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许攸是无奈异常地退出了袁绍的中军大帐,而再最后看了一眼大帐后,他是扭头便离开了。

    他知道,自从自己退出这个大帐之后,就和自己主公是缘分已尽,而自己能做的却已经是都做了,至于剩下的,那则是自己该为自己去做得事了。许攸自问自己这十几年来,在自己主公帐下做事儿,从来都是没有愧对过自己主公什么,但是自己最后如何了,还不是成了如今这副模样儿。所以哪怕自己被天下人所唾骂,自己也得向天下人证明一下自己才行。

    因为自己主公不用自己之计,所以他日是必败。而自己此时不去曹孟德大帐,还能如何?等自己帮了曹孟德大胜之后,自己也算是完成自己所想要做的了。

    -----------------------------------------------------

    要不怎么说许攸这个人和一般人所想得就是不太一样儿呢。要说很多人都是为了自己的名声,所以都不会这么去干。这边先给自己主公献计,然后自己主公不采纳,马上就又转投敌方去了,然后帮对方胜了自己原来主公一方。这样儿的人其实并不是没有,但是肯定不会是很多就是了,可许攸却是少数人中的一个。

    而至于许攸在邺城的侄子,说实话,他也根本就是没想太多。虽然自己是就这么一个侄子,但是对他来说,许攸觉得自己其实做得已经就算是不错了。

    但是所谓你自己的路却是你自己走出来的,最后走出什么样儿,自己也不可能都管得过来,所以如今他贪墨粮草而且还被审配所抓到了证据。那么他就该死,自己也不可能会去为他求情什么的。不管怎么说,许攸还是个知道规矩的人,这事儿确实不算小了。自己侄子不死,真是难以消自己主公的恨啊。

    -----------------------------------------------------

    到了晚上,许攸是一个人就离开了冀州军大营,连东西收拾都没收拾,不过说实话,他也真是没什么东西可收拾的。许攸这个人除了他这么一个人之外,就有几件衣物。而其他东西真就是没有了。至于说钱财,哪有行军打仗还带着那个的。

    至于大营的守卫,看到他后,那也是连问都没问。是啊,他们还都知道。这个子远先生,那不只是自己主公帐下的谋士。更是从少年时代便和自己主公相熟。都认识几十年了。所以对许攸直接出了大营,奔向了兖州军方向,他们就和没看见似的,管都没管。有的人还以为是自己主公让他去出使敌营呢,这个也并不是说没可能,所以许攸就这么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对许攸来说。这事儿光明正大出去绝对是没有人管你。可你要是偷偷摸摸地走,那么被人发现了之后,肯定就是问题了。许攸对这个冀州军士卒的心里,把握得还是挺准的。

    -----------------------------------------------------

    许攸此时已是来到了兖州军大营。不过还没等他靠了多近,便被士卒给发现,而且还把他给控制住了。毕竟兖州军士卒也不是废物,更是不认识他,所以不可能像冀州军士卒那样儿,什么都不管不问的。

    “什么人?再往前走,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许攸一下就不敢动了,关键是他也不能动了,因为他发现兖州军大营的守卫,有人是用弓箭正对着他,而也有人的兵器则是正距离自己的胸口不远了。

    许攸心说,自己什么时候受过这待遇,今晚倒是开了先河了。但是也没有什么办法,谁让自己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呢,都是无奈啊。这个时候到人家这儿来,就得听人家的才行,不都是如此吗。

    他此时则是一笑,“还请通禀曹司空一声,就说南阳许攸求见!”

    不管怎么说,哪怕许攸是不待见曹操其人,但是为了达成自己最后的心愿,他却还得是客气点儿。要不来一句,通禀曹阿瞒,那估计他马上就身首异处了吧。许攸不是傻子,什么时候说什么,这一点他其实还是知道的。

    兖州军守卫一听,南阳许攸?没听说过,是啊,除了冀州军之外,还有几个人知道他许攸许子远的,真就是不多啊。

    兖州军大营的守卫确实还算不错,一个人对许攸说道,“好,你等着,我去通禀主公!”

    “多谢!”

    主公身为这么个文人,他能对士卒比较客气,这就算是不错了。还是,形势不行,是你求别人来了,所以不能不低头。

    -----------------------------------------------------

    此时曹操的大帐中,守卫前来禀报,“报主公,大营外一人自称是南阳许攸,求见主公!”

    曹操一听,什么?南阳许攸?果真是子远来了?太好了,真是他的话,自己破官渡有望!

    “快,请,别,还是我亲自去请!”

    本来曹操那意思让守卫把许攸给请进大帐,不过稍微一想,还是不行,毕竟许子远那人对自己的意见实在是太大。而如今他这个时候能放下这些来自己的大营,那肯定是要给自己出主意的。反正只要是能胜了冀州军,那么自己亲自到营门口去请他入营,这也是应该的。所以曹操就决定是自己亲自迎接,这样最好,而不能让别人去。

    守卫一听,心说幸好是没敢怠慢其人。看这样儿,那个南阳许攸。自己主公居然是这么重视。是啊,有几个人值得让自己主公亲自去营门口去迎接的,但是这个许攸却是做到了。

    -----------------------------------------------------

    曹操也顾不得去叫别人,是自己一路连跑带巅就来到了大营门口。要不是怕影响不好,曹操估计直接就飞奔了,但是毕竟在自己大营,当主公的肯定是不好这样儿。

    到大营门口后,曹操是一眼就看到了许攸,忙对士卒喝道:“做什么!还不把兵器放下!”

    守卫一看,自己主公居然是亲自来了。心里自然知道,这个南阳许攸不是一般人啊,要不自己主公能亲自来大营门口迎接?天底下一共才有几个人能如此啊,可这个许攸却是如此。

    许攸自然也是看到了曹操,他倒是真没有想到。曹操能亲自来大营门口找他。他此时是很明白,他曹孟德是真心想要马上就胜利啊。能大胜冀州军。兵进冀州。不过自己要是不来,他们可能很难成功,但是自己如今一来,他们就马上要大胜了。

    许攸赶紧先出言说道:“哈哈哈,曹公!”

    曹操到许攸近前后,是把手一摆。“子远为何如此客气,快随我入帐一叙!”

    说着,便拉着许攸的手,是直接就进了大营。其他几个守卫还有一些士卒看到后。冷汗是直冒啊,心说还好,还好,自己等人对这个南阳许攸,没有什么特别失礼的地方,要不看这人和自己主公的关系,估计要是他撇撇嘴,自己是绝对没有好果子吃啊。

    就看自己主公如此给其人面子,就知道自己主公是有多么重视这个南阳许攸了。是啊,曹操能不重视吗,至少如今他这边儿确实是没有什么好办法能一下就大胜袁绍的冀州军。所以他才是对许攸如此客气,甚至直接亲自出营来迎接他,说到底,还不就是为了能破敌吗。尽管如今曹操的兖州军粮草还算是够用,但是却也不可能一直就这么消耗下去。

    毕竟之后还得兵进冀州、兵进青州、还有幽州呢,那粮草少不了啊。所以对曹操来说,这个时候就要有大胜,然后乘胜追击。他可是知道,如今马超已经是围困晋阳了,估计并州马上就能拿下了吧。一个马场没有了,就只剩下幽州了。自己要是再占不了幽州,那么马匹的问题却是没有好办法解决了。所以曹操也着急,是能不着急吗。

    -----------------------------------------------------

    曹操是亲自把许攸,从大营一直给拉到了自己的中军大帐。许攸也不得不在心中说,曹孟德其人确实是比自己主公强。至少哪怕来个天下的名士,自己主公也很难做到如此,至少他也能情人进来,甚至亲自去请也不是不可能。但是真要他手拉手把人给拉进中军大帐,这个事儿他却还是做不出来的。

    看曹孟德算有些衣衫不整,就知道,他听了自己来此后,是直接就来大营门口迎接了,也不不得别的。但是自己主公的话,因为出身世家,所以肯定还得整理下衣冠什么的。当然也不能说这个就不对不好,只是对许攸这样儿,并非是出身什么世家大族的人来说,他们其实也并不是太在意这些东西的。

    当然了,要是把曹操换成是袁绍的话,许攸这样儿的人来投奔他,他也不可能是亲自出大营去迎接就是了。对袁绍来说,许攸还不够格啊。哪怕自己和他认识几十年了,那也不够。

    要说什么样儿的人,袁绍能去亲自迎接进大营呢。那怎么也得像荀彧这样儿的,还算是差不多。在天下是鼎鼎大名,并且还是世家大族出身的世家子弟。要不换成是别的人,袁绍都不会如此啊。

    -----------------------------------------------------

    进了大帐后,曹操是特别热情,“来来来,子远快坐,坐!”

    “多谢司空!”

    曹操一听,他是故意把脸一沉,“子远如此太见外了,你我乃是相交数十载的故人,怎能如此客套?”

    许攸闻言,是在心里直摇头啊。心说曹孟德啊,从当年你出卖别人的时候,那个时候,咱们其实就已经是走向了不同的路了。至于如今我能来,不是来投奔于你,不过就是给你出个主意罢了,你我不过就是各取所需而已,没有其他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