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本来马超以为在这蔺县,自己应该能好好战上一场了吧,结果最后他发现自己还是想错了。因为自己大军刚到,第一日,都是没什么动静。可第二日,人家蔺县的官员就开城投降了。

    仔细一问过才知道,原来是他们内部出现了分歧。因为以县令县丞为首的几个,他们是主张献城投降的,可是县尉还有守城的主将都是不主张投降。

    于是在第一日,双方都是没讨论出什么结果。不过第二日,县令和县丞就有了动作,直接是带兵把县尉还有守城的主将给控制了起来,然后打开了城门,出城向马超的凉州军投降。

    其实马超听了县令所说之后,他确实还是赞成县令的。县令其实并不是那种卖主求荣的人,因为事不可为,所以县令、县丞他们是做出了明智的选择。而这个时候马超才知道具体的情况,整个蔺县一共才有守卒八百多人,还没到一千人呢,所以怎么可能阻挡住自己的十万大军。不是马超看不起他们,就凭那名儿都没听说过的县尉还有那守城的主将?根本就不可能。

    所以有时候你还不得不承认,真正有实力的时候,你要是投降,那就会让人看不起。但是没那个实力本事,还想是和人家抗衡,那么就像那个县丞说得一样,你们想死,可别把别人也给拉下水啊。是不是,就是这么回事儿。你自己找死,那是你自己的事儿,人家还想活呢。

    那个蔺县的县尉还有守城主将,让马超给杀了,反正这样儿的人是留着也没大用。这地方有县令还有县尉就足够了,看来这西河郡和上郡的情况也差不多。都是地广人稀,也挺穷。

    -----------------------------------------------------

    蔺县的事儿都解决完后,马超休息了一日,就继续带兵进发。

    这次就是直接兵临离石城下了,这次马超在蔺县可是早打听好了。离石城的守卒多说有一千五百人,不过即便如此,马超也发现了,这个离石城可没有半点儿要投降的意思。

    对于这样儿不识时务的人,马超一般只有一个态度,那就是全灭了也就是了。对他来说。一般像这样的人,都没有多少人马,还要负隅顽抗的,那基本都是死忠的了,所以不灭了他们灭谁啊。

    所以第二日。马超直接就是让马岱带兵进攻离石城,根本就不用试探什么的。直接就是大举进攻。毕竟城上才一千多的守卒。还用得着己方去试探什么吗,那也太看得起他们了吧。

    果然攻城很顺利,马岱一下就带兵登上了离石城城头。“弟兄们,杀啊!”

    马岱带着凉州军的士卒在城头上杀着,马岱他这城头上居然是没看到守将,他估摸着守将不是逃跑了。就是躲起来了。他想得还真没错,守将早就跑没影儿了。守城的士卒自然也都发现了,所以他们也是赶紧投了降,就凭己方一千多人还想抵挡人家凉州军十万大军。这不笑话吗。

    -----------------------------------------------------

    马超带着众人进了离石城,他心里比较失落。因为并州的战事和他说想得不一样,攻了两个郡,上郡没人抵抗,而这西河呢,就离石战了一场,但是和自己所预想的,也实在是差远了啊。

    要说吧,这个也是个矛盾的事儿。为什么这么说呢,在战事胶着的时候,久攻不下之时,马超就是希望这能尽快破城,让己方伤亡最小。可没什么战斗就拿下了城池的时候,马超倒是希望和人家来几场大战了,就这么拿下了城池,也确实是没什么意思啊。

    -----------------------------------------------------

    官渡,袁绍大军已经到了官渡之北,和驻扎在南面的曹操的兖州军展开了对峙。

    对袁绍来说,只要大军在官渡打败曹孟德的兖州据,那么己方就能直接长驱直入,兵进许都,到时候自己就是天下第一诸侯了,谁人能与争锋!不过如今他曹孟德的大军横在这儿,组成东西防线,防范着己方,让己方是不得寸进啊。

    袁绍他当然也知道,曹操他这是有意和自己在官渡决一死战。其实自己要是他曹孟德兖州军一方的话,自己也得选择官渡,而且自己也得如此作为。

    就在袁绍和众人研究下一步进兵策略的时候,并州快马来报,“主公,马孟起挥兵十万,入寇并州!”

    袁绍闻言就是一皱眉,这马孟起来得也太快了吧,自己是刚到官渡,他那边就已经是兵进并州了?不过袁绍可是一点儿都不害怕马超,在他看来,自己的外甥高干,是能抵挡住凉州军进攻的。

    “回到并州后,传我军令,让高干守住太原、雁门还有上党三郡,其他郡都不用去管,他马孟起占据也无所谓,听到没有?”

    “诺!”

    对袁绍来说,除了这三个郡,其他郡都是累赘。上郡和西河不用说了,人口没多少,还都是穷地方,朔方更是,比那两个地方都穷。五原、云中还能强点儿,但是和异族的地盘接壤,足够人头疼的了。所以他马孟起爱占就占吧,就给他好了。

    而袁绍帐下的谋士武将一听自己主公所说,也都不住地点头。要说自己主公所说得没错,除了太原、雁门还有上党三个郡之外,其余的随便他马孟起占领,对己方不只是没什么损失,反而是给己方分担了不少的压力啊。

    -----------------------------------------------------

    如今袁绍帐下的谋士是少了两个,一个是田丰田元皓,另一个是沮授沮公与。他们还是让袁绍给关了起来。

    要说田丰他那个性格,早晚肯定都给被袁绍给下大狱的。当他听说刘备借口离开了冀州去往荆州之后,他是赶紧来见自己主公,“主公,刘玄德其人不能放走,如今当赶紧追回,就算不杀其人,也得牢牢控制住才是啊!”

    袁绍一听,他就不爱听田丰这个语气和自己说话,“元皓何意啊?如今刘玄德其人去荆州。借刘景升力为我所用,为何不能让其人离开?”

    田丰闻言,他是心里着急啊,“主公,此乃刘玄德脱身之计。他是不可能再回来了!”

    袁绍把眼一瞪,“刘玄德回来与否。我会不知。休再多言,哼!”

    田丰一听自己主公是生气了,于是再次问道,“主公可是要带大军兵进官渡,和那曹孟德一战?”

    “自然,如今曹孟德带兖州军退守官渡。不正是等着我军去与他们决战吗?所以我军自然是不能弱了冀州军的名头,我当亲自提大军,在官渡与敌军决战!”

    田丰叹了口气,“主公提兵前去可以。但是却不能中了曹孟德之计啊!曹孟德他正是想在官渡与我军决战,牵制主公大军。但是主公切不可放弃偷袭许都之事,正好一面派大军进驻官渡以北,而另一面正好派兵绕道进豫州,偷袭许都方为上策啊,主公!”

    袁绍一听,心说偷袭什么许都?这么危险的事儿能去做吗,再让曹孟德的兖州军斥候给发现了,天下人不得耻笑于我袁本初吗?天下人还不一定怎么笑话于我呢,定说,袁本初怕了他曹孟德,一边让大军进驻官渡,一边儿派兵去偷袭,结果还让人给发现了。不行,肯定不行,你田元皓出得馊主意啊。

    “元皓所说虽然有理,但是如今却不可为!派兵少了,肯定是拿不下许都,而派兵多了,必然要被兖州军斥候所发现,所以此事风险太大,不可为之!”

    还别说,袁绍他真是难得当机立断一回啊,真的。

    田丰闻言心说,主公你如今是越来越糊涂了。谁说偷袭许都就一定要拿下许都的,我可从来没说过这话啊!偷袭许都,不过就是做给曹孟德看的,根本就别指望能拿下许都。就算能拿下许都,可咱们这时候根本就不可能守得住啊。所以,此计主要是让在官渡的曹孟德知道我们已经分兵去偷袭许都了,至于他如何做,都是对我军有利的。如此,官渡可夺。

    “主公,这偷袭许都意不在……”

    结果田丰话还没说完,袁绍是使劲一拍桌案,大喝一声,“好了,田元皓,休再多言,下去吧!”

    袁绍对田丰是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心说你田元皓这么大人了,还不明白事理,自己都说了不同意不同意了,你还要谏言让自己去偷袭许都,你到底是何居心?

    袁绍是真生气了,而且是气得不轻,因为本来接连两次败于曹操,他心里的火就不小,结果今日田丰还再次来此,直接就反驳于他,先是说不应该让刘玄德去荆州,然后又说应该偷袭许都。自己都说了不行,结果他还没完了,把自己做得都给否了。这到底谁才是主公,田元皓如此犯上,实在是不可饶恕啊。他要是再敢如此,那么就不要怪自己了。

    结果田丰是一咬牙,“主公,那刘玄德不可放走,而此生应该分兵偷袭许都啊!”

    袁绍实在是忍不了了,“好你个田丰田元皓啊,来人!”

    “主公!”

    “把田元皓给我拖下去,关起来,没我命令,不得放他出来!”

    “诺!”

    田丰一听,他是哈哈大笑,“哈哈哈!主公,你今日不听我言,早晚必败啊!”

    这话袁绍能喜欢听吗,还早晚必败,他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快,把其人的嘴堵上,关起来!”

    “诺!”

    上来两个士卒,“先生,得罪了!”

    把田丰的嘴给堵上了之后,然后就把田丰给拖走了,而这回终于算是消停了。

    -----------------------------------------------------

    田丰被拖下去关起来之后,还没过多久,沮授就找到了自己主公。虽然有预感,自己这个好友可能要被自己主公处罚,但是没想到,还是来得这么快啊。看到如今的田丰,沮授就想到了自己。所以他觉得自己还是得来找自己主公为好,至于结果……

    “主公,不知田元皓如何触怒了主公,以致于此啊?”

    这时候袁绍气儿还没消呢,心说你沮公与好像和田元皓交好,是不是来给其人求情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