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这时,突然在刘备旁边儿的士卒想要逃跑,不过太史慈可能让他们如愿吗。结果没两下,就杀了近十个要逃跑的,这一下就给刘备一方的士卒给震住了,或者应该说是所有的人。要说他们还真是不怎么惧怕刘备,毕竟刘备虽然是这支队伍的主帅,但是刘备给人的感觉却还是一个宽厚的人。但是真正明白的人却知道,他刘玄德绝对是个狠人,看看如今不就知道了。

    但是对于太史慈,他们确实是害怕得不行。这个不只是因为太史慈在天下有些名声,曾在汜水关下大战过吕布吕奉先,更主要还是这人向来都是,打仗冲锋在最前面,而且每次最后杀得那真都是血染了征袍才算完。所以兖州军士卒谁不知道东莱太史慈太史子义,那就是个瞪眼就宰活人的这么一个主儿啊,所以要说他们不害怕都是假的。

    并且这个时候已经是死了好些个了,所以一下就把剩下的人都给镇住了。

    太史慈冷笑道:“某看今ri谁还敢走!”

    就一句话,但是这话听到所有人的耳中,不啻于是晴天霹雳,毕竟谁也不想下一个就被杀。果然,士卒被太史慈给吓住了。说实话,这还是因为士卒没有个敢带头的人,全都是胆小。可如果要是真有个敢带头的人喊一句,说要反刘备,然后要大家快跑,那可能就是另一种形势了,毕竟太史慈他就这么一个人,就算他再厉害,还可能杀得了近万人吗。

    要不怎么说,当年的陈胜和吴广所做得贡献很大呢,而司马迁写史记,把他们直接入到世家中了。不只是因为他们第一个站出来明着反抗暴秦,还有一点,那就是陈胜敢喊出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个带头的作用,确实是任何人不敢小觑的。当年没这话,没人敢站出来说话,那么当时戍渔阳的这帮人,估计也就是都散了,跑了,谁敢联合在一起去造反啊。

    所以如今这时候,再看看这帮不敢乱动的士卒就都知道了,再也没有陈胜吴广那样儿的人物出来,所以他们就注定了,这辈子基本上也就只能是当个士卒罢了。

    当然,他们的想法却也不是不能理解。很多人都想跑,但是这时候却没一个敢轻举妄动的。毕竟都已经先是死了一个州牧,之后又死了一个官员,这不连士卒也死了不少个了。所以自己一跑,谁敢肯定就不会是那下一个啊。而人家州牧都死了,自己一个士卒算个屁啊。所以想跑的几乎人人都是这样儿的想法,那么这还能成事儿吗。

    刘备看着众人的反应,他显得很是满意,尤其是下邳一方的人,刚才让太史慈杀了一个之后,他们马上就老实了。所谓是杀鸡儆猴,其实就是怎么个意思。而对刘备他来说,还真就是不怕人反对自己的人,那样儿的话都站出来吧,简直是太好了,让太史慈也正好是一枪一个,全部给挑落马下!一个反对的就杀一个,两个反抗的,那么就杀一双,如此而已。

    也不知道是下邳这边儿的人谁喊的,可能是哪个士卒,也可能是其他的人,“我等愿降,我等愿降啊!”

    结果刘备这正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啊,他是正想说这个呢,结果就有人投降了。而且有人这么一喊,这有了带头的,那跟风的人就多了去了,一下,全都投靠了刘备。也不是说所有人都是真想投靠,毕竟在有的人看来,这也不过就是一时的权宜之计,至少今ri先是保住了xg命再说别的吧,只能是缓缓图之啊,不可之过急。

    而此时正在刘备旁边的路昭,他是从车胄身死之时,就一直都处在震惊当中。他是怎么也想不到啊,自己还等着回许都受主公赏赐呢,结果他刘玄德就反叛了,这是要自立门户啊。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刘,刘玄德你,你这是要,要背叛主公不成?!”

    太史慈闻言则大笑道:“路昭,你难道不知我家主公乃大汉皇叔,可非是他曹孟德之属下!如今曹孟德欺凌天子,乃汉贼也,而我主乃大汉皇叔,自然是汉贼不与两立!”

    这个时候,刘备知道自己该出马了,一身正气说道:“备受陛下密诏讨伐汉贼,各位今ri投靠于我,便是站在了陛下一边,共同讨贼!”

    不得不说,太史慈和刘备的这一番话,那确实是让很多人眼前都一亮,因为如今曹的名声还真就不是像之前那么好了,尤其是在徐州这儿,更是不行。反而是刘备呢,他的名声在这儿比曹强多了。所以众人一想,刘玄德其人乃是大汉的皇叔,那可是大汉宗亲啊,所以他占据徐州,也不是不可以吧。

    有些事儿就怕多想,结果这么一想多了,很多人就算是安心了。至少投靠了刘备,那也是大汉之臣,所以也不算什么。毕竟徐州这边儿的官员,可不都是死忠曹的,更何况曹之前的所作所为,要说之前,很多人是迫于无奈,这才投靠了刘备。那么如今来看,很多人其实已经准备在刘备帐下做事儿了。

    尽管这样,可能是让人诟病,但是却没办法啊,县官不如现管,谁不明白。想死忠曹孟德的,那之前死得人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估计这时候尸体还热乎着呢吧,自己可不想如此。

    -----------------------------------------------------

    于是就这样,刘备他这次算是不费吹灰之力便拿下了下邳,而太史慈是连杀车胄,还有反对刘备的人,让众人更是噤若寒蝉,最后没人再敢出言或者明面地反对了。于是全部投靠了刘备,默认刘备他带兵进了下邳。

    至于那就简单了,有太史慈在,下邳周边的地方,是没一个逃过刘备的手心的。之后又有东海发生了有人反叛曹,结果徐州各郡基本都纷纷反叛曹而归降了刘备。刘备是自领徐州牧,然后准备用衣带诏联合袁绍,攻破曹。他让太史慈带兵守御下邳,而自己则进驻了小沛,防备曹。

    路昭被刘备给赶回了许都,说实话,可把路昭给吓坏了,但是如此又能如何,回许都总比被刘备杀了强。本来路昭怕被自己主公给杀了,如今他还上哪儿去想受赏啊,他就想着自己主公不杀自己就行了。不过后来他又一想,自己可是带着传国玉玺回去的,就算是没功劳,怎么也得有苦劳吧,但是即便如此,路昭也是提心吊胆地去见了自己主公。

    此时他把所有的事儿都和曹讲了一遍,曹是大怒啊,虽然知道路昭一个人回来,他就知道坏事儿了,但是当从路昭口中得知刘备赚取了下邳之后,曹是被气得不行。对他来说,在之前刘晔被马超的属下给掳走之后,他就已经是气得不行了,结果这次又被刘备给气了一下。

    曹其实并不是一个受不了打击的人,但是说实话,在这么并不是很长久的时ri内,接连被打击了几次,曹的病,头风病是又犯了,不过是轻微的,还算可以。因为此时北方有袁绍,而如今他正是势大的时候,西边还有个马超,势力也不小,如今就连徐州都让刘备所夺,曹一下确实是倍感压力,他虽然不怕什么,但是也是不喜欢麻烦啊。

    曹是强忍着头疼,“路昭,你,你该当何罪?”

    曹是气坏了,心说自己派路昭他跟着刘备,本来是让他去监视刘备的,结果刘备倒是没看住,倒是让他把自己的地盘给夺走了。曹心说,自己手下居然还有如此饭桶啊,早知道就应该换别人去了。就给自己带回来了一块破石头传国玉玺,然后地盘都丢了!

    路昭是跪地上不住地磕头,“主公饶命,主公饶命啊!”

    这时候在屋中的荀攸站起出言道:“主公息怒,主公息怒!”

    屋中可不只是曹和路昭两人,荀攸和程昱还有夏侯渊、曹仁和关羽,他们几个人可都在这儿,可以说这个几人算是曹非常倚重的人了,其他人还在忙着,所以就这几个在这儿。

    荀攸倒是不想给路昭求情,毕竟路昭他确实是不值得自己让自己主公饶他,但是如今己方正值有人之际,斩杀武将,确实是不宜啊。所以他没办法,还是出来劝说自己主公了。

    “主公息怒,刘玄德此人既然让人回许都,那么自然就是想要看到主公杀人,所以……”

    荀攸知道,这话是点到即止,根本就不用自己多说。而曹也明白,自己要真是把路昭给直接让人拖出去砍了,估计不只是刘备要笑话自己吧,天下人也都得笑话自己啊。

    夏侯渊也出言说道:“主公,虽然路昭此去不利,但是毕竟是将传国玉玺给带回了许都,所以还请主公能准许此人戴罪立功才是!”

    台阶已经有了,就看曹是下还是不下了,果然,曹还是下了。尽管他是想把路昭给杀了,但是却知道,肯定是不行,所以他说道:“路昭,看在几个给你求情的份上,便饶你一命!”

    “多谢主公,多谢各位将军、军师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