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袁绍心里是比谁都清楚,自己和这些世家大族的合作,往好听了去说,那算是互惠互利,因为毕竟对双方可都有好处,谁也不损失什么,反而是得到了好处。那么往不好听得去讲,这个实则本质就是相互利用,因为彼此都有要用到对方的时候,所以彼此对对方都有大用啊。

    像自己,怎么说都是北方四州的霸主,所以在幽、冀、青、并四个州想稳稳立足的话,那么肯定就少不了自己这个四州霸主的支持。同样,自己这个霸主需要什么,需要稳定四个州的统治,那么肯定也少不了他们世家大族的支持。而且当缺钱少粮了,也可以直接伸手向他们借一些。当然了,说好听了是借,反正还不还还不是都在于自己吗,所以其实就是白送。

    其实袁绍准备向邺城的世家大族还有富商巨贾去借粮,这个不只是因为如今冀州军是粮草紧缺,还有一个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袁绍他自己的用意了,他想好好试探一下这些人到底都是怎么想的。

    对如今的袁绍来说,虽然他确实是不承认,也不想承认,但是事实就是事实,自己的大军确实是被曹孟德兖州军给逼退了回来。也可以说自己是败退回来了,而以他们那些世家大族的眼线,肯定也是早知道官渡还有黎阳的消息了。所以此时自己就要先确定一件事儿,看看到底还有多少是支持自己的。

    希望所有人还是支持自己这个四州霸主的,如此,自己对曹孟德兖州军的底气也算是充足了。可他们要是真不支持,或者对自己阳奉阴违的话,那么,呵呵,对不起了,自己城外的大军也绝对不是吃素的。他们虽然没有战胜兖州军,但是对于一个家族,那绝对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到时候要真是都不给自己面子,那么自己也不吝惜来一次杀鸡儆猴。

    能做到袁绍如今这个位置,他可能是什么易与之辈吗。虽然没能胜过曹操,但是要说对付这些世家大族,袁绍还是知道的,毕竟他也是出身在世家的子弟。所以当然知道这些世家大族最看重的都是什么,只要自己能戳中其软肋,就不愁他们不为自己所用啊。

    想到就去做,袁绍是让审配去请邺城各大世家大族的家主,如果是家族不在邺城的。那么他们在邺城的主事人也必须到。反正袁绍说得好听。是因为自己带大军归来。所以要宴请一下各大世家大族的家主,还有其他家族的负责人。其实谁不知道啊,这次就和鸿门宴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只是袁绍不是项羽。而自己等人更不是刘邦啊。

    -----------------------------------------------------

    反正最后袁绍是直接命令给审配了,他可能不能自己亲自去拜访或者亲自请他们就是了,怎么说袁绍都是北方四州的霸主,哪怕这时候已经少了一个并州,那也是霸主。而且还是朝廷的大将军,而那些世家大族的家主是什么,虽然资历挺老,但是却还不是那么被袁绍给看在眼里。怎么说他都是出身在四世三公的袁家的,所以袁绍见过的场面多了去了。

    至于那些富商巨贾。有钱人,还有一些豪强之类的,则不在袁绍此次宴请的范围内。当然袁绍也想一劳永逸,一下就都解决了当前的问题。但是那帮世家大族的人,和豪强还有富商巨贾根本就不是一道的。彼此都是看不上对方,所以袁绍也不可能让他们在一起。必须得把他们给分开,要不不用自己动手了,他们可能就先打起来了。

    这事儿不是不可能发生,而真就是很可能发生,所以为了避免麻烦,袁绍只让审配去请了世家大族的家主,家主要来不了,怎么也能来个主事能说得上话的人吧。而家族不在邺城的,那么其家族在邺城的主事人也必须得到,袁绍这次是下定了决心,一切得从他们那儿借来粮草,以解自己如今的燃眉之急。

    至于让审配去,袁绍确实还是很相信审配的。至少审配其人的能力,不错,而且最为关键的是,“审疯子”这个绰号可不是白叫的,袁绍都知道,这些世家大族的人可真是很害怕审配其人。所以让他去是最为合适不过,如果审配去了,也没有请来的人,那么自己也不吝啬让他们见识一下自己的手段了。

    我袁本初可能在邺城好久都没有干过太血腥的事儿,所以可能都让人遗忘了,我袁本初可是会杀人的。

    别说这帮世家大族的人了,当年在雒阳的时候,面对董卓,袁绍都敢要把剑和他干一场呢。

    -----------------------------------------------------

    之后审配回来了,把今日自己的所作所为,一切都禀告了自己主公。

    袁绍一听,邺城几乎所有人的世家大族都答应要来了,唯独是有一家没表态,袁绍此时是眼眉倒竖,心说如此不给面子,是不是要自己拿你开刀啊?

    袁绍此时冷冷地对审配说道:“这个赵家是怎么回事儿?”

    审配一听,忙回道:“主公,赵家说他们家主病重,所以,所以明日是来不了了!”

    袁绍冷哼了一声:“哼!你没和他们讲清楚,就算家主不能来,但是家族中的主事人也一定得到吗?”

    “主公,属下说得清楚,可是……”

    “好了,我知道了!”

    袁绍这时候是把手一摆,对他来说,没有明确表态的,那就是要当自己的敌人了。这自己还没说要借粮的事儿呢,就已经有一家不准备来了,看来自己是多年没在邺城动刀了,他们真当我袁本初是纸做的了?

    什么赵家,不过就是个堪堪能达到二流的世家而已,就这样儿的家族都敢不给自己面子?也真是不知道他们是倚仗着什么啊,难道说是投靠了曹孟德?可能吗,这时候要想投靠曹操。那怎么也得蛰伏着啊,而不是如此锋芒必露。邺城可能有一个世家觉得能是自己冀州军的对手吗?他们要是连这个都看不出来的话,也不配做这个家主,或者去当家族中的主事人了。

    多了袁绍就不想了,反正不听话的,不和自己一路的人,自己杀了也就是了。这个赵家,正好就是拿来杀鸡儆猴。所谓是“无知者无畏”,看来这个赵家就是如此了,真不知道。他们家族中人到底是如何考虑的。

    -----------------------------------------------------

    可惜。邺城赵家的人还不知道呢。就因为他们的反应,没有表态,就被袁绍下定决心要灭了他们。对袁绍来说,你们家主是真病了。还是假的,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们家族的态度如何,所以这个赵家倒霉了。袁绍让审配说得清楚,家住不能来,家族中主事的人来也一样,可是这个赵家的做法,确实是触怒了袁绍,所以他们不倒霉谁倒霉啊。

    从这也不难看出来,也并不是说每个世家大族都是聪明的。要都是聪明的话,为什么经常会有人被灭了呢,所以是不是。这其实就和人是一样的,人有聪明有傻的,那么世家大族也是如此。都一样。

    第二日,袁绍是在大将军宴请昨日让审配去请得那些人。果然,除了赵家的人之外,所有人都到了。就算是家主来不了,主事的人也都到了。就连那些家族不在邺城的,在邺城的主事人也都到了,看来几乎所有人都算是聪明人啊。

    袁绍看到众人都到齐了,他心里算是挺高兴。至少如今众人的态度,至少还说明了,自己这个四州霸主,朝廷大将军还是有些力度的,至少都给自己面子,都来了。袁绍这人也是这样儿,你既然给我面子,那么我自然也是给你面子了。所谓是“大红花轿人抬人”,就是这样儿,所以袁绍这个时候也是露出了一张难得的笑脸,来面对在座的众人。

    作为大将军府,还有此此发起宴会的主人,自然还是袁绍先说话了,他现实欢迎了在座的众人,然后有说了几句没什么营养的话后,先让众人吃东西,因为此时酒菜都已经上来了。

    众人也不敢不听啊,谁知道袁本初是打得什么主意,所以不管是对酒菜有没有胃口的,都象征性地吃了几口,算是给袁绍面子了。

    而袁绍此时是看着众人,他不住点头,那意思当然是满意了。自己酒菜里也没有放毒药,所以有什么不能吃的。自己这设得宴又不是鸿门宴,所以你们有什么如坐针毡的呢,反正你们给我原本处于的面子了,那么我袁本初投桃报李,也肯定给你们面子,但是反过来的话,那么呵呵,对不起了,大家就都别有这个面子了。

    -----------------------------------------------------

    这次袁绍除了宴请这些世家大族的家主还有主事人,其他家族在邺城的主事人外,他这儿还有一文一武与众人作陪。

    文士自然就是审配,这个不用说了。看到之前众人进来之后,一看审配也在座,看看他们那个表情就知道,他们确实是有些害怕这个“审疯子”的。不过表面上除了第一眼之外,其他时候都是装作很镇定的样子。

    而武将,自然就是麴义了。而这些人可都是认识麴义,所以一看到麴义之后,有些人就连吃东西喝酒都没吃出来什么味儿。真的,麴义那是什么人,虽然武艺不是那么高超,但是他手下可有着冀州军中最为精锐的士卒,先登死士啊。

    有一个人还在想呢,麴义他既然是在此,那么是不是在屋内屋外都埋伏着先登死士啊。然后只要袁本初一摔杯,然后麴义一下令,先登死士就直接出现,然后把众人是一网打尽。

    结果这位也真是胆小得可以了,他在吃东西的时候,那手是直哆嗦,让人看着感觉他好像是有什么疾病似的。但是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是给吓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