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要说有些事儿吧其实也怕是想,结果众人仔细这么一想,还别说,他们也感觉到了,荀彧他说得还真就不是没有道理的啊。其实好好想想,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袁本初他确实是势力大,而且实力也不弱。但是己方和他比起来,也并不是说就一点儿优势都没有啊,而且自己主公,怎么能是他袁本初所能比得了得呢,所以,众人这时候是又重新拾回了一些希望。

    人嘛,有希望总是比没有希望好,反正这个一般来说,几乎都是这么样的。

    曹操一看,众人这时候的表情,他还算是心下满意。心说还得是文若出手啊,其他人就没有这个见地,而荀文若此言一出,众人马上就是涌起了一些希望,看看这就是好事儿。要是连点儿希望都没有的话,那还怎么指望着他们和袁本初相抗衡啊!

    而荀彧这边儿“十胜十败”说完之后,曹操便再次问道:“不知各位还有何话要说?”

    这时候荀彧的侄子荀攸则站了出来,别看荀攸的年纪比荀彧还要大上个几岁,但是论辈分,荀彧可是他的族叔。而辈分从来和年纪都没有什么太大关系,所以别说荀彧就比荀攸小了几岁,就算是比他小个几十岁,荀攸该叫他族叔,他还得那么叫,这就是华夏的传统,一辈一辈留传下来的。

    只听此时荀攸是出言说道:“主公,如今袁本初入寇我地界,所以我军自然是要做好与其对峙的准备!不过应该是做两手准备,一边出兵,而另一边却要派遣使者去长安才是啊!”

    众人一听,去长安?这。那地方可是马孟起的地盘,难道是找他一起去攻袁本初不成?

    曹操闻言,则是把眼眉一挑,问道:“公达所言何意?”

    曹操还是明白荀攸的意思的,但是即便如此,还得问一下,主要是让众人都听听。

    “主公请想,如今我军正与冀州军争锋,那么最乐于看到此事的,绝对是非西边儿的马超马孟起此人莫属了!那么与其让其人‘稳坐钓鱼台’。倒是还不如也把其人给拉下来参与我方与冀州军的大战更好。毕竟我军要和袁本初的冀州军开战的话,那么马孟起其人的态度,却是不得不重视。毕竟无论是对于我们来说,还是对袁本初,司隶可就是和我们双方相邻啊!”

    众人一听。真话实话,还确实就是这样。因为己方和袁本初一旦是大战上了。那么他马孟起从司隶出兵。是直接就能进冀州,让他袁本初头疼。也同样儿是能进兖州啊,也更是能进豫州,威胁许都啊。所以马孟起其人,确实是不得不防,不得不防啊。而且袁本初那边儿应该比自己这边儿还得防范森严。毕竟不只是从司隶能进冀州,从凉州和司隶也能兵进并州。

    曹操微微点点头,“各位觉得公达所说如何?”

    结果曹操的话音刚落,程昱便出言道:“主公。属下附议!当早派遣使者去长安,与马孟起商议共同出兵,对抗袁本初!”

    荀彧说道:“主公,可以如此施为,先让陛下写好诏书。然后再遣人去长安,与马孟起相商联合共抗袁本初。最后待其同意后,便拿出陛下圣旨,如此师出有名,马孟起其人定当会进攻袁本初!”

    曹操一听,要说荀彧这个方法不错。其实也不是不可以直接就下圣旨,让凉州军兵进冀州或者并州,但是曹操确实还是比较了解马超其人的性格的,吃软不吃硬啊。自己要是真让人拿圣旨去了,没准就可能适得其反了。所以别看曹操是“挟天子以令诸侯”没错,但是这个令诸侯,能不能令人家,其实并不是你自己说得算的,毕竟马超可一点儿都不怕自己啊。

    当初自己的孟起贤弟,如今的骠骑将军,曹操对马超其人,不得不说,还是了解不少的。要说曹操还真是了解马超,他要真是让刘协下圣旨,然后就这么去宣旨,那么后果还真就可能不怎么样。所以无论是荀彧还是说曹操,确实是选择了一个好办法。

    曹操一笑,说道:“谁愿出使长安?”

    结果曹操这么一问,好几秒都没人站出来。谁不知道扶风马孟起啊,那刘晔刘子扬不就是被他让人给掳走了吗。而这个确实是像张任当时想得差不多,天下没几个人知道他张任的,所以就都把这个事儿都算到马超的头上了。于是马超就因为刘晔事件,在很多人的眼里并不是特别好。也是,哪有让人抓人家的谋士的,然后不让人回来了。

    所以曹操属下也有些顾虑,万一自己去出使长安,被扣留了怎么办。马超要是知道他们想法的话,他肯定要喊冤枉,自己可从来就没让人干过这事儿啊,自己可没有那个心思。至于刘晔事件,那是张任做的,和自己没太大关系。至于到手的人才,自己还能放过吗,那样儿的话,却是不符合自己的行事作风啊。

    曹操刚想说点儿什么,结果这时出来一人,说道:“主公,属下愿往长安!”

    曹操这么一看,说话之人乃是山阳人,满宠满伯宁。曹操知道此人,此人有才干,有能力,确实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主要是其人如今还算年轻,但是别看其人年纪不是太大,未到而立之年,但是做得那些事儿,却是不可让人小觑。

    -----------------------------------------------------

    满宠曾在郡中任督邮,而当时郡内有李朔等人各自拥有部曲,为害百姓。而太守遣满宠前去纠察,而李朔等人闻讯后,便前来请罪,表示不敢再作恶了。后来,满宠试任高平县令。县中督邮张苞贪污受贿,干乱吏政。满宠就派人将其抓捕并考问,张苞受刑而死,于是满宠便弃官而归。

    之后初平三年,也就是公元一九二年的时候,曹操至兖州,满宠被辟为从事。而建安元年,也就是公元一九六年,曹操迁都许县,当时便让满宠当得这个许县县令。

    而当年曹洪家的亲戚、还有宾客在许县境内多次犯法,而满宠是直接就把他们给抓了起来。曹洪之后没办法。便向满宠求情,结果满宠就是不放人。最后逼得曹洪只能是去曹操那儿求情,不过满宠在曹操还没来之前就把那些人给提前处斩了。最后曹操知道了这事儿后,他是不怒反喜,连连称赞满宠执法严格。

    在曹操看来。自己手下的人就得这样儿。别看曹洪是自己的亲族,但是他家的亲人和宾客犯了法了。自然也是要以法规处置。可以说曹操这人在自己治下。法令是特别严明,要不也就不会有“割发代首”这个典故了。所以曹操夸奖了满宠一番,因为他能严明法令,没有因为和曹洪有关,就网开一面,因为法不容情。执法严明才对。

    不过满宠虽然是得到了自己主公的表扬,但是却得罪了曹洪。不过他从来是没后悔过这事儿,要说他们那些人犯事儿,如果说没有曹洪平时的纵容。满宠是一点儿都不相信,但是却没什么证据表明曹洪如何。要说曹洪这个人就是贪财,其他的倒是好像真没什么了。

    而经过这事儿后,兖州军上下几乎是都知道了,有个叫满宠满伯宁的人,可千万别犯到他手上,要不你看他连曹洪曹子廉的面子都不给,就更别说其他人了,也实在是太狠了。

    -----------------------------------------------------

    所以因为如此,可以说曹操对满宠也确实是很器重。今日看他是自告奋勇出来,主动请命去长安,曹操感到很欣慰。虽然没让满宠他当过什么使者,但是曹操也知道满宠其人的本事能力。要说满宠,武能为将,带兵打仗,守御城池关隘。而文能当谋士,做说客。别看他确实是没做过这样儿的事儿,但是却并不妨碍曹操决定让他前去长安。

    因为曹操相信他满伯宁,既然能自告奋勇,请命去出使长安,那么此时他必定能成功。

    曹操是大笑,说道:“哈哈哈!好,伯宁是勇气可嘉!想来众人皆防马孟起,也就只有伯宁敢去长安,好,好啊!只是不知伯宁如何劝说马孟起于我军联合,共抗冀州军?”

    满宠微微一笑,“回主公,此事不难耳!自然是当年张稚叔身死上党之事,劝说马孟起与我军联合,只要在此事上做文章即可!”

    众人一听,眼前都一亮。要不是满宠说了,他们倒是都快要把这个事儿给忘了。曹操他们兖州军的情报自然也是知道,当年上党太守张杨兵败冀州军,自刎于上党长子城,天下人都知道啊。关键是,知道马超和张杨关系的人,应该说就不太多了。但是这事儿能逃脱曹操的细作吗,所以曹操知道,马超其人和张杨的关系可以说是最好,那也并不为过。

    但是张杨身死并州上党,可马超却是没有直接去给他出兵报仇,而是忍了。当时曹操还觉得,这个倒是不太像自己那个孟起贤弟的性格啊。但是不管怎么说,曹操是绝对不会认为当初之事就那么算了的。结果这时候满宠又再一次提了出来,不得不说,曹操也认为,只要用这个说事儿的话,基本上马孟起绝对会和己方联合出兵,如此己方压力大减,也可以不必那么特别严密防范凉州军了。

    曹操继续大笑,“哈哈哈!看来此事真是非伯宁不可了,好,准!”

    “诺!属下定不负主公所望,定当与马孟起联合!”

    曹操满意地点点头,他对满宠有着强大的信心,满伯宁此去定是没有问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