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张合撤退了,他是没办法不撤退。第一,己方是中了人家兖州军的计了,中了人家的埋伏,优势都在人家那儿,所以不撤退还能如何。第二,自己要面对三个武将,自己虽然也是一流的武艺,但那却是一流下等的水平,就和那个徐晃徐公明一样儿,结果再多个二流上等的曹仁还有二流下等的曹洪,自己真是要吃不消了。所以这个时候不走,更待何时!

    至于冀州军的士卒,虽然确实也是来了不少。但是本来因为中了兖州军的埋伏,他们大多数人都想着怎么跑,结果这个时候一看,自己两个主将是都撤了,那么自己等人还等什么啊,没跑了的是玩命儿跑吧,主将都跑了,难道自己这些人能抵挡得住人家兖州军了?

    所以,这次郭图为自己主公谏言,说是要围魏救赵,结果最后不但是没成,反而还中了人家的算计,冀州军真是损失惨重,文丑是直接逃往荆州,而张合也带着残兵撤退了。

    -----------------------------------------------------

    就在撤回己方大营的半路上,张合看到有一骑来到了自己对面,看穿着,是自己冀州军的士卒。

    “张将军!”

    “你是何人?”

    “回将军,小的乃是麴义麴将军所派,特来告知将军,主公听说将军和文将军大败,所以,所以要将将军斩首,麴将军是特命小的前来告知将军此事的!”

    张合一听,这个心啊,真是凉了一大截了,果然最后还是要如此啊。他心说。至于这个士卒所说的,他倒还真就是没怀疑什么。

    他为什么没怀疑呢,首先这个士卒确实是自己冀州军的士卒,这是其一。那么其二,就是麴义和自己的关系了。要说自己和麴义的关系并不是特别好,但那其实不过是表面的现象而已。其实自己和麴义,当年同在冀州刺史韩馥韩公节帐下为将。所以其实关系肯定要比有些人强多了。只是两人都知道自己主公那个性格,所以不可能走得太近。

    但是两人却都知道,两人的关系其实要比当年还要近了,毕竟都是同为降将,怎么说都算是一条线上的。

    而这个时候,张合一想。自己和麴义的关系,应该是没有人知道。而麴义派人来告知自己,自己主公要杀自己这个事儿,那就是特意来通知自己,让自己早作准备啊。可自己还能如何,是回冀州军大营,让自己主公把自己杀了。还是说……

    张合的心里,都清楚着呢,自己回冀州军大营后,那肯定是逃不过一个死。别看自己主公确实,很多时候那都是犹犹豫豫,处事并不太果断的这么一个人。但是他真要是做出来了什么决定的话,那基本上就是没人能再去改变了。至少他要杀自己,绝对是没人能劝得住。也没人能让他改变主意就是了。

    所以自己还可能回去吗,不可能啊,回去就等于送死,可自己如今却不能死!

    张合想得清楚,自己要就这么死了,那可真是太憋屈了。自己虽然是带兵作战不利没错,失败了也不错。但是罪不至死,再说这事儿是怪自己吗。不,不是,是怪郭图郭公则。要不是他出得围魏救赵的主意,自己如今应该是带兵去救援乌巢,而不是来夜袭兖州军的大营啊。

    本来自己就不同意夜袭兖州军大营,但是自己主公的命令,自己能不听?其实好好想想,他曹孟德可能没有安排吗,就看其人用兵就知道了,他要是没有安排的话,这个可能吗?可自己主公不听啊,还能有什么办法。结果自己和文丑是带兵来了,但最后如何了,中了人家的计,被埋伏了,而己方却是惨败而归。

    可这样儿,主公却还是要杀自己,自己可能甘心吗。自己不服啊,自己自认为这么些年来,是没有做过对不住自己主公的事儿,但是自己主公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太让自己心寒了。

    你看,作为主公来说,袁绍他绝对是一个失败的例子。基本上他手下背叛他,都想过,自己没有对不起自己主公,但是他袁本初却实在是太不讲情面了。其实这就是袁绍袁本初为人,他袁绍当然不是一个无情的人,但是却绝对是比较绝情的这么一个。至少对于自己的属下,基本上,他从来都是如此,所以他的属下背叛他,好好想想,其实也算是很正常的吧。

    张合对来报信的士卒是一抱拳,“多谢!回去请告诉麴将军,说我张儁乂这次承他的情了!”

    直到如今,张合他也是没有怀疑什么。没办法,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会想那么多的,至少这个时候,张合是真没想多少。

    而士卒一听,他是心中不住冷笑。心说公则先生所说没错,让自己就如此言语,他张儁乂是绝不会怀疑什么的。如今这么一看,是果真如此啊!

    -----------------------------------------------------

    张合这个人,其实绝对算是处事比较冷静果断的了,所以这个时候,他对此已经是有所决断。他此时心说,自己本来不是那么太信命的,但是如今来看,也许这真就是命吧。不过不这样儿的话,自己还能如何?如今哪怕自己是被天下人唾骂,背上了骂名,自己也得去投奔曹孟德了,真是天意奈何啊,果然是如此!

    说实话,张合但有其他的出路,他也绝对是不想如此。因为自己原来虽然也是冀州军的人,但是最早却是冀州刺史韩馥帐下武将。而之后,自己投靠了如今的主公,袁绍袁本初。结果呢,如今自己主公要杀自己,自己能坐以待毙吗,不能。所以自己只能是舍弃了自己主公,转投曹孟德了,自己也没办法。对此还能如何了。

    有顾虑,这个是肯定的。只是张合怎么说也是很果决的这么一个人,他知道,自己要不想去送死,那如今就只有去投靠曹孟德的兖州军,这个时候,只能是如此了。

    而此时。张合是刚拨马想奔向兖州军大营的方向,结果就听不少冀州军士卒喊道:“将军!”

    “将军,这……”

    ……

    张合听到众人的话后,他是仰天叹了口气啊,然后便对众人说道:“各位,之前各位想必也都听清楚了。如今主公要斩杀张某,所以……张某虽说并非贪生怕死之徒,但是就这么前去送死,张某实在是心有不甘。所以,各位,咱们后会有期,下次相见。也许便是敌人了!”

    说完,张合是直接便带马离开了冀州军。这符合他的性格,处事果断,不拖泥带水。哪怕他并不想如此,但是为了自己能活着,他也是不得不咬牙,让自己这样儿。

    而冀州军的士卒一看,大多数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惊了一下。是啊,怎么好好的,自己将军一下就走了呢,而且看样,还是奔向了敌军的大营啊。不过之前他们也都听到了张合的话,他们其实也都明白,估计自己要是碰到这样儿的情况。自己也得离去吧。不过看样儿,自己这将军是下定决心,是要去投靠曹孟德的兖州军啊,要不他不会那么说。

    士卒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而且更是没人敢阻拦张合,笑话,谁敢拦他,不想活了?于是,众人就这眼睁睁地看着张合打马离开了。在有些人看来,自己将军离开,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自己要不是因为家眷都在冀州,自己也可能投靠了兖州军吧。

    如今冀州军有的士卒都如此想法了,这距离他们大败还会远吗。袁绍这个人,其实真是不懂自己手下这些士卒的心。当然他也没怎么去太过看重这些人,这个倒也是真的。

    -----------------------------------------------------

    张合无奈是奔向了兖州军大营,转投曹操去了。而不得不说,郭图的小伎俩是得逞了。之前的那个士卒,自然不是麴义派来的,就是郭图。

    郭图当时看到自己主公采用了自己的围魏救赵之计后,他心中高兴,心说等自己立了功后,看你们还有何话说。结果袁绍派完兵后,逢纪到他身边,和他说了两句,结果把郭图给吓坏了。

    别的不说,但是自知之明,郭图还是有的。至少他清楚,在军略这上面,自己那还真是不如逢纪,而逢纪之前和他所说,万一要是曹孟德在大营有所防备,己方中了人家的计可怎么办,到时候大败而归,那么后果……

    郭图就感觉是背后发凉,心说真要是如此的话,凭自己对自己主公的了解,到时候不只是文丑、张合得死,自己也好不了啊。所以最后越想他就是越害怕,所以郭图颤颤巍巍地小声问道:“元图兄,这,此事如何办啊?”

    “此事易耳,公则只需……”

    于是逢纪就给郭图出了个主意,他说的就是,这事儿还是不难办的。只要你派士卒前去观看双方的战事,要是我方胜了,那么自然什么都不用做。可万一真要是中了人家的埋伏,那么文丑和张合撤退的时候,就让士卒找到他们,然后对两人说,是麴义派自己来的,是特来告知,主公因为大败,所以要斩杀他们两人,如此……

    郭图听后,是不住地点头,他知道,就这么做最好。逢纪说得清楚,最后两人必然要投靠曹孟德,就算不是,也不可能回来了,所以到时候就把大败都推到两人的身上,于是自己不就摘出去了吗。所以最后郭图也是这么做的,结果文丑是早跑了,而张合是相信了,所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