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张飞、典韦、管亥还有武安国他们四人是先于自己主公,带兵离开了。()而他们是带兵三万直奔向并州人口最少,而且环境还最为恶劣的朔方郡。

    其实这个朔方倒是容易拿下来,但是这地方很多都是沙漠,所以说这个郡环境是最为恶劣。

    不过马超准备地充分,他早已是花费了重金,请了并州当地的好几个向导,派给了张飞他们。因为没有向导根本就不行,就光凭借着那地图,真就是没大用。因为无论怎么走,除非是从异族的地盘上绕路,所以抛开这个之后,从西河进朔方,取临戎城,是必要经过沙漠的。

    而真要是走错了地方,迷路了,那么大军进到了沙漠之后,很可能就再也出不来了。所以马超也不敢让自己手下的将士轻易去冒险,所以不只是准备了不少补给粮草和水,更是花了重金请了好几个向导,带着张飞他们便奔向了临戎城。

    要说朔方郡的治所临戎城,它在大汉肯定不是最为险要的易守难攻的城池。但是绝对是最坑爹的一个城,因为这个城的南北两边儿还算好,但是东西两面都是沙漠,而且还都是有名的大沙漠。

    所以马超不让向导带着张飞他们行吗,至少马超知道,有了向导,就能带他们绕过沙漠,走最近的路,去进攻临戎城。虽然怎么走都避免不了沙漠,但是穿越大沙漠,和行走一小段沙漠,哪个更简单,这个傻子都知道。

    -----------------------------------------------------

    荆州的江陵,荆州牧刘表迎来了远道而来的刘备等人。而如今刘备他们一行早已经不是四个人了,而是一群人。还好在收服了周仓他们之后,一路经过的是曹操控制力并不怎么强的南阳郡。要不还在豫州的话,还真就是很容易被人给发现踪迹。

    他们是经过南阳,刘备便达到了南郡。而知道了消息的刘表,是亲自带领属下一干人等。出了江陵城外,来迎接刘备。说白了,就是给天下人看的。毕竟自己和他刘玄德同为汉室宗亲,如今汉室式微,要是同宗的再不好好相处,那么汉室更是扶不起来了。更何况刘备他这是算是投奔自己来了,所以自己也得做个姿态。让天下人看看自己,刘景升还是礼贤下士啊。

    -----------------------------------------------------

    而两人相见后,刘备则对刘表说道:“景升兄,备是久仰大名。今日得见,真乃是三生有幸矣!”

    这话从刘备口中说出来,刘表他明知道是恭维的话,但是心里却还真是挺高兴。毕竟他刘备刘玄德在天下,要比自己还有名。所以他说一句话,让自己在属下面前也是倍有面子了。

    而刘表则是一笑,“玄德贤弟远道而来,快,快随为兄入府一叙!”

    说着。便热情地拉着刘备进了州牧府中。知情的人,知道两人这是第一次见面,以前都没见过。可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是多年没见过面的故人呢。其实说是故人,也不是一点儿道理都没有。至少在如今天下所有的诸侯当中,汉室宗亲如今就只有荆州牧刘表,还有他刘备了,没有第三个。

    所以,其实不管从哪儿来说,两人其实都应该是多亲多近的,毕竟两人都是同宗,是汉室宗亲,而严格来说,其他的诸侯,那其实都是反叛。

    -----------------------------------------------------

    众人也跟着两人进了州牧府后,到会客厅坐好,而刘表先是给刘备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手下,果然,刘表手下的人还真是不少了,反正绝对不是他刘备所能比的。见过之后,刘备也给刘表简单介绍了一下他的几个手下,自然也包括了之前刚投奔自己的周仓还有裴元绍两人。

    众人彼此都见过后,刘表就向刘备问道:“不知如今官渡的战事,玄德贤弟既然是从那儿而来,想必应该知道些具体情况吧?”

    刘备微微一笑,“备来时,袁本初的大军是尚未渡过黄河,估计如今是早就与曹孟德对峙上了吧!所以景升兄问备,倒不如说应该是备来问景升兄啊!”

    刘表一笑,他一听刘备所言,心说你刘玄德知道的还真是没有我多啊。看来你离开的时候,确实那袁本初还没有大动作,而这些时日你辗转到了南郡,而袁本初他早都已经和曹孟德在官渡对峙了,不过两方却都没有什么太大动静,让人是捉摸不透啊。

    不过虽然刘备不知道他离开之后,发生的那些事儿,但是却还是给刘表讲了一下,袁绍的冀州军和曹操的兖州军之前两次交锋的情形。而刘表听着,他也不得不感叹,这个战事距离自己还真是很遥远的。

    首先自己真是不喜去领兵作战,如今他曹孟德、马孟起也都顾不上自己这荆州。而唯一一个相对比较有闲的就是东面扬州的孙策孙伯符,可是他如今却是还没有那个实力,并且据说江东此时山越是闹得正欢,如此就足够他焦头烂额的了,这时候还哪有工夫去扩展地盘。

    -----------------------------------------------------

    到了晚上饭口,刘表自然是亲自设宴,款待刘备等人,而他的手下也都作陪。

    期间刘备他倒是感觉出来了,荆州这些人估计还真是安逸得太久了,所以他们对官渡的战事,基本上是不怎么关心,好像就和他们是没什么关系似的。刘备心说,如今南阳被三分。官渡袁曹正在大战当中,虽然说距离荆州不是很近,但是怎么可能这没有一点儿关系呢。

    就说他曹孟德要胜利了之后。等拿下了他袁本初的地盘,那么之后他要不进荆州才怪。更何况司隶和汉中,那可都是马孟起的地盘,而马孟起对荆州可能一点儿心思都没有吗。不过可笑啊,如今荆州诸人还在此时是开怀畅饮,一点儿也没有居安思危的意思。那意思被人如何,和他们都没有关系,如今众人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啊。

    刘备自己在心里也不得不叹了口气。心说有什么主公,基本上就有什么样儿的属下。

    你看他刘表刘景升,是枉为汉室宗亲啊,让天下人称作其是“守户之犬”。那并不是一点儿原因都没有的。如今这么一看,真是太有道理了。而且有了这么个主公,再看看其人的属下,基本就和他刘景升也没什么太大区别。所以“守户之犬”的属下,基本上还是“守户之犬”。但是虽然说并不是绝对的,不过那几个属于孤掌难鸣,怎么可能有大用啊。

    -----------------------------------------------------

    晚宴后,众人是相继和刘表还有刘备两人告辞。

    而刘表他这时候自然也是早就看出来了,自己这个玄德贤弟。好像是有什么话,要单独对自己说啊。那么正好,他也把其他人都给打发走了,而刘备自然也是如此。他对太史慈几人使了个眼色,几人会意,然后也都告辞下去休息了,最后屋中就剩下了刘表和刘备这两个人。

    看到众人都离开后,刘表心说,这回都清静了,于是便向刘备问道,“贤弟是否有话要对为兄讲?”

    刘备一笑,两人都没喝多少酒,所以都是异常清醒着的,他此时对刘表说道:“景升兄真没有何想法否?”

    刘表一听,自己应该有什么想法不成?

    “贤弟之意是说?”

    刘备看刘表这个表情,他在心里是不住地叹气啊,虽然刘备从袁绍那儿是脱身之计,来到了荆州,但是能给曹操找麻烦的话,刘备还是不会吝啬这个的。

    刘备倒是没直接说什么,只是先给刘表讲了一下,他在许都衣带诏的事儿。刘表一听,他心里其实也不是说一点儿想法都没有,毕竟身为汉室宗亲,看如今大汉都这样儿了,他要是能心情好了才怪。不过刘表就算有那点儿心思,可是他在荆州也不是完全说话算,所以就那么一半的权,能决定什么事儿啊。

    说白了,还得看人家蔡氏的眼色行事,这是真心话。荆州牧是他刘表刘景升,但是说话算得却绝对不是他刘表了。

    刘备看刘表此时已经是沉默不语了,刘备心说,自己要是有你刘景升的实力,早就出兵了,还在这儿荆州窝着?

    于是他便说道:“景升兄,如今正是兵进许都的大好时机,错过了,可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刘表一听,心说刘玄德说得果然还是这个事儿啊。不过兵进许都,你真当许都能那么容易就拿下来的?关键兵进许都,还得先把曹孟德在南阳的钉子给拔除,然后才能进豫州到许都。可就算自己想去,不过蔡瑁他们能同意吗,谁不知道他蔡瑁是亲曹一派啊,根本就是不可能了。

    所以刘表也只能是对刘备苦笑道:“贤弟应该也当知晓,如今南阳以东,正是被曹孟德所占,所以要进许都,必须先拿下南阳被曹孟德所占的地界。不过就算是拿下了,可兵进许都,还得过颍川诸城才行,这,恐怕是很难兵临许都城下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