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其实这个事儿还确实真是,毕竟许都在颍川的最东边了,所以从南阳进攻许都,那么必须得过了曹操的豫州防线才行。不过别看曹操是带兵在官渡和袁绍正对峙着,但是豫州西边的防线绝对是从来没松懈过。毕竟西南边有刘表,而西边司隶就是马超了,所以曹操能不防吗。

    至少对于刘表这个“守户之犬”,曹操是有信心能防守得住他的。而刘表既然是被天下人称作是“守户之犬”,曹操他其实还真就是不怎么相信他能有那么大的魄力,直接就敢带兵进豫州。并且许都可是皇帝的都城,刘表他身为汉室宗亲,你要真带兵去许都了,难免让天下人有其他的想法。至少到时候曹操肯定能把握住舆论的导向,让刘表的名声受损不少。

    不过为了防止刘表这个“守户之犬”的逆袭,其实更是为了防范西边司隶的马超,曹操在豫州西边防线,是早已驻下了重兵,要不他也真是不会放心在官渡和袁绍的冀州军对峙。

    其实就别说是曹操了,刘表在南阳之南,还有南郡之北的襄阳一带,可以说也都是有重兵的。马超他也不例外,在司隶最东的河南尹,尤其是雒阳,汜水关,那也是都驻扎着重兵的,所以几人这不都是一样的吗。

    -----------------------------------------------------

    刘备一听刘表所说,他算是都明白了,这刘景升是放着如今这大好机会而不敢进兵。当然刘备也知道,在荆州,他刘表说话确实是不算。可你虽然是说得不算。但是一半的权利总是有的吧,所以在刘备看来,他刘景升就是为自己不敢进兵而找借口。他要是真想进攻许都,那么怎么都行,可要真是不想。那么也怎么都是有他自己的道理。

    刘备自然之道曹操在豫州的重兵,可刘备的意思不是就让刘表一下就攻下来许都。就算是攻下许都,你认为能守得住吗。主要是刘备他的意思是,想让刘表给曹操找些麻烦,让他在官渡不能好好和袁本初对战,这个就算是行了。至于袁曹大战的结果。这个就不是刘备所能决定的了。

    可刘备他也算是都明白了,如今是事不可为啊,就别说是自己这个外人了,估计是谁,也都劝说不了他刘景升。他此时既然是决定了,不去进兵豫州。那么谁也没办法劝说其人。除非是蔡瑁他说,他要兵进豫州估计刘景升他才能改变主意吧。不过蔡瑁其人是亲曹一派的,谁都知道,他不投降曹孟德就不错了,你还指望着他能进兵豫州?

    -----------------------------------------------------

    知道此时已经是没有办法了,刘备只能是和刘表告辞,“景升兄。备这便先下去了。”

    刘表正愁自己是不能主动送客呢,这不正好刘备他是自己提出来下去休息了,是正和他意,所以就来了个顺水推舟,“啊玄德一路辛苦,这早早下去休息,也好!”

    刘备闻言,也知道刘表他这是早就有意让自己离开啊。唉,还是早下去休息吧,省得在这儿还惹人厌烦啊。不过刘备却心说。你刘景升今日却是错失了大好时机啊,天下难道真就是没有再去兴复汉室的人了吗?不得不说,这下刘备被影响了不少,毕竟他觉得自己如今是孤掌难鸣啊,而且就只有几个属下。其他是什么都没有,拿什么去和天下的诸侯抗衡啊。

    刘备是为了他自己去打算确实没错,但是也不得不承认的是,他确实也有着一颗兴复汉室的心,毕竟如今汉室式微,作为汉室宗亲的他来说,刘备没有想法是不可能的。而他很清楚,对自己来说,兴复汉室不只是自己的一个目标,其实更是自己的一个机会,天下诸侯没人这么去做,那么自己去干了,自己就能收服不少和自己志同道合的人,只是如今却还是不够啊。

    而刘表其人,是空据有荆襄之地,可是却毫无作为,就知道守着他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儿”当他那州牧。所以他是注定要败亡的,只是自己绝不能和他一样,也跟着他一起败亡了。也许以后会有好机会的,刘备他真是不甘心,自己胸怀大志,可惜却一直郁郁不得志。而刘表刘景升其人,空有势力地盘,但是却不知道好好利用,被天下人称作是“守户之犬”啊。

    和自己比起来,刘表算是什么都有了,可就是没有那颗敢去争天下的心。但自己除了胸有大志之外,其他的却真是什么都没有。

    刘备就这样,心存不甘,郁郁地回了刘表给他安排的住处,去休息了。不过一时半会儿他是绝不可能就睡着的,毕竟这时候他刘备要是还能睡得好,那他这心也太大了。

    -----------------------------------------------------

    并州,马超已经带兵来到了楼烦城下,而这地儿却是从西河到雁门郡治所阴馆的必经之地。

    马超知道,吕威璜肯定有兵驻扎在楼烦城,但是比他预想得要少。经过探马所探查得知,楼烦城不过才只有五千的守卒而已。这个五千守卒,要是在旷地上来说,那却是根本就不足为虑,但是用来守城嘛,那么就不是五千人马那么简单了。

    第一日,马超依旧在楼烦城下让大军休息了一日。而让张飞他们带走了三万人马后,马超这边儿还剩下七万人马。不过这时候,不管是对马超,还是对凉州军来说,如果如今己方七万人马,要是连个五千守卒的城池都攻不下,那么不就让天下人所耻笑了吗。

    真的,到时候天下人就该说,凉州军七万大军,连人家五千人马的小城都攻不下来。

    无论是马超也好,还是众将士凉州军士卒也罢,当然都是不喜听这样儿的话的。所以在第二日,马超让马岱,认真去攻城,一定要让他们见识到己方凉州军的厉害。

    结果这么一下,可苦了楼烦的守将。楼烦城里的守卒,你可以说是并州军的士卒,但是却又不是并州军的正规军,不过是郡国兵而已,说白了就是专门守城的。所以那战力根本就不能和人家凉州军相比。不过是有了城池作为依托,有了这么个屏障,所以确实能和凉州军相抗一时,但是久了,必是被人家久攻必失啊。

    楼烦守将知道,但是他也没有办法。毕竟五千守卒,这在并州来说,已经不算是人少了。雁门是个大郡,几十万的百姓,所以自己这个小城也有五千的人马。你看看他凉州军说过之处,无论是上郡还是说西河,加在一起估计也没有五千的人马吧。

    此时马岱带着凉州军的士卒,正向着楼烦城进攻着。马岱经过大小这么多场的战斗,他确实是成长了不少,至少那经验就是直线往上增长的。如今带兵攻这么个小城,真就是不在话下,马岱不再是当初那个没什么经验的带兵攻城的将领了,早已是成长为了能领大军作战的大将。

    要说马超还真是挺看重马岱的,毕竟同宗,一笔写不出来两个马字。如果说连同宗亲族之人都不能信任了,那么还能信任谁呢。就像曹操,曹操他这一辈子最为信任的其实还是夏侯兄弟、曹氏几个兄弟,而绝不是那些个外姓的将领,这个没错。哪怕许褚也是他很信任的之一,但是说实话,许褚其实却还是比不了之前的那几个。

    马岱几次差点儿就登上了城头,不过却被楼烦的守将带着守卒给打退了。马岱他也知道,楼烦守卒第一次防御己方,这还是不错的。虽然战力确实是不如,但是毕竟有着优势,所以知道好好利用起来,马岱是三次登城头未果,马超那边已经是鸣金收兵了。

    毕竟只是第一次的试探,而不是大举进攻,所以打出己方的气势就算是可以了。而且马超相信马岱对楼烦守卒的战力,他能有一个比较直观的了解,毕竟自己是在后面观战的,而马岱他可以真正和敌军对战过了。所以自己所看到的,肯定是没有人家亲身经历的了解得更多更详细。

    听到了己方的鸣金声,马岱是带兵撤了下来。回到己方后,见过自己主公,马超对马岱说道:“伯瞻,辛苦了,此战如何?”

    马岱一笑,“主公放心,算今日一日,三日之内,属下必带兵破了楼烦城!”

    马超要得就是马岱这句话,说道:“好,伯瞻能如此,那么就立下了功劳一件,哈哈哈!一切便拜托伯瞻了!”

    “属下为主公甘效犬马之劳,一切在所不辞!”

    马超闻言,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好,不错。看来自己用马岱带兵去攻城没错,而其他人却真是不太适合。

    张飞、典韦、管亥和武安国他们几人已经是分兵去了朔方,所以不用多说了。而剩下的几个,崔安他是最不喜欢攻城战的,而郭嘉不用说了,魏平根本就不擅长这个。所以其实也就只有糜芳可能还算行,但是他却是不如马岱更强,而这点马超还是了解得很清楚的。所以要是没有其他人的话,糜芳也能顶上,但是有马岱在,所以当然还是他去更好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