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后面观战的马超一看,心说好啊,有如此攻城器械,何愁攻破不了这长城防线啊。

    最后看己方也攻得差不多了,马超便鸣金收兵了。如今毕竟不是乘胜追击的时候,而再攻下去的话,也还是不可能一下就破了这并州军的长城防线,所以马超让己方士卒先下去休息,要是顺利的话,估计明日就能夺取长城,然后再兵进阴馆。

    众人回营,马超是好好表扬了刘晔一番,毕竟要想马儿跑,还得给马儿吃草,人嘛,总得是表扬表扬的。而自己作为众人的主公,自然是不能吝啬这些,也从来没吝啬过这些。

    “今日一战,我军占据优势,正是因为是有了子扬所造如此攻城利器,此乃是大功一件!”

    刘晔赶紧是谦虚地说道:“主公,此全赖将士用命,所以属下却也不敢居功!”

    马岱则是一笑,“子扬先生却是不必谦虚了,大家都看得出来,先生绝对是功不可没啊!”

    而此时糜芳也是一样附和着,毕竟之前的几日,己方可确实是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但是刘晔这改良的投石车一上,己方就占了优势,所以却也不得不说,到底是谁的功劳,是谁的原因,最后才如此的,其实大家都明白。

    两人这么一说,刘晔也就不多说了。毕竟谦虚得差不多就行了,要真是过分了的话,那就不叫谦虚,而叫虚伪。别看就差了一个字,但却真是差得太远了啊。

    ---

    晚上的时候,探马来报,“报主公,敌军已经向东北方向撤退了!”

    马超一听。心说什么?并州军撤退了,撤退了好啊,如今并州军这么一撤退,明日自己就不用再让士卒进攻了。不进攻就代表不会有什么伤亡,己方士卒就不用损失了,这不是好事儿吗。

    “传我军令,大军占据长城一线,不得有误!”

    “诺!”

    既然对方都撤退了,那么对马超来说,如今最为重要的绝对不是去追击敌军。而是要赶紧占据长城。至于对方会有埋伏什么的,这个不会,至少己方占了长城,还是会很顺利的。但要是己方真去追击敌军了,那么对方没准就会有什么埋伏在等着己方也不一定。

    而马超他却也不得不说一句。吕威璜还是能当机立断的,知道已经是抵挡不住己方了。所以就下令撤兵回了阴馆。其实马超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做得没错。不过袁本初有这样儿的手下,自己怎么好像就没听说过呢,可见其人手下是有人才,可惜袁本初却不能都尽其用啊。

    ---

    之后马岱和糜芳两人,已经是听了自己主公的军令,然后带兵驻守在了长城一线。经过了这些时日。己方终于是把长城给夺到手里了。

    此时,两人是一起来到了马超的中军大帐,来见自己主公。

    “主公,我军已经顺利夺取了长城一线。即日便可兵进阴馆!”马岱说道。

    而马超闻言一笑,“好,如此甚好!如今雁门连长城一线都已经隶属我军,还有何地能阻挡我军前进的脚步!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到自己主公的笑容,马岱和糜芳两人也是相视一笑。

    而糜芳这时候则说道:“主公,用不用去劝降埒县的守将,毕竟如今我军已经成功夺取了长城一线!”

    马超微微点头,“好,子方,你护送奉孝前去埒县,说服其城内官员投降!”

    “诺!”

    糜芳这便下去找郭嘉了,马超相信,只要埒县的官员还是识时务的话,那么他们绝对能做出自己的选择来。毕竟如今自己的凉州军已经夺取了长城一线,所以马上就能是兵临阴馆城下,那么到时候阴馆再一攻下来,大半个雁门都是己方的势力,它埒县多个什么,还能低档得住己方的大军吗。

    最后,在郭嘉的游说下,其实都没用郭嘉怎么去说服,很容易的,埒县的守将就开城投降了。毕竟如今连长城一线都被凉州军所占,埒县已经是没有什么再防守的意义了。所以要是等到凉州军占据了阴馆之后,埒县再投降,那么还不如早早投降呢。

    毕竟怎么说早来也比晚到要强啊,至于说凉州军能不能拿下阴馆,这个还用问吗,阴馆要是拿不下来,凉州军白有这么多年强悍的名声了。

    ---

    并州,雁门阴馆城,对吕威璜来说,本来自己带兵在长城一线阻截马孟起的凉州军,之前还算是不错。至少对方是没占什么优势,而己方才是占了不少优势。但是谁知道几日之后,对方直接是搬出了攻城利器,直接让己方并州军是没脾气了。怎么也干不过人家大石块吧,这根本就没准备啊,上哪防御去。所以最后还是自己当机立断,撤退回阴馆。

    其实自己认为回阴馆就对了,毕竟凉州军势大,之前能阻截马孟起一时。那不过是以为己方占据着地利的优势,只是长城一线已经是让人家的投石车给狂轰滥炸后,已经是脆弱不堪了,所以虽然凉州军是撤兵了。但是再来一日,己方却是要失守。所以与其那样儿,还真是不如早撤军回阴馆为好,所以自己这不带兵回来了吗。

    而最后雁门郡的归属,还是要看最后这阴馆之战。谁胜了,谁就占着雁门郡。虽然吕威璜在面对着马超七万大军之时,他还是没有那么多信心的。但是在他看来,毕竟己方有城池的依托,而且还有一万五千还多的并州军防御着阴馆城,所以凉州军想要攻破己方,确实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至于对方的攻城利器,当时在长城那是没办法,所以不可能还有什么准备。但是这时候是在自己的阴馆城,所以可以早做好准备,防御凉州军的投石车攻击。

    果然,还没到两日,马超便带大军来到了阴馆城下。如今对他来说,只要把阴馆拿下,雁门其实就到手了,所以关键就在这一战。

    ---

    翌日,马超摆开阵势准备攻城,不过在攻城之前,马超是让郭嘉去上前去看看能不能让吕威璜开城投降。毕竟马超也不知道其人到底是死忠袁绍的,还是说不是。要是后者的话还好,可前者的话,对马超来说,那这个人是必须死。

    郭嘉上前,一个比较安全的位置,他喊道,“我乃凉州军军师祭酒,郭嘉郭奉孝是也!我家主公派我来,请你们吕将军前来答话!”

    果然,城头上闪出一人来,抱拳说道:“奉孝先生请了,不知道先生找吕某是所谓为何事?”

    郭嘉一笑,“吕将军,我主爱惜吕将军人才,特命在下前来劝降,不知吕将军以为如何?”

    郭嘉对吕威璜这样儿的人,是直来直去,没什么拐弯抹角的。并且他其实也觉得这事儿根本就是很难,几乎是不可能。如果不是自己主公要求自己来试一试,看看能不能成,自己是绝对不会过来的。因为是徒劳啊,都没什么大用,这样儿的事儿,自己是不爱做的。

    吕威璜威严是哈哈大笑,“在下是久闻先生大名,如今是见面更甚闻名啊!”

    要说这话绝对是夸郭嘉的,只听吕威璜在城头上又说道:“马孟起大名,在下是早就听说过!说实话,在下也是深深向往之,但是,在下却不得不对先生说,在下受高将军知遇之恩,一直都无以为报,如今就是报答其恩惠的时候。所以先生不必多言,咱们战场上见吧,到时候再说其他!”

    郭嘉一听,这吕威璜也没有一下就说死,说就是死也不归降己方。他只是说战场上见真章,然后等战过之后再说,这个是什么意思,这里可就大有作为了。一时间,郭嘉却也没一下就都想透,不过吕威璜此时的意思,那就是双方先战吧,那么如此也好。

    “好,将军既然是希望如此,那么我家主公也是会奉陪将军的!”

    说完,郭嘉对吕威璜一拱手,“吕将军,告辞!”

    然后郭嘉就拨马回归了己方的队伍,而马超一看郭嘉回来了,虽然这个其实是在他所料之中,但是郭嘉和吕威璜两人的对话,他也有些不太明白地方。但是暂时想不明白,就不想了,反正既然他吕威璜要战,那就战吧。至少战斗,己方还真就没怕过什么呢,哪怕并州军又如何,以前的并州军厉害,但是如今吗,不是自己小看他们,呵呵,和以前比还是差远了啊。

    马超对马岱下令道:“伯瞻!”

    “末将在!”

    “命你带领士卒,进攻阴馆!”

    “诺!末将领命!”

    马岱领命后,挥起环首刀,然后对士卒大喊道:“弟兄们,能不能拿下雁门,就看此战了,都随我冲啊!”

    随着马超的军令,马岱的带头,凉州军的士卒就攻向了阴馆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