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沮授不像田丰那样儿,是个不怎么去变通的人,就那么一副臭脾气。00s所以他此时一见曹操都这么说了,虽然他心里还是对此很是不屑,但是却也不得不说,曹操这次说得几句话却总比之前那话是强了一些,所以这个倒是没错。

    面子是别人给你的,但也是你自己去争取来的,所以既然曹操都如此了,沮授也知道,自己也不好总是这么样儿,让人看来,还以为自己是有多么不懂礼。虽然自己是不待见曹孟德其人,不喜兖州军,但他们虽是把自己给软禁起来,但却对自己没有什么太无礼的地方。

    所以此时沮授便对曹操拱手说道:“曹公,之前在下却也有些无礼之处,亦是请曹公见谅才是!”

    看看,这话这么一说,两人就暂时这就已经是和解了。之前虽然都有点儿脾气,但是好好想想呢,其实那都没什么大用。两人加一起都快一百岁的人了,真是为了面子的事儿就动气,其实想想也不怎么值得。至少两人这个时候再想想,最开始说得那些,可确实是没什么大用啊。

    曹操一听,依旧是他那招牌的大笑,“哈哈哈!公与先生,不必如此,不必如此,咱们言归正传吧!”

    曹操这个时候还记得呢,这个时候可是没和沮授说正事儿啊,之前光顾着说那些了,所以……

    对此,沮授虽然是知道曹操要劝说自己,归附他兖州军,但是却还是说道:“曹公有话请说,在下是洗耳恭听!”

    别管心里是什么想法,反正如今沮授这个态度倒是变得还行。至少在曹操的眼里看来,他算是满意的。要是之前那个态度,曹操就不一定该如何想法了。

    沮授都如此说了,曹操自然是没再耽误,对他来说,今ri要是不好好劝说沮授一下,自己肯定是不甘心。所以劝说其人,也许就有成功的可能,但是你要是什么都不说,那绝对不会有什么可能。曹操想得很简单,但是对于最后结果,他却最多只有五成的把握。

    但是如今哪怕就只有一成把握,曹操也肯定是要亲自去游说沮授一下,他才能甘心。

    此时就听曹操说道:“不知公与先生对我军有何看法?”

    曹操决定先从自己的兖州军开始聊,循序渐进,慢慢来吧。反正这个时候沮授又不能逃跑,所以自己就算是耽误些时辰,也是奉陪到底。

    沮授一听,是略作不知地问道:“不知曹公之意是?关于兖州军何方面?”

    曹操闻言心说,你沮授沮公与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吗。不,你绝不是不明白,就是故意装作不明白的,什么叫“揣着明白装糊涂”,你这样儿不就是了。

    “公与先生可以畅所yu然,对于我军,任何方面,先生可以随便来评价一下!不知可好?”

    听曹操都这么说了,沮授自然是不能再问什么了,所以便对曹操说道:“曹公如此说,在下自然是要说两句。兖州军乃是天下有名的军队,其战力不俗,更有虎豹骑如此jig锐,青州兵亦是不弱。并且军中探马斥候,更是天下闻名,而且军中执法之严,也是天下表率!”

    可以说这几句话,沮授说得倒是实话,兖州军可不就是这样儿吗。死,这个,还不容易吗。至少在曹操看来,这个确实是不难就是了。只要把心一横,死也就死了。

    而曹操听着,他自然是心中满意。在他看来,沮授还算不错,至少是照实说了,这个就算是可以了。他要是不配合的话,自己还真是很难让他去说什么。

    第一个要问的,曹操问完了。

    而此时他就是一笑,随即便再次问道:“不知先生觉得,我军比之冀州军,如何啊?”

    对于曹操的这个问题,沮授基本都是没想,是直接说道:“曹公心中清楚得很,又何必多问!”

    曹操则摇了摇头,“只不过想听听先生的看法耳!”

    沮授闻言则说道:“如果冀州军真强于兖州军,至少如今就不会那么轻易败退了!”

    听着沮授的这种语气,曹操是能感觉得出来,他还是心向冀州军的。看来,即便袁本初是如此待他,但是他如今可能还是心念旧主啊。

    “先生之意是不是说,冀州军不如我军了?”

    “曹公,虽然在下并不想说,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冀州军除了人数比兖州军多之外,其他的地方,确实是略有不如!”

    沮授这就算是听给冀州军的面子了,他说是略有不如,可还没说是差很多。

    过了一会儿之后,曹操他这才继续问道:“那么敢问先生一句,既然如此,那么为何先生却非要在冀州军帐下效力,岂不闻‘良禽择木而栖’乎?”

    沮授一听,心说这最为关键的地方开始了,他此时是哈哈一笑,“哈哈!曹公所言在下自然是听过的,但是在下更喜欢的一句则是,‘忠臣不事二主’,曹公亦是听过的吧?”

    曹操心说,好你个沮授啊。我这边儿和你说“良禽择木而栖”,你那边儿就来个“忠臣不事二主”,难道你就真想为袁本初尽忠了?

    不过在曹操看来,沮授要真要尽忠的话,还用和自己说这么多?

    曹操对沮授所说,他倒是没过多评价。虽然心里有想法,但那是在心里想的,不可能直接就说出来。

    所以他这个时候则又问了一句,“不知先生认为,我比之袁本初如何啊?”

    确实沮授心里清楚着呢,两人谁更厉害,他难道还不知道吗。但是他是不屑在这个时候,在曹操的面前是撒谎,说什么曹操不如袁绍的话。

    不过他却还是说道:“曹公为何想知道此事呢,莫非曹公对自己没有信心吗?”

    曹操依旧是大笑:“哈哈哈!看来先生之意,我是知晓了!”

    曹操知道沮授是不想说,他既是不想说真话,更是不想说假话,所以他也只能是这么来回复自己了。至于自己为什么想知道,自己不是想知道,而是想听听你沮授沮公与是如何看的。想来在你眼里,我曹孟德肯定还是要强过他袁本初的吧,可惜的是,你沮授却还不投靠于我。

    沮授这时候他所想得还是,自己到底该怎么从兖州军大营离开。这地方确实不是自己要待之地,不过曹孟德能轻易放过自己吗,明显是不可能。

    看来要真是事不可为,那么也只能是如此了。对沮授来说,能出兖州军大营是最为重要的事儿,其他的,不重要。

    曹操说完了之前的那一句之后,帐中他们两人足足能有五分钟,是谁也没言语。这时候大帐中安静的,连两人喘气儿的声儿都能听到,可见大帐中有多么安静了。

    最后还是曹操打破了这个安静,只听他对沮授说道:“公与先生,操可是仰慕先生久矣。如今有幸把先生请到我兖州军大营,在我大帐之中,操确实是觉得三生有幸。只是如今先生固执,却是不肯归附我军,此,确实是让操位置头痛,所以,敢问先生,不知先生遇到此事的话,会如何去做啊?”

    这个时候曹操已经是把姿态放得极其低了,这对一个雄踞好几个州的霸主,“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一个强势诸侯来说,确实是已经挺不容易了。毕竟曹操可不是一个什么好脾气好说话的人,他如今还能这么和沮授说话,就是因为爱才啊。

    过了好一会儿,沮授一闭眼,他这时候才说话,“罢,罢,罢!也罢!曹公,只要曹公能大营在下的三个条件,在下便归附兖州军,在曹公帐下效力,不知如此可否?”

    曹操一听沮授这话,他眼前就是一亮,心说难道真就是“jig诚所至,金石为开”,沮授他终于是被自己的诚意所打动了?

    不过不管是被什么所打动,至少此时沮授他有了这么个想法,这个倒是没错的。

    曹操是赶紧说道:“先生有话便说,别说是三个条件,就是十个条件,只要在操能力范围内,操必将尽力就是!”

    曹操也没把话说死,万一这不是自己所能做到的,那自己答应了可就不好办了不是。

    沮授点了点头,“这第一,在下投靠曹公,但是却并非是拜曹公为主,只是在兖州军效力而已,不知曹公可答应在下否?”

    曹操一听,心说怎么这就和关羽关云长一个样儿?难道自己就不值得让你沮公与拜为主公?

    但是这话曹操也不能说,他只是是无奈地说道:“可以,先生这第一个条件,答应了!”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雲来阁,万本小说免费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