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后马超是让众人都离开了,而唯独是留下了甄家的家主甄俨。

    而众人离开之时,有的人心里是幸灾乐祸,而有人则是非常有深意地笑着看了眼甄俨,至于这个笑是什么意思,倒是不得而知,这个其实也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了。

    人都离开后,屋中就只剩下了甄俨还有马超两个人。而这个时候甄俨倒是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毕竟,怎么说呢,在他看来,自己这个时候也真就是“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了,都这时候了,怕还有什么用。反正自己和整个甄家人都知道,从来就没得罪过他马孟起,更别说是得罪过他的属下,得罪过凉州军了。所以他马孟起要如何,自己也只能是听之任之。

    毕竟是“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啊,他马孟起近九万的凉州军可就在无极,而自己这甄家怎么能和人家抗衡?不过此时甄俨倒是觉得,这时候笑呵呵看着自己的马超,看着反正好像真是没有什么恶意。是啊,他此时就是这种感觉。其实马超和他们也没什么仇恨没什么过节,自然是不会流露出什么不好的态度表情来的。

    -----------------------------------------------------

    而见此时众人都已离开,马超则笑着向甄俨问道:“甄家主,莫非这是在怕什么不成?”

    甄俨闻言是心中苦笑,心说你马孟起其人可从来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虽说年纪不是那么大,但却绝对是个狠人啊。也是,作为一个天下强势的诸侯来说,哪个不是狠人呢,所谓是慈不掌兵。不狠还能镇住一些人吗。就拿自己这个家主来说吧,其实有时候该狠,那也是不能心软的啊。虽然自己不是什么主公、一方诸侯,但是这个道理却还是一样的。

    而甄俨此时一听,他是强作笑容,“这,将军,在下确实是有些惶恐,不知将军留在下在此之意!”

    马超听后是点了点头,甄俨倒是说了句真话。他这时候是怎么想的就是怎么说的。要是自己换成是他的话,估计也会如此,那个,惶恐。确实,面对一个未知的东西。人一般是两种情况,要不是好奇。要不就是惧怕。在未知的东西不会影响你利益的时候。你可能会是前者的情况,但是要是真正能影响到你的利益,对你影响很大很大的时候,那么一般就是后者了。

    而此时的甄俨,马超认为他当然就是后者,而他也确实就是这样。

    马超当然是不会去故意吓唬他。那样根本就不是自己的意思。而自己此时则要对甄家示好,毕竟也算是有求于人啊,所以是不能吓人家,玩笑都不可能。马超对这个暂时没兴趣。

    所以他此时一笑,“甄家主不必如此,不必如此!留下家主在此,就是想让家主请我去你府上作客,如此而已!因为有要事要与家主商谈,家主放心就是,绝对是没有恶意的!!”

    马超这话说得是很诚恳,而甄俨自然是听得出来。要说这话真就是比天籁还天籁啊,让甄俨此时悬着的一颗心一下就放下来了。就说是吗,自己和家人可没人得罪过他马孟起,所以他怎么就能对自己家族不利呢?不过之前他可从来就没说是要找自己有什么事儿,这给自己吓的,还好,还算好,如今来看,他确实是没有什么恶意,自己也算是暂时放下心了。

    甄俨心里最清楚不过,自己脸上是没出汗,但是后背,那可真是冒冷汗了。还用说吗,都是之前被吓得,这事儿也太吓人了,尤其还是他胆量不大,可考验了他一次。

    甄俨是赶紧说道:“将军要去府上,在下是欢迎之至,真是蓬荜生辉啊!”

    马超闻言大笑,“好,如此咱们就马上过去吧!”

    甄俨一听,心说有那么着急吗?自己本来还想回去准备一下,不过如今来看,是来不及了。不过也没关系,自己不算是有什么太过失礼的地方。

    “好,一切都依将军便是!”

    -----------------------------------------------------

    之后马超是叫上了赵云,然后两人还有甄俨,三人是一起去了甄家。

    至于为什么带着的人是赵云,不是马超要找赵云当保镖。说实话,要真是找人当保镖的话,典韦肯定是比赵云更为适合。因为这个时候不是在马上,所以步下来说,典韦绝对超过赵云的,这点马超是从来没有怀疑过。但是之所以叫上赵云,还是因为赵云和自己是一家人,是自己妹夫,而自己要去甄家办得事儿,也是自己家的事儿,所以当然是叫上赵云更好了。

    三人到了甄府,而甄俨是特意把马超两人给请到了自己的书房中,这个比较私人的地方。而不是在甄府的会客厅,那么平常的地方。可见甄俨对马超两人还是很重视的,他也不得不去重视啊,毕竟虽然听马超说是没有恶意,而甄俨的心也确实是暂时放了下来,但是在一直不知道马超到底是为了什么找自己的情况下,他却还是不敢掉以轻心,生怕再出什么变故。

    到了甄俨的书房后,他是赶紧请两人入座,别管甄俨还是担心,但该有的礼数肯定是不能少了的,更何况是他们这样大家族的人,更是如此。

    马超和赵云也没客气,就坐了下来,然后马超便说道:“想来甄家主也是有些疑惑,为何我要亲自来府邸拜访吧?”

    甄俨听了马超的话后,他心说,是,我不只是疑惑,更是担心啊,你马孟起要是不说清楚的话。自己估计还得是提心吊胆的。所以,所以你还是快说吧,要不我这都急得不行了。

    “将军所说不错,在下确实是心存疑惑,不知将军可否为在下解惑?”

    哪怕甄俨心里是着急得不行,但是表面上却也是没有表现出一点儿来。毕竟身为大家族之主,甄俨不可能是一点儿城府都没有,所以是强作镇定,不让别人看出什么来。

    马超则是一笑:“今日来此叨扰,只为了两件事。”

    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什么。但是对马超来说,他是故意说得慢,而且还不一次把自己的话说完整。反正马超对此心里可清楚,着急的不是自己就是了。

    甄俨一听,赶紧向马超问道:“不知将军所说。是哪两件事?”

    马超闻言心说,就等你这话呢。你问了。那么我自然就不再隐瞒了不是。

    -----------------------------------------------------

    于是停了能有十几秒,这时候马超才缓缓说道:“甄家主,实不相瞒,这第一件事,便是我凉州军与甄家合作之事。也许甄家主还是有些疑惑,就是我军到底要与甄家合作何事吧?”

    甄俨听后。是赶紧点头,是啊,听了马超所说,是凉州军要与自己家族合作。自己家族能被其看重看上的,估计也就是钱粮了吧。莫非马孟起所说便是,在此之上的合作不成?

    结果就听马超说道,“相比甄家主也想到了,不错,我军想与甄家合作的,正是这粮草的生意还有关于丝绸之路的通商!”

    马超直接就抛出了两枚重磅炸弹,为什么这么说呢,如今马超可是占据着凉州、益州、司隶还有并州,已经是四州之地,比之前的袁绍,真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但是天下人谁不知道啊,马超的妻子,就是糜家的小姐,所以基本上这几个州的粮草还有一些其他生意,都被糜家所掌握着大头,当然还有其他人,不过那就是小打小闹。

    甄家也是做着粮草生意,但是在马超治下,确实不如糜家,这个是肯定的,但是如今马超却提出来要在这上面合作,所以甄俨确实是动心了。虽然他也不知道马超为何就是也想和自己家族合作,但是对自己家族来说,确实是一件利大于弊的事儿。

    至于丝绸之路的通商,这个就更不用说了,虽然自己家族也有商队,但是和人家糜家还是不能比的,毕竟人家是受到了凉州军的保护,所以这一路之上,可从来都没人敢打什么主意。真正敢动其他心思的人,都让马超凉州军给灭了,所以谁还敢啊。但是糜家那些人是不敢动了,但是却不代表别的商队也没人敢动不是,所以……

    马超的凉州军其实还算不错,至少在大汉的境内、凉州军地界,肯定就是保你商队是安然无恙,但是一到西域的地界,他们就不管了。不管怎么说,这些年,大汉对西域的控制,确实是越来越不行了,而且甄俨也知道,马超对西域好像也没什么兴趣,他忙着征战天下,所以西域那边儿,属于大汉不容易管到的地方了,可你更不可能指望着西域那帮人能帮你什么。

    那帮人确实是不怎么样,哪怕你是花了钱了,他们也不会全力帮你就是了。怎么说呢,在大汉的百姓看来,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其实在人家的眼里来看大汉的人,也是这样不是,所以,根本就指望不上他们什么。

    但是马超这次的提议,却是让甄俨心动了。是啊,他不得不心动。

    对他来说,谁不知道啊,只要是凉州军出手,一路护送,那么在西域,几乎就是没人敢惹。如今在大汉,诸侯都知道凉州军的战力,西域那帮人,其实也知道。小规模的冲突不是没有,但是西域的人何时占到过什么便宜呢。所以甄俨很是相信,只要马超真心合作的话,那么自己家族和西域通商,商队就不会像以前那样儿了。

    甄俨心里清楚,马超要是真心和自己家族合作,那么之后自己家族的粮草生意,还有丝绸之路的通商,这两项,一定会给自己家族带来更多更大的利润的。不过作为一个还算是比较合格的商人来说,甄俨自然知道,天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什么好处都让自己给得到了。看马超能如此,那么自己家族肯定是要付出不少才行啊。

    -----------------------------------------------------

    所以此时甄俨却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喜事所蒙蔽,他还算是很平静地对待的,于是他向马超问道:“敢问将军,将军准备与我甄家合作,我甄家需要付出或者提供什么?天下可绝对没有如此好事,将军还是一起讲出来吧!”

    马超闻言,是哈哈大笑,“哈哈哈!不错,此事正是如此!只是此事吗,那便是要与甄家主说得第二件事了!”

    ★雲来阁,万本小说免费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