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日之后的晚上,袁绍是带着冀州军,向兖州军大营攻去。

    这么大动静,只要耳朵能听到的,都知道了,更别说曹操的兖州军其实对此是早有准备呢。之前他们也一起研究过,知道乌巢的粮草被烧光后,那么对方就只有两种可能了,要不是直接撤退,要不就和己方决战。而冀州军之前没有动静,那么他们是如何打算的,是可想而知了。

    其实对曹操来说,他真是乐不得让冀州军和己方决战。怎么说呢,对方的人马确实是比己方多,这个没有人不承认。但是曹操还是很清楚,自己早晚都是要面对数量如此多的冀州军的。所以晚那还不如早,都是要面对,所以也趁着己方士气什么都高涨的时候,对冀州军决战,对自己也不是没有好处。对冀州军才没什么好处,对己方还是不错的。

    -----------------------------------------------------

    袁绍是亲自带兵,在他的印象中,自己真是很久没有如此了。是啊,自己上次亲自带兵是什么时候记不得了,之前在官渡那个不算。反正自己真是不知道多久没带兵再大战了,今夜这又算是再次如此了。

    袁绍旁边是高览还有麴义等人,颜良蒋奇还有淳于琼这几个都死了,文丑和张郃投敌了,所以这时候袁绍在官渡的大将也没剩下几个了。但就是这个麴义,绝对是不容小觑。谁都知道,虽然麴义这个人武艺不行,但是其人绝对是个有本事的人。尤其是擅长练兵,高顺和陷阵营都消亡后。天下还剩下的练兵大家没几个了,但是绝对有麴义一个。

    尤其是麴义的先登死士,那更是冀州军的王牌军,在天下都是数一数二的精锐。袁绍都败成这样儿了,他也没说让麴义带着先登死士去和曹操的兖州军对战的。不过今夜,是袁绍第一次让麴义和先登死士参战,没办法,不拼不行了,袁绍也知道,其实冀州军谁都知道。

    -----------------------------------------------------

    曹操这边儿是早已做好了准备。就等着袁绍的冀州军来呢,结果今夜还真来了。

    此时他自言自语地说道:“胜败,看来就在今夜了!”

    也许曹操之前心里还真是有点儿惧怕己方不敌袁绍冀州军,但是经过了这么些个月的对峙,而且又连续两次的大胜。可以说此时他是信心十足啊。

    当探马来报,说麴义和先登死士也参战的时候。曹操是表情凝重。微微皱眉。他是不得不如此,毕竟先登死士这支精锐可以说是名声在外。哪怕曹操确实是没和他们打过交道,但却也知道他们的战绩的。

    当年公孙瓒公孙伯珪的白马义从,在天下骑兵里也有那么一号,但是最后如何了,还不是败给了麴义的先登死士。那真是来多少死伤多少啊,可以说袁绍能打败公孙瓒,麴义的先登死士,那是功不可没。如今他有带兵来和己方决战。己方还真是不能掉以轻心啊。

    麴义的先登死士,有三千士卒,人不算特别多,但是也不少了。高顺的陷阵营才八百人啊,马超的凉州铁骑也才几千,所以麴义的先登死士这个人数也并不算太少。关键是兵种不同,人家的精锐是步兵、骑兵,可人家麴义的精锐却是弩兵。是啊,弓弩兵,绝对是不能小看了。

    可能你还到人家近前呢,你就已经让人用弩给射死了。白马义从怎么灭的,还不是被人家弩兵给克得死死地,结果之后不就是大败了吗。

    曹操在想,怎么能对付得了麴义的先登死士。自己青州兵人数虽然多,但是战力却比不上人家先登死士,所以估计要伤亡不少。至于虎豹骑,战力倒是强了,可遇到先登死士,一样也得损失不少。最后曹操是一咬牙,心说,也只能是联合在一起对敌了。麴义的先登死士不除,终究是自己的一块心病啊。

    对这样儿闻名天下的精锐,曹操要说他不重视,那根本就不可能。所以他已经是下定决心,不惜一切代缴,必须要让麴义的先登死士全军覆没了才行。

    -----------------------------------------------------

    袁绍拔出佩剑,指向了兖州军大营,他大喊道:“全军冲锋,胜败就在今夜,我冀州的勇士们,冲啊!”

    难为袁绍都那么大年纪了,还得是用上了功夫喊句话。袁绍也是武将出身,不过武艺不是那么高就是了。

    冀州军是杀奔兖州军的大营,至于兖州军,早就是准备好了,就等着冀州军来呢。结果两军碰面,就交战上了。别看还是夜战,但是却也掩饰不住战况的激烈。对冀州军来说,虽然士气低落,但是他们却是把兖州军给恨得是牙痒痒,真的。要不是他们的话,自己军中的军粮会被烧光吗,之前夜袭会死那么多袍泽弟兄们,所以他们都恨不得把兖州军给碎尸万段了。

    但是人终究还是要面对现实,如今的情况是,冀州军人数占优,但是战力上确实是不占优,反而还是处在劣势上。

    -----------------------------------------------------

    其实就在冀州军杀过来的时候,曹操只是一笑,拔出了倚天剑后,他也是大喊了一句:“今夜便是证明你们的时候,大家全力对敌!”

    自己主公都发话了,所以兖州军是直接就迎了上去。他们和冀州军一样,都知道,今夜就是官渡最后的决战,胜利的一方能留在官渡,继续进兵。至于失败的,那也很简单,只能是撤退了,就是如此。兖州军的士卒自然知道今夜一战的关键,所以和冀州军是拼了。反正是谁赢谁留下,前进,谁输了谁走,往后退。

    虽然袁绍和曹操都是出来带着己方的士卒和对方决战,但是两人此时却都没有在战场上厮杀。毕竟这事儿,曹操之前虽然干过,不过今夜这个场面实在是太大了,所以众人为了自己主公安危,让许褚是寸步不离自己主公左右,千万别让自己主公上去带兵杀敌去。而曹操也明白,毕竟是“听人劝,吃饱饭”,所以他也没冲动。

    至于袁绍那边儿,自然也是如此,所以两人除了之前都喊了一句之外,就再也没上前了。

    这一战,绝对是大战,双方兵力几十万啊。黑夜虽然是黑夜,但是却难掩如此激烈的战况,还有,毕竟几十万士卒的战场可不是谁都能看到的,但是今夜却是出现了。

    -----------------------------------------------------

    麴义带着自己的先登死士,本来他的意思是去找曹操,只要把曹孟德此人给生擒了,那么己方就算是暂时不占优势,那己方最后也会是胜利。只是这个肯定不会是按照他说想的来了,还没等找到曹操,他就看到前方已经有两支队伍拦住了自己的去路。

    一支自然就是曹纯所带领的虎豹骑,而另一支人马则是关羽所带的青州兵。曹操为了对付麴义,确实是下了血本了。不只是让曹纯去了,而且还让关羽带了两万青州兵,对付麴义。对曹操来说,已经不在乎损失了,只要能灭了先登死士就好。

    曹操也不是没和手下人研究过怎么对付麴义的先登死士,只是官渡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什么可用计的地方,所以众人都没有什么好办法。最后还是曹操之前是当机立断,还是让曹纯还有关羽一起去吧,如果他们两人带兵要是再不敌先登死士的话,那么自己也就认了。

    麴义一看,好,太好了。前方居然是有敌军拦路,这真是好事儿啊。一般来说,人家都是绕着自己的队伍走,这还真是少有的,直接就敢拦己方去路的人马。不过如今双方距离还是不近的,要是近的话,麴义早就让先登死士攻击了,虎豹骑还有青州兵可能不损失吗。

    麴义大喝了一声:“布阵!”

    结果先登死士,马上就摆好了阵势,等待自己将军的命令。

    麴义是直接就让先登死士布了一个雁行阵,这个雁行阵倒是没什么,只是这个阵却是对弓弩兵最为有利的一个阵型,没有之一。而看着先登死士这么快便能成阵,可见平日里绝对是训练有素,没什么说的。

    曹纯看着先登死士的动作,他就是微微皱眉,是不得不如此啊。因为这个绝对出乎他的意料,他是没有想到,麴义的先登死士布阵速度是如此之快,可以说是他平生仅见啊。以前遇到过的敌军,绝对没有这个速度,果然是训练有素,名不虚传啊。曹纯是半点儿都不敢小看先登死士这样儿天下闻名的精锐,而如今是更不敢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