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ps:

    今天只有一更是三章合一的大章

    马超在听了郭嘉所说之后,就是一笑,“奉孝所说不错,我之所指,却正是那黑山张燕!”

    而众人一听,心说果然是那个黑山张燕啊。而一想到此人,众人心里也不由得想开了。

    这个黑山张燕,本来他不是姓张,而姓褚,叫褚燕。在中平元年,也就是黄巾起义刚开始的那个时候,褚燕是聚集了一群强盗,然后转战河北,最后等到了真定的时候,都已经有了过万的人马了。而在中平二年,博陵的张牛角也聚集了一伙人,他自号将军,最后两人是兵合一处,然后褚燕是推举了张牛角为整个队伍的首领,两人是共商大事共图大业。

    不过之后在攻打瘿陶的时候,张牛角身中数箭,身受重伤。而在他临死之前,他则是让自己部下士卒,都奉褚燕为首领,最后也把人马都托付给了褚燕。而后张牛角死了,众人根据张牛角的意思,都推举褚燕当首领,而就是在那个时候,褚燕便把自己的姓给改成张了。

    -----------------------------------------------------

    不得不说,张燕其人还确实是个很有主意主见的人。为什么这么说呢,就说在那个时候吧,就连自己的名儿都不能说随便去改,所以就更别说是老祖宗的姓氏了。但是张燕却一下就把自己的姓给改了,当然了,其实这里面确实也有不少原因在的。

    第一,就是张牛角和张燕两人只见的关系,要说两人的年纪相差可是很多,所以虽然别看一直确实都是称兄道弟的,但是对于两个人来说,更是情同父子,感情真就是特别好。而且张牛角他还没有子嗣。所以他死后,张燕就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姓给改了,就是为了纪念他。

    当然,这里也有一种继承的意思。那意思自己把姓都改了,就相当于是张角牛的儿子继承了他的位置,而自古以来,子承父业,这个都算是天经地义,没什么可说的。

    第二,可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了。那就是张燕他之所以会如此作为。其实也同样是为了能稳定军心。

    毕竟人马中是有他之前的那些属下。但是大多数其实还是人家张牛角以前拉来的人马。而他自己的人马自然不会反对他当什么首领,但是张牛角之前的人马呢?这个……所以别看有张牛角最后的遗言在,但是这个却并不足以让人真正去信服他张燕。所以张燕他自己其实也都知道,自己必须要表达出自己的态度来。所以就毅然决然地改了自己的姓。

    所以这个其实也是为了给众人看的,让他们看到自己的态度,连姓都给改了,继承了张牛角的事业,所以还有人能说什么。

    结果果然是有效果,张燕把姓一改,一下就让不少张牛角的部下感觉,原来自己将军把人马交给张燕是对的,这样儿有情有义的人。才能当得我们全军的首领。所以可以说张燕的一个举动,就让全军上下的凝聚力一下就增强了。改了个姓,也确实是给他增加了不少的威信。

    从此之后,张燕便当上了这支人马的首领,一直带着自己的弟兄们转战在河北的地界上。如今。少说也得有十万的人马,至于再加上士卒的家人,那就更多了。所以无论是对曹操还是对马超来说,张燕绝对是河北不能忽略的一大势力,于是他们都想让张燕能归附自己。如此的话,对自己的河北大计,绝对是利多弊少的。

    -----------------------------------------------------

    此时刘晔对自己主公说道:“主公,张燕在河北势力不俗,并且其人桀骜不驯,非是能轻易说服得了的啊!”

    众人都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而张燕他这个人也确实就是如刘晔所说的那样。他如今拥兵超过十万,之前的势力其实也不小。而且无论是公孙瓒还是说袁绍,都曾派人去说服过他,但是结果都是没什么大用。

    袁绍就不用说了,他作为冀州军的领袖人物,张燕对他确实是不怎么看得上。毕竟当年张牛角就是死在了巨鹿的瘿陶,虽然那时候袁绍还没入主冀州,但怎么说张牛角的死都和冀州军和大汉朝廷有关,所以张燕要是能加入冀州军才怪了。

    至于公孙瓒,张燕也看不上,毕竟他对朝廷就是不感冒,所以他是一直也没投靠于谁。而对于此,众人当然都是知道的,所以刘晔是直接说出了自己的顾虑来,毕竟张燕要真是那么容易说服的话,可能早就加入到幽州军或者投靠别人了。

    -----------------------------------------------------

    马超一笑,对刘晔,当然也是对众人说道:“子扬,各位,各位皆知张燕其人对朝廷有些偏见,而且张牛角其人更是身死了在巨鹿瘿陶,所以想要说服其人,确实是不易,这个我亦是不得不承认。但是各位有没有想过,张燕其人如今他的处境,可是相当得不妙啊!”

    众人一听,仔细想想,自己主公说得有道理啊。以前张燕有些势力的时候,不管是袁本初还是公孙伯珪,都是派说客去劝说过他,但是最后结果都是没成。张燕就是自己干自己的,最多也就是个左右逢源,然后没别的什么了。

    但是就如此,袁绍也从来没把张燕给怎么的了。至于说为什么,这个第一还是和他这个人有关系,要说冀州军几十万,难道还敌不过当时张燕那几万人马吗?显然是不可能,但是袁绍这个人确实还是比较骄傲的,对他来说,张燕是什么人,那就是贼,而自己先派人劝说过一次。都是给他大面子了。之后也出兵去剿灭过,但结果人家张燕带着人马跑了。

    袁绍就明白了,这个张燕太狡猾了,自己大军一出动,这么耗费钱粮,然后他跑别地方去了。他能和自己耗,自己可不能和他耗,所以他又撤兵回来了。对袁绍来说,自己面子就算是找回来了,那就够了。因为自己一出兵。张燕就吓跑了。这不自己面子就回来了吗。至于说要去继续追击。彻底剿灭张燕,袁绍觉得没必要,因为草寇贼人能成什么气候。

    他反正是从来就没把张燕给看在眼里过,真的。在袁绍看来,当年的黄巾军号称百万,结果呢,如今不该灭了还被灭了吗。那么你张燕这黑山军还不如人家黄巾军呢,自己还能怕了你了。

    结果之后张燕的势力是越来越大,等到袁绍真正想要剿灭黑山军的时候,他发现已经是得不偿失了。确实,不是冀州军打不过黑山军,但是真正要是把他们灭了。那么冀州军必然是要伤筋动骨,然后被敌军所乘。所以袁绍是不会做这个事儿的,至于张燕,那么就爱如何如何吧,彼此就算是“井水不犯河水”。袁绍对黑山军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

    而等到曹操兖州军还有己方凉州军进了冀州的时候,其实这时候众人都知道,张燕的处境确实是不太好。因为不要觉得三方大战对他来说能有什么好处,至少有两个地方,对他是没什么好处的。

    第一,就是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随着黑山军如今人越来越多,人马加上他们的家人,几十万都过了,那么粮草,就是最大的问题。他们不是冀州军,张燕更不是袁绍,所以上哪能整到那么多粮草啊,所以其实如今的黑山军可真是粮草不济,是个最大问题。

    第二,就是张燕该做出选择来了。因为三方大战,他中立是不可能,就算能,但那也只能是一时,暂时的而已。这个时候己方把主意都打到他身上了,那么曹操兖州军呢,能不也去如此吗。所以张燕要是不表态,去归附谁,这个对他可是没什么好处。

    毕竟马超、袁绍还有曹操三方大战冀州,绝对不是当年的袁绍还有公孙瓒所能比的。那个张燕能左右逢源,但是这个时候,他却真是做不到了。其实对于他来说,张燕肯定倒是也还想如此,但是形势却不能让他如此。

    -----------------------------------------------------

    听了自己主公所说,郭嘉这时候是再次出言说道:“主公所说不错,如果嘉是张燕的话,此时肯定也是顾虑重重,不知道到底该如何是好。所以当早已去说服其人,还是有可能成功的!”

    要说郭嘉对于去说服张燕,他确实还是有些把握的,虽然不是说那么大,但是多少还是有些。哪怕张燕其人不是那么容易能说服,但是郭嘉却也愿意去试一试。

    马超一笑,“奉孝所说不错,不过此次我当亲自走一趟才行!”

    众人一听,自己主公这是要自己亲自出马啊,虽然他们不认为张燕能对自己主公不利,但是自己主公都亲自去了,这不是说明,凉州军帐下没什么人了吗。

    这也不能怪众人这么想,关键是,你说之前去提亲,和甄家定亲的事儿,马超作为长辈,自然是有他出马,也是合适。但是如今是当个说客,这个……

    看到众人的意思要劝自己,马超则把手一摆,还没等众人说话呢,他就直接先说了:“各位,张燕其人,虽说并非是油盐不进,但是也几乎是差不多了。所以要想能打动其人,不只是要给足够让他动心的利益,更得是让他知道,我军对他的重视。如果如今我不在此,那么我当然不会亲自前去,但是既然我此时就在军中,那么还是由我亲自去一趟比较好。”

    众人一听自己主公都这么说了,他们也就不多言语了。都知道,自己主公定下来的事儿,已经都下定决心了。那么基本上他就不会更改了。那真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谁不知道啊,自己主公在这儿上,固执程度还真是可以啊。也就是自己主母,估计才可能真正劝说住自己主公吧。

    -----------------------------------------------------

    而此时众人也确实是不准被劝说什么了,只听刘晔说道:“属下恳请和自己主公一同前去,说服张燕!”

    马超点点头,而郭嘉也说道:“嘉亦是愿同往!”

    马超这时候则摇了摇头,然后便说道:“典韦!”

    “属下在!”

    “命你明日便护送着甄家小姐回长安,然后将她交给我夫人后。你再回来!”

    “诺!一切还请主公放心就是!”

    这个事儿。马超其实都和甄家商量好了。明天的时候,他就会派人把甄宓给护送到长安。至于护卫,就派典韦一人,再加上几十精锐就够了。毕竟这一路。就是直接到常山,然后进司隶,都是自己的地盘,应该没什么意外。就算有,有典韦在,千军万马,基本上也能保护甄宓平安到达长安,对此马超还是很放心的。

    -----------------------------------------------------

    这个事儿安排完了,此时赵云则出言说道:“主公。云与张燕其人为同乡,并且曾经有过一面之缘,所以云愿与主公同去!”

    对赵云说的,马超还是很满意的。反正他是不可能一个人去就是了,但是所带的人。无非就是郭嘉或者刘晔。但是因为张燕这个人和赵云确实是同乡,马超是知道的,但他可不知道赵云还认识他,但是这个也很正常。如此一来,那就更好了,马超就准备和赵云一起去。

    “好,子龙与我同去。至于无极这儿,就交给奉孝了!”

    “主公放心就是!”

    虽然自己主公没让自己一起,但是郭嘉也知道,对于张燕这样儿的人来说,赵云去其实比自己强多了。自己这个说服力是比一般人能强点,但是赵云的优势却不是别人所能比的。一个同乡,就能让两人的距离拉近,更何况两人还认识,不熟归不熟,但是认识,那就好办了。

    赵云也说道:“诺!一切全听主公安排!”

    马超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对众人说道:“其他各位留守在无极,一切都听奉孝之令,不得有误!”

    “诺!”

    众人是异口同声,自己主公要暂时离开,无极这边儿先交给军师。他们其实对郭嘉确实都挺信服的,所以就算马超不特意叮嘱这个,他们也不会不听郭嘉的。毕竟郭嘉虽然只是个文士,但是在凉州军多年的威信却不算少了。

    “好,子龙和我收拾一下,我们即可出发!我总是感觉,曹孟德也许此时也在打黑山军的主意,所以兵贵神速,我们不能落后了!”

    “诺!”

    -----------------------------------------------------

    马超猜得还真对,当曹操说出来,有一只人马在河北,而且是势力不小的时候,荀攸和程昱便一下就想到了,自己主公所说正是黑山军张燕啊。

    于是荀攸便说道:“主公所说,可是那黑山张燕?”

    曹操闻言点头,“不错,正是其人还有黑山军。其人肯定不会是投靠袁本初冀州军,但是如今马孟起的凉州军也在此,所以我军却不得不加紧去说服其人才是啊!”

    荀攸一听,自己主公说得没错,之后程昱也说了两句,无外乎就是同意自己主公的话。

    当然了,众人对此,其实也都是如此想法。毕竟张燕的黑山军,确实是河北不能忽略的一股力量。看看其人能在袁本初这个北方霸主的地盘上拉出这么大的势力,就知道,张燕其人,那肯定是有些本事的。所以,如果能得到其人的帮助,那么对己方兖州军来说,可不就是如虎添翼了吗。

    果然。程昱说完之后,曹操的其他属下也都出言赞同。毕竟这事儿确实,张燕要真能投靠了己方,那么对己方的好处,可太多了。黑山军绝对能成为己方的一大臂助,并且能成为己方和冀州军还有凉州军博弈,最后取胜的关键一环。曹操的也没指望着,说能在凉州军的手里就把冀州全境都给占据了,这个事儿反正暂时是不可能了。

    但是有了黑山军张燕的相助呢,己方也许就能占据更多的地盘。这个应该是很可能的。

    最后和众人说了几句后。曹操拍板儿了。“好,各位既然对此都同意,那么当即可去说服张燕来归!”

    说完,曹操看了眼众人。想着,这事儿应该是派谁去比较好。

    就在他还在想的时候,就听一人说道,“主公,属下愿往,前去说服张燕!”

    曹操一看,是满宠满伯宁,他心里一喜,毕竟满宠当个说客还是够格的。至少当时去长安。他办得就不错。当然,这个也不得不说是马超也正是想出兵。不过却也不能不说,满宠其人的本事,还算是个合格的说客。

    曹操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好。伯宁既然是如此主动请命,那么便就由你前去吧!”

    “诺!属下谨遵主公之令!”

    对满宠来说,只要张燕不抵制己方兖州军,而且马孟起别跑自己前面去,那么自己还是有希望能说服成功张燕其人的。别看张燕这人是桀骜不驯,而且对朝廷还有些偏见,但是这些都不是大问题。在满宠看来,只要能给其足够的利益,那么就不愁其人不归降己方。

    之后众人又商议了一下,己方的底线到底在哪儿。毕竟和去说服张燕,肯定得给人好处吧,并且万一人家也要提出来什么要求呢,所以众人还是商量了一下,到底己方能接受多少。

    最后还别说,哪怕曹操没有凉州军那么有钱粮,但是却也很大方,至少在满宠来看,要是自己是张燕的话,也就差不多了。还是那句话,只要他不从心往外反感己方,那么一切都没有问题。

    -----------------------------------------------------

    曹操这时候说道:“仲康!”

    “属下在!”

    许褚一说话,声音不小,虽然不至于是震耳欲聋吧,但是也真是差不多了。这他都比平时小声了,要不估计众人耳朵都得嗡嗡的,不过对此,众人却早都算是习惯了。

    “你即刻便护送伯宁上路,前去张燕黑山军处走一趟!”

    “诺!”

    曹操点头,只要有许褚在,那么一切基本上都没有什么问题。满宠是个人才,所以别管能不能说服张燕,但是其人却不容有失。

    曹操这边儿安排完了之后,两人就和自己主公还有众人告辞,前去说服张燕。

    而第二日,曹操便带着大军,奔向了邺城。对他来说,这就是重中之重的一战,拿下邺城,魏郡到手,自己便能兵进巨鹿,一步步蚕食冀州。虽然曹仁他们已经分兵离开了,但是主要却并不是要夺取冀州的地盘,而是打通从冀州到幽州的路,是以占据幽州为主,而其次才是夺取冀州的郡县。

    -----------------------------------------------------

    张燕最近忧虑不少,是啊,就和别人想得差不多,他如今是不得不忧虑。

    虽然曹操还有马超,都没派人来找过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几日他忧虑更多的。他知道,无论是他曹孟德也好,还是马孟起也罢,可能放自己在这儿,而不闻不问吗,明显是不可能。所以在张燕看来,只要两人有了空了,那么就一定会对自己采取策略,无非就是先礼后兵,不过如今冀州军没能解决,所以估计等冀州军被他们解决完了之后,就是自己了。

    说实话,张燕倒真是不怕曹操还有马超,但是自己死了没事儿,可自己还有十万多的弟兄呢。而且还有他们的家人呢,这最后可怎么办。从自己当上了这个首领的那一日其,自己就下定了军心,要让自己的弟兄们过上好日子。但是如今再看呢,自己根本就没做到。如今自己弟兄们跟着自己,只不过就堪堪温饱而已,和自己当初所想的,真是差了很远。

    所以张燕他也想过,也许自己应该放下那么成见,而投靠曹操的兖州军或者马超的凉州军。至少自己的弟兄们成了正规军了。那么过得日子。肯定要不这个时候强啊。尤其自己可是听说了。那凉州军在天下,绝对是富裕得一支军队,待遇什么的,那都是非常不错。在天下都有名。而且骠骑将军马孟起,更是对手下士卒是不吝赏赐,对手下特别大方。

    而对张燕来说,他确实是很看重这个。当然他可不是那么贪财的人,他自己倒不是那么特别在乎这些,但是却对自己手下的前途很担忧。

    怎么说呢,毕竟都过了这么些年了,张燕也努力了不少,但是说实话。效果却并不是特别好。因为随着黑山军人马越来越多,军中的粮草,确实就是头号的大问题。而张燕其实也一直都有心给自己的十万多弟兄们找一条更好的出路,他其实也不认为如今干得是什么好事儿。毕竟都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张燕同样是想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所以他不是没动过心,但是曹操也好,是马超也罢,一直也没来人,这个虽然和他说想的不太一样,但是张燕毕竟还是有些头脑,所以他知道,两人还没腾出空来,而一旦是有闲暇,能顾及到自己了,估计就该派人来了。只是在曹操还有马超两人之间,自己应该是投奔谁更好呢,这确实是个问题。至少从没见到两方人来说,张燕对他们的感觉都差不多少。

    毕竟他对朝廷的人马确实是有写不上的,所以你也别指望着他能觉得两方人马怎么好。

    -----------------------------------------------------

    而就在张燕想着这些东西的时候,士卒前来禀报:“报大帅,凉州军使者前来求见大帅!”

    肯定是马超先到的,因为毕竟是近水楼台,谁让他距离张燕这儿近。并且他和赵云两人是一人一匹宝马,所以那速度就不用说了。

    张燕一听,凉州军使者?前来见自己?这可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啊,看来还是他马孟起的人先到了。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是马超来了,毕竟马超来到这儿,也没直接通报姓名,而来禀报的士卒他哪认识马超的,所以他自然就是以凉州军使者来代替。

    张燕点点头,“快,请使者进来!”

    “诺!”

    不管怎么说,连商贾都知道,“买卖不成仁义在”,所以张燕更不可能什么都不懂。对方能不能说服自己成功,自己能不能归附凉州军,这个不重要。但是自己却不能让人家觉得自己不懂礼了,虽然如今己方还不是什么正规军,但是怎么说,在天下那也是又名有号的,所以不能让人挑出毛病来。

    因为张燕他哪知道是马超亲自来了,要不他知道的话,肯定是亲自去迎接马超和赵云两人呢了。毕竟马超那身为地位在那儿摆着呢,他张燕去迎接,并不算掉身份,这点他是别谁都清楚啊。

    但是士卒也不认识马超,张燕就以为是马超派来个属下,结果就没亲自去。不管怎么说,张燕都是手握重兵的这么一个,你要说是诸侯霸主,倒是有些抬举他,但是说好听了,怎么都是个义军首领,这个是没错的,而且手下的人马还不少,别管战力如何,至少是过了十万了,这个也是真的。

    -----------------------------------------------------

    没一会儿,马超和赵云两人就来到了张燕面前。而张燕这么一看,倒是有婿乎他的预料。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来得这两个人都是武将啊,在张燕看来,说客一般不都是文士吗,什么时候武将也能当说客了。当然他没认为武将就不行,但是毕竟还是很少的情况才如此吧。而且张燕还觉得,其中右一个人看着面熟啊,可就是想不起来他到底是谁了。但是自己肯定是见过,并且还认识,这个他还是能确定的。

    毕竟他见赵云的时候,那都是十多年前的事儿了,所以张燕能感觉赵云面熟,说明他记忆力还是不错的,毕竟他就只是和赵云见过一面而已,也不是和熟悉,所以这个能有个印象真就算是不错了。

    至于马超,虽然张燕也确实是注意了。但是他终究是没能联想到是马超亲至。毕竟他连赵云都没认出来。要是能认出赵云来的话。估计他就能知道马超了。毕竟两人终究还是主臣,所以能看出赵云真正对马超的尊重来。但是即便如此,张燕却也没往马超那儿想。他现在还在想,赵云是谁呢。到底什么时候见过这个人呢?

    -----------------------------------------------------

    对于两人,虽然张燕是有些疑惑,尤其是对赵云。但是他看着两人,也就那么两三秒钟而已,此时,他则问道,“不知二位是?”

    张燕虽然是对朝廷军队看不上,但是对凉州军的来人,他确实还是听尊敬的。毕竟真正有实力的人。走到哪儿都会受到应有的尊敬,这是必然的。

    自然是马超说话,只见他一笑,“张将军,我乃扶风马超马孟起。这位是常山真定,赵云赵子龙!”

    张燕一听马超说的,他一下就站了起来,他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堂堂大汉的骠骑将军、凉州军、槐里侯马超马孟起,居然能亲自来自己这儿穷山沟里,真是让他受宠若惊啊。张燕确实是没有想到,马超为了能说服他,居然是亲自来了,所以这能不让他惊讶吗。

    而且马超后面的话也让他吃惊了一下,怪不得自己看着另外一个人有些眼熟,果然是认识见过的人啊。这不就是当年自己见到的那个武艺不错的同乡赵云吗,真没想到啊,今日还能再见到他。不过如今的赵云赵子龙,却不再是当初那个默默无名之辈了啊。

    本来张燕的同乡就没有几个,而他和赵云那可是一个地方的同乡,都是常山真定人,所以这个确实算是很亲近了。

    张燕一怕自己额头,“看我,都忘了,将军、子龙,快坐,坐!”

    张燕这才反应过来,对两人一挥手,是赶紧让座。那可是凉州军的领袖人物,能到自己这儿来,说实话,这是给自己大面子了。真的,你看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了,那么不就在自己的脸上贴金吗。虽然张燕不是那么特别好面子的一个人,但是人生一世,多多少少都得看重点儿面子不是,所以张燕也不是圣人,可能免俗吗。

    马超和赵云对张燕是友好地一笑,他们也知道,对张燕这样儿的人来说,马超能来,确实是真给他大面子了。这也就是马超,你看看曹操,他可没说自己亲自来。当然,你要是说,因为他忙于战邺城,也对。但是说实话,曹操不会亲自来,有张燕的原因,也有他自己更大的原因。毕竟曹操和马超可不一样儿,他想得比较多,虽然张燕不算是和他敌对的,但是……

    凡是都得小心才是,所以曹操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主公上张燕这儿来的,哪怕他是很看重张燕其人。但是马超却和他不一样,他倒是没觉得什么,没有什么顾虑。也更不会因为张燕是属于义军,所以就看不起他们什么的。而像袁绍那样儿,那是真看不起张燕,在他的眼里,就是一群黑山贼,而张燕就是那贼头,结果最后却也能和自己的冀州军叫板了。

    而张燕心里,确实有些算是被人看重的激动吧。毕竟还是那话,往好听了去说,自己算是一支一军,自己是那义军首领,但是往不好听了说,就是当贼的,和落草为寇的没什么太大区别。只是自己的实力却不是那些人所能比的,这点是最为不一样的地方。

    而马超那是什么人,朝廷的大员,骠骑将军,凉州军!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说名声势力,都不是自己所能比的。但是如今人家居然是来自己这儿了,也不得不说,人家是没有看不起自己的意思,要不能亲自过来吗。

    -----------------------------------------------------

    马超两人坐下后,还是张燕先问了,可能他觉得之前也有些失礼吧,毕竟身份不同,可能人家比较重视这个。反正他其实不是太在乎,毕竟张燕出身草莽,这样儿的人物,真就是几乎没有几个在乎这些礼节的。

    “不是将军到来,之前真是有失远迎啊,还请恕罪!”

    张燕虽然是出身草莽,但是并不代表他就什么都不懂,更不是什么都不会说。相反,这个人不只是有些本事,而且知道得也不少。

    马超微笑道:“所谓是‘不知者不怪’,张将军何罪之有啊?”

    张燕闻言就是哈哈大笑,“将军客气了,我与子龙真是多年未见,子龙如今看来不错!”

    这话是对赵云说的,赵云也是一笑,“张将军还记得当年之事,云是不胜荣幸!”

    两人虽然没有什么交情,但是肯定也没什么过节,只是有过一面之缘,赵云和张燕都记得,不过张燕一下看到赵云的时候,却是没有想起来,但是这个时候他是记起来了。

    “却不知二位来我这儿,是为了何事?”

    张燕这回是问到了关键的地方,其他他也是喜欢直来直去,说话几乎不那么拐弯抹角。反正这个时候,在马超还有赵云面前,双方是处在平等的位置上,所以他还是有什么尽量就说什么的。

    马超笑道:“今日来张将军这儿,就是要说服将军,能加入我凉州军!”

    张燕一听,这个他倒是也真没有想到,马超把这话是直接就给说出来了。这和他所认为的是不太一样儿啊,在他看来,一般的说客,不都很少说自己是说客的吗,可马超这却是直接给说出来了,自己该怎么说才好。

    不过张燕肯定也不至于被马超这么一下,就给整得是措手不及,那还不至于。别看他是出身草莽,但是不管怎么说,他张燕也是个人才,这点没错。

    他一听马超说完,就是哈哈大笑,“哈哈哈!将军之言,甚得我心,甚得我心啊!要是来个文人,他肯定不会像将军如此说,所以还得是咱们武将,才行!!”

    这话可是张燕的肺腑之言,在他看来,文士那一套,他不喜欢,而他就喜欢马超这样儿的说话风格。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