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要说对于凉州军的鼎鼎大名,可以说吕威璜确实是早已都如雷贯耳了。但是今日能亲眼所见,他却也不得不承认,其军果然是名不虚传,“盛名之下无虚士”,也确实是见面更甚闻名。

    看着凉州军对阴馆的进攻,吕威璜把牙一咬,狠狠喝道:“弟兄们,天下皆传言,说我们并州军可不如他们凉州军啊,这你们同意吗?”

    “不同意!不同意!”

    众士卒虽然是在抵御着凉州军进攻,但是却也并不妨碍他们此时大喊。

    吕威璜随即也喊道:“对,我其实也不同意!所以我们一定要拿出我们并州军的本事来,让他们凉州军的好好看一看,到底是谁更强!弟兄们,我相信你们,都去杀敌立功啊!”

    这话有用,因为吕威璜抓住了并州军士卒不服气的心里。要说对别人的话,他们还差些,但是对于凉州军,他们心中的不服确实是很多。而这个那就真是历史的原因了,没什么说的。毕竟很久之前,凉州军和并州军争夺这个天下战力最强的军队,确实是争了不知道有多少年。之后并州军慢慢衰落,而凉州军在马超的带领下,是稳坐天下最强悍军队的宝座,直到如今。

    所以并州军最为不服的就是如今的凉州军,基本每个并州军士卒的心里,其实都有要和凉州军士卒一较高下,直接就拉出来战一场的意思,但是之前却是一直都没有什么机会。并州军没到过马超的地盘,而凉州军更是没来过并州,所以两方是一直都没有什么交集。

    但是,如今却是有了如此的好机会,而机会就在此时。所以面对着凉州军的进攻。可以说并州军的士卒这时候已经是红了眼睛,尤其是自己守将说了这么一番话后,他们的战心更是一下就上来了,和之前相比,虽然不是说天壤之别,但是确实也是增加了不少。而且是连带着士气也都是直线往上增加,可见吕威璜的话,确实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杀……”

    城头上的士卒是红了眼睛,而马超一看,好家伙。这个吕威璜是一下就抓住了并州军士卒的心理啊,算是不一般了。确实,一个真正能统筹全局的主将,那对军中确实是作用大了。如果可能的话,这时候把吕威璜给杀了。那么己方进攻阴馆的压力也许会减半也不一定。但是却是没有这么个机会啊,除非是能登上城头还差不多。但是看这样儿。今日估计是不行了。

    吕威璜在城头是指挥着并州军的士卒守城。“快,守住!”

    “对,杀啊!”

    “热油,倒!”

    “滚木檑石,弟兄们给我狠狠招呼着!”

    而这可不只是城头上的并州军士卒,其实就连城下攻城的凉州军士卒也都是能听得到吕威璜在城头上大喊大叫的。

    -----------------------------------------------------

    要说这时候压力最大的。那绝对就是马岱了。因为他突然发现,阴馆的守将吕威璜说了一番话后,那并州军士卒的战力就那么一下就提高了。是啊,这话可真是起了大用了。

    不过对马岱来说。如今是不管对方到底什么情况,己方是如论如何也得往上攻,要不影响那可就大了去了。

    所以马岱此时也喊道,“弟兄们,上啊!让这帮并州军的看看,到底谁才是天下最强悍的军队!”

    要说吕威璜的话是对并州士卒起了大作用,是直插并州军士卒本心。那么马岱的对凉州军的士卒自然也是起了不小的作用,毕竟他们可都知道和并州军的过节,所以看着并州军是如此拼,那么己方差什么,对,不差什么。己方从来就没输给过他们并州军,以前都没有,更何况如今都衰落了的并州军呢,所以凉州军受到了马岱话的影响,也是爆发了。

    对马超来说,他自然是对马岱满意的。因为作为一个统筹全局的主将来说,他所要做得确实不少。可能有时候,你的一句话,一个动作,甚至是一个眼神,其实都能影响到士卒不少。也许你自己不知道,但是却并不代表这样儿的事它就不会发生。

    其实说到这儿,不得不说,也许你能把战场的情况尽在你的掌握之中。你也许能预料到胜败,但是一方如何胜,而另一方如何败,你却不一定就能预料到。而你知道胜败,但却不一定能知道双方具体的伤亡人数,而就算是你能预测双方具体的伤亡人数,但是他们都叫什么名,你还能够知道吗。

    至于为什么一定要说这个,就是要说战场之上其实还是瞬息万变的。就算你能想到更多再多的东西,但是却总是有你所不知道的,其实就是如此。所有的东西都能知道的,那不是人,是不是呢。

    凉州军是受了马岱话的影响,而守城的并州军士卒是压力大增,毕竟凉州军的战力那不是吹牛吹出来的,而是实实在在在天下战出来的。而这些年本土的并州军已经是衰落了,所以其实战力上,自然还是不如人家凉州军的。只是这时候是占据了优势,所以能抵挡得住凉州军的进攻。

    吕威璜看着也着急,他大喝道:“弟兄们,今日不过是敌军试探,一定不要让凉州军攻上城来!你们都是我并州军的勇士,是我并州的大好男儿,今日就是为我军正名的时候,大家不要让敌军登上城头,杀啊!”

    为己方,并州军正名,这几个字敲打在大多数并州军士卒的心上,是久久不能散去。是啊,今日就是为己方,为并州军正名的日子。不能让凉州军看扁了我们,不能让天下人瞧扁了咱们弟兄,“杀……”

    “弟兄们。守住城头!”

    “不能让凉州狗上来!”

    ……

    -----------------------------------------------------

    在马超旁边儿的郭嘉此时对自己主公说道:“主公,此时已经是可以了!”

    马超微微点头,他此时心说,本土的并州军虽然是已经衰落了这个没错,但是并州军的血性却是传承下来了,而虽然很少,但是却并不是消失不见了。

    檀石槐死后,鲜卑分裂,一直混战了不少年。之后虽然是逐渐趋于平稳安定,但是却不像是以前了。能估计到大汉,所以如今并州不像是当年的并州,经常是要受到鲜卑的袭扰,如今可以说是差了很多。所以雁门这地方还是比较太平的,基本是没什么战事。而战事几乎都是在五原、云中还有幽州的几个地方,所以雁门确实是差了不少了。

    少了战事。雁门的守卒如今能有如此战力。其实马超还是挺赞成的。毕竟这就说明了不少东西,如今的并州军虽然已不是从前的并州军了,但是并州军的真正传承却还是没有断过。至少他们还知道把凉州军打败,知道给凉州军拉下来,自己变成那最为强悍的那支军队。

    -----------------------------------------------------

    马超微微一笑,随即说道。“鸣金,收兵!”

    士卒赶紧鸣金,“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马岱带着凉州军士卒撤退了,吕威璜和城头的并州军士卒看到了凉州军士卒撤退。他们不少人都是擦了擦头上的汗。不知是多久都没守过城了,还真是辛苦啊,很多人心里都是如此想着。不过如今好了,凉州军终于是撤退了,如此来看,今日他们应该是不能再卷土重来了吧。

    马超的中军大帐中,此时他向郭嘉问道:“奉先观察地如何?”

    郭嘉一笑,“回主公,略有收获!”

    “哦,细细讲来!”

    “诺!”

    如今在阴馆这儿的这几个人,郭嘉、刘晔、崔安、马岱、糜芳还有魏平,每个人都有各自所擅长的东西,而马超如今问郭嘉,自然不是要向他问计。毕竟这时候也没什么好计策,只是马超之前让郭嘉一直观察注意着阴馆城头的动向。马超的意思是要让郭嘉好好看看,阴馆城,那个地方守卫比较薄弱,而哪处城墙防御也比较弱,他就是这个意思。

    而马超虽然和自己老师学过不少,但是说实话,他却是不如郭嘉擅长这些东西。郭嘉他所擅长的就是谋,还有这个军事上的攻防,这都是他的强项。以前马超也不是没问过郭嘉这些,只是却没有像如今这么重视。

    毕竟如今袁曹正在官渡对峙,说不定什么时候曹操就要大胜了,然后直接是兵进冀州,那么冀州就很可能落入到他的手里。所以自己能从他曹孟德那儿抢走冀州多大的地盘,这个如今其实就在于自己能不能尽快拿下并州。所以马超对此,他确实是挺着急的。

    郭嘉此时则笑着对众人说道:“主公,各位,今日据嘉观察,在综合了种种情况后,嘉认为,阴馆城头的西侧城墙防御薄弱,所以明日再攻城之时,我军可重点进攻此处!”

    众人一听,心说好,奉孝先生依旧是看出来了,明日进攻,重点就照顾阴馆城头的西侧城墙一段了。

    马超是点了点头,反正他是什么都没看出来。而在他眼里,其实都是一样儿的,不知道郭嘉是怎么看出来的。但是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明日己方就有了重点,这个就是好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