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异变突生,这却是谁也没有想到的,当然,是真定的守卒和冀州军士卒还有张顗没有想到的,却不是马超他们没想到的,毕竟这倒都是在他们的计划之中,都早已商量好了的。

    就说张顗正在指挥着士卒守城,结果根本就对己方的人没有防备,包括马延。

    可就在他松懈之时,马延是用了最快的速度,直接用自己的环首刀,是一刀便砍向了张顗的脖子,而因为马延此时在最后面,是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不过就算是注意到了,也没有什么用,怎么也改变不了张顗的命运。

    结果张顗是连声都没出,就一刀被马延给斩杀了,是直接尸首两分,脖子上少了脑袋,所以是不住地往外涌血。

    此时马延心说,所谓“无毒不丈夫”,张顗,你就是我迈向成功的垫脚石,你今日要是不死,那么我在凉州军中就不会又什么好日子过,所以,只有你死了,我才能好。所谓是“死道友不死贫道”,虽然这话马延可能没听过,但是意思他肯定都懂的。

    -----------------------------------------------------

    这个时候,张顗的尸体栽倒,而不远处,就是他的首级,是双目圆睁,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儿。其实这事儿放在谁的身上谁都得如此,毕竟是糊里糊涂就死了,估计张顗身死之前,他都不知道自己身死,脖子一凉一疼,然后就一片黑暗了。

    城头上的冀州军士卒还有真定的守卒,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傻了。是啊,谁能想到这事儿啊,这边自己众人是正抵御着凉州军的进攻呢,然后那边儿自己的主将却被马延给斩杀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回事儿,他们都不懂啊。

    不过马延肯定不会给他们太多反抗的机会,只听他大喊道:“弟兄们,如今张顗已死,你们要为他尽忠,就尽管来。不过我丑话可说在前面,如今凉州军可就要攻上来了,你们自认为能是十万凉州军的对手吗?”

    结果这话一下就让冀州军士卒还有真定的守卒泄气了,就算是有些死忠张顗的。他们也打了退堂鼓了。是啊。张顗都死了。这个时候还能给他报仇?杀了马延,能吗?城外还有十万凉州军呢,这……

    -----------------------------------------------------

    吴班一看此时的情况,心说太好了。对己方是大为有利。马延斩杀了张顗,城头上是一阵打乱,而己方正可以是趁机登上城头。这不。吴班已经是带着凉州军士卒登上了真定城,太好了,我吴元雄要立功了!

    这个时候吴班他们已经上来了,马延是哈哈一笑,“各位,凉州军已经是登上了城头,究竟何去何从。你们自己去打算吧!”

    冀州军的士卒和真定的守卒一看,完了,大势已去了。要是自己主将张顗还在的话,那么还没什么大问题,凉州军士卒上来后。再把他们打退就行了,而且还有个马延在这儿呢。可如今是不行了,自己主将身死,而且马延看样儿敌军的人,所以还战什么啊,都是徒劳。

    结果马延喊完,一下就是,大多数的人都放下兵器投降了。吴班一看,这速度也太快了吧,要知道自己可还没有怎么动手呢。不过虽然大多数的人投降了,但是却还有那负隅顽抗的士卒,所以吴班对他们也就不用再手下留情了。

    -----------------------------------------------------

    而此时,马延则带着凉州军士卒,把城门给打开了,然后凉州军大军是直接入了真定城。

    这回是彻底完了,人家大军都进城了,傻子都知道,就凭己方这不到两万人,而且更多的人都投降了,还能是人家的对手?所以,有些顽抗的人也已经投降了。之前他们是还有存在侥幸心理,但是这个时候,还有什么侥幸心理啊,都已经是被击碎了。

    这就是兵败如山倒,如今无论是冀州军的士卒,还是说真定的守卒,其实都是军心已丧,他们已经都没有战心了,所以怎么可能不败。只是对吴班来说,自己好不容易带兵登上了城头,可惜这冀州军士卒还有真定的守卒,确实是不给面子啊。所以他带兵杀得其实并不痛快,和他所想是相差甚远。

    不过己方要胜利,会胜利,到时候是少不了自己的那一份功劳的,这个倒是没有错。所以这点却还是让他欣慰的地方,吴班如今年纪不大,所以对功劳,他确实是很重视。做不到那能是视名利如浮云的境界。

    就在这一边倒的形势下,冀州军士卒还有真定的守卒是彻底败了,投降的投降,是被杀的被杀,战事马上就要结束了。

    当然也有极其少数的人,是见势不妙,就直接溜了。漏网之鱼总是会有的,真正像井陉那样儿,守城主将献城后,一个守卒都没跑的情况,那简直是太少了。当然,其实那也是因为马超之后是严加看守,不让井陉守卒有逃走的机会,所以最后也才能如此。

    -----------------------------------------------------

    此时听着城内的喊杀声,从大到小,最后到慢慢平静。马超此时则是微微一笑,于是他便对旁边的郭嘉说道:“奉孝,看来我军已经拿下了真定城,我们此时便进城吧!”

    郭嘉闻言也是一笑,“也好,主公请!”

    “好,走!”

    说着,几人就打马入城了。此次马超无论是对马延,还是对吴班,可以说他都是特别满意的。一支军队,不可能只靠着一个人就能如何如何。还得讲求所有人的配合才行,所以有了马延出计,在城内为内应,斩杀张顗,最后吴班是带兵登上了城头,众人的配合,这才是破了真定,拿下了这个城池。

    马超他其实也是心里清楚,真定城池的坚固程度,确实是不下并州的晋阳。所以要是没有马延的里应外合。己方要想破了真定城。那还真就不一定要等到什么时候了。毕竟看张顗其人。所以不至于是如何如何厉害,但是肯定不是饭桶,至于此时被斩杀,那却是因为他大意了。而且对消息的把握上,确实是欠缺,所以就因为这样儿,他才身死,要不还不一定如何。

    -----------------------------------------------------

    马超他们是直接就进了城,对他们来说,都是“艺高人胆大”。别说城内的战事都差不多已经结束了,就算这时候是战况激烈,他们也都敢进去。毕竟除了郭嘉、刘晔这样儿的纯粹文士在马上没有什么武艺之外。其他人都可是武将,都有两下。更何况还有马超的亲卫,所以还能怕什么呢。怕了就别进城,而进了城就没人怕什么,是不是。

    但马超他们进了真定后。双方的战斗确实是已经接近尾声了。毕竟真定城的冀州军士卒还有真定的守卒加在一起,虽然是比井陉城的守卒多,战力也比他们要强,但是也不到两万人呢,所以可能是马超这近十万大军的对手吗,况且那战力也不对等啊。

    所以马超他们一进到真定城后,凉州军是跟来劲儿了,没一会儿工夫,便是彻底杀败了冀州军士卒。

    -----------------------------------------------------

    这时候,战事已经结束,而马延和吴班知道自己主公和同僚都已进城,所以两人是飞速来到了自己主公面前。

    到了马超面前后,马延是赶紧下马,然后拱手说道:“主公,属下幸不辱命,完成了主公交托的任务!”

    马超闻言哈哈大笑,“好,不错!我军正因为是有了马将军之计,所以才能如此轻易获得此次胜利,所以马将军却是居功至伟啊!”

    马延是赶紧谦虚,这个是不得不如此,虽然自己确实是立下大功了,但是马延知道,自己不能就这么飘起来,要不自己最后可能要死得很惨。毕竟如今自己对面的,除了自己主公之外,都是跟随自己主公多年的人了,就连刘晔刘子扬,那资历都比自己老,所以自己绝不能显示自己如何,必须得谦虚谨慎才行。

    所以马延一笑,“主公过誉了,属下不过是做了应做该做之事,虽有些许功劳的,但是却不足挂齿。倒是我军士卒,每人都英勇作战,拼尽全力杀敌,还有吴将军,没有他们,就凭属下自己,也确实是破不了这真定城!”

    马超明白马延的意思,心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啊,你马延虽然本事不大,但是却和赵睿一样,都是个识时务的人,就凭这一点,你马延应该能活得挺好。其实马超心里何尝不清楚,虽然马延是立下大功一件,但是他要是个识时务的聪明人还好,知道低调做事,那么他能活得挺好。

    可要是相反的话,那么就不一定会如何了。这次和自己来得人,很多都是益州一系的人,不管是雷铜,还是说吴懿、吴班兄弟两人,可以说都算是桀骜之辈,哪个不是真正有些本事的人。

    可你马延是谁啊,要说之前他们真是听都没听说过。所以在马超看来,马延他要是低调做事,都给大家足够的面子了,那么一切都好说。但是他要真是趾高气昂,立下功劳之后就不知道北了,那么他死得也肯定快了。

    不过好在马延还算是不错,所以马超是放心多了。毕竟自己带来的这帮人里,有几个人其实都不是易与之辈,你要不给他们面子,那么可真是难说了。

    郭嘉和刘晔不用说了,怎么马延也不可能得罪他们,马超心里清楚。典韦、雷铜、吴懿、吴班这几个,你要是真得罪他们了,估计后果就不堪设想了。至于马岱还有魏平两人,马超心里清楚,他们俩脾气还算不错,所以只要不是把他们给得罪死了,一般还没什么大事儿。

    不过两人绝对不是一个类型的人,魏平这人是真不错,算是“君子坦荡荡”。至于马岱,虽然不至于太小人,但是阴人的本事,却不是一般人所能比的。马超对自己这个兄弟确实是比较了解了,不过马岱还算不错,至少他是个识大体识大局的人。反正这些年,也没听说过他和人有什么矛盾,见谁都是一副笑容。

    至于剩下的,就是高沛和邓贤两人了,他们倒真是没什么。反正就算是得罪了他们,两人也不一定会如何,不过就是彼此“老死不相往来”罢了,毕竟他们好像还不如马延呢。关键还有一点,那就是两人确实,相比其他人来说,真就是属于比较老实的那类型,所以一般也不会去做出什么事儿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