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ps:新一轮的作者调查,还请大家去选择一下,谢谢~

    众人自然也是感觉得出自己主公对满宠的信任,其实这时候,可以说这里面除了曹洪之外,其他人对满宠也都是有着信心的。当然了,曹洪他纯粹就是不想让满宠好,一直都是在想着法报仇呢,不过却是一直都没什么好机会而已。所以他就是看不得满宠好,而他早就是直接转头不去看其人了。对曹洪来说,还真是“眼不见,心不烦”啊。

    不过对众人来说,虽然和马超,和凉州军都有过节没错,但是这个却真没什么大关系。因为谁都知道,如今正是大敌当前,可以说己方最大的敌人不是他马孟起,更不是凉州军。而是雄踞北方四州的袁本初,是冀州军。因为袁本初要亡己方,所以己方可能是坐以待毙吗。

    别看之前很多人害怕是害怕,但是自己主公要和袁本初一战,这些人其实如今都是赞成的。至于说在背后怎么样,那就不知道了。反正如今自己主公是说什么,那就是什么了。要是真能和在司隶长安的马孟起联合在一起的话,那么对己方的好处自然是更多。毕竟两个人对袁本初,总是比一个人要强多了,基本是谁都承认这个的。

    而尽管明眼人也是看得出来,真要是己方和马孟起凉州军联合在一起,那么最后真要是胜了袁本初。这北方四州肯定要被马孟起给分走不少,但是即便如此结果,其实好好想想也是值得的。因为如今己方最好了的选择,其实就只能这么样儿了,难道说还有别的选择吗。

    要不就是先把马孟起给灭了,然后再去对付袁本初。这样儿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不过这事儿,可能吗?而在有些人的眼里看来,其实这个可能比灭了袁本初还要费劲。毕竟在天下来说,马孟起的凉州军那可比袁本初的冀州军名声大多了。至少直到如今,凉州军还是在战力是天下第一的位置上呢,所以,谁知道如今马孟起的实力到底是有多强了。

    “好,伯宁出使长安,与马孟起联合。到时我会把陛下的诏书直接交托给你,事成之后。便把圣旨交给马孟起即可!”

    “诺!”

    满宠是安排好了,曹操对众人说道,“子孝、子廉!”

    “属下在!”“属下在!”

    “命尔等两人,带兵进攻青州,防止袁本初人马从东面夹击。不得有误!”

    “诺!”两人是齐声英诺。

    曹仁、曹洪两人是兵进青州,至于能有什么结果。在曹操看来。占青州几个郡国还是没有见问题的。毕竟青州是袁谭驻守着,除了刘备好像在那儿之外,其他就没什么人了,所以曹操还算是比较放心。

    “文则!”

    于禁站出来说道:“末将在!”

    曹操点点头,“你带兵驻守黄河南岸延津,监视袁本初黄河北岸的动静!”

    “诺!”于禁说道。

    “好。其他人与我一起,带兵进驻白马。文若留守许都,我倒是要看看他袁本初是到底要如何?”

    “诺!”众人齐声应诺。

    -----------------------------------------------------

    曹操这么布置,就不得不说。各个地方的位置了。

    首先是官渡,虽然曹操他这时候没提官渡的事儿,但是他其实早先为了防备袁绍出兵,早就已经在官渡那儿驻扎了重兵,就是防护这最后的屏障的。

    官渡是在什么地方呢,其实它就距离许都不远,在许都的东北。如果说袁绍带冀州军杀奔许都的话,那么官渡就是他必经之地,所以曹操他是不可能不看重这个地方的,而这地方也确实是适合双方大战的这么个地儿。

    但是这时候曹操出兵,和官渡却没太大关系,毕竟袁绍可还没到那儿呢,之前不是害怕吗,所以在官渡是驻下了重兵防御,不过这时候曹操带兵是去了白马。

    因为袁绍已经兵发黎阳了,只要过了黎阳,渡过黄河,白马津,那就到了白马。不过曹操也知道,就凭自己的兵力,确实是阻止不了袁绍冀州军渡过黄河的。可即便如此,曹操他依旧是带兵去了白马,那也不过就是阻截一下袁绍而已。至于之前留守在那儿的刘延,连自己都不可能带兵阻挡住冀州军,就更别说其人怎么可能抵挡得了袁本初的大军了。

    而于禁被派到了延津,这地儿在白马的西南,而延津东南有个地方叫南陂,曹操的意思是让于禁去那儿。当然了,袁绍大军要是到了那儿,曹操也没指望着于禁能对得了他们,只是起了监视的作用而已。

    -----------------------------------------------------

    满宠带着自己主公交给自己的使命去了长安,满宠比刘晔胆量还大,一个人都没带,就自己骑马奔赴了司隶。

    在满宠看来,马孟起是绝对不会扣留自己的,所以自己一人去司隶,比人多了要省事多了。

    长安,守卫来报,“主公,府外有许都使者求见!”

    马超对旁边的郭嘉一笑,“奉孝,看来曹孟德果然是坐不住了啊!”

    郭嘉也是同样一笑,“主公所言甚是,看看曹孟德是让谁来了长安!”

    马超笑着点点头头,“请人进府吧!”

    “诺!”

    不一会儿,满宠便来到了马超近前,“曹司空帐下满宠满伯宁,见过骠骑将军!”

    马超对满宠一笑,“使者请坐吧!”

    “谢将军!”

    马超心说,满宠啊,自己这边儿还真就有满宠的情报资料。山阳满宠满伯宁,与曹洪曹子廉……反正满宠这些年他说做得事儿。马超基本是都清楚。再说满宠其人,马超也知道,确实是个人才,倒是没想到曹操是让他来了长安。

    马超先给满宠介绍了一下,“这位是颍川阳翟的郭嘉郭奉孝!”

    要说郭嘉可不是一点儿名声都没有的人,毕竟他是从颍川书院走出来的人,而且当年在颍川书院,可以说还是挺有名儿的这么一个。所以在颍川,确实还是有些名声的。许都就在颍川,所以虽然这几年郭嘉在本地的名声倒是越来越淡了。但是却不代表满宠他没听说过,他还真就是知道郭嘉。

    他赶紧是拱手说道:“原来奉孝先生,失敬,失敬!”

    郭嘉赶紧还礼,“伯宁是客气了。伯宁大名,嘉可是早有耳闻啊!”

    满宠一听。他明白。自然说得就是自己不给曹子廉面子的事儿,除了这个之外,自己好像也真是没什么出名儿的了吧。

    “何足先生挂齿啊!”

    两人打过招呼后,马超便向满宠问道,“伯宁此来长安,却不知是所谓何来?”

    满宠一笑。“乃为将军之事而来!”

    马超一听,心说是为了我的事儿而来?你自己相信吗?不过马超却也不得不说,满宠他确实是勾起了自己的好奇,自己得问问他啊。说是为了自己的事儿而来,到底是为了哪个事儿呢。

    “不知伯宁所言,到底是为了何事?”

    旁边的郭嘉一直是微笑着,对他来说,他倒是知道满宠可能要说什么,无非就是并州之事罢了,很难有其他的吧。

    果然,就听满宠说道:“敢问将军一句,将军是否与袁本初有仇怨啊?”

    马超一听,这个也不是什么机密,当然其实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于是他便说道:“伯宁所说不错,我与冀州袁本初确实是有仇有怨!难道伯宁今日便是为了此事而来?”

    “然也!如今正是将军给友人报仇雪恨之机,将军可千万不要错过了!”

    而马超闻言,他则是在心里冷笑,心说还时机?不要错过?自己要是真听了你的,那么和到最后大头好处都让他曹操曹孟德给拿走了,而自己就只能是剩下蝇头小利了吧。所以不可能,自己不可能那么容易就答应你们什么,出兵自然是要出兵,联合更是要联合,但是最后一定是自己得到最大的利益,得到最多的好处,要不不白联合了一次吗。

    说实话,马超这时候确实是不怕袁绍,至于曹操嘛,其实也是一样不怕。因为如今袁绍他要和曹操开战,那么确实是对自己最为有利的。他袁本初没派人来出使长安,这简直是太好了。这不就说明问题吗,说明他袁公路根本就没把自己看在眼里。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大威胁,那么这个可以说是最好不过的了。

    只要这样儿,那么自己就能在袁绍和曹操的大战中,取得足够过的利益。而和曹操他的联合,却也是势在必行,毕竟自己是没有那么大实力,能一下把两人都给灭了。所以既然是没有这个实力,那就也只能是和曹操合伙,然后把袁绍给灭了。这个绝对是符合自己的想法,毕竟自己的稚叔兄,虽然不是死在他袁本初的受伤,但是自刎就是被其人被其军给逼迫的,所以这个仇,自己却是不得不报!

    所以自己的选择也是,联合曹操,共抗袁绍。而最好的结果,那就是自己和曹操把他袁本初的北方四州最后都给瓜分殆尽,要是不如此的话,那么真就是白白和曹孟德联合一次了。马超他就是如此想法,要说自己和曹操两人联手,可以说是横行天下了,所向无敌啊,所以他袁本初又多个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