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ps:作者调查,还请大家去选择一下,谢谢~

    其实说实话,要是不知情的人,就这么一看,还以为袁绍的冀州军今日是大胜了呢。可结果呢,别说是什么大胜,就是小胜其实都不能算是。而真正严格说来,其实袁绍的冀州军,还有曹操的兖州军,今日双方第一场交锋,就算是谁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在曹操那儿,人家是如此认为的,不过在袁绍这儿,他明显不是这么看的。

    不过其实袁绍如此,至少要是被曹操给知道了的话,那么他一定也不会如何惊讶,反而会觉得是在自己所料之中的。其实在曹操到想法中,其实袁绍,自己的那个本初兄,还不真就是这样儿吗。就连他属下都没什么特别意外的,所以更何况是熟悉袁绍都几十年的曹操了呢。

    冀州军和兖州军在官渡第一次的正式交锋,就这么结束了。结果让人看来,其实都并不是如何满意,但是这却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双方如今其实依旧是存在顾虑的,至少是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直接让两军在官渡展开决战,两军决一死战。所以看如今无论是袁绍也好,是曹操也罢,都没有那个意向就知道了,这个却还是行不通的。

    -----------------------------------------------------

    赵云带着三万凉州军,已经是兵临上党郡的长子城下了。

    本来这次赵云带兵进上党,他走得就是司隶最近的路线。那就是从河东直接进上党,然后过沁水,最后是直达长子。至于说其他地方,除非是从别的州地界过去。反正司隶最近的路线,就是这个,过沁水,到长子,而没有第二条路了。其他的地方怎么也得经过其他的县城,只有这个直接过沁水不用。

    不过在沁水,是不出意外地,还是被眭元进给拦住了去路,但是他却犯了兵家大忌,结果让己方所乘。直接是杀得败逃回了长子。

    这次赵云这不已经带兵来到了长子城下吗,赵云知道,这是自己再次和眭元进交锋,当然,也许就是最后一次了。

    -----------------------------------------------------

    而长子城内的眭元进。知道了赵云的已经是兵临城下的消息后,对他来说。其实可以说是喜忧参半。为什么这么说呢。喜的,那自然是赵云兵临城下,那么自己终于是可以再次和他战一场,自己大胜,也就能将功折罪,不被自己主公所责罚了。

    至于说忧虑的是。万一,是万一,自己要是再次不敌他凉州军,那么最后下场也还是那些……

    毕竟眭元进只是普通人。他不是神,所以他虽然觉得有可能胜赵云,但是他可没认为自己就有十成的把握,所以他这个时候其实是喜忧参半的,既有高兴的地方,也有忧虑之处。

    -----------------------------------------------------

    对于这些,赵云自然是不知道了。但是即便赵云是知道什么,最后眭元进也难逃一死。

    是啊,他的下场其实已经是注定了。除非他能大胜,要不就直接弃城逃跑,要不结果其实就只能有一个。

    怎么说呢,赵云是特别看不上这个眭元进,当然这个却不是因为眭元进扎营犯了兵家大忌。对赵云来说,人嘛,总是会有犯错的时候,眭元进又没什么例外的,这个也并不是说不可原谅。但是让赵云最看不上其人的地方,那就是韩莒子的死。可以说其人是让眭元进给整出战的,结果受了伤,可当时夜袭的时候,眭元进对自己属下是不管不顾,就顾着自己跑。

    所以这个事儿,让赵云看来,他觉得这个眭元进是个薄情之人。说实话,赵云觉得,哪怕你眭元进不亲自把自己属下给救出来,可你怎么也得让士卒去把其人赶紧给带走吧。但是眭元进他却是什么都不管,其实他的做法,就和直接杀了韩莒子也没什么区别,所以赵云是看不上他。对赵云来说,就算眭元进投靠己方,也得找个机会绝后患,凉州军不能有这样儿的。

    -----------------------------------------------------

    当赵云带兵攻长子的时候,当然了,不是赵云亲自带兵攻城,第一次带兵攻城的人还是胡车儿,而有他在,自然是不会让张绣出面了。

    本来嘛赵云也没有让自己两个师兄去带兵攻城的意思,毕竟,说实话,赵云都知道他们两人。自己大师兄,以前为将,基本都是守城了,攻城的时候几乎是没有。而之后有为一方诸侯,说实话,更是再也没带兵攻过城。

    至于自己那二师兄,不说他本来就是没对自己主公归心。只是,你让他守城还可以,但是让他去攻城,在他看来,自己这一方大将,还得干着亲自带兵攻城的事儿?那得是多么厉害的强敌,实在是不行,才能自己亲自上场啊!对张任来说,就是这么回事儿,当年马孟起,不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才亲自带兵攻城的吗,所以其实对张任来说,也一样。

    黄权是个文士,哪怕己方都没人了,也不可能他上,尽管他也会些武艺,但是不行。

    所以最后就只有胡车儿,他才是最为合适的人。结果张绣让他带兵杀上去,他是高兴地不行,因为对他来说,也是挺长时间没有带兵攻城了,所以这次这好事儿又轮到他了。是啊,在他眼里看来,带兵打仗,就是个好事儿。不管是在战场之上,还是去带兵攻城守城,都是如此。可是他却不知道,其他人都不愿意去干的,是交给他了。

    但是就算胡车儿知道,这个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反正这个是他愿意做的,至于别人不愿意,他也不会去管那么多,反而还会认为,为什么别人就不喜欢领兵打仗呢,这多有意思啊。

    -----------------------------------------------------

    胡车儿带兵攻向了长子城,而他们确实是受到了眭元进带兵强烈抵抗。因为对他来说,自己已经是输不起了,再输,自己就弃城逃跑吧,别再回冀州了。反正回去也是死,但是好在自己没什么家口,哪怕自己跑了,自己主公也不会迁怒于谁,这个倒是没什么。

    他看到今日带兵攻城的,正是之前那个打伤韩莒子的人,好像叫什么胡车儿,是个异族,是胡人。不过虽然韩莒子受伤,甚至是最后身死。但是眭元进对胡车儿却是没什么恨意,要说有一点儿,那也只是因为他是敌对方的将领,如此而已。

    对于自己的手下的那个唯一的将领,韩莒子之死,在眭元进看来,如此废物死也就死了。不得不得,赵云所想的没错,他眭元进就是个凉薄之人。说实话,韩莒子虽然不算是其人的心腹,但是怎么说也跟着眭元进有几年了,但是眭元进却是怎么对他,怎么想他的呢。可能韩莒子要是知道了这些,估计他会死不瞑目吧。

    就算是他这时候还活着,估计也得被眭元进给气死了。虽然韩莒子没觉得眭元进这人怎么好,但是却还真不知道,原来这人对自己是这么个想法。可惜的是,知道死,他也不知道这个。也许对他来说,不知道是比知道了还要好吧,毕竟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接受得了这个的。

    -----------------------------------------------------

    胡车儿带领凉州军的士卒进攻着长子,而眭元进是拼了,豁出去了,全力在指挥着,所以凉州军却是受到了激烈的抵抗。没办法,对于眭元进来说,自己败了,那自己只能是逃亡了。而对凉州军来说呢,第一次不过就是试探而已。所以两方情况是这样儿的,也难怪会出现如此情形了。

    看得差不多了,赵云说道:“鸣金!”

    “诺!”

    士卒是赶紧鸣金,然后凉州军的攻城士卒,包括胡车儿,都退了下来。

    听到凉州军一方的鸣金声,对长子城头的眭元进来说,真是如蒙大赦啊,天籁之音啊,实在是太动听了。他是第一次觉得鸣金声是这么地动听,他看着退下的凉州军,他是不停地擦着汗,是啊,就刚才那么一会儿的工夫,自己的全身就已经要湿透了。

    “密切注意敌军动向,敌军但有所动,务必通知于我,不得有误!”

    眭元进对着城头的并州军士卒吩咐道,士卒应诺后,他这才暂时安心,下了城头。对他来说,他是真不想待在这个长子城头。他巴不得能早些把赵云他们打败,而不是自己在城头这么死守着长子。但是自己也知道,至少暂时根本就没有什么机会。所以只能是等,好好等吧。

    是,哪怕如今眭元进再着急,可他却也知道,这事儿还是急不得的。毕竟机会如今己方是创造不了,那也就只能是干等着了,要不自己还有何办法。总不能直接把己方这一万士卒,直接拉出去和人家决战吧,可己方得是人家的对手啊,如今来看,明显是不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