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要说颜良和徐晃,两人其实都是一流下等的武艺水平。但是就因为徐晃的兵器是大斧,所以他对上颜良可是吃了大亏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因为颜良的老师,在他年轻的时候曾经输给过用大斧的人,所以他老师这辈子是苦心钻研了几十年,到底怎么用大刀最省力能破了使斧为兵器的。结果自然是让他给研究出来了,而颜良作为其衣钵传人,当然也是学到了自己老师十成的本事。怎么用大刀破大斧,他那可是熟练得不行。

    于是徐晃就悲剧了,这不整个就撞枪口上了吗,你说人家老师就是专门研究这个的,他徐晃的大斧多个什么啊,难道还和别人的大斧有什么区别不成?所以他自然不会是颜良的对手,只能说徐晃倒霉,碰到了颜良——

    而徐晃和颜良两人,一个使大斧,一个使大刀,两人是你来我往,斗了十几个回合。颜良倒是还算很轻松,不过徐晃可就吃力多了。可以说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遇到如此强劲的对手。可徐晃自己心里也清楚,不是颜良的武艺比自己高多少,而且他这是专门破自己大斧的刀招啊,自己的大斧向他进攻,不只是什么用都起不了,反而还被他给利用了,所以自己真是……

    这时候他已经不再去想赢颜良的事儿了,此时对自己来说。反而只要是不输就算是很不错了。徐晃他是比谁都明白,自己今日这就算是遇到克星了,颜良他这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学到的本事,是专克自己的兵器。至于说是颜良自己研究出来的?真不是徐晃小看了他,他颜良才大多年纪,他要是如今六七十岁还有可能,可就凭他如今的这个年纪,根本就不可能是啊。

    打着打着,两人斗了将近二十个回合,这时候就听颜良是一声大喝。“徐公明,受死!”

    徐晃慌忙用大斧招架,结果哪知道人家这刀是虚招,等徐晃拿大斧来招架的时候,人家颜良早已经是变招了。结果颜良这一刀。是正好砍在了徐晃的左臂上,徐晃无奈是受伤败走——

    颜良也没去追。因为对他来说,不过就是一个徐晃而已,还真不值得自己去追。再说了,曹孟德那边儿都已经是让人准备好了,自己追上去的话,估计还得被乱箭给射回来。所以颜良根本他就不会去做那徒劳之事。只是在等着下一个来的人。

    徐晃败回兖州军一方,见到自己主公后,是连忙下马请罪,“主公。末将不敌敌将,还请主公责罚!”

    曹操闻言则是一笑,“此事却不在公明,那颜良乃是河北名将,河北四庭柱之首!其人武艺,自然是绝非泛泛,所谓‘胜败乃兵家常事’,公明是不必挂齿!”

    徐晃闻言是赶紧对曹操施礼:“末将谢主公不罪之恩!”

    曹操点点头,对徐晃把手一摆,“公明赶紧治伤去吧,好好休养才是!”

    虽然徐晃他不是什么大伤,但是毕竟也是受了伤,而曹操作为主公,他还是关心了一下。

    “诺!”徐晃退了下去。

    曹操一看此时的情况,徐晃都不是颜良的对手,那么自己手下还有几个人能敌过这河北名将的呢——

    颜良是继续在两军阵前叫阵,其实就是骂阵,“怎么了,之前来了个徐晃徐公明,他败了之后,你们兖州军就没动静了?你们是哑巴了吗?不敢再上来人了吗?你们要是这时候逃走还来得及,要是晚了,就休要怪你家颜良爷爷不留情面了,来一个我是杀一个,来两个我就杀一双!颜良在此,你们兖州军的谁敢上来一战!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颜良在阵前如此叫嚣,有一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而这个人就是关羽关云长。本来他早就想上了,不过之前却是让徐晃给抢了先。所以这时候才到他,而这时也是正好,徐晃受伤败走,自己不正是有了用武之地吗,也有了这么个机会。

    只见关羽对曹操拱手说道:“曹公,末将请战!”

    曹操闻言,对关羽点了点头,“只是那颜良武艺高超,云长切不可轻敌啊!”

    关羽则不屑笑道,“某斩颜良,如杀鸡屠狗耳!”

    “云长切不可小觑其人武艺!”

    曹操心说,之前公明才不到二十回合便败了,你这就能那么轻易斩杀了此獠?

    这倒不是曹操不相信关羽,只是颜良其人的名声不小,而且还有刚才那可是曹操亲眼所见,徐晃就那么败了。所以这个时候也难怪曹操不是那么相信关羽的话,斩颜良就像是杀鸡屠狗,可能吗?不只是曹操,就连关羽身边的几个将领,也都是没有一个相信的。

    有人心中就想了,这关云长也不是那种爱说大话的人啊,可今日怎么在主公面前出此狂言啊?不了解,不明白啊。莫非此中有何隐情不成?还是说……

    关羽此时则对曹操正色道:“关某虽不才,但也定去万军中取其首级,来献曹公!”

    曹操则说道:“军中无戏言!”

    “曹公且看!”

    说完,关羽是一手提刀,一手带马,便向颜良冲去。而颜良一看,对面来了一骑。是红脸长髯,果然是和刘玄德说得是一模一样。莫非此人就是那河东关羽关云长不成?——

    此时的关羽已经是拍马舞刀,直接就来到了颜良近前。

    而颜良这时候心里还想着呢,怎么这个关羽关云长不守规矩啊,直接是不来通名,就想和自己一战?不过颜良会被关羽给吓住吗,心说你来得正好,虽然你看样儿也不是善茬,不过却不一定能胜了自己。

    “关云长,看刀!”

    关羽倒是没想,颜良怎么知道的自己。他此时是接着战马冲下来之势。直接是用刀直取颜良。别看颜良的刀是奔他来了,但是关羽是一点儿都没有怎么着急。

    颜良的刀是本着关羽过来了没错,但是关羽的刀也是本着他去的,不过颜良的那刀却被关羽一侧身给多了过去。而关羽那一刀,颜良本以为自己也能躲过去。但是他发现自己是大错特错啊,关羽这刀也不知道怎么就一下到了自己脖子前面。之后就没有之后了。

    关羽是一刀。直接把颜良的头给削掉,鲜血是直往外冒啊。要说关羽这一刀可是绝招,自然不是颜良这种大意轻易地人所能抵挡得住的。

    战马奔腾,手起刀落,颜良身死,关羽斩敌将首级。

    在远处观战的兖州军。从曹操、各个将领,再到那些士卒,一个个无不是欢欣鼓舞。毕竟死得那可是颜良,颜良是谁。那是袁本初手下的大将,是河北名将,河北四庭柱之一啊。如今他居然是死了,死在了己方的手里,这兖州军的士气一下就上来了。

    结果再看一下冀州军,颜良的死,对他们来说不啻于是晴天霹雳。而如今不说他们已经是自乱阵脚了吧,但是也真就差不多了——

    而曹操看到了战场上的这个情况,他自然是知道该做什么,他大喝道:“快,全军冲锋,杀败敌军!”

    “冲啊,冲啊!”

    “杀,杀!”

    ……

    “呜呜呜……呜呜呜呜……”

    “咚……咚咚……咚咚咚……”

    此时是号角声擂鼓声震天,兖州军趁势杀想了冀州军。别看冀州军人数是兖州军的两倍,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先锋身死,他们的士气大跌。本来战力就不如人家兖州军,结果这时候已经是不可能不败了,毕竟他们可不姓东方啊——

    此时的袁绍是听到了士卒前来禀报,“报报主主主公,颜、颜颜……”

    袁绍一听,这个费劲啊,给了士卒一脚,“好好说话!”

    “诺!报主公,颜良军身死,我军大败!”

    “什么?再说一遍!!”

    “诺!主公,颜将军身死,敌军趁机掩杀,我军不敌,是大败啊!”

    “出去,出去!”

    “诺!”

    士卒不敢触自己主公的霉头,谁知道自己主公这时候能干出什么谁让来啊。万一让人把自己给砍了,那自己死都没地方说理去啊。所以士卒也算聪明,知道是赶紧出去。要不自己很容易就被殃及啊,毕竟这事儿不是没可能的——

    本来袁绍这时候要去召刘备过来的,毕竟刘备早就说了,可是自己大意了,没在意啊,让自己主意,可是……

    但是袁绍转念又一想,这样儿肯定是不行。为什么,就因为颜良身死,自己之前大意了,没听他刘玄德,如今再去找他,这自己多没面子啊,刘玄德他还指不定要怎么笑话自己呢。所以不行,绝对不行。颜良死了就是了,自己也不能为了这个要找他刘玄德前来,这么没面子的事儿,自己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要说袁绍这个人吧,你说如今颜良被关羽所斩,他十万大军是大败,这时候连里子都没有了,他还想着面子呢。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他好,他袁绍袁本初就是这么个人啊,反正基本谁都拿他没办法。

    袁绍这时候突然想起来,这颜良到底是被谁所斩,之前的士卒也没说,而自己也忘了问了。不过他自然没去叫之前的那个士卒,自己都让他出去了,再叫回来自己多没面子。所以袁绍就只能是再找一个士卒,然后叫进来向他打听了一下,果然最后袁绍确实是确定了,红面长髯,根本己方的情报所显示,其人果然就是那个关羽关云长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