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怎么说呢,曹操对这个,当然是有他的底线的,要是都不超过这个底线,那么大家都算是相安无事,“井水不犯河水”,还都算好。但是一旦超过了这个底线,曹操自然是不能再去容忍什么了,就是这样儿。而周仓和裴元绍他们,山寨就几十人,更是没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所以自然没有超过曹操的底线,所以他们山寨才得以一直存在下去。

    刘备一听周仓所说,心说要是不给他们点儿厉害看看,还真当己方好欺负了啊。不过却还没等他说什么,旁边的太史慈就出言说道:“主公,属下前去会会这几个贼寇!”

    刘备微微点点头,别看有几十个人,而且还有两个看样儿武艺还算可以的头目。但是就算是有上百人,又能如何,自己几人也不会在乎。除非他们的几十人中有能和太史慈相抗衡的,但是不是刘备小看他们,他们要真有那本事的话,估计也不可能如今还在这儿占山为王吧。

    要说刘备想得还真是不错,周仓的武艺怎么都是不如太史慈的,这个是没什么可说的。

    “好,子义多加小心才是!”刘备叮嘱了一句。

    “诺!还请主公放心!”

    而此时太史慈说完后,便带马上前,来到了两方的中间,横枪喝道:“好贼子,咱们来大战三百合!”

    周仓闻言一笑,对旁边的裴元绍说道:“老裴,你去会会他!”

    毕竟两人当中,其实还是以周仓为主的,而裴元绍一听,心说这事儿好像从来都是自己打头阵,然后你老周在后面看着。不过他也不敢抱怨,毕竟周仓说话算啊,自己没力度。

    “好嘞,老周你就瞧好吧!”

    说着,裴元绍便提刀迎了上去,而他眼力确实有限,就看出来太史慈不像是个善茬,至于到底其人武艺到了哪种程度,裴元绍可是半点儿都看不出来。

    -----------------------------------------------------

    太史慈看到对方已经带马上前,于是他大喝了一声。“东莱太史慈,请指教!”

    一句话,就让裴元绍和周仓还有那几十号都吓了一跳,心说真的假的?东莱太史慈?难道就是那个曾在汜水关下大战虓虎吕布吕奉先的那个太史慈不成?我的亲娘啊,这不完了吗。真要是那个太史慈的话,自己这几十号捆在一起也不是个儿啊。怎么可能是人家的对手。

    太史慈在天下可不是没有名。所以一听到东莱太史慈的名号,把这些人确实给吓了一跳。不过害怕归害怕,裴元绍他也害怕,但是他这时候还存了一丝侥幸心理,心说这天底下同名同姓的人可不算少,没准这个也是同名同姓的。其实裴元绍他这无非就是自欺欺人罢了。其实他心里也认定了距离他不远的人就是那个太史慈,但是他却不希望是,更是不想承认是。

    结果这时候裴元绍也没什么底气了,对太史慈说道:“黄巾。裴元绍,来,来吧!”

    后面观战的周仓,他一听裴元绍说的,是差点儿没从马上掉下来。心说老裴啊老裴,你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太平道的余党啊,虽然太平道都过去十几年了,但是如今依旧是没什么好名声。你这是从来都没忘了你是太平道的一员,走到哪儿说到哪儿啊,这不让人喊打吗。

    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周仓觉得裴元绍就是这样儿的。记得自己和他说了好几次了,别说自己是太平道黄巾的人,可裴元绍就是不听。

    而刘备他们也是没有想到,今日居然遇到了一个黄巾叛贼的余孽,要说基本上豫州的黄巾都被曹操给灭得差不多了,可这个时候还敢出来,不得不说,那胆量绝对不小。关键是明明知道曹操就爱干对付黄巾的事儿,这位还敢喊着自己是黄巾的人,也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难道真想把曹孟德给招来不成。

    太史慈闻言就是一笑,“原来是太平道的朋友,请吧!”

    说完,两人便各出兵器,战在了一处。而裴元绍他不过就是个二流下等的武艺,怎么可能是人家太史慈一流下等武艺的对手,所以不到十个回合,就已经败走了。但是太史慈却是没下杀手,让裴元绍败回了己方本队。

    周仓一看,这他可能看得出来,武艺一亮,就知道啊,太史慈就是当年在汜水关下大战吕奉先的那个太史慈,真他娘的倒霉啊,本来以为是个好买卖,结果是倒了大霉了。可不是吗,要知道太史慈在这儿,自己怎么也不可能带人下山来啊,这不嫌命长了吗,失误,失策啊。

    不过周仓可不像裴元绍,不是那么太关心天下大势的,他想了一会儿,一下就记起来了,太史慈是刘备刘玄德的手下,那么他如今在此,那他后面的人,就应该是那个刘备刘玄德了吧。刘玄德以仁义闻名天下,其人还是大汉皇叔,应该不是那么难相处,周仓此时已经是打定了主意。战肯定是不能战了,根本就打不过人家,所以……

    -----------------------------------------------------

    想到了此处后,周仓便拍马上前,来到太史慈近前后,对他一抱拳,说道:“不知将军身后之人可是大汉皇叔,刘备刘玄德!”

    太史慈一听,心说这山贼也并非是一般的山贼,而黄巾余孽也不是一般的黄巾余孽。从自己的姓名,就能知道身后是自己主公,看来还是很关注天下诸侯动向的。

    是啊,所谓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太史慈他没有因为周仓长得是五大三粗的,就小看了他。而以太史慈的眼光,却并不难看出来,眼前这位的武艺应该不错,而且也绝对不是那么纯粹的大老粗。要说他想得还就是不错,周仓可是个非常有主意的这么个大老粗。

    太史慈笑着点了点头,“不知阁下是?”

    周仓赶紧说道:“在下姓周名仓!”

    然后便对后面的刘备喊道,“不知尊驾可是玄德公?”

    刘备一听,黄巾的人也知道自己。虽然他确实是不喜欢黄巾叛贼,但是这过去十几年了,而且如今自己手下正是用人之时,所以如今对方真要是有意投靠自己的话,那么也不是不能收留他们。毕竟自己手下的武将就太史慈一人,实在是有些少了,太少了。

    -----------------------------------------------------

    想到这儿,刘备是打马上前,在周仓对面,拱手说道:“不错,正是刘备!不知阁下是?”

    周仓赶紧下马,对刘备施礼道:“在下姓周名仓,乃是太平道出身。身后那个长得比我还难看的叫裴元绍,其他人都是我们的弟兄!”

    刘备想笑也不能笑,其实周仓和裴元绍两人的长相也就是半斤对八两,谁也别说谁了。

    刘备对周仓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不知周壮士,这是要如何?”

    周仓一招手,把裴元绍他们给叫了过来,刘备身后,简雍和孙乾也都过来了。

    此时周仓则说道:“在下常听人说,玄德公乃大汉皇叔,以仁义闻天下。而今日我等弟兄,实在是迫不得已,在此落草为寇。但却从未做何伤天害理之事,在下今日想投奔玄德公,还请玄德公收留我等!”

    说完,周仓跪了下来,而裴元绍他们也都不傻,知道周仓的意思,这是为了所有人着想,于是也都跪了下来,齐声道:“还请玄德公收留我等!”

    刘备一看,心说人啊,还得是有名声有地位才行。自己要还是那个平原令,肯定今日就没人来投奔自己,但是如今自己要身份有身份,要官职有官职,就是没有什么势力而已。不过这些都有了,只要手下有人才,有钱粮,那么还愁没有势力吗。

    刘备此时是赶紧下了马,太史慈、简雍还有孙乾也都相继下马,然后刘备扶着周仓,对他说道:“这,周壮士这是……”

    周仓赶紧对刘备说道:“玄德公要是不答应我等,那么我等便在此长跪不起!”

    周仓心说,你刘备刘玄德不是以仁义闻名天下吗,虽然自己等人是黄巾余党,但是你怎么也不可能就这么看着自己这些人长跪不起吧。

    这时候裴元绍说了一句,“玄德公,那曹孟德和马孟起,与我们黄巾有过节,我们不会投靠于他,至于袁本初,但是有些势力,但是他也不可能收留我们,所以您要是再不收留我等,那么我等便只能在此继续落草了!”

    刘备几人一听,可不是吗。这个叫裴元绍的人说得还真对,曹操曹孟德和马超马孟起,那是当年剿灭黄巾的主要人物,一直征战天下,四处围剿黄巾叛贼,天下人谁不知道啊。至于袁绍袁本初,倒是和他们不同。

    但是袁绍出身世家,在大汉是四世三公,第一他不可能收留黄巾叛贼的人,而第二个,谁不知道袁本初其人好面子啊,就看裴元绍这个名儿,袁绍就算能收留他,但是却也绝对不会去重用他的。因为袁绍看到裴元绍就肯定要别扭,毕竟自己叫袁绍,结果手下出来个裴元绍,虽然此元非彼袁,但是袁绍这人绝对是容忍不了这个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