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马超他们就是要取得如今的这个先机,在张顗他还什么都不知道之前,就把他给搞定,那么之后一切也就都顺利了。[]至于马延的计策,也正是如此。所以众人最后是都一致通过了,当然,这里面的风险自然也有,这个谁都知道。但是做什么不都得冒些风险啊,所以……

    马延进来后,真定的冀州军士卒是赶紧关闭了城门。那速度真叫一个快啊,绝对不是他井陉城所能比的。马延是看在眼里,心说这次能不能拿下张顗其人呢,他到这时候却是没底儿了。

    -----------------------------------------------------

    此时张顗是亲自下了城头,而马延看到张顗居然是直接就下来了,他也赶紧下马,拱手道:”张兄!”

    张顗一看马延这狼狈样儿,他就是一皱眉,心说主公要是知道你马延如此丢人的样儿,估计肯定给把他给斩了,没二话啊。不过你马延能来我真定,其实还真就算是来着了。为什么这么说,就因为主公如今在官渡和曹孟德的兖州军大战,等他知道常山的消息后,那都不一定是哪日了,而你马延要是这个时候能为冀州军立下大功,那么想来定然能将功折罪啊。

    马延来真定可不就是为了立功来了吗,但是可惜啊,和张顗想得正好是相反的。他认为马延在自己真定这儿,给冀州军立下大功,那么一切都好说。可是人家马延的想法呢,是给如今自己新投靠的主公,还有凉州军立功。所以虽然是同为立功。但是差别可真是大了去了。

    虽然看着如今马延这个狼狈样儿,张顗心里有些不爽,但是毕竟人家是来投奔自己真定这来的,所以也不好是怠慢了。虽然他也认为马延最后下场不会是太好,但毕竟这事儿还真是不好说啊,谁就能肯定马延肯定会身死,就算不身死也肯定就不受重用呢。要说死灰都能复燃,更何况如今的形式呢。

    所以一见马延和自己打招呼,张顗也露出了笑容,“原来是马兄。请,马兄随我过府一叙!”

    你根本就感觉不出来张顗有什么异常来,真的,就和平时都没有什么区别。所以谁又能知道谁的心中所想呢,哪怕张顗是特别不欢迎马延这个不速之客。但是这个时候他却还得赔上一张笑脸出来,就像两人是多少年都没有见面的故友似的。可是两人哪有那么好的关系啊。要真说到交情的话。那也就是泛泛吧,如此而已。可不知情的人,看到此情此景后,还真是……

    真就会觉得,两人是多年未见的好友了,不过事实可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啊。

    “请!”

    如此是正合马延的意思。于是有士卒早已是牵过了马延的战马,而张顗则拉着他的手,向他的府邸行去。

    -----------------------------------------------------

    来到了张顗的府上,张顗把马延是直接就拉到了会客厅。

    两人都坐下后。张顗这才再一次开口问道:“敢问马兄,不知,这井陉城,如何了?”

    马延一听,是心里暗笑,心说来了,到了关键的地方了,自己可不能露出什么破绽出来啊。

    “唉,不瞒张兄说,真可谓是一言难尽啊!”

    马延这个狼狈样儿,再配合他这时候的表情,让人确实是很难怀疑什么。关键是张顗他根本就没有往那上面去想,所以就算能识破,可惜却也没能抓住那个机会。

    张顗一听,看来这里面的事儿,反正自己不知道,还得继续问啊。

    “不知马兄,到底这几日之战事?”

    马延又是叹了口气,然后这才对张顗说道:“张兄你却是有所不知啊,他马孟起凉州军是……”

    说着,马延就添油加醋,把井陉的战事都说了一遍。当然他不可能说自己怎么不去抵挡,然后投降了凉州军。这个打死他都不能说啊,他就是说,凉州军的人马多,然后士卒战力太强。自己率领井陉城的守卒,连续抵挡了三日,最后终于是不敌敌军,所以……

    井陉城被攻破,而自己是拼命逃了出来,然后是昼夜不停地,奔向了真定。

    -----------------------------------------------------

    让张顗听了之后,他是一点儿都没去怀疑啊,对他来说,这就是真的,有什么怀疑的。

    “真是没想到啊,凉州军果然是战力强大,连马兄的近两万守城士卒都没有招架得住啊!”

    张顗这个时候是真感叹,毕竟哪怕确实都是郡国兵,可怎么说井陉可都有一万多士卒呢。是啊,那是一万多的人马,可不是卖的那菜,所以是有战力的,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可即便如此,却还是被凉州军三日就给攻破了。按照如此来算的话,如今自己真定这儿,有不到万人的冀州军士卒,还有郡国兵也是近万,但是看来好像也是支持不了多久啊。

    看到张顗表情比较凝重,马延心说,其实自己倒也不是就欺骗于你,毕竟凉州军人马多,而且战力强悍,这个确实一点儿都没错的。至于你这真定,能在凉州军全力攻城之下,防御多少时日,这个倒也是没人知道。不过如今自己都来这儿了,那么,呵呵,肯定就不用那么费劲了不是。

    而且马延还有个想法,那就是,我井陉都投降了。要真是硬扛的话,自己认为也就是三日吧。可如今虽然可能不用你真定去抵御凉州军全力进攻了,因为自己要用计取真定嘛。可是让你张顗先去多忧虑忧虑,紧张一下,倒还是应该的。

    这样儿,马延才感到平衡了一点儿。要不凭什么就他自己受凉州军进攻,所以人嘛,基本都这样儿。看不得别人比他好,嫉妒心都有,有的人有时候还很强。

    -----------------------------------------------------

    听到了张顗的感慨后,马延他这时候是皱着眉头,然后摇了摇头说道:“可不是如此嘛,张兄,能不能让凉州军折戟在冀州,估计可就要看你的了!”

    听马延这么一说,张顗他顿时是感觉自己的肩头压力增加增大增多了。是啊,没办法不这样儿,你要是站在如今张顗的这个立场,这个角度,也听了马延这么一说,估计你还不如他张顗呢。就是,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那么你既然是在这个位置上,当然就得谋其政了,是不是。他张顗要是和真定和常山都没有什么关系,他自然也不可能如此啊。

    张顗这个时候是郑重地点点头,“马兄所言不错,一切便交给我真定了。他马孟起凉州军敢来此,我定让他有来无回!”

    马延看着张顗如今这个表态,他心中是好笑啊。心说就凭你张顗吗?开玩笑,你张顗也就比我马延能强上一点儿,而真定士卒确实是比我井陉城的守卒强,但是你想靠这些就能守住这真定城?就别说如今自己来了,就算是没有自己这茬儿,估计你也顶不住啊。还有来无回?不是自己小看你,这时候就别说胜利了,就凭你张顗根本就不可能顶得住人家凉州军的进攻。

    不过马延却还不能表现出半点儿不对来,所以他只能是跟着附和道:“不错,我看如今也唯有张兄才能抵挡得住凉州军了!”

    说完,马延是不住地点头,那意思,就你张顗行,别人都不好使啊。听了马延这句话后,张顗心中是得意。是啊,你看你马延守不住城池,失守了吧。那么让你看看,等他凉州军来真定的,自己定然是让他们铩羽而归!

    也不知道这时候张顗是从哪儿来的自信,来的信心,一下就认为自己能抵挡住凉州军了。也不得不说,他这个梦想是好啊,只是,可惜啊,可惜。既然是梦想,那么有时候是能实现,不过有时候,最后也实现不了。至于张顗他这个,自然就是属于后者了。

    可虽然是心中得意,但是张顗他表面上却还是没有过多表露出来什么,只是装作一副谦虚的样子,“马兄过誉了,过誉了。不过要是真能守住真定,那么必然也是士卒用命,而且到时肯定要少不了马兄的帮衬!”

    张顗还是很会说话的,看看这个时候就已经把马延给装进去了。马延就是不答应帮忙,那都不可能了。毕竟让人家都这么说了,所以是吧。不过对马延来说,这确实都无所谓的事儿,反正到时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他听着张顗的话,心中是暗骂他啊,他娘的张顗,老子还没开始赚你呢,你倒是先算计上老子了啊。

    “哈哈哈,张兄如此说是客气了,守御真定,在下是义不容辞,义不容辞啊!”

    “如今真定有了马兄相助,必然不会有失,我军到时就会是如虎添翼啊!”

    张顗也不吝啬这马屁,反正多个人就多了一份力量,这点他当然是知道的。

    说完之后,两人就是相视大笑,其实是各有各的想法,算是各怀鬼胎吧,而这一切就都尽在不言中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