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凉州军不出意外地趁夜拿下了阴馆,而吕威璜最后是被马岱所擒。可本来马超以为吕威璜应该是属于誓死不降的那种,结果最后却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

    当士卒把被绑着的吕威璜给压了上来之后,马超便问道,“你愿降否?”

    “哼!”吕威璜闻言是冷哼了一声,没有多说。

    马超一看,心说还是算了吧,“拖下去……”

    结果还没等马超说斩字呢,吕威璜这时候却说话了,“且慢,我,我愿降!”

    马超心说,你这时候怎么就愿意投降了呢,“不知将军这是为何啊?”

    吕威璜此时则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古人云,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在下!在下自认为并非是那种慨然赴死之士,所以投降了将军又有何不可?”

    马超微微点头,对吕威璜的说辞表示满意,“好,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将军真乃俊杰也!”

    马超此时是上前,亲自把吕威璜的绑绳给解开,然后让他坐了下来。

    “谢将军!”

    这时候马超则对其说道,“雁门其他各城,便全赖将军了!”

    虽然如今马超已经夺取了雁门的阴馆,而且之前也顺利地拿下了楼烦、埒县还有长城一线,但是雁门郡还有好几个县城,马超此时却还是没能占据,所以这时候还是得仰仗吕威璜才行,毕竟他才是驻守在雁门的主将。

    吕威璜对此自然是当仁不让,“还请将军放心。一切便都交给在下了!”

    吕威璜这时候是把胸脯拍得啪啪直响,他也知道,这毕竟是马孟起交给自己的第一个人任务,自己是必须得完成,而且完成得还得让他满意才行,要不自己真就可能白投降了。

    而马超他知道,只要是吕威璜想做,那么这事儿基本就应该没什么问题了。虽然对吕威璜对自己的称呼有些不太满意,但是对马超来说,这些都不是最为重要的。而重要的是……

    -----------------------------------------------------

    上党,赵云是带兵三万,直接就从河东进入了上党地界。

    而要说赵云这个队伍确实是挺有意思的,因为除了他之外,还有三个主要的人物在。分别是。第一个就是他的大师兄,之前投靠马超的张绣。当然也包括了他的得力手下胡车儿。而第二个自然就是他的二师兄,如今是还未归心的张任,那么最后一个,第三个就是黄权黄公衡了。所以也不得不说,他们几个人组合在一起,其实好好想想。确实还真是有点儿意思啊。

    所以这些人如今是聚在了一起,那么要是再拿不下一个上党郡的话,那得是遇到多么厉害的强敌了,最后才能如此啊。

    -----------------------------------------------------

    可就在赵云他们带兵刚进了上党后。还没几个时辰呢,探马就来报,“报大帅,并州军在沁水西岸扎营阻挡我军去路,而领兵者乃是袁本初帐下大将眭元进!”

    “好,再探!”

    “诺!”

    而这个时候赵云他已经是把地图给拿了出来,结果一看,这沁水距离自己这地方太近了,难怪探马如此快就回来了。既然并州军在沁水的西岸扎营,而不是东岸,那么就代表眭元进其人要在此与己方先战上一场。要不他直接就在东岸扎营了,那样的话是阻截己方,除非己方过河,才能和并州军交锋上。但是如今他眭元进直接驻扎在西岸,那意思是再明显不过了。

    所以此时赵云传下军令道,“传我军令,大军再行进五里,就地安营扎寨!”

    “诺!”

    传令官下去传令,而全军此时都已知道了自己主帅的意思,再行进五里,然后安营扎寨!

    无论是对赵云来说,还是对张绣还有张任、黄权他们,可以说他们是没一个怕什么的,更不用说是凉州军的士卒了。要说他们对并州军的士卒,那可真是,虽然不是什么深仇大恨吧,但是绝对是想要除之而后快的。

    大军到了目的地后,就地安营,赵云则把众人都召集到了一处,先是商讨一下如何应对不算太远的眭元进所带的并州军。

    -----------------------------------------------------

    此时赵云的中军大帐内,众人都已到齐,左手边是张绣,然后是张任,右手边自然是黄权。

    而胡车儿则站在了张绣的身后,赵云一看,自己大帐内最好是别有人站着啊,于是便对自己的大师兄说道:“师兄,你看你身后这位是不是让他先坐下,这大帐内都是自己人。”

    赵云那意思,帐中都是自己人,谁还能对你不利吗,非要后面站着一位。

    张绣一笑,转头对胡车儿点了点头,示意他坐下,胡车儿就听张绣的话,于是就坐在了张任的旁边。

    看到胡车儿坐下后,赵云这才对众人说道,“如今袁本初帐下大将眭元进带并州军阻截我军于此,不知各位都有何想法?”

    当主帅的,得拿出主帅的威严来,你看刚才赵云和张绣小声说胡车儿的事儿,他管张绣叫师兄,然后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但是在这个时候,如此郑重的场合,赵云是必须要拿出一个主帅应有的威严来,什么师兄师弟的,都先放一放,如今这个时候,帐中只有大帅和属下。

    过了能有半分钟,是没有人说什么。

    最后还是黄权说话了,毕竟作为军中军师,此时还是得自己先出言为好,所以黄权对众人说道:“大帅,各位,如今眭元进他是有意在此与我军一战,但是却犯了兵家大忌!”

    众人一听,好像也真是啊,当年韩信是背水一战,可你如今眭元进也是背着水准备来和己方一战,这就是大忌。因为韩信当年那是个什么情况,而如今你眭元进又是什么情况,可以说他眭元进就是放着大好的优势不用,而行这种险招。难道你还真去指望着士卒能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来吗,与其像如今这样驻兵,还就不如把人马都驻扎在沁水的东岸啊,只是可惜。

    几人都是点点头,而赵云则问道:“不知公衡先生有何对策?”

    黄权一笑,“此事容耳,到时大帅只要……”

    而张秀和张任听后,也都表示同意,确实,他们反正是没有比黄权更好的方法了。

    -----------------------------------------------------

    第一日,两军就这么相持着,谁也没什么动作。

    而到了第二日,并州军答应,眭元进大帐中,士卒来报:“报大帅,敌军在营外叫阵,让我军出战!”

    “知道了,传我军令,出兵迎敌!”

    “诺!”

    说完,眭元进就出了大帐,准备会一会营外的凉州军。

    其实对眭元进来说,他本来是不喜欢待在并州的,因为自己主公和曹孟德在官渡大战,本来自己也是有机会去的,但是谁知道最后却是被安排在了并州。而自己对此虽然是不情不愿,但是却也没什么办法。不过如今可好了,这时候凉州军的赵云赵子龙正是带着大军来到了上党,那么此时也正是自己大展身手的时候,就得让官渡那些人看看,自己在上党,一样立功!

    -----------------------------------------------------

    当眭元进和自己帐下的部将韩莒子两人带兵出阵,来到了两军阵前之手,这么一看,可不是吗,果然是有敌将在阵前叫阵。

    凉州军一方,此时叫阵的正是胡车儿,本来是张绣要上的,不过赵云是劝住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师兄手下不是还有个武将吗,那还用得着自己亲自出马。张绣明白,他一想也是,自己并不差这一时,所以就让胡车儿上了。在他看来,有胡车儿足够,至少没听说这个眭元进还有他帐下有什么厉害的武将。

    这时候就听胡车儿在两军阵前大喊,“我乃我主公帐下,胡车儿是也,并州军的,哪个出来一战啊!”

    之前眭元进和韩莒子还没出来的时候,并州军士卒自然是不可能出战了。不过这个时候两人都出来了,所以很多的并州军士卒,都把目光望向了两人。

    眭元进一看士卒这目光,他当然明白士卒的意思,不过自己可是大军的主帅,能随便就上场和敌军将领单挑去吗。

    他此时则看了眼在自己旁边的韩莒子,你意思,你是不是该上了?

    韩莒子一看自己大帅这样儿,心说大帅,你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啊。你看对方将领那模样,整个一个凶神,自己这两下子能是人家的对手吗?自己就这么去了,那还不白白送了小命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