的!”

    “好了,咱们赶紧回无极吧,争取早日拿下中山卢奴城!”

    “诺!”

    两人是再次打马,奔向了中山无极。回去之后,马超还得整兵,然后带兵去中山的卢奴。

    -----------------------------------------------------

    曹操带兵和袁绍进行了第一次,两军在邺城的交战,结果算是打了个平手,谁也没占到什么便宜。但是在曹操看来,其实就是己方输了。怎么说呢,要是之前的冀州军,就连败了己方几场,然后粮草又是不济,所以己方这次肯定能胜利。但是如今的情况,是人家粮草又有了,所以己方最大的那个优势不在了,之前的冀州军是又回来了。

    所以曹操对己方士卒的表情,他还是不满意。这么久了,如今连邺城还是没能拿下来,自己的压力确实是很大啊。

    正在曹操思考着如何对敌的时候,关羽和曹纯已经是来到了曹操的张军大帐。

    两人进来后,曹操一看他们这个表情就知道,伏兵去擒马超,这事儿是败了。

    -----------------------------------------------------

    “曹公!”

    “主公!”

    “你们都坐吧!”

    “谢主公!”

    曹操直接是问道:“怎么,事儿没成?”

    关羽是面露愧色,对曹操说道:“回曹公,在下办事不利。还请曹公责罚!”

    曹操闻言就是一皱眉,直接向曹纯问道:“子和,你来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诺!此事是这样……”

    曹纯也不敢对自己主公隐瞒,所以就把之前的事儿。是都和自己主公讲了。而曹操一听,心说原来如此,怪不得关羽到自己这儿来请罪来了。可以说他对关羽,那确实是既爱又感情复杂吧,说不上是恨,反正就是感情比较复杂。

    就是因为关羽这个人到了如今,也没叫过曹操一声主公。在曹操到想法中。自己对你关于长不错吧,但是怎么就打动不了你呢。所以虽然关羽确实是一直都在曹操的帐下做事,在兖州军中,更是随着曹操南征北战。但是曹操对,反正有喜爱,这个是肯定的,本来曹操就是一个爱才之人。但是同样因为关羽他这样儿,所以把曹操整的。就变成现在这样儿了。

    -----------------------------------------------------

    曹操听了曹纯所讲的前因后果之后,他对关羽说道:“云长,虽然你与马孟起赌约如此,也该去履行,但是最后你却是没有动一兵一卒。便放过了其人,是也不是?”

    关羽点头,“曹公所说,确实不错!”

    关羽没什么可辩解的,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自己和马超有赌约,而自己确实是像曹操说得那样儿,是没动一兵一卒就放走了马超他们两人,没错。

    最后曹操说了好几句,终于是说到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还是让关羽领军棍去了。但是即便如此,关羽也是接受了。虽然他在心里还是有些不服,但是不得不说,自己确实是违犯了军法。首先,自己同意了马超的赌约,之后又把他放走,所以就算曹操说杀了自己,其实这个也不是说不通的。

    而和他一起收处罚的还有曹纯,但是没办法,军规军纪就是这样儿,所以谁违犯了,那谁都不能幸免啊。当初曹操还有割发代首的事儿呢,所以其他人多个什么。

    -----------------------------------------------------

    最后还没等两人下去领处罚,曹操对关羽说道:“云长战马不行?之前子和说敌将有宝马,而云长的只是普通的上等战马?”

    关羽点头,然后抱拳说道:“却是如此!”

    “那么我送给云长一匹宝马!”

    关羽一听,虽然是心里高兴。但正所谓是“无功不受禄”,自己如今非但是没有立功,但是却还要受人家的赏赐,这事儿也实在是让人不太好意思啊。反正关羽就是这么个想法,所以他连连摆手,“曹公,这,如何使得?”

    曹操也是把手一摆,“云长不必如此说,今因战马使得云长不敌敌将,送一匹宝马于你,他日在沙场之上,定斩敌将于马下!再说,将军岂可无马?”

    关羽一听曹操这不容拒绝的语气,虽然他都明白,曹操这是在收买他。但是说实话,自己加入到兖州军,在曹操的帐下后,曹操对自己确实不错,这点自己也承认。但是自己却总感觉,和曹操并不能说是一路的人,所以自己才一直都没真正归附曹操。

    “好吧,如此便多谢曹公了!”

    “哈哈哈!云长这倒是客气了,望云长能骑宝马在沙场上建功立业,以报朝廷!”

    说完,曹操便吩咐士卒,“来人啊!”

    “主公!”

    “带云长去我的马棚,挑选宝马一匹!”

    “诺!”

    曹操他有他自己的马棚,有专人照料他的那几匹马。其实宝马就有好几匹,曹操本来也是爱马之人,所以自然也让专门懂得照顾马的人伺候着。

    有士卒带着关羽去曹操的马棚去选马去了,而曹操的宝马,关羽也都见过,都知道。他最后挑选的是爪黄飞电,这匹马不是曹操现在所骑着的,所以关羽就选择了这匹。当然了,他也确实是喜欢,所以自然就选择了爪黄飞电。

    -----------------------------------------------------

    当士卒带着关羽下去了之后,大帐中曹纯还没离开,曹操问了他一句,“子和,你觉得云长何时能真正归心?”

    曹纯是心里苦笑,心说主公你都不知道这个,我能知道吗?你要是让我去练兵,那都没问题,问问练兵的事儿,也是没有问题,但是问我这个,我哪知道?不过看如今这情况,您这还真是“任重而道远”啊。

    不过他可不敢这么说,所以说道:“这,主公古人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关云长其人,是有恩则必报,而只要主公能施恩于其人,那么何愁其人能不为主公所用呢?”

    曹操听了赞同地点点头,笑道,“哈哈!子和所说不错,正是我所想啊!就像是今日,关云长其人得到我所赠宝马,相信其人哪怕是为了报恩,也必然不会轻易离开我军了,是也不是?”

    曹纯是赶紧点头,“确实如此,主公英明!”

    说完,两人是相视大笑!

    “哈哈哈!”

    “哈哈哈哈!”

    -----------------------------------------------------

    之前和兖州军一战,袁绍是特别不满意。因为什么,就因为己方粮草问题都暂时给解决了,但是却还是没能大胜兖州军啊。己方冀州军可有那么多人马,但是却还是没能胜人家。所以他确实是失望,不满,等等情绪是都来了。越是已经知道自己身体不行了,袁绍就是越渴求能胜了兖州军,如今对他来说,除了自己的小儿子之外,那就只有胜利最为重要了。

    可以说袁绍确实是想胜利都想疯了,而且他也知道,马超带着大军已经夺取了中山无极。他觉得自己病是更严重了,以前吐血,一日也就吐一次,但是这两几来,天天至少都得吐两三次。

    袁绍知道,自己不能是坐以待毙,必须得采取点措黍者说是举措,要是己方不能胜利,那么就只能是退回邺城,紧守不出了。所以袁绍是亲自举行了一次誓师,哪怕袁绍有病了,但是他也已经是对着所有人的冀州军士卒大喊着,“弟兄们,你们是我冀州军的骄傲!如今兖州军和凉州军入寇我冀州,你们能答应他们吗?”

    袁绍已经是喊了好几句了,他也不管自己身体了,他觉得要是自己不能胜兖州军异常,自己估计最后可能都要死不瞑目。可见如今袁绍对这个胜利的看重,都已经成什么样儿了。

    “不能!不能!”

    对冀州军的士卒来说,这真是难得见自己主公誓师一次,他们都知道,自己主公几乎是不做这样儿的事儿了。但是今日自己主公却来了,所以然士卒是士气高涨。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