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ps:今天还是一更,三章合一~

    张燕听了士卒的禀报,心说这事儿还了得,可真是反了。[]那个兖州军的许褚,根本就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自己可能武艺是不如你,但是我张燕好歹也是黑山军的大帅,可你们兖州军的人也实在是太猖狂了。

    士卒说得清楚,是凉州军的人要战兖州军的,不过因为什么,士卒也说得清楚了,所以张燕能不生气吗。在自己的地方,他许褚许仲康居然敢这样儿,也实在是他无法无天了吧。就从这一刻开始,可以说张燕对兖州军的印象,那是直线往下降啊。他是怎么也想不到,在自己刚和几个属下商议完己方该何去何从后,就出了这么一个事儿。

    这就是他兖州军故意的,而张燕对满宠他们的打算,心里就和明镜似的。此时他自言自语冷笑了一声:“呵呵!兖州军,好,好得很啊!”

    说着,他已经是赶紧奔向了马超还有许褚两人打斗的地方,争取让两人能和解。

    其实张燕可绝对不是个胆小之人,但是听了自己手下士卒所说的这个事儿之后,他是一下就冒了汗了。

    许褚和马超两人居然打起来了?马超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话,哪怕就是少了根毛,自己这儿估计都得被人家凉州军给踏平了。而张燕他也不是没有自知之明,你看他和袁绍怎么样,那都无所谓了,但是马超真要是在他这儿出了点儿事儿的话,那么他可真就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他可不认为凉州军和冀州军一样,冀州军对付自己要伤筋动骨,不过凉州军……

    而虽然张燕也听说过,马超武艺不错,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所以他是一听士卒说完,他是马上就去了。

    -----------------------------------------------------

    许褚从来都不是个什么好脾气的人。同样也是个有性格的。本来在他的想法中,自己后退一步。这个事儿就算是过去了,和马超算是“井水不犯河水”,最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完事儿,谁也别干扰谁。

    但是最后结果却还是和他所想的不一样,没想到马超是不依不饶的,不光是嘴上不饶人。而且还直接带着兵器奔自己来了。所以在许褚看来,自己都那么给你马孟起面子了,但是你不要,还“得理不饶人”。那么自己也没什么可说的。对他来说,那就是,你要战,我便战,至少许褚还没怕过什么。这个确实也是真的。之前是有所顾虑,但是如今人家都欺负到自己的头上来了,他要是还能忍,那么他也不是许褚许仲康了。

    其实这个事儿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也可以说许褚确实是想得太简单了。他还没有真正认识到。马超他到底是个什么人,或者他是什么性格的人。

    为什么这么说,有一点是肯定的,那么就是如今的马超,他可绝对不是当年许褚在酒馆碰到的那个扶风马超马孟起了。现在的他是大汉的骠骑将军、凉州军、槐里侯,并且是手握重病,势力不小,坐拥四州之地,乃是天下的一大霸主。

    可就是这样儿的一个人,许褚就要进人家屋中,是明目张胆地去杀人家。是,虽然你确实是并不想去杀马超,因为根本就不知道,但是马超可绝对不会让这个事儿就那么过去了。其实今日的事儿,要是把马超还有许褚两人对调一下的话,其实许褚他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

    许褚见到马超已经拿着兵器过来了,他说了个请,然后马超也没再废话,两人便这打斗上了。

    许褚是用一柄环首刀,而马超拿着则是他的雪饮刀。别看雪饮刀是好久没真正拿出来对敌了,但是马超天天都练着刀法,这个倒是从来都没有断过。

    别看两人都是使刀的高手,但其实还是马超技高一筹。为什么,一是因为他的天罡八卦刀法绝对比许褚的刀法强不少,二就是,许褚虽然也是用刀高手,这个没错,但是他并不是专门用单刀的,他主要还是马上用大刀,而步下用单刀,更多的精力,他都放在了马上的刀法,而步下的其实还要差上那么一些的。

    所以步下的武艺,尤其还是都用刀,这个时候许褚就有些落下风了,不能和马超比了。毕竟马超可是枪刀双绝,有精妙的招式,还得到过名师的指点,更是浸淫了二十多年,所以……

    -----------------------------------------------------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第723章所有人来我大帐!”

    “诺!”

    不一会儿,是所有人都到了,结果曹操也没说满宠他们的事儿成没成,只是讨论了另一件事儿,最后经过众人相商了近一个半时辰,才把这事儿决定了下来。

    决定完了就去做,最后曹操是把这个非常重要的事儿交给了关羽和曹纯。让他们去实施,自己放心。不管结果如何,自己肯定是要试一试才行,要不如此大好机会。可就要错过了。

    -----------------------------------------------------

    袁绍终于是等来了曹操的兖州军,虽然他既不希望曹操能来邺城,因为他带大军到达邺城这不就说明自己的西防线被破了吗。但是他也希望曹操能带大军前来,因为如此,自己就又能和他曹孟德。和兖州军好好战上几场了。

    当他听说提田丰身死,而沮授投靠了兖州军的时候,袁绍是又被气得不行。

    田丰他死就死了,对袁绍来说,他就算这时候不死。要是还在自己帐下的话,那也就是早晚的事儿。自己肯定是要杀他,绝对不会留下他,因为自己丢不起那个人。

    至于让他生气的,自然就是沮授,他倒是没有想到,沮授居然是投敌了,这和张郺许攸他们有什么区别。实在是太让自己气愤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啊,等哪一日己方抓到那个沮公与,一定要把其人给挫骨扬灰了,才能一解自己的心头之恨啊。

    这就是如今的袁绍,他倒是不知道许攸的真是想法,所以就认为他和张郺一样,是投靠了兖州军。而沮授和他们也一样,都是投靠了敌人。

    而现在袁绍所想的,就是怎么能大胜兖州军,甚至直接就打退兖州军才行。毕竟如今己方的粮草问题,就算是暂时解决了,但是曹操的兖州军却也到了邺城城下。说实话,袁绍是没半点儿害怕的,有的只是兴奋和激动。至于说他为什么如此,还不是做着他的春秋大梦吗,觉得自己的冀州军能横扫了兖州军,然后夺取了曹操的地盘,占据许都等等,一系列的东西。

    袁绍的一干属下,不少人都觉得自己主公是越来越让人难以捉摸了,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自己主公变成了如今的模样。说实话,自信并不是不好,但是过分过度了的话,那就不叫自信,那就是自负自大了。所以如今的袁绍,其实就可以说是后者。很多人都不知道他这到底是从哪来得这信心呢。

    -----------------------------------------------------

    袁绍是再一次召集了众人,一起相商对敌策略。别看袁绍这时候都这样的状态了,但是依旧还是知道,要集思广益,看看众人的意思。毕竟多听听看看,还是好的,而这个他也都明白。

    “各位,兖州军已经来邺城有两日了,不知道各位有何好的御敌之策?”

    众人一听,心说主公啊,这又来了,人家都兵临城下了,和咱们对峙,咱们一时间也确实是拿不出什么好的御敌之策来。向来兵事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所以还是那句话,他要战,我们便战,还能怕了他们不成?

    要收不少人都是如此想法,但是却没一个敢这么和自己主公说的。

    而袁绍则看了眼众人,说道:“友若,你来说!”

    在下面坐着的荀谌一听,心说自己怎么成了出头的椽子了,真是倒霉透顶啊,他心里是苦笑着,这真是,倒霉得不行啊。

    荀谌是硬着头皮说道:“主公,各位,曹孟德带大军来此,我军,唯有,唯有一战耳!”

    袁绍一听,心说你说了还没说一样,这话还用你说。结果他是没给荀谌好脸色,结果荀谌一看心说,自己本来就不擅长这个,所以怎么可能有主意。真正冀州军帐下厉害的人物都让主公你给整没了,如今就一个审配,算是有些本事,至于其他几个,自己也不能说人家没有本事,但是真正和田元皓、沮公与、还有许子远比起来的话,确实还是要差些啊。

    荀谌其人虽然和荀彧还有荀攸是不能比,但是其人的眼力确实还是不错的,这个倒是没错。

    袁绍是继续点名,反正是看到谁就叫谁了,“佐治,你来说几句吧!”

    辛毗字佐治,颍川阳翟人,辛毗这个人,说实话,他其实是心向曹操的。哪怕他在袁绍的帐下做事,但是却也减少不了他对曹操兖州军的向往。至少在他眼里看来,自己这个主公,是不如曹操曹孟德的。要说唯一能超过曹操的,那就只有他的出身,家世了,仅此而已。

    “主公,如今我军粮草暂时无忧,所以我军自当是死守邺城,尤其是不能让兖州军寻得机会!”

    袁绍听了辛毗的话后,他这才点了点头,辛毗说得倒是没错。不过自己大军绝大多数都在城外,自然还是先和兖州军战上几场,然后再守城也不迟。

    “佐治所说,我自当是考虑!”

    之后袁绍是有点了几个人,文士武将都有,不过也都没有什么御敌之策。最后袁绍也不问了,毕竟这事儿要是真有好主意的话,都这时候了,也没人是藏着掖着的,所以他也不想是把手下人给逼迫出来那么无奈的表情。他是看着他们,袁绍心里就不爽,极其不爽啊。

    -----------------------------------------------------

    之后袁绍是把众人给打发走了,唯独是留下了他比较看重的一人,就是人称“审疯子”的审配。

    众人都走了之后,袁绍这才说道:“知道我为何单单留下你一人?”

    审配摇了摇头:“还请主公明示!”

    “我自感觉已经时日无多。”

    审配一听,忙说道:“主公何出此言,这……”

    袁绍闻言则摆了摆手,他没对审配对此多说什么,他每日都在吐血,而且是越来越多,不过这个事儿除了给他诊治的医者之外,没有人知道,而且他对医者是下令严格保密的。所以自己的身体如何,袁绍早就知道了,而且他也清楚,自己活着的时候,还能带着冀州军和兖州军相抗,手下人也都能听自己的,但是自己一旦是不在了,基本上冀州、幽州、青州就要乱了。

    袁绍不傻,他不是不知道,自己那几个儿子都怎么样,根本就每一个能守住自己的基业的。

    “不必多言,你只需记得我今日所说,一旦我哪日故去,你无比带着显甫离开冀州,离开这是非之地,远走他乡避祸去吧。只要没有那个心思去争霸天下,想来孟德也不会对显甫下杀手的。”

    审配一看,自己主公说完这话,一下就像是老了十多岁,他算是知道了,原来自己主公这是要把三公子托付给自己。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