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应该说不是可能了,而是一定,最后己方一定会失败的啊。【】毕竟连粮草都没了,吃不饱饭,还怎么和兖州军相抗衡啊。所以冀州军士卒还能不明白这个吗,但是这个时候,他们大多数人却也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虎豹骑把他们的粮草烧了,而有人也是去扑救了,但可惜却是起不到什么大的作用。

    那可是用火油烧起的大火,所以怎么可能是那么轻易就能扑灭的了的,更何况今夜还有风,所以根本就是徒劳。大多数的冀州军士卒发现了,眼睁睁看着己方的粮草是一点点儿地烧光,火势越来越大,他们都已经是绝望了。什么叫绝望,看看如今乌巢大多数的冀州军士卒,其实也就知道了。

    -----------------------------------------------------

    “报,报将军,敌敌敌军来乌乌巢烧粮了!”

    淳于琼是喝多了,倒在自己的大帐中做着春秋大梦呢。结果就听有人在自己大帐中是乱喊乱叫,虽然感觉到了,不过他却是没什么反应。也不是说一点儿反应没有,他抬起了眼皮,看了眼士卒,然后就又闭上了眼睛。

    士卒一看,这不行啊,要说这个士卒胆量不小,他是行军的做饭的那个锅,装满了凉水,然后直接就泼到了淳于琼的脑袋上。

    淳于琼正做着梦呢,梦见自己是带兵大胜了兖州军,然后是凯旋而回。搬兵回到了邺城,结果还没等自己进城呢,天上突然是下起了倾盆大雨。淳于琼是一点儿准备都没有啊,骂道:“他娘的了,这雨怎么一点儿征兆都没的!”

    结果旁边有人推他,这时候他就醒了。他一看,什么大胜啊。原来是场梦啊。自己是让士卒给泼了一锅凉水,淳于琼抹了把脸,“你他娘的怎么回事儿?”

    说实话,这个时候他倒是醒了不少酒了,士卒一看,太好了,自己这将军终于算是清醒了不少。“将军,兖州军已经杀来了!我军的粮草,被被……”

    淳于琼一听,什么?兖州军来了?这,自己是一点儿准备都没有啊。

    “什么?你说得当真?”

    士卒赶紧说道:“将军,小的哪敢骗您啊。兖州军确实已经是到乌巢了。而且我军的粮草已被其烧了!”

    “啊!”

    淳于琼是啊了一声,差点儿没背过气去。这个打击太大了,他淳于琼就是再酒包,他也知道乌巢屯积的粮草对己方冀州军的重要性。

    “快,快去,灭火!”

    士卒缓缓摇了摇头,都快哭了:“将军。火势太大,已经救不了了!”

    “唉!”

    淳于琼是赶紧起身,一看,可不是吗,自己在大帐这儿都能看到火光冲天啊。这个时候他想得不是他自己的生死,而是几十万大军的粮草啊,就这么付之一炬了。自己死了就死了,但是自己却成了冀州军的罪人啊。

    淳于琼确实是受了打击了。但是他却也不可能什么动作都没有,所以他是赶紧找来战马,然后上去便奔向了乌巢屯粮的地方,也正是双方激烈交战的地方。

    -----------------------------------------------------

    此时在官渡的冀州军大营,袁绍就要休息的时候,探马来报:“报主公,乌巢方向有火光四起。疑似是敌军在放火烧我军粮草,还请主动定夺!”

    袁绍一听,心说什么?居然出了这事儿?他出帐一看,可不是吗。在自己这儿,都能看到乌巢的方向,有火光啊。

    “快,召集所有人,来我帐中!”

    “诺!”

    要不怎么说袁绍这个人很多时候都是犹豫不决呢,一般人来说,碰到这么大的事儿,己方屯粮重地可能是被敌军给烧了,他不直接派人去救援,反而是先召集自己手下商议一下,到底怎么去做。你说等你商议完后,那乌巢基本早都烧没了。

    -----------------------------------------------------

    不一会儿,众人是都到了。要说有的人也发现了乌巢的异象,所以正是往自己主公这儿赶呢,结果这不正好,自己主公让人去召自己来了。

    看到众人后,袁绍也来不及说别的了,直接就说道:“各位,乌巢之事,如今当如何?”

    郭图站出来说道:“主公,如今乌巢看来是兖州军前去烧粮。那么今夜他们如此施为,兖州军大营必然空虚,我军可派大军前去劫营,必将成功,此乃围魏救赵也!”

    袁绍一听,心说有理,于是他就点点头,结果刚想说什么,就听一人出言道:“主公,千万不可如此!”

    袁绍一看,乃是自己的帐下大将张郃张儁乂。

    此时就听张郃说道:“主公,如今兖州军火烧乌巢,其人马必然不会派去很多。并且曹孟德其人,主公清楚,其人用兵谨慎,哪怕派很多人去了乌巢,但是其兖州军大营必然会对我军有所防范啊,所以郭公则所言不可取!如今当务之急乃是火速派兵增援乌巢,尽可能抢出我军的粮草才是啊!”

    张郃心里是万分着急,在他的想法中,自己主公要真是听了郭图的话,那么己方是必败,乌巢的粮草估计一石都不会剩下了。

    袁绍一听,对,张郃的也有道理啊,这到底要听谁的好。

    其实逢纪这回倒是没和郭图站在一起,实在是郭图想得实在是太简单了。那围魏救赵,岂是什么时候都能用的?当年孙膑是什么情况,而如今自己这边儿又是什么情况了,还围魏救赵,你这边儿这么整,乌巢就得被烧没了。

    所以逢纪出言,“儁乂将军所言不错,主公当立即发兵乌巢。前去救援!”

    袁绍点头,结果刚想同意,那边儿郭图是又说了,“主公,不可,如今当务之急,就是去进攻兖州军大营。我军一战也许就能破敌啊!”

    袁绍一听,有道理,自己确实是不好选择啊。他这个时候也不好好想想,自己耽误这么久,乌巢可真就要烧没了。

    逢纪一咬牙,“主公。如此的话,不如就分兵两路!一路派人前去救乌巢,一路则取攻击兖州军大营!”

    袁绍一听,对啊,自己手下那么多人马,武将也不少,有什么不行啊。就这么做了。

    结果就听他说道:“文丑、张郃!”

    “末将在!”

    “末将在!”

    “命你们两人,带兵五万,进攻兖州军大营,不得有误!”

    “诺!”

    两人齐声应诺,尽管张郃确实是不情愿如此,但是那又有有何办法,只能是听自己主公的话。两人出了大帐,去点兵出发了。

    之后又听袁绍说道:“高览。蒋奇!”

    “末将在!”两人是齐声回道。

    “命你们两人带兵三万,前去救援乌巢!”

    “诺!”

    两人说完后,也是出了大帐,点兵出发。

    乌巢那么重要的地方,袁绍不担心那都不可能。但是在他看来,这个火应该还是能被扑灭的吧。可结果他倒是想得挺好,火灭是肯定要灭。但是灭了之后呢,粮草也都烧没了。

    -----------------------------------------------------

    此时的曹操看着乌巢的大火,他心情是好得不能再好了,心说只要乌巢粮草都烧光。那么己方必然是要大胜,还有什么说的。

    看着如今的火势,不远处的关羽来到了曹操的旁边:“司空,如今官渡袁本初的援军也许就在路上,我军还是宜早撤退为好!”

    关羽并不是怕袁绍什么,只是他也知道,虎豹骑,那是花费了重金,花费了多少的人力,才有了今日这样儿的精锐。其实损失一个,你看看曹纯那脸,你就明白了。曹操还算是好点儿,更多的是在心里,而不会表现什么,但是曹纯可就不行了,这个时候他心里是在淌血啊。

    曹操一听关羽所说,心说对,太对了。云长提醒自己很及时,自己可不能得意忘形啊。自己此次带兵来乌巢,可不是要和冀州军战斗来了,那就是为了烧粮。而如今粮草已经被己方所烧,可以说自己的目的达到了,所以是不能再恋战,赶紧撤退为好。

    “多亏云长提醒,所言甚是!子和,仲康,带兵撤退,不得有误!”

    两人距离曹操可都不是特别远,而且曹操这一声也不算太小,所以两人都听到了,然后便是赶紧都带兵撤退,“撤退!”“撤!”

    自己主公的话,那在曹纯的耳中听来,那就是天籁啊。主公下令撤兵,这是他最喜欢的。自己带虎豹骑,不是来和冀州军士卒死战来了,所以损失了一些,自己是真痛心啊。但是好在如今好了,自己主公让撤兵了,这样儿一来,己方损失就能小了不是。

    至于许褚,他倒是有些意犹未尽,毕竟他确实还是很喜欢在战场上厮杀的,这个是没错。不过自己主公都下令了,自己不可能不听,所以他也喊了声后,便也拨马撤退了。

    至于乌巢的冀州军士卒,他们是看着曹操他们带兵撤退,真是追都不敢追,并且如今还是灭火比什么都重要。所以这个时候他们都是投身火海中了,至于能起到什么效果,天知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