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睿早就知道自己不能后退,只能前进了。[]果然,他发现,自己说了这些话后,自己这个新主公,对自己还是很满意的。看来自己的努力是没有白费啊,这不就起到效果了吗。只要自己再立下这个大功,能助凉州军破了晋阳城,那么自己在凉州军就算是能暂时立足了。毕竟之前因为没有功劳的话,很可能在凉州军中受人排挤,被人看不起,毕竟在哪都一样啊。

    在赵睿看来,别地方都如此,凉州军自然也不会例外。那么一旦自己有些功劳了之后,至少不会太让人看不起,太受排挤自己不是,所以这也是好事儿。

    其实赵睿所想得并不是没有道理,只是怎么说呢,凉州军比起其他的军,算是稍微好一些吧。虽然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但是也不是说每个地方都是那么险恶,凉州军还算不错,毕竟马超管得还是很多的。

    -----------------------------------------------------

    马超这边儿已经是准备好了,三千凉州铁骑,不,如今准确地来说,应该叫并州铁骑了。因为他们都已经换上了并州军士卒的衣物,至于他们的衣物那也太好找了,又不是什么难以一见的东西,就如今远处的战场之上,就有不少呢,所以没什么问题。

    之后马超又嘱咐了赵睿几句,然后是悄悄地和马岱单独说了几句。是,马岱也是要跟着赵睿一起去的,而且他也早已换好了并州军士卒的衣物。至于为什么必须要马岱去,这第一,就是马岱能带领凉州铁骑。就赵睿一个人的话,估计很难啊。毕竟他是刚投降的人,怎么可能和自己军中多年的将领相比呢。

    而这第二,那就是最重要的一点了。就是马超和郭嘉虽然还算是相信赵睿,但所谓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万一赵睿到时候一下就变卦了,那己方损失可就不能小了。所以有马岱在,只要赵睿敢反水,那么他第一时间就能斩杀于他。

    马超想来想去,就是马岱去最好。崔安肯定是不行了。那个赵睿都认识他了,而赵云早已离开,那么就只要马岱是最为合适的人了。第一,赵睿不认识他,他也许知道凉州军有个将领叫马岱。但是其人的相貌,他却是不会知道。尽管马岱带兵攻城过。但是赵睿却没出现在晋阳城头出现过。所以他不认识马岱。

    第二那就是马超相信马岱绝对能办好此事,比别人都更为合适。无论是崔安还是赵云都不行,因为在演义里面,魏延不就是被马岱给斩了吗,所以他很适合干这个事儿。尤其是马岱的脸,那就是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谁能知道他心理面其实是暗藏杀机呢。所以说他是笑面虎,其实也不为过,其实马岱他就是这样儿的人。

    就比如说此时,马岱绝对可以和赵睿笑呵呵地说着话。但是一旦赵睿要反水,他马上就能一刀把其人给斩了,一点儿都不会留情。所以马超就知道,这事儿是非马岱不可,不过赵睿可不知道什么,他也知道了的话,估计得更害怕。是啊,就凭他那胆量,要知道有人是时刻在监视于他,他只要稍有异动,就会当场斩杀了他,他要不害怕才怪了。

    赵睿和三千凉州铁骑,如今伪装成了并州铁骑,奔向了晋阳城。做戏都做全套的,这些人要你看几眼,绝对都是狼狈不堪。

    赵睿他就不用说了,本来就如此。至于那些凉州铁骑,他们因为穿得是并州军士卒的衣物,所以没有一件是完好无损的,还有血。而且马超是特意让他们也伪装成狼狈的样子出来,天这么黑,你不仔细到近前看得话,还真是很难分辨出什么,不知道这些人是真狼狈还是假装的。至少在城头上来看,这些就是败兵残兵,还有残破的并州军大旗,还能有几个能怀疑的。

    在马超和郭嘉来看,他高干要是真能识破己方的计,那么自己等人也算是服了他了。真的,不管是真识破了,还是小心谨慎,那都算是他的本事。不过,高干他真有这本事吗?也许吧,谁知道呢。

    -----------------------------------------------------

    赵睿带着铁骑奔向了晋阳,没太久,就来到了晋阳城下,不知道的人看着他们如此模样,还真是以为是败退回来了呢。

    结果到了晋阳城下,高干好像是没在城头,赵睿心说,自己准备那么些应对你高干的话,难道就用不上了?

    只听上面的士卒喝道:“什么人?再靠近就放箭了!”

    士卒还没发现是赵睿,还以为是凉州军来夜袭了呢。不过看着也不像,怎么看着像是己方的人马呢?

    果然,就听赵睿喊道,“废物,你好好看看我是谁?快开城门,我们中了敌军之计了!”

    好几个士卒都再拿起火把这么一看,可不是吗,“是赵将军,还有并州铁骑,快,开城门!”

    结果就在士卒刚想开城门的时候,有人则喝道:“且慢!”

    士卒一看,是自己州牧,这时候居然来了,于是赶紧施礼:“州牧!”

    高干点点头,“城下发生了何事?”

    士卒也不敢怠慢,于是说道:“州牧请看,是赵将军!”

    高干一听,“什么?赵睿?”

    士卒们举着火把,他这么向城西一看,可不是吗,赵睿和残兵的并州铁骑回来了,而且看这狼狈样儿,绝对是中了人家计,然后……

    不过还没等高干问什么出来呢,赵睿一看高干,就像是见到亲爹似的,哭声道:“州牧啊。我军,我军中了敌军之计了!”

    高干一听,不啻于是晴天霹雳啊,虽然这个时候不是白日,但是还有比这个更打击人的吗。

    “你,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诺!州牧,我军中了敌军之计,原来吕威璜他,他却是……”

    “吕威璜如何?”

    “州牧,吕威璜是投敌了。根本就不是诈降敌军,而是真投靠了凉州军啊,所以我军……”

    赵睿明白,自己这话不能全说,其实说一半就可以。至于剩下的。全有高干他自己去想吧。

    果然,高干此时就想到了这么几个场景。第一个。就是吕威璜早在雁门。实际就投靠了凉州军,一副小人嘴脸。

    然后第二个则是,凉州军对晋阳是久攻不下,吕威璜则是对马孟起谏言,说自己有计能破晋阳,等他都说完后。凉州军是一致通过。

    第三第四……,之后就是来见自己,然后又回去见马孟起他们,这些自己都知道了。

    高干此时右手握拳。狠狠一砸城墙,“哼,吕贼欺我太甚!赵将军,吕贼如今如何了?”

    赵睿赶紧说道:“州牧,吕贼已经被我当场斩杀为弟兄们报仇了!”

    “好,开城门,让他们进来!”

    高干此时终于是有了一种大仇得报的意思,毕竟吕威璜这个始作俑者已经是让赵睿给杀了,杀得好啊,真好。要不然吕贼给跑了的话,以后还不一定何时才能斩杀于他。

    “诺!”

    士卒赶紧应诺,然后几人一起慢慢打开了城门,等城门打开后,赵睿带着骑兵入了晋阳城,他此时可是提心吊胆的,因为一旦被高干或者并州军所发现,估计自己小命可能就是要最先交待的。

    而这个时候高干突然是反应过来了,“快,关城门,不好,中计了!”

    不过这个时候却是为时已晚,只听马岱大喝了一声:“弟兄们,随我杀啊,立功就在今夜!”

    “杀!”

    虽然都是穿着并州军士卒的衣物,但是却也不能杀错人,毕竟如今凉州铁骑他们可是骑着马的骑兵,而并州军士卒基本都是步卒,骑兵被高干给派出去夜袭凉州军大营了。

    高干一听,还用说吗,证明自己所想得是半点儿没错。不是吕威璜背叛了自己,而是赵睿他投靠了凉州军。至于己方中计,这个倒可能是真的,要不赵睿也不会如此。至于中计,那却是吕威璜大意了,或者说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大意了呢。而吕威璜,估计这时候已经是早已身死了吧,不管怎么说,自己是马孟起的话,也不可能再留下他了。

    毕竟在他还有用的时候,自然不能动他,可他一旦是失去了利用的价值,当然也就是他的死日。怎么说吕威璜也不是赵睿之流,他是真正忠心自己的人,而不是赵睿这种无耻之徒!

    高干没办法,只能喝道:“弟兄们,如今凉州军先锋已经入城,各位随我杀敌啊!”

    并州军都不用听高干所喊,直接就和凉州铁骑战上了。没办法,人家都杀进城来了,自己要还是不反击,那可能吗。关键是,敌军不是破城而入,而是己方给亲自给放进城来的。虽然是州牧下令,但是确实是己方给人家放入城来的,这个倒也是没有错啊。

    所以并州军士卒可不干了,对他们来说,这就是耻辱,还是奇耻大辱,只有把凉州铁骑给杀了,才能算完。

    不过他们还是小看了凉州铁骑,既然凉州铁骑能成为天下闻名的精锐,自然不是他们这些普通的士卒所能比的,而且还是用步卒对骑兵,那不是早死是什么啊。

    两军就这么战在了一处,赵睿也没能幸免,没办法,如今要想立功,就得前进,而不能后退。他此时坚信,自己主公的大军就在后面不远了,马上就能杀进晋阳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