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别说,马超这话,还真是起到了作用。有个这不一下就笑了吗,其实也是,自己主公说得没错。如今是己方在进攻着晋阳,晋阳被己方是四面包围,而己方士卒是在攻击着并州军,而不是人家围自己,所以如今怎么看着像是反过来似的。

    是,谁也没说如今攻城是受挫了,但是这有什么的,之前又不是说没有遇到过,是不是。可这时候,让人家不知情的一看,还以为是己方让人家给围城了呢,己方被人家进攻了呢。

    一直也没说过什么话的崔安难道说话了,“俺就说,垂头丧气个鸟啊!他并州军有什么的,当年雒县不也是让咱们给拿下来了?它一个晋阳多个锤子?”

    要说整个大帐里,除了马超之外,也就是崔安、赵云还有郭嘉三人能算正常点儿。毕竟崔安他说想得是自己没什么事儿干,所以情绪不高。但是在他看来,一个小小晋阳城,自己凉州军士卒几日就破了,还能怎么样。

    至于赵云,为帅者,哪怕心里边也很担心,但是轻易不会怎么表现出来的,这也是比其他人强的地方,什么叫“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

    而郭嘉呢,他是一直都在想,有什么办法,能一下就破了晋阳。不过真是难啊,哪有那么容易的。高干和晋阳城的那些人可都不是废物,所以能是那么容易的吗。

    马超和崔安的话,确实是起了作用了。如今攻城确实是失利了,但是失利又如何,己方又不是没经历过这个。是,晋阳城难攻破,也没人说好攻破,是不。但是大家不都在努力吗,难道己方就破不了这么个晋阳城吗,难道就胜不了并州军吗。不。绝对不会,怎么能?

    马超看众人的表情,他绝对还算不错了。毕竟之前刚涨了一些士气,然后几人又有了些信心,但是今日这么一战,又被打击了一次。这可不行,人哪怕不能勇往直前。但是你不能后退啊,哪怕你暂时就停滞不前了,这也不比后退强吗。

    马超觉得,自己还得来一剂猛药才行啊,于是他说道:“各位,知道之前在战场之上。我在想着什么?”

    众人闻言都摇头,自己主公想着什么,确实不是自己等人所能猜测出来的。

    马超一笑,“我当时就在想,是否这次进攻晋阳,最后也要我亲自带士卒攻城呢?”

    结果这话一处,每个人表现都不一样。但是有一点却是一样儿的。那就是他们都绝对不会让自己主公再去带兵攻城了,这个倒是和马超所想得一样儿,真就是如此。

    对崔安来说,没想到自己主公能说出来这话。主公这么说,那这不就是觉得已经是没人可用了,然后谁上去也破不了晋阳了吗?在崔安看来,这就是耻辱啊,不只是自己这些人的耻辱。更是整个凉州军的耻辱。这样儿的事儿真是,一次就够了,要是当自己的面儿,自己主公再来一次,自己真是没脸见自己主公。

    而郭嘉闻言是心里苦笑啊,心说如果真要是像主公你说得那样儿的话,那么我郭奉孝要是劝不住你的话。那我就和你一起带士卒攻城吧,没别的说的了。自己就在军中,还不能阻止主公,那么自己回去怎么和其他人交待。怎么和自己主母交待。

    是,郭嘉是受了糜贞的托付,让他多注意点儿马超,别让他头脑一热就做出来一些冲动的事儿来。夫妻这么多年,而且认识得更是十多年了,糜贞对自己夫君,那真还是很了解的。虽然她也知道,自己主公真要是决定下来的东西,那是外人很难去改变的。但是郭嘉一个人,但却不代表所有人加在一起都不行啊。

    所以其实赵云也是收到了自己大嫂的嘱托,不过在赵云看来,自己主公做事还是会有分寸的。毕竟自己主公都过了而立之年了,自己也是,而且马云騄都怀孕了,今年就要生了,自己也要做父亲了,只是不知道还能不能赶回去啊。

    所以都这样儿的人了,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自己主公来说,其实早已是过了冲动的年纪了。其实赵云心里还是有底的,自己主公不会再如何去冲动,因为如今能让自己主公冲动的人和事儿已经是越来越少了。不是说自己主公不会冲动,但是却绝对不会是攻晋阳就是了。

    至于其他人,也是各有各的想法,但是却惊人一致,那就是,不能让自己主公带兵去攻城。

    -----------------------------------------------------

    马超把众人的表情是尽收眼底,他此时是心中暗笑,心说不给你们来点儿猛得是不行了。人家说,“沉疴当用猛药”,虽然咱们这个不能说是沉疴,但是却还得给你们来一剂猛药才行啊。不如此的话,你们还能清醒吗,我看是,未必能吧!

    马超此时是继续说道:“只是后来,我一下就否决了此想法,不知道各位觉得是为何?”

    崔安此时则说道,“那是因为主公觉得那样儿的话实在是太过丢人,俺们凉州军可丢不起那样儿的人啊!”

    马超对崔安所说就是一笑,“其实福达所言,也是不无道理。确实,我是想过丢人的事儿。因为我知道,如今你们真要是劝说不了我的话,我带兵去攻城,那么你们每个人,一个都不会落下的,有一个算一个,估计都得跟着我去攻城吧。所以,到时候,我凉州军岂不是成了天下人的笑柄?”

    众人一听自己主公所说,一想,还真是这样儿啊。你说要真是自己主公执意要带兵攻城,而且还没人能劝阻得了的时候,其他人要如何。估计还不都得和自己主公一起,不只是要保护自己主公,还是,自己主公都上了,自己还干什么,能在后面看着吗。可是真要如此的话,凉州军第二日,就得成为天下人嘲笑的对象,所以,确实真是……

    马超说道:“看来你们也有羞耻心啊!不过这只是其一而已,还有其二呢?其二就是,我知道,无需我如此,我们依旧能破了这个晋阳,所以我还用如何吗?”

    马超说完后,对众人一笑,让其他人是信心倍增。是啊,自己主公都相信自己,那么自己为何不能相信自己呢。

    “对,因为我相信你们,相信我凉州军士卒!绝不会被如此一个小小的晋阳城所阻挡,所以我自然不会去冲动去做那样儿的事儿,但是你们呢,你们就是如此样子来见我,是也不是?”

    马超是着怒了,这一点儿也不想自己手下的人啊。平时也不是这样儿,但是今日确实是不怎么样。

    听了自己主公这么一说,有几个都是低下了头。真是,这些年来说,己方凉州军都是太顺利了,所以不说是经受不了一点儿挫折吧,至少像如今这样儿的事儿,从雒县之后,就再也没遇到过。而雒县到如今,那都已经过了多少年了。所以不只是凉州军士卒忘了天底下还有坚城,还有难啃的骨头。

    就连这些将领,他们也都是飘飘然了,至少这几年都是如此。所以一个小小打击,就让他们很是受不了,想得特别多,其实不应该这样儿啊。

    众人都知道,自己主公说得对,最后还是赵云说话了,毕竟他可以代表帐中的其他人,无论是武将,还是郭嘉。

    “主公所说不错,并州军哪怕是不如当年的并州军了,但是其军却依旧是不可小看。而晋阳城,在并州乃至于天下,也都是一流的坚城大城,所以我军受挫于此,更是再正常不过。那么,我们怎能如此不济,这两次受挫没能有何建树。但是却不代表我军一直都会如此,而我等几人这个态度,却是让主公失望了!”

    马超摇了摇头,同时是摆了摆手,“我只是希望你们能明白一见事儿,失败并不可怕,可怕得是不能面对失败,没有勇气面对失败。我凉州军虽然是号称天下战力最为强悍,但是却也绝非是天下无敌,所以‘胜败乃兵家常事’,望你们能不会惧怕失败,真的,败了,没什么!”

    马超觉得,自己都能看得开,希望其他人也能如此吧。在他看来,别人应该能比自己强些,但是他们之前的那个状态,却还真是让自己是大失所望啊。要不自己说这么多吗,这是非逼自己这样儿啊。

    众人是赶紧齐声说道:“我等谨记主公之言!”

    众人这是真心话,如果这时候不是自己主公一番话,可能自己等人也不是不明白。但是总是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儿,也许最后也能明白,但却是会晚一些吧。哪像是如今啊,自己主公,像是“当头棒喝”一样儿,让众人是豁然开朗,有什么想不开的,想不通的,这时候都明白了。是啊,大不了就是败呗,谁还没失败过啊,有什么啊。可之前的那个态度,让主公失望。

    而马超见此是心下满意,毕竟人吗,知道自己错了,或者不足的地方,知道改变就对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