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没办法,袁绍也只能是召集众人,然后商讨对策了。在这个方面,其实当主公的,基本都是一样儿的。自己想不明白的,或者很难解决的问题,都是找一干属下,然后一起商议。别管最后结果如何,反正这个商议,基本上都是会有的。

    结果黎阳城,袁绍的一干手下,也被自己主公给召集到了一起,共同商讨应对这个兖州军的围城。

    -----------------------------------------------------

    众人见自己主公把自己等人找来,都知道,这是要商讨如何应对兖州军对己方的围城。也就是他们要消耗己方的粮草,可这个,也确实是太棘手了。

    果然,就听袁绍此时出言说道,“想必各位如今都看出来了,他曹孟德如今对黎阳是围而不攻,实则就是看我军粮草不济,借以消耗我军的粮草。他们确实是打得如意算盘,却不知各位对此,有何解决办法?”

    众人一听,心中都是苦笑啊。心说主公啊,您真当这事儿是那么好解决的不成,要是咱们能解决好此事的话,不早就说了,还用等您把咱们都给召集来吗?

    不过这话也没人敢说,所以这时候却也只能是都沉默不语。不是没有人不想去说,只是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啊,没有好主意。

    袁绍一看,全都哑巴了。沉默了,这难道真是没有办法不成?自己就不如人家兖州军。人家谋士军师你看看,在天下都是出了名儿的,可再看看自己帐下呢。这时候他心里不太好受,不管怎么说,袁绍虽然是不想承认,但是事实就是如此,自己手下的谋士,比不上人家曹孟德兖州军的。

    只能说袁绍还是对自己帐下不太了解。田丰沮授未必就比曹操帐下的谋士差多少,只是他却不能用啊。结果如今怎么样了,就算是袁绍想用都没办法了。因为他还不知道呢,在乱军之中,被关押起来的田丰还有沮授两人,是被曹操的兖州军给找到,而且给控制起来了。

    冀州军逃跑的时候。都是自己顾着自己了,谁还管两个被关押起来的人啊。结果,最后田丰和沮授自然是落到了曹操兖州军的手里。不过袁绍几乎都要把两人给忘了,所以他估计什么时候想起来了,那都不一定是什么时候了。

    -----------------------------------------------------

    袁绍对自己这些属下的态度,他是异常不满。于是这时候,他一下便把脸给沉下来了。

    说实话,这些时日一来,袁绍的心情是特别不好。他也发愁,也忧虑。没办法,能不如此吗。不只是自己已经败给了曹孟德的兖州军。还是大败,直接就从官渡退回了黄河北岸,无奈退守了黎阳。

    他还听说了,就是许攸给曹操出得主意,告知他己方的粮草都屯积在乌巢,然后驻守在乌巢的守将是淳于琼,所以……

    对于许攸的背叛,说实话,袁绍确实是不太能理解。或者他本来就不怎么了解自己这个昔日的好友,可以说是从来都不了解。但是他不了解许攸,可许攸其实倒挺了解他,而且许攸也挺了解曹操。不过他更了解的是,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要去做什么,所以他是义无反顾就离开了冀州军大营,去了兖州军那儿。

    除了许攸的事儿,袁绍还从探马那得知,马超早已经是拿下了晋阳城,而这时候却已经是带兵进了常山。

    所以如今冀州可不只是有兖州军向北在进攻,更是还有马孟起从并州带兵从西北而来。可以说自己至从当上了这个冀州之主后,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严峻的形势,要是一个整不好,冀州真就有可能丢了,被他人给占据了。可无论是他曹孟德的兖州军,还是说马孟起的凉州军,不管是被谁占据冀州,可以说都是自己的敌人,所以自己能让他们如愿吗。

    而对于并州的丢失,战死的高干他们,袁绍他还真是都没有什么感觉。但是上党、雁门还有太原三个郡的失守,确实是袁绍心疼了一下。是啊,这三个大郡,就那么一下就没了,哪怕袁绍作为北方四州的霸主,他也不得不心疼。

    至于说战死的人,对袁绍来说,还真就是不如那三个郡来得重要。在袁绍看来,既然连城池都守不住,那么战死,也许就是为好的结果。反正你要是不死,那么回来,自己也不会让你好过就是了。连凉州军都抵挡不了,还有何面目回来见自己呢。

    -----------------------------------------------------

    袁绍此时说道:“各位,为何都沉默以对啊?”

    结果众人还是燕雀无声,袁绍这时候则问道:“公则,平日你不都是挺有主见的吗,怎么今日,好了,你就先来说说吧!”

    在袁绍想来,既然你们一个个都不想说什么,那就只有自己逼你们说了。

    结果郭图一听,他是心中苦笑啊。心说我的主公啊,这不是难为我吗。我哪有那个本事,能解决当前这个困局啊,自己要是真有那本事,还能如此吗。

    不过心中苦笑归苦笑,自己主公是指名道姓地让自己说话,自己要不说点儿什么,那自己主公必然会勃然大怒啊。

    所以郭图是无奈,只好是硬着头皮说道:“主公,如今兖州军对黎阳是围而不攻,其实以属下愚见,我军,我军当从各地调集粮草,运往黎阳为上!”

    袁绍一听,心说运粮?难道我还不知道运粮吗。可如今咱们冀州还有多少粮草,你郭公则不知晓?就算调集粮草到黎阳了,还能多支撑己方的大军多少时日,是五日、十日、半月还是一月?

    其实袁绍心里可清楚着呢,就算把如今冀州所有郡县还剩下的粮草都调到黎阳来,也不过能支撑一个月左右的吧,不只是如今黎阳的人马多,更是冀州真是没有多少粮草了。但可能如此吗,难道郡县就不消耗粮草了。再说如今冀州还受到了凉州军的进攻,所以能调多少粮,再说了,如今黎阳还能等多少时日?

    结果郭图说完之后,再一看自己主公的神色,显然是对自己所说是很不满意啊。不过自己还能如何,自己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啊。可惜郭图是不知道一个成语,叫做黔驴技穷,要不他这个时候肯定想得就会是这个成语。

    -----------------------------------------------------

    其实不只是郭图看出来自己主公的不满意来了,基本上在座的人,其实都看出来了。

    只是其实众人和郭图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不过袁绍却还是不死心啊,所以是继续问道,“元图,却不知你有何看法?”

    逢纪一听,心说还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啊,早知道自己就该早早就出言好了,要不看着这让自己主公是指名道姓,可真是感觉不怎么好啊。

    此时就听逢纪说道:“主公,如今兖州军对黎阳是围而不攻,无非就是消耗我军粮草。那么他们对我军不攻,可我军却可以对他们展开进攻!”

    袁绍一听,来了兴趣,“元图之意是?”

    “主公,如今要想破此困局,只要我军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定能收到奇效!”

    “此言当真?”

    “主公,属下认为,只要我军……”

    接着,逢纪就把他说想得和袁绍还有众人一说,果然,众人此时都点了点头。不得不说,在众人都是束手无策的时候,逢纪的话,确实是让他们都眼前一亮。虽然己方如此,要损失不少,但是至少让他们看到了能破此困局的希望,也许像逢纪所说,己方真就能不像如今这样这么被动了。可到时候,黎阳却还是人家兖州军的啊。

    袁绍一听,他却说道:“唉,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事,如今黎阳城肯定不是我军的久留之地,所以……哪怕把黎阳让给了他兖州军,可我却也不会让兖州军好过就是!!”

    众人从自己主公的话语中,却是不难听出来,自己主公这可真是下定决心了,要不能如此吗。看来一直对兖州军的不胜,让自己主公是无比渴望能给兖州军找些麻烦,所以宁可如今都不要黎阳城了,他也要给兖州军添点儿堵啊。

    在座的众人除了理解自己主公之外,其他的就是心酸啊。对,就是如此,想己方几十万大军,可如今再看呢,都落到了什么田地了。要是之前有人对自己如此说,自己肯定是不会相信,但是“事实胜于雄辩”,如今明摆着的事儿,承认还是不承认都已经是如此了。

    而看到自己主公如此,怎么他也是北方四州的霸主,但是如今却因为粮草的事儿而焦头烂额,说实话,众人的心里也都不是滋味。

    “主公英明!”

    众人此时齐声说道,不过和其他时候不一样,这回他们倒是很真心地说着这四个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